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一位房客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提督的日常最新章节!

    “我跟你说,我不是猎魔人,我以前也不是猎魔人,我一辈子和猎魔人这三个字都扯不上关系。如果你一定要问清我刚刚那股能量是个啥,我就只能跟你说我是一位魔法师,搓火球的那种!这个世界大着呢,别以为全世界就只有猎魔人和异类!”

    其实石皓仁挺不喜欢猎魔人这些家伙:宇宙那么大,这些家伙成天就在地球上打来打去,你说有意思吗?

    让电话那头的姑娘坐在家门口等一等,挂了电话后石皓仁对着玥铃狠狠说道:“还有,那股能量我也教不了给你。我现在有急事要回家,麻烦你别再缠着我,你们猎魔人怎么都这德行!再不离开这破地方,等那个恶灵又顺着气息找过来,我们两就同时死翘翘!”

    玥铃紧缩眉头:“你刚刚不是还说恶灵没法锁定我第二次吗?”

    “我是说远离了这里以后它再要找我们才困难,不是出了中介位面你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呆在原地。行,你现在朝着刚刚战斗地点回去,当我之前什么都没说。”石皓仁扭过头就走,随后他突然觉着自己对着一个小姑娘发火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他扭过头,“抱歉,我今天是真有事,如果下一次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和你聊聊关于你所好奇的那股蓝绿色能量。”

    “好,这是你说的!”

    玥铃终于放走了石皓仁。

    真是急事!

    石皓仁几乎是用跑,跑到了公交车站。也算是运气好,刚好赶上了最后一趟车。

    坐在车上,他开始捋一下自己的思路。

    不是今天发生异常事件的思路,这点事对于曾经还算是有过丰富阅历的他来说不是件大事,内心翻不起什么波澜。要捋清思路的事是这件:自己居然把范柠柠今天要来租房的事给忘了!

    范柠柠,就是刚刚给石皓仁打电话时,委屈地哭出声的“房客”,她在今天之前就决定要租石皓仁的房。

    石皓仁就说今天是有个什么事被自己给忘了来着……

    范柠柠,网名好大一只柠檬,性别女,无不良嗜好,喜欢干净卫生的居住环境,要求有电视机有wifi。

    前不久在租房网站上两人互加好友,聊了一阵,石皓仁也把房子的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如实发给了范柠柠……嗯,也就是石皓仁那么老实的人才在别人还没来实地考察前,就把周边荒凉景象发给有意愿租房的房客,也就因为这原因,他至少错过了二十位潜在房客。

    这可能就是麻将桌买来后一直一缺三的原因吧?

    范柠柠看到了那些荒凉景象以后别提有多欢脱,欢脱地让石皓仁以为她刻意要找那么一处地方研究反人类文明学说或是弄一个传销组织。

    据她所说,她是一个自由文字职业者,亲自管理着一个十万级人数的公众号和一个粉丝量几十万的微博大v账号,平时她就是写点东西为生,需要那么一个安静的环境来进行她的“文学”创作。

    嗯,这意思让石皓仁捋清后就得出了个结论:搞不好范柠柠这货没事就喜欢写一些毒鸡汤祸害人。

    说是这样说,可在范柠柠还没来这城市前,这欢脱少女就有事没事打电话(来了之后换了号码)发信息给石皓仁,巴拉巴拉巴拉能说上一大堆,从南扯到北,从东扯到西,差点让石皓仁以为这欢脱少女没有朋友,只能自己一个人孤独四处旅游,好不容易加了个租房子人的手机,嘴炮便一发不可收拾。

    至于这欢脱姑娘会不会是打上了自己的主意这一点……石皓仁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自己的桃花运不出意外应该就在幼儿园,和幼儿园女同学列队一起出去跳雄鹰起飞的时候用完了吧?

    当初成为了帝国38-250节点的总指挥官,都没有个女性生物对自己抛媚眼,这能不有自知之明嘛?!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不管怎么说,范柠柠虽说平日里没事就用手机骚扰石皓仁,可石皓仁并不讨厌这个欢脱少女。欢脱少女话的确是巴拉巴拉巴拉讲个不停,可这也好,石皓仁这两年里一直孤独寂寞冷,能有一个欢脱少女成天和自己说说话,想想今后的日子还不错?

    想着想着,公交车就到了站。

    石皓仁本来急着跑回家,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一拍脑袋。他跑去车站旁边马上要关门的一家脱水干花店,找老板买了一小瓶劣质的香水(说是香精也不为过),又到旁边的地摊上买了一套衣服。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身上的衣服一脱,穿上新衣服后把香精喷在身上,这才敢朝着自家方向走。

    恶灵生物的确很难再锁定自己和玥铃第二回,它的目标也是玥铃而不是自己,可自己不得不防着点,不排除自己那一“数据终砖”让它记恨在心。那恶灵是一匹狼,狼鼻子很灵,谁知道他有没有可能顺着气味找过来。

    虽说可能性不大,可谨慎一些总是必要的。

    月明星稀,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淡了下来。

    石皓仁先是听到了细微的哭泣还有抽搐鼻涕的声音。

    他快步来到了自己家门口,家门口前不远处的长椅上正有一戴着鸭舌帽的女孩,曲卷着身躯,双手环腿,头埋在双腿之间,十分委屈。

    “范柠柠?”石皓仁轻声问道。

    那女子抬起了头。

    石皓仁借着长椅旁的暗黄色街灯,这才看清了女子的模样,他从来没有看过范柠柠的照片,也不知道眼前这漂亮姑娘是不是范柠柠:她穿着白色天鹅绒质地露出雪白双肩的上衣,下半身是浅色的牛仔裤,一双小脚上踩着包裹得很紧的帆布鞋。还有她的头发全部被扎起来塞进了她头顶的鸭舌帽中,皎色脖颈显得又长又细。

    一眼望去,这样一个女孩不禁让人有些想入非非。

    只是……她脑门上有一个又红又肿的大包。

    “房东?”

    女子一下就跳了起来,擦干了眼泪水,“是石皓仁房东吗?”

    石皓仁点了点头,其实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弄懂范柠柠为什么会哭成这副梨花带雨。

    只见得到了肯定答复的范柠柠,扑到了石皓仁的怀里,哇得一下又哭了起来,嘴里喊着“房东我好委屈!”

    这自来熟少女弄得石皓仁有些一愣一愣的。

    想了想两人之前通过网络就已经建立好了足够的友谊,石皓仁觉着范柠柠才第一次见到自己就这样,心还真宽。出于一种绅士行为,石皓仁还是轻轻拍着这个“从前十分欢脱现在哭肿了鼻子”少女的背,“别哭别哭,这是怎么回事?脑袋上怎么肿起那么大一个包?”

    “呜呜呜!房东,柠柠好委屈!”

    “发生什么事了?”

    “我坐火车的时候感冒发烧到现在还没好来到这城市后就被一家伙盯上她追了我一路要吓唬我要打我哇好委屈”

    “等等,你说话能加上标点符号吗?”石皓仁花了五分钟才将这话捋清,捋清后更是大吃一惊。

    人口贩子?!

    不难想象,范柠柠这样漂亮的小姑娘,的确容易被盯上。

    范柠柠一边哭着一边继续说道:“我忍不住一直被她追着走,终于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决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来一次绝地大反击,哪里……哪里想到她冒出来了一个同伙,还用板砖敲我的脑袋!哇,房东,我好委屈。”

    真是岂有此理!

    石皓仁一直这样认为:自己的名字,人如其名,是好人。

    石皓仁那好人的性格“蹭”一下就蹿上了头,拍着范柠柠的脑袋,“柠柠别怕,房东会帮你做主的,他们要追过来房东拿数据终……拿板砖回敲他们。”

    倒是,你看你那么瘦弱的一个女孩子家……还绝地反击?

    还好!

    石皓仁松了一口气,看来当时追着范柠柠走的人只是小偷小贼,不是什么人口贩子。小偷自然有同伙,他们估计想抢范柠柠失败,已经引起了周边人的注意,就决定撂她一板砖就跑。

    “哇,被敲了一板砖之后踉踉跄跄来到这里,房东你居然还不在……呜呜呜,好委屈,还没吃饭,好饿,好困,感冒发烧也还没好。”

    哎,这小姑娘!

    石皓仁十分心疼地隔着鸭舌帽摸了摸范柠柠的脑袋,“我们先回家说,回家哈!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房东回去给你做饭,家里有感冒药,要饭后半小时吃。”

    “呜呜呜……房东,你真是个好人!”

    石皓仁:“……”

    这话怎么从别人嘴中说出来,听得就那么难受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