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章 闷亏

    “嗯?”白敬哲一愣:“我赔?”

    “废话!”温朔一瞪眼,怒道:“老子找了这么多人,辛辛苦苦打扫收拾了半天,你他妈就图自己撒欢开心,把这么多纸都给浇透了,还想就这么算啦?”

    说着话,温朔眯起眼扫视了一圈白敬哲的跟班。

    几个人赶紧扭头,一副躲躲闪闪的心虚模样。

    后面那群男生,更是怯怯懦懦躲躲闪闪的,有的干脆缩到后面,悄悄地溜了。

    温朔愈发笃定,这事儿就是白敬哲带人干的虽然毕业了,可敢于在离校这天,公然给一哥添堵的人,全校还真找不出几个来,而白敬哲,无疑是其中之一。

    白敬哲唇角抽了抽,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没凭没据,你可别乱咬人。”

    “这话说的,太见外了吧?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温朔微笑着前一步,抬臂用力揽住了白敬哲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子认准了的事情,什么时候讲过证据?少废话,赶紧拿钱,我算算啊……”温朔掰着指头装模作样几秒钟,道:“行啦,好歹同学一场,我也不讹你,拿二百块钱吧。”

    “你这不是无赖嘛!”白敬哲厌恶又有些忌惮地甩开了温朔的胳膊。

    温朔冷笑一声,不慌不忙地坐到三轮车后斗的边栏,悠然道:“是不是觉得毕业离校后,我就不能把你怎么着了?我说你小子,怎么他娘的不长记性啊?动脑子好好想一想,假如现在咱们打一架,打得热闹点儿,嗯,群架嘛,鬼知道会打成什么样,没准儿伤了胳膊伤了腿,那可就耽误高考了。实在不行,我吃点儿亏,高考那两天我不考试了,专门给你做陪考,拿着吃的喝的在外面等着伺候你……毕竟,以我的成绩高考也没啥希望,唉。”

    “你……”白敬哲咬牙切齿,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的忌惮温朔有一说一的“一哥”绰号,可不是白来的。

    说得出就做得到!

    其实高中三年,如果说在一中还有学生,可以在很多方面与温朔掰掰手腕的话,那只能是白敬哲。他家境优越,相貌俊朗,身材体能没得说,校篮球队中锋,身旁经常有一众称兄道弟的朋友,学习成绩虽然谈不名列前茅,但绝对算得优秀,在学校主动追求他的女生,三年来没有几十也得有十几个……

    这么一说,似乎他哪儿都比温朔强。

    但就是这样一位校园风云人物,偏偏在几次和温朔的冲突中,被收拾得痛不欲生,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每每还心有余悸生怕温朔没完没了,不知道何时又会如跗骨之蛆般继续对他敲骨吸髓。为此,白敬哲无数次懊悔,当初真是吃饱撑得,生出了“踩温朔,从而在学校更加风光”的念头,结果无故找茬嘲讽挑衅了温朔之后,风光没得到,却几次当众丢脸,还被温朔讹诈了不少钱。

    如今,毕业了!

    白敬哲感觉像是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身心都变得轻松了许多再也不用整日琢磨如何报复温朔,却又因为不敢实施而纠结。

    前几天得知毕业离校时,温朔会收集同学们撕烂扔掉的废书本,白敬哲立刻找来几个要好的哥们儿商量,并召集联络了一批和温朔结下过梁子的人,实施此次泼水计划。

    只要看到温朔不痛快,白敬哲就痛快了。

    行动很顺利,温朔现在很不开心。

    但白敬哲更纠结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温朔直接威胁讹诈他,要求赔偿二百元钱所有的废书本收集起来,能不能卖二百块钱还未知呢,更何况多数废纸并未损失。

    如果白敬哲赔钱,那面子就丢大了。

    可如果不赔钱,真和有一说一的温朔当场发生冲突打群架,万一受伤不能参加高考,杀了温朔又有什么用?

    犹豫难堪中,白敬哲忽而想起前几天晚,父亲和他深谈时,教给他的一些为人处世经验,于是白敬哲露出了轻松的笑容,道:“行,这事儿是我白敬哲的错,本来只想着图个乐子,却疏忽了这些废纸在你看来,是一笔巨款啊!”

    说着话,他拿出钱包,抽出两张百元大钞,爽快地递给温朔:“拿着吧,甭跟我客气。”

    温朔虽然感觉白敬哲的表现有些怪异,而且让他很不舒坦,但还是干脆地把钱接过来。随即,他就注意到了周边所有围观的同学眼神中,古怪的变化。

    他发现,大家看向他的目光中,包含着讥讽、怜悯、轻蔑、鄙夷……

    而白敬哲,得到的是众人的羡慕和仰慕,以及得到的经验和满足:“人生于世,浮浮沉沉,能够在恰当的时候,以退为进,并获取到更多利益,是一种极高的境界。”

    利益,当然不仅仅指钱。

    而这一点,在贫寒家境中长大,所以至今认为利益只能用钱来衡量的温朔,还不懂。

    “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你挺不容易的。”白敬哲抬手拍了拍温朔宽厚的肩膀,微笑点头:“再见!”言罢,他转身和几个尽皆露出愉悦和钦佩神情的朋友,说笑着离去。

    温朔回过味儿来,心中顿时生出了浓浓的屈辱感。

    丢人丢大了!

    “等等!”他大步追向白敬哲。

    “还有事吗?”白敬哲扭头看着温朔,面带笑容:“你不会,反悔想让我赔更多钱吧?”

    “怎么可能?”温朔眯眼笑着,抬臂揽住了白敬哲的肩膀,轻声道:“行啊白敬哲,有长进,今天这出戏码玩儿得高!我温朔有一说一,佩服,心服口服了!”

    白敬哲皱眉,眼神中再次闪过一抹慌乱温朔这家伙,又想干什么?

    “我认栽!同学一场,算了……”温朔摇摇头,转身去干活儿了。

    白敬哲神情诧异地看着温朔那宽厚的背影,有些落寞、萧条……可怜。

    于是白敬哲觉得浑身下无比轻松舒坦,他知道,自己刚才成功地打击了温朔的自尊心,而且,让一向自诩最讲道理,有一说一的温朔,当众吃了个哑巴亏!

    但,白敬哲还是隐隐有些不安。

    以温朔的性子,不可能就这么甘心啊或许,这家伙会不惜放弃高考,从而来捣乱影响我高考?!

    白敬哲随即露出了自信的冷笑。

    这次高考对于他来讲,只要能参加就行,至于成绩嘛,一点儿都不难!

    和一众朋友来到车棚旁,白敬哲从兜里掏自行车的钥匙时,发现口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枚古旧泛青,入手冰凉的铜钱,他不由得心生疑惑,却也没多想,随手扔掉了。

    ……

    温朔当然不会甘心就此作罢。

    莫说高中三年,便是在实验中学初中的三年里,他都是睚眦必报,得理不饶人!

    何时吃过闷亏?

    只是这次白敬哲财大气粗当众表现出来的气度,让温朔做不到当场发作说到底,他不是那种纯粹的,会肆意蛮不讲理的浑蛋,正如他自诩有一说一为人最讲道理。

    既然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

    拿着扫帚铲子和兄弟们一起收拢废纸的温朔,面露冷笑:“堂堂一中一哥,如今又是身负神秘玄法的玄士!虽然一时半会儿还不确定怎么拾掇白敬哲,但,早晚有他受的!”

    刚才故作热情勾肩搭背地和白敬哲道别时,温朔把随身携带的那枚铜钱,偷偷塞进了白敬哲的口袋。

    目的很简单,以铜钱封存的阴气,施以“鬼开眼”的小法术,观察白敬哲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私密,然后再决定如何收拾他就像仙人桥那些相面算命看风水的“大师”般,先用两头甩的话套出些有用的线索,再让人掏钱就很容易了。

    温朔不知道,白敬哲离开学校之前,就把那枚铜钱扔了。

    但,自幼混迹仙人桥,见惯并清楚了解耍把戏搞骗术的江湖人物的言行方式和习惯,温朔虽然还未练就出那般境界水平,但已经习惯了尽可能确保言行的滴水不漏。所以,在把铜钱塞进白敬哲的裤兜,转身去干活儿时,他就已经未雨绸缪地默念法咒,解开了铜钱的封存法阵,并以气血为引,控制阴气顺白敬哲的后背脊柱向攀爬,附着在其后脖颈下方天椎、陶道二穴之间。

    初夏白昼,阳气盛,而且白天见人较多,人的生气也旺,铜钱中封存的那缕阴气,如果脱离铜钱法阵的封存,又附着在不合适的地方,很快就会消散。而天椎、陶道二穴之间,恰是人体阳刚之气顺脊周转时,负责调和阴阳平衡所在的位置,适于存阴气。

    晚。

    刚吃过晚饭,温朔就对母亲说:“妈,我复习一会儿功课,别打扰我啊。”

    “哦,好的。”李琴欲言又止地答应,看着儿子卧室的房门关,她忍不住轻轻嘟哝了一句“傻孩子,再怎么努力,就剩下三天时间了,还能真考大学?唉。”

    今天下午,建筑队已经把老宅的院墙全部推倒,并挑挖好了地基。村长刘茂和得知要翻盖院墙,更是主动热情地帮忙,联络了几辆拉砖的拖拉机,当天下午就给运来了三万红砖,同时水泥、白灰、沙子,也都已经到位,院门的订制也已经约好。

    李琴本想晚饭后和儿子好好说道说道这些事儿,商量下是不是找个机会给刘村长买点儿礼物以表谢意?

    没想到,儿子吃过饭就去复兴功课了。

    卧室里。

    温朔不顾天气的炎热,将房门从里面锁,窗户关、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坐在书桌旁,快速回想了一遍老韩头教过的作法细节之后,温朔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枚铜钱,又拿出“驭阴开眼符”“六爻接天符”“两仪伏地符”各一张。

    把“六爻接天符”摆放在卧室中间的空地,用“两仪伏地符”包裹铜钱压住“六爻接天符”的符头,继而起身用右手食指中指夹住“驭阴开眼符”,迈步缓走罡位,左手掐决竖起在唇前半尺开外,唇口开阖默念法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