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中二猎魔人少女她姐姐?

    一群猎魔人很快被敲翻,有了幽能护盾的石皓仁所谓刀枪不入,领头女性猎魔人被干翻,剩下的战五残渣真就是一砖一个。

    之前他们还能放风筝,在柠柠的帮助下,石皓仁瞬间来到他们跟前,这些猎魔人连弩都来不及拉。

    把数据终端在两手之间抛来抛去,石皓仁盯着地上这群猎魔人,“所以说,你们就没听说过远程职业者不要被近战贴身的说法?”

    战斗结束。

    数据终端为了不被中介位面突然杀出的恶灵袭击,迅速退回到现实。

    石皓仁回到了他的大屋客厅,坐在了熟悉的沙发上,石皓仁看着眼前这些倒在地上没有丝毫战斗力的猎魔人,“话说你们一群连几个法术都不会放的猎魔人,是哪来的胆子袭击我们这群画风不对的家伙?”

    没人回答,地上的猎魔人恐怕一个都没想通,一块银白色的p怎么会把他们敲翻,敲翻后体内的猎魔人之力居然还被一股蓝绿色能量禁锢起来。

    “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好人。”石皓仁看着无一人说话,决定好好和这些“倔成驴子”的猎魔人讲讲道理,“现在是时候和你们谈谈马克思主义辩证唯论了,你们听好哈!”

    “对了,卡珊,你先把女猎魔人放开,我给她一板砖把她体内的能量禁锢起来。”

    卡珊站在一侧摇了摇头,“没巫力。”

    “啥?”

    “使用和撤销这个巫术都要巫力,我刚刚已经释放了全部巫力。”

    石皓仁就用人力资源总监审视刚刚入职就怀孕女员工的眼神,盯着卡珊冰冷的脸庞瞅了半天,叹了口气,“那算了,就让她呆里面吧。”

    本来他还打算审问一下明显就是领头的女性猎魔人,可现在这女猎魔人被绝对禁锢困住,她说的任何话都会被巫术阻拦,外面的石皓仁只能干愣愣看着女猎魔人敲打九根紫柱子。

    而且石皓仁发现:就只有女猎魔人是黑发黄皮肤人种,剩下的都是鬼佬。

    转头看向地上的另外六个猎魔人,石皓仁大喝一声,“还有一个能打的没!?”

    本来是要说“还有一个能讲话的不”,随后他觉得“能打”比较有气势,嗯,气势很重要。

    “要杀要剐,随便你!”长相最为粗狂的猎魔人大声喊道:“我们绝对不会向魔鬼屈服!”

    爸爸就等你这句话了!

    石皓仁之前已经做好了打算,既然女性猎魔人没法说话,当家的被困住,剩下谁第一个说话,谁就是二当家的。

    这个长相十分粗狂,有点英伦基佬风的家伙,出门就能被当成罪犯目标引起老头老太太注意的猎魔人,明显就是二当家!

    石皓仁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砖就抡在了这猎魔人脸上,“你刚刚说谁是魔鬼来着?!”

    “就是你们这些败类残渣!”

    “啪!”石皓仁又是一砖,“把我家给炸了,还说我是魔鬼?”

    “狡猾的异类,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啪!”

    石皓仁不说话,几十砖就拍上去,瞬间把粗狂猎魔人拍成了个猪头,“来,跟着我念,你是一个好人。”

    “你这个败类!”

    石皓仁大喝一声,站起身一脚踹在猎魔人脑袋上,转头问正抱着零食所在角落的柠柠,“柠柠,你觉得我是个魔鬼不?”

    缩在角落里的柠柠瑟瑟发抖,“房东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像魔鬼的,戾气十足。”

    p在一旁冷冷的道:“伪善者的真面孔露出来了不是?”

    石皓仁猛地发现自己貌似憋了几年的戾气再度上头,他愣了一下,坐回沙发上点了支烟。等着冷静了以后,用稍微温柔的点语气道:“我也不可能杀你们,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想知道的是,你们为什么来我家,还袭击我的房客,绑架了我另外一个房客。”

    “闭嘴吧你这个异端,要杀要剐随便你!”

    石皓仁的火气“蹭”地一下又上了头,提着数据终端就跳起来,“尼玛,好好说话不行?”

    柠柠又瑟瑟发抖起来。

    石皓仁顿时又冷静下来,他要维护自己高大伟岸、朴实好人的房东形象。

    他坐了下来,盯着地上的粗狂猎魔人,“知道哈罗家族不?就是好多年前西伯利亚的狼人世家,在你们猎魔人世界应该挺有名,你们好多猎魔人组织联合起来,讨伐了好多次都没讨伐下来。”

    地上的猎魔人们没一个说话,这就让石皓仁有些奇怪:这些猎魔人的实力的确有些半吊子,可脑子不会也是半吊子吧?

    柠柠突然跳到了石皓仁身旁,听到“哈罗家族”后她变得有些欢脱,“房东房东我知道呀!”

    “嗯,你知道?”石皓仁睁大了眼看着柠柠。

    “是啊是啊,我发现我到哪都会给人带来麻烦,我就只能跑去杳无人烟的西伯利亚。这些狼人同类居然招待我,从我出生以来哈罗家族是我唯一认识的异类群体,他们还很疼我,想把我拉入他们家族。”柠柠语气变得忧伤起来,“于是我就暂住在西伯利亚,有一天我决定去北极圈内看看极光,回来就发现哈罗家族没了,只剩下一个巨坑其实他们是一群好狼,就是脾气有些冲,也不知道是谁灭了他们,听说是一块陨石砸了下来,可我没看见陨石估计又是因为我的原因”

    石皓仁的冷汗哗啦啦往外冒,看来以后自己在西伯利亚炸了个巨坑这个梗不能再提。

    他决定换一个话题唬一下这群猎魔人,可是除了西伯利亚巨坑以外,自己和猎魔人、异类这些群体接触得极少。

    “前辈你回来啦!”

    就在这时,楼顶传来了玥铃的呼喊,她端着两碗空泡面盒下了楼。汤都喝尽了的那种,可能是因为她一直认为锅碗瓢盆都被柠柠下了恶毒的诅咒,这段时间一直饿着

    玥铃看到客厅的一幕之后,彻底震惊了。

    她结结巴巴:“前辈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群猎魔人”

    玥铃打断了石皓仁的话,冲到了九根紫色巫力柱子面前,她语气十分焦急:“前辈,我姐姐怎么会被困在这个里面?”

    “姐姐?”

    全场懵逼。

    过了半响,石皓仁猛地冲到玥铃面前,仔细端详了一下玥铃的脸蛋,又端详了一下女猎魔人的脸,两人五官长得的确极像。

    你不是和柠柠一样,从小就独身一人吗?

    “这是个什么情况?”

    玥铃很着急,“前辈,你先把我姐姐放出来,我再和你慢慢解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