第40章 新的计0划

    “至于那些钱……”曲飒有心宽慰几人,不得不提起那个令人剜心的话题,“对有些人来说,是傍身款,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有可能是催命符。除非刘桃花这辈子不再回刘家沟,否则,她早晚跑不掉的。”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她没有卷走那些钱,我们也不能故步自封,单单靠那些钱来过日子。说来说去,最重要的还是自食其力,真的很庆幸咱们都长大了,现在又是市场活泛时期,随便做点什么都能糊口,你们说是不是?”

    鼓动的力量是巨大的,一开始还哭丧着脸的姐妹们都纷纷被打气,听到最后,曲二顺已经跃跃欲试。

    她今年十七岁,早就想找个挣钱的门路,小妹这样一说,她已经迫不及待。

    曲大婉激动的握住曲飒小手儿连声哽咽说,我们的小五长大了。

    姐姐们都点头感叹,的确,曾经家里最小的,最需要她们照料的那个,不知从何时已经跃到主心骨位置,无论发生多大的事儿,只要有小妹在,仿佛都不是事儿。

    走在最前头的曲安国听见几个女儿在身后叽叽喳喳探讨未来生计之路,虽沉默不语,但是脚步越来越快,看见这一幕曲三宁便朝前努努嘴,讨论声戛然而止,曲飒心里冷笑一声,只当没看见。

    第二天上午,全家人一起去了王家铺,下午去了子集镇,分别把刘神婆和王金蕊两家子闹个鸡飞狗跳,声名大噪才罢。

    虽然,并未捞到多少实质性的好处,不过,出出恶气也是好的。再说,如此几闹算是断绝了刘桃花的退路,她们乐得如此。

    曲飒是从子集镇直接回学校的,出发有些晚,回到学校天都快黑了。她没进班上自习课,从食堂里买两个黄窝窝后就边吃边走,一溜烟重新出了校门。项歌一中左右临街,前后挨着的是民宿房,里面住的大都是乡下过来做生意,或者干别的营生的人。在项歌一中的北门,这种民宿房尤其多,更有一排全是半新不旧的楼房,里面住的几乎都是附近几个中学的年轻老师。

    走进民宿区,曲飒专挑那种小院儿相看,这些天她反复思量,觉得现阶段还是卖吃食比较合适。所以,她必须找个独立小院,这样不仅可以做吃食,将来几个姐姐过来帮忙也有地方住。

    这是年初便有的朦胧计划,只不过因为刘桃花带来的一系列变故,她如今不得不加快执行脚步。

    就在曲飒拿着宝贝学费四处寻找合适的院落时,老李头儿正在班里发布通告。大致内容是,无论何时何地,但凡有人碰见曲飒只管上,拉扯也好,捆绑也罢,只要把她人困住就行,之后就赶紧向他通风报信。

    老头儿带着火气说完便离开,留下一屋子凌乱的学生。

    坐在王笑颜前后左右的同学纷纷向她打探消息,曲飒来没来?难道真的不打算读了?

    毕竟在她们眼里,王笑颜和曲飒不仅是同村儿,还是光屁股长大的发小,至少曲飒这会子在哪里,她该知道的。

    王笑颜冤枉,她是真的不知道!

    那天,她怒火冲天的骂了曲飒胆小鬼,懦夫,然后一口气跑开,本以为曲飒会跟上,哪知她骑了一段路朝后一扭头儿,丫的竟不见人影。她有心回去找,又怕俩人走岔不仅碰不到面反而耽误事儿,索性一口气骑回柳家堡,准备花上两天的功夫好好教育教育那个傻妞儿。

    结果回到家没多久,她妈就一五一十的把曲家发生的奇葩事儿掏给她听。记得当时,她简直像遭了雷劈一般不知所措。尤其是当她听见说刘桃花把曲家所有积蓄卷跑,然后人消失的无影无踪,王笑颜第一反应便是曲飒的学,究竟该怎么继续读下去……

    第二天,当她怀揣着一夜所思所想去找曲飒时,曲家大门紧锁,据李婶子所言,他们一家子好像都去了刘家沟。

    一天下来她跑四五趟也没碰上曲飒人影儿,第二天,依旧如此。

    所以,直到返校,她也没碰上曲飒的面儿。

    王笑颜囫囵吞枣、含含糊糊回了同学们几句便专心做题,同学们虽听的云里雾里,却也没再打扰她学习。

    ……

    说来也是幸运,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之前,曲飒找到一处非常合适的院落,三间堂屋,两间厢房,两间厨房,正是八经的大铁门,庭院宽阔。房东一家现在都在城中心居住,这房子原是他们的老宅,搬走后就一直空着,又因为院落太大,所以一年多都没租出去。

    房子唯一不足之处便是房租太贵,毕竟面积在那里放着,自然比一般的院落贵些。可曲飒就是看上了它的格局和面积,于是咬咬牙交了定金。

    房租一月六十,定金十块,三天内管退,三天后不退。收定金的是房东邻居,一位独居的老太太,姓孙,算是房东的委托人,她对着曲飒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怎么看怎么小,总觉得这孩子开玩笑,因此给了她三天考虑时间。

    曲飒连声承诺,明天她就能搬过来住,人一旦入住就把剩下的租金全都给她。为了让老人家相信,她把房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才走。

    回到宿舍楼,里面早已熄灯,曲飒垂着脑袋顶着宿管老师的唠叨猫腰进屋,也没梳洗,倒床就睡,一夜无话。

    次日,她起了个大早,把盆儿啊、茶壶啊、牙具啊等小东西兜了过去,顺便把剩下的五十块房租钱给了孙奶奶。老人家告诉她,昨晚她已经通知了这所房子的主人,房东一家估计下午就会过来看看,曲飒不知老人家和那房东怎么说的,不过连声答应。

    她不怕瞧不怕看,又不是白住人家的房子,只要肯出钱,房东租给谁不是租?

    早读结束前,曲飒已经在食堂填饱了肚子。于是,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朝食堂奔跑时,她独身回了宿舍。被子、褥子一卷,往被单里一装,再把衣服什么的往蓝布包里一塞,挎两个抱一个,兴致勃勃出了宿舍门儿。

    “哎哎哎,同学,你给我站住!”刚走到宿舍楼门口,便不幸被宿管老师看见,这大妈发现新大陆似的从里面冲出来拦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