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章 最奇葩学生

    循声看去,只见身形肥大的温朔骑着一辆破三轮,飞一般驶来,完全无视校长和教导主任的存在,径直冲到了教学楼下那片宽畅空地的正中央急刹车停下。

    而郑文江、刘吉他们四个,看到校长和教导主任后,全都犹豫着停下脚步没有跟来。

    温朔跳下三轮,单手叉腰昂首挺胸,举起从废品站张老板那里借来的扩音喇叭,气运丹田,朝着面静静等待的高三学生们喊道:“喂,喂!大家注意啦,高三年级的各位同学,你们好,我是五班的温朔,有一说一的温朔!”

    “在今天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即将到来之前,我想郑重地提醒大家一句话!”

    “淡定,一定要淡定啊!”

    “待会儿撕书的时候,尽量别撕得太碎,差不多意思意思就得了!听我一句劝,每个人都不能只顾着自己一时的撒欢尽兴,不考虑我们共同生活了三年的一中校园里,环境的卫生和学弟学妹们打扫时的幸苦,在我们心情复杂地背着书包走出校门,忍不住泪眼朦胧回眸时,应该看到干干净净的校园!”

    “我知道,这半年多来,大家都很辛苦,很枯燥!可你们有没有想过,是那些模拟试卷、复习资料、课本,陪伴了我们努力拼搏的每一个日夜……它们没有生命,它们不会表达,但它们却在默默地给我们每个人制造着压力,激发着我们学习的动力,鼓励着我们不断的努力进,它们渺小而又伟大,它们付出着却又无辜着!”

    “你们忍心将它们扔掉,从此不受羁绊振翅高飞,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怎么忍心,在抛弃它们之前,还要将它们粉身碎骨?”

    “书本无情,人有情啊!”

    “所以我建议,就让你们手中那些已经完成了使命的书本,能以更加美好的姿态,走完它们陪伴你我高中生活的最后一程,让它们也振开翅膀用短暂的飞翔,来送我们一程!”

    “我温朔,甘愿受苦受累,代表各位同学,送它们去重获新生!!”

    ……

    看着温朔在那里煽情而又慷慨激昂地喊话,校长任保国和教导主任徐向予,抬手示意正在往这边走来的高三各班班主任和其他几位校领导,不要去阻止他。

    “老徐啊,不用通知各班大扫除了。”任保国笑呵呵地说道。

    “嗯。”徐向予忍俊不禁地点了点头。

    既然雁过拔毛的温朔,盯了今天高三学生手里要撕去的书本,相信在高一高二的学生放学之前,教学楼中间这片偌大的空地和所有的花池里,连一块碎纸屑都不会剩下。

    几位班主任和校领导走到国旗台前,和校长、教导主任相视而笑,然后又纷纷摇头。

    温朔这小子,就没有安分的时候。

    遥想当年,温朔到一中报到的第一天,就在报到处自来熟地讨好几位老师,端茶倒水,打扫卫生,帮忙搬东西,给同学们发放新书……只因为,他看中了捆扎包装新书的大量包装纸和废纸箱。也因此,温朔和两个长期在一中校园拾捡垃圾的中年妇女发生了冲突,两名妇女认为这些废品理所应当属于她们,但温朔觉得既然大家都是拾捡废品的,当然是先到先得,学校又没规定必须由你们拿走?再者说了,想让温朔这号自幼在仙人桥混迹出身,又吝啬贪财只进不出的家伙,放弃已经到手的利益,除非杀了他。

    那两个老娘们儿一通撒泼无效,回家找来几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教训温朔,双方在校门外大打出手,温朔好汉架不住人多,双拳难敌四手,被打得鼻青脸肿。

    九十年代中期,这种强取豪夺、暴力垄断的情景在全国各地各行各业可以说司空见惯,也没人觉得是什么大事儿。

    而温朔既然拾捡废品,说明家里经济条件差,经济条件差也就间接地说明家里没什么权势依仗,再者,他长得白白胖胖憨憨厚厚,看起来又是那么得好欺负……两个老娘们儿及其家属,乃至校方人员,都觉得这件事会就此作罢。

    可谁也没想到,鼻青脸肿的温朔从旁边小摊抢过一把切凉皮的长刀,发了疯似的冲过来,追砍那几条大汉和两个老娘们儿,若非清河路派出所所长带着两名警察恰好接警赶到,说不得就会闹出人命来双方被带到派出所之后,温朔本就占理,而且被众多成年人围殴,形象颇为凄惨,明显属于弱势受欺的一方,再加他自幼混迹仙人桥,擅长察言观色,能说会道,一番真话再加七分夸张,着实描述了一个身世可怜家境贫寒自幼丧父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孩子,多年来勤工俭学捡破烂养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从而考入了县重点高中,不曾想刚入学报到就遭遇地痞恶霸欺凌,不得已奋力反抗自卫的悲惨遭遇!

    说起来,那时候社会大部分人并未意识到废品积少成多的利润相当可观,许多所谓道的混混们,更不会干这个丢份儿的行当,所以殴打温朔的这些人,看似蛮横凶狠,实则根本比不得那些在社会混得有头有脸人脉关系相当强的混混。

    于是结果可想而知,派出所的警察全都对温朔产生了极大的同情心,无形中坚定站在了他的立场。

    九十年代中期,警察的威慑力那是相当大的!

    遭到警方一番威吓训斥之后,收破烂那两家人眼睁睁看着温朔和一众警察热络地聊天,对所长徐从军更是一口一个叔叔地喊着,而神情严肃不苟言笑的徐所长,看向温朔时,眼神中也流露出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疼惜怜爱……不出所料,警察对此案的态度明显偏向温朔,于是打了温朔的这两家人,心里都害怕了。

    完了!

    这次踢到铁板了,那胖小子有警察撑腰!

    徐所长很快给出了不容置疑的处罚决定:所有参与殴打温朔的人,全部拘留一周,罚款五千元,同时,两家赔偿温朔各项费用,总计五千元!至于他们挨的刀伤……

    活该!

    温朔是正当防卫!

    要知道,那时候“万元户”这种称呼在乡下农村还很有市场的。一万块钱的罚款和赔偿,寻常家庭谁能受得了?宁愿被拘留十天半个月的,也不肯交钱。可徐所长紧接着说出的一番话,却让他们不得不乖乖交钱:“不交钱,老子现在就可以给温朔定轻伤,少不得把你们这些人全部判两年刑!”

    得!

    交钱吧!

    那次事件之后,温朔借势而起,迅速垄断了东县第一高中,乃至校门外附近各商铺和清河路派出所附近商铺的废品收购生意,包括拾捡废品的独享权。

    温朔赚钱的雄心不止于此,一中学校的教职工们私下聊天时,都认为学校的小卖部和食堂,如果不是校领导的本家亲戚们承包,以温朔为了挣钱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三不怕痛甚至不怕死,更不要脸,不在乎被人笑话捡破烂的性格,绝对敢去尝试着把小卖部和食堂的生意都抢过来。据说温朔刚高二时,有那么一次,他拎着丰厚的礼品找到校长和教导主任家里,商议能不能把全校学生订购学习资料和文具的生意,承包给他做……当然,那笔买卖没谈成。

    温朔还是全校有史以来,在校内外打架斗殴记录最多的学生,但却没有背过一次处分,反而多次得到老师和校领导的同情安慰,甚至表扬。原因很简单,他每次和本校学生、校外社会人员发生冲突,归根究底,都不能怪温朔,他要么是被欺负的受害者,要么是见义勇为多管闲事理应被表彰的英雄,哪怕是他很少吃亏,每每把对方打得头破血流甚至骨折了,也完全是正当防卫,就连警察,在处理案件时都支持袒护他。也正因为警方每每对温朔过于明显的偏袒甚至包庇,校领导和老师们一度怀疑,温朔应该是有什么雄厚背景的人物,可时间长了才知道,不是温朔有什么背景和靠山,而是,这家伙因为进出派出所的次数多了,和许多警察混得相当熟。

    当然,温朔没有背过处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是全校公认最勤奋刻苦的学生,其家境贫寒,与母亲相依为命多年,几乎每天都在忙于学习和挣钱养家。

    这样的学生,自然会让校领导和老师们怜悯、偏爱。

    但老师和校领导们每每谈论温朔时,又会发现,这家伙似乎一点儿都不可怜。

    他不是个坏学生,但绝对谈不优秀。

    这类学生,按理说很难给老师和同学留下深刻印象,可至校长,下至所有学生,还有学校保安,乃至校外的一些书店、文具用品店、小餐馆、小摊位的老板,没有谁不知道温朔的大名这家伙,绝对是东县第一高中建校以来,出现过的最奇葩学生!

    他的班主任刘静霞曾经和同事们开玩笑说:“温朔在咱们学校,当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了。”

    这评价,可真够高的。

    二班班主任秦政说温朔:“他就是个贱人,渣滓,败类,混蛋,坏种……”

    这评价,可真够低的。

    大家能够理解秦政对温朔的恨,但没人支持他对温朔的评价。因为那是貌似正确,实则带有强烈个人情绪的诋毁。

    事实,所有认识但不了解温朔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很憨厚的老好人,一个家境贫寒的可怜人,一个吃苦进令人钦佩的好孩子。但了解并熟悉了他之后,要么对其恨之入骨却又不敢施以报复,要么,会慢慢地喜欢他。

    放学的铃声响起……

    哗啦啦!

    仿佛突然下起了倾盆的暴雨,只是这雨,是遮天蔽日的书本纸张,有的都被撕成了碎屑,数不清的高三学生兴奋地大呼小叫着,宣泄他们的青春,向他们的高中时期道别!

    今天,他们正式毕业离校。

    三天后,高考!

    一届又一届,年年如此。

    看着温朔拿着大喇叭不厌其烦劝说着同学们的宽厚身影,校领导和老师们不约而同地心生出了浓浓的不舍、遗憾和感慨:“东县第一高中,何时才能再出一个温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