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章 世间无鬼

    温朔没有急于去挖老韩头付诸了所有心血的笔记本,心里还有些固执、有些忐忑的排斥,同时又觉得很有趣,很刺激!

    如果这世真的有邪孽异物、妖魔鬼怪的存在,而我学会了能够降妖除魔的玄法,那就是神话传说中的大师、仙人,将来为世人所知的话,那得多大的名声?而轻易就能从刘茂和这类地头蛇手中赚走八千元,老韩头信中还说我经验不足眼界太低做不到狮子大张口,岂不是说,事实可以管刘茂和要更多的钱?

    名利双收……

    这是古今多少人不辞辛劳苦难,甚至不惜身负骂名,不择手段,忘恩负义穷凶极恶,也要追求到手的生活目标,也是多少,如温朔这般将熟未熟的年轻人,热切向往的未来。

    将抽屉锁好,温朔走出屋门,来到院子里,绕着三间房屋走了一圈,又贴着院墙来回踱步,一边细细观察着所有可疑之处,最终在院子的东北角停下,看向那里插着的几排树枝,中间围着几小块不规则的菜地,种着青菜、蒜苗,还有几株黄瓜苗、豆角苗,长势喜人地舒展着身姿攀爬旁边插成排的树枝。

    这些树枝,就像是很多家庭都会在院子的小菜地围的栅栏,防止鸡鸭、猪狗之类的家禽牲口践踏,又像是菜园里搭起的供苗蔓攀爬开花结果的架子。

    但玄法行家,却是能看出这些树枝插排,有一定的规律性,若是居高临下,便能看出树枝插排出了一个法阵形状。

    温朔蹲下身仔细看了看,是槐树枝。

    “果然世间无鬼啊!”温朔自嘲般苦笑着摇了摇头,在这些树枝插排的东西南北四个角,下方土中应该还埋了符箓,不过,这不需要再去挖开验证了。

    事到如今,他已经可以确定,那天清晨自己在河堤遇到已经去世的韩克虎,不是做梦,而是事实。但,那也不是韩克虎化作的鬼魂,当然,从某种意义来讲,可以称之为“鬼”韩克虎死得很平静,而且自身死亡的时间,都被他安排的极为精确,所以才能在临死之前,从容地准备好足够的槐树枝,在自家院子里布下了这样一个“三界定魂阵”,如此,就有了韩克虎死后,灵魂在清晨时分,出现在河堤与温朔的那番谈话情景。

    这种法阵可以在大自然中维持半个月的时间,但也只能支持灵魂最多三次现形与常人交流,如果是面对多人,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话,那就得另说了,有时候连一次都无法完成。

    温朔仔细打量着这些树枝的外皮,以及法阵中各类蔬菜的涨势外观,心里对法阵的状况有了大致的了解和判断:自己在河堤和“老韩头”谈了一次,再后来,因为心有余悸所以这几天一直都没去河堤。而老韩头生前在家里布下的“三界定魂阵”,目标指向,恰恰就是河堤他每天清晨出现的地点,那天清晨法阵运转了一次之后,自己至今没有再去,所以法阵感应不到目标人物的出现,就没有再运转,时间过去一周多时间,法阵的效能虽然略有衰减,但足以支持灵魂再现一次,不过,企图完美呈现两次的话……

    够呛!

    也不知在法阵旁蹲了多久,直到刘茂和赶回来,温朔才起身迎过去,看着刘茂和手里拎着一只断了脖子,还在滴血的死公鸡,以及用一个破布兜装着,一应购买来的物事,温朔也没废话,招手示意刘茂和跟着进了堂屋,然后将门窗关。

    老式的房屋,门窗本来就小,关后,屋内的光线立刻阴暗了许多。

    刘茂和把东西递给温朔,一边畏惧又警惕地观察着光线昏暗的屋内环境,似乎生怕某个角落里会突然钻出来一个光头长须的老头儿。他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朔,我听你的,在家里的堂屋门口杀了公鸡,洒了鸡血,老韩头就不敢去了是吗?”

    “没那么简单,只是多一层预防而已。”温朔皱眉道:“一会儿,你和老韩头见个面谈谈吧。”

    “啊?!”刘茂和吓了一跳,满脸不可思议。

    “能和谈最好,否则,万一我起坛作法没能降服老韩头,他会更暴戾的。”温朔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旁边,而且又是白天,绝对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刘茂和愈发惊惧:“真,真的能见到他?”

    “应该可以。”

    “算了算了,还是你,你和他谈吧,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他……”刘茂和犹豫着,惶恐不安地摇头说道。

    温朔没有说话,翻看着破布兜里的一应物事做准备工作。

    刘茂和尴尬讪笑道:“我倒不是怕,实在是担心和老韩头见了面,双方本来心里都有点儿仇恨,一言不合吵起来,到时候就更不好和解了,是吧?”

    “人鬼殊途,你犯不再去和他怄气,他说啥不中听的话了,也别和他一般见识,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嘛,忍忍又何妨?”温朔拿出黄裱纸裁剪着,一边说道:“刘村长,我温朔有一说一,一来是希望你们能和谈,我也不必承担风险去和老韩头玩命,二来,见识了你的行事为人,我实在是担心,将来被找后账,我可惹不起你。所以,能让你和老韩头见个面,也证明我没有骗你……”

    “朔,大侄子啊,你这话就见外了,我怎么会找后账?”刘茂和愈发尴尬。

    事实,之前在买东西的路,他心里还真咬牙切齿地犯狠了。

    昨天在自家院子里,温朔施展了精妙神奇的手段,之后还颇为淡然地说事情办得差不多了,结果今天到了老韩头这处破宅里,温朔又改口说老韩头会没完没了的害人,把他狠狠唬了一跳之后,便狮子大张口要价八千块才肯出手解决问题。

    八千块是个什么概念?

    这年头,在偏远乡下“万元户”还很吃香呢,虽然对刘茂和来说,八千块算不得多大的开销,但也是一笔相当压手的金额。

    所以他忿恨地认为,温朔这是抓住机会想诈他一笔钱!

    不管老韩头化作厉鬼作祟一事是真是假,刘茂和心里都决定,等这件事彻底解决,老韩头魂飞湮灭了,那么,老子非得让温朔这小鳖犊子把钱给吐出来!

    可刘茂和万万没想到,温朔要他和老韩头见面谈。

    与一个早已死去,尸体都火化了的人谈话,怎么听都瘆得慌,更不要说,还能再见面了。

    现在,温朔把话直接给挑明了!

    这是证明!

    刘茂和一时无措,总不能,真的和老韩头见面谈谈吧?

    谈什么?

    怎么谈?

    刘茂和觉得大腿肚子有点儿发麻抽筋……因为他看到,温朔已经站在堂桌前,拿着毛笔挥毫书符了。

    堂桌,摆放着砚台,砚台中有加了辰砂鸡血调制好的墨汁。

    原本温朔不想咬破自己的手指滴血的,毕竟接下来起坛作法的过程,基本都是装神弄鬼故作玄虚,没有任何实质性作用。而这些,又是刘茂和决然不会想到的,所以,自己何必再挨这份痛?老话说,一滴血十颗蛋啊!

    但最终,他还是咬破食指滴入了几滴血。

    一是对刘茂和仍心存忌惮,不敢稍有差错二是,内心中对冥冥玄法的尊重他越来越相信了。

    符箓绘制出三十六道布阵符、八张导引符,温朔盘膝坐在了堂桌前一米开外的空地,一边嘀咕着法咒,一边拿起蓝衣纸和黄衣纸折叠插拼成各种古怪的样式,有鹿、猪、马、羊、牛、鸡、鸭、鱼、鹰,有衣衫、元宝、剑,还有大大小小六个纸人。

    刘茂和忍不住又问了几句话,温朔却没有搭理他,于是感觉骑虎难下,愈发紧张起来。

    很快,温朔的面前就摆放好了一堆活灵活现的纸扎。

    他也不去看傻站在旁边欲言又止的刘茂和,起身拿了三十六道符走到旁侧空地按照八卦阵形摆放好,此阵为“一地接天阵”,开启时,能参通“三界定魂阵”,从而让“三界定魂阵”的运转方位从河堤转到屋里来。布好法阵,温朔又用食指在砚台中沾了点儿墨汁,走到刘茂和面前,不由分说抬手在他的额头中间认认真真地勾勒出一道“天泪符”,一边说道:“一会儿我起坛作法时,会把老韩头请来,给你额头画符,你就能看到他并和他对话了,那,你现在就做好心理准备,切记,和老韩头说话要客气,无论他说什么难听的话,你都要忍住。当然,我会确保你的绝对安全。”

    “朔,你真要我和老韩头见面啊?”刘茂和浑身止不住地打颤。

    “我有一说一!”

    “可是……”

    “你没得选择!所以,记住我叮嘱的话,做好心理准备,我要起坛了。”

    温朔转身到堂桌前站定,点燃两支蜡烛分别插入烛台,就着左侧的烛火点着了十八支细香,恭恭敬敬地插入小香炉中,继而拿了大米和小米,将半斤大米撒在纸扎堆左边的半圈,半斤小米撒在纸扎右边的半圈。剩余的半斤糯米,温朔则放入一口大海碗中,用剩下的辰砂和公鸡血和在了一起。

    做完这些,温朔站在纸扎和堂桌之间,面朝挂画,以食指、中指夹起了两道导引符,在蜡烛引燃,动作略显生涩地在空中挥了挥,嘴里嘟哝着听不懂的法咒,直至符纸即将燃尽,便随手抛起任凭自然落在桌,口中道一声:“今日作客家中,焚香烧符引经往日冤仇今诵,不负各路神明。”

    右手再夹起一道符,念念有词一番后,在蜡烛点燃,转身将烧着的符抛在了纸扎。

    呼……

    纸扎烧了起来,火势陡旺。

    刘茂和站在门口的位置,看着旺盛的火苗和在火苗映衬下,忽明忽暗形象格外诡异的温朔,紧张的内心中,生出了一抹诧异和惊奇纸扎堆点着了,却只见火苗不见丝毫烟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