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章 一中一哥

    看着漫天飞舞的纸张,听着同学们声嘶力竭的兴奋呼喊,温朔痛并快乐着……

    都是钱啊!

    可还是有很多同学,竟然不听老子的劝告,把书本撕得粉碎,这不是摆明了和老子唱对台戏么?颇为愤怒的温朔聚精会神认真观察都有谁撕碎了书本,打算秋后算账,可左看右看,漫天飞纸,人头攒动,根本看不清都有谁撕碎了书本。

    而且,同学们撕得兴起了,谁还顾得温朔之前那些话?

    撕书活动来得快结束得也快,同学们撒欢宣泄完之后,纷纷回教室签名、道别,收拾东西走人。

    楼下,温朔拿着大喇叭开始点名,各年级、各班被点到名的学生,以的速度冲下来集合之前他就已经和所有兄弟打过招呼,今天全体出动收拾废纸。

    虽然垄断了一中校内外的废品拾捡和收购,但温朔就算是三头六臂,一个人也忙碌不过来,更不要说他还得学习呢。所以,除了刘吉、侯金强、李岩彪、郑文江几个温朔的心腹之外,各年级各班几乎都有几个负责收集废品的学生,每天拾捡废品之后送到操场统一交给温朔。这些学生当中,有的可以得到钱,也就是温朔收购他们拾捡来的废品有的,则是免费干活儿,但可以在学校里得到温朔的庇护,不受人欺负这类学生,多半是曾经在学校受过威胁和欺负,温朔帮他们找回场子摆平事件,从而感激温朔,愿意为其做事,还有人则干脆就是为了讨好温朔,觉得跟着温朔混很有面子,在学校里可以昂首挺胸横着走……年轻嘛,追求的很多东西单纯而幼稚,甚至可笑,却也很实际。

    而温朔,也确实有实力给他们撑腰。

    最近一年多,东县城乃至乡下都已经传开了,第一高中是校风最好的学校,几乎没有校园欺讹霸凌事件,甚至连学生之间发生矛盾争执的打架事件,都少得令人感觉不可思议。

    这,绝对不是虚假的宣传。

    是铁一般的事实!

    而这种全国范围内都堪称绝无仅有的良好校园风气,能够在一中形成的原因,只有一中的师生们知道,并非是学校的规章制度和校园管理多么严格,也不是教职工们平时多么尽职尽责,更不是学生们的平均素质多么优秀……

    而是,在学校里绰号“破烂大王”的温朔!

    同学们当面都喜欢喊他“一哥”,因为他的口头禅是“有一说一”私下,同学们开玩笑的时候会说,温朔是第一高中的“校园法官”和“校园警察”

    全校学生都知道,无论是在校内还是校外,受了欺负找一哥校内打架斗殴甚或是争吵谩骂的冲突事件,只要当事一方认为受了欺负找到温朔,那么,无论认识不认识,关系如何,温朔都会在最短时间内,将双方当事人找来调停,谁是谁非理论清楚,谁欺负人了,打人了,就拿赔偿并保证以后不再欺负另一方。

    而温朔,会从赔偿中收取一小部分。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惜得罪人,也要多管闲事的实际缘由,美其名曰“受理费”当然,当事双方或者某一方可以不接受处理,但最终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正如一中校园里流传的那段温朔名言:“能够花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如果把不是问题的问题,发展成了最终必须花费更多钱,而且还要在其它方面付出更多、更大代价的问题,那么,这个人无疑是愚蠢的。”

    很多人说,温朔可以把聪明人,制造成他这句名言里的蠢货,然后,获取蠢货付出的代价。

    后来有一次群殴事件后,温朔被警察带走批评教训,告诫他在校园里这么做,已经带有“黑社会性质”,是犯法,要被警方严厉打击的,温朔才严令所有同学不得再叫他“校园法官”和“校园警察”,并取缔了“受理费”的名称。

    不过,业务并没有停。

    最令学生们钦佩信服的是,温朔接这类横插一杠子多管闲事的业务,不仅针对本校的学生。

    这两年,校外的许多小混混,都不敢轻易欺负第一高中的学生,因为一中有一个爱多管闲事、卑鄙无耻的混蛋胖子,胆大手狠兄弟多,而且似乎还有警察撑腰!

    最可怕的是,这家伙极为贪婪,每每在道理和武力、势力占据了绝对优势之后,就会要钱!

    要很多钱!

    最初吃过几次亏之后,小混混们不再傻乎乎地去招惹一中的学生。而尝到了甜头的温朔,竟安排人私下挑唆、怂恿,间接地激将小混混们找一中学生的麻烦。

    然后,温朔出面摆平,收钱!

    这种事儿干多了,被当众揭穿并指斥其卑鄙无耻行径时,温朔很平静且坦然地对小混混们说:“我温朔有一说一,你们如果都乖乖的做良好市民,这种事儿会发生吗?既然选择了做坏事,就要有做坏蛋的自知之明,更要提前做好欺负人或者被欺负的充分思想准备,怎么能指责我故意下套欺负你们?做人,是要讲道理的!”

    被卑鄙的温朔教育要讲道理,吃了大亏的小混混们感觉很沮丧、很愤怒,但没人反击。因为大家都担心,这混蛋胖子又在故意玩儿激将,只要双方发生冲突……

    最终赢家肯定是温朔。

    得,惹不起还躲不起嘛,俺们不跟你温朔玩儿了。

    自那以后,一些小混混改邪归正,还有一些小混混,再不敢靠近一中校园混迹,在县城某个地方遇到了穿着一中校服的学生,也会远远避开。极少数还能在一中校园附近的社会混得不错的年轻人,则成了和温朔勾肩搭背的哥们儿。

    有温朔这号人坐镇学校,校外混混不敢来惹事,学生们更不敢滋事生非……

    于是高三这一年,温朔总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有时候,他甚至反思懊悔、感叹自己的目光短浅,被短期迅速获得的利益蒙蔽了双眼,从而不能长久收益。

    校园高手寂寞……

    那是因为,没钱可赚了!

    现在,看着一众手下兴奋地到处拾捡那些撕烂的书本,却放弃飘洒得到处都是的碎纸,一向雁过拔毛的温朔气得直跳脚,大声吼叫着:“你们这帮败家玩意儿,拿扫帚去啊……”

    呼啦啦!

    众人一窝蜂地往教室跑去,很快一个个就都拿着扫帚冲了出来,开始大扫除。

    平时最好稳坐钓鱼台指挥别人干活儿的温朔,这时候也闲不住了,抢过一把扫帚,前和伙伴们一起挥汗如雨地打扫他已经计划好了,先把这些废纸统统扫成一堆一堆的,然后相对较完整的书本、纸张打捆,剩余的碎纸全部塞进一个个塑料袋里。

    废书本的数量之多,完全超乎了预料……

    温朔忙得眉开眼笑。

    发财啦!

    就在他拿着扫帚飞快打扫的时候,突然听得楼传来乱糟糟的惊呼声和哗哗的水声,还没来得及抬头去看,更大的哗啦声响起,只见无数水帘从楼各个方向倾盆而下……

    已经扫集起来的一堆堆碎纸和书本被浇了个通透。

    “卧槽!”

    温朔豁然抬头向三楼望去,只见尽是匆匆走过、三三两两或欢声笑语、或神情紧张闭口不言生怕被牵连的高三学生们,还有一些站在护栏前往下张望看热闹的同学。

    却不见拿盆倒水的人。

    “眼瞎啦?”虎背熊腰的郑文江仰着脸怒吼:“泼了老子一身,谁他妈干得,有种站出来!”

    骂完转身四下一看,他更生气了被水浇过的纸堆,稀稀拉拉软趴趴地缩成了一团团的,许多还未扫集到一起的纸张,更是贴在地面,再难清扫了。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扫帚,面面相觑着。

    这可如何是好?

    郑文江、刘吉、侯金强、李岩彪几个心腹快步走到温朔身边,神情焦虑地看着他。

    温朔没有怒骂,但双眼通红。几十号兄弟辛辛苦苦打扫了半天,却被明显有预谋计划好的一盆盆水,给浇成了一堆堆烂纸,虽然不至于彻底损失,却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去收集,还得全部晾干了,废品收购站才会收购。

    温朔拧了拧脖子,看着几个铁哥们儿,以及陆陆续续围拢过来的小伙伴们,咧嘴一笑,道:“干什么干什么?别停,继续收拾啊,浇了水更有份量!”

    看到温朔故作轻松无所谓的姿态,大家赶紧转身继续去忙活这时候,可别触一哥的霉头。但大家都在想:“高中毕业了,有些人就觉得天高任鸟飞,既然以后不用在一中学,就没什么忌惮了,可以耍些小手段,来发泄对温朔的恨意!”

    温朔笑容狰狞地在心里琢磨,是谁呢?

    如果是以前,他绝对可以用最短时间打听出是谁干的,有几个人,主使者是谁。可现在,大家已经毕业,等打听出是谁干的,人早就走没影了,总不能找人家里去吧?

    就在此时,一群男生呼啦啦从楼道口走了出来。

    足有二十多人,走在最前面的七八名男生全都身材高大,尤其是中间被簇拥着的那位,相貌英俊,身材修长,留着港台明星那种三七分的发型,走几步还轻轻一甩头发,颇有潇洒之态。

    来到温朔身旁,这名男生停步,幸灾乐祸地讥讽道:“哟,温朔,你今儿可是发大财了啊!”

    得,不用费心去想,正主儿自己蹦出来了!

    温朔挠挠头,斜睨着这名男生,眉毛挑了挑,笑呵呵地责怪道:“白敬哲,你瞅瞅,几盆水给老子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当然,我知道你财大气粗,赔得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