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章 试题

    卧室里,平地有风起。

    温朔停下脚步,稍稍滞了几秒钟,右手平抬轻轻一抖,口诵法咒低吟一声“着!”

    噗!

    食指和中指间的“驭阴开眼符”爆燃起一团火光,旋即熄灭消失,连灰烬都没有剩余。温朔举起手用食指在自己眉心勾勒几笔,书一道无形“觉灵符”,默念:“鬼祟窥机,灵眼天开!”

    轻轻阖目。

    视觉中,便出现了另外一副光景,先是虚幻不清,像是浓浓大雾慢慢消散般,情景逐渐清晰起来。

    一间宽畅的卧室,灯光明亮。

    单人床,墙壁贴着几张篮球明星的海报,宽大的原木色书桌,摆放着一排排整齐的书籍……目光所及较为混乱,温朔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用别人的视角去观察白敬哲的目光落在哪里,温朔只能被动地看同样的视角范围。

    白敬哲似乎有心事,在卧室里来回踱步,气息不匀,情绪紧张中透着些许的亢奋。

    过了一会儿。

    房门推开,白敬哲立刻扭头看去。

    一位穿着居家休闲服饰,满头烫发,肤色白皙颇有华贵雍容仪态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

    “妈,有消息了么?”白敬哲立刻前问道。

    中年妇女神色间同样带着激动,还有那么一丝忐忑,哪怕是在自己家里,仍旧小心翼翼地把房门关,压低声音轻声道:“你爸来电话了,他说高考前夜,具体时间不定。”

    “真的能行吗?”白敬哲愈发激动,兴奋。

    “为了这件事,你爸提前三个月到处奔波,到现在已经花出去五十多万了。”中年妇女拉着白敬哲坐到床边,压抑着激动的心情,道:“小哲,这几天你就不要出去了,乖乖待在家里复习功课,毕竟,这可是从太老君的炼丹炉里偷丹药,不可能把全部试题都给你弄出来,而且时间也没那么宽裕……”

    白敬哲点头说道:“妈,我明白。”

    “你可要记住了,这件事以后,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说,一旦走漏风声,会有很多人被判刑的!”

    “嗯,我知道利害关系。”

    “行了,你快学习吧,妈不打扰你了。”中年妇女起身往外走去。

    “我爸什么时候回来?”

    “他说要到后天。”

    “哦。”

    看着房门关,白敬哲坐回到书桌前,激动得狠狠挥了一下拳头,自言自语地说道:“京城大学!”

    此时。

    距离这栋位于高庙公园旁的别墅三公里外,老旧的棉纺厂小区内,温朔站在卧室里缓缓收回心神,停止了作法。他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身形略有些僵硬地缓缓转身,走回到单人床边坐下。

    万万没想到,此次作法,竟然窥视到了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甚至有些害怕的天大秘密。

    高考,窃题!!

    这他妈是严重的刑事犯罪啊!

    “狗日的白敬哲,他学习成绩不错,考本科应该没问题,何必冒着这么巨大的风险去犯罪?”温朔感觉难以置信,也无法理解。思忖一番后,他豁然起身,正义感十足地就要去报警让你丫给老子添堵,这次全家蹲监狱去吧!

    但走到门口,温朔却止住了步伐。

    报警,管用么?!

    高考还未开始,考卷、试题还未到白敬哲手中。

    退一步说,白敬哲的父亲既然有能力提前拿到高考试题,可以想见,绝非仅仅是有钱,还得有强大的人际关系网。再想想这些年听闻到的一些社会诸多事件的传闻,温朔更是觉得,如果现在去报警的话,无疑是愚蠢至极的行为。

    “大爷的!”温朔嘟哝着骂了一句。

    随即,他想到之前白敬哲母亲所说的话,为了提前得到高考试题,白敬哲的父亲,已经花费了五十多万元,也由此,白敬哲才会激动自信,能够考入京城大学。

    既然报警不可行……

    温朔寻思着,自己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报复,或者说,去原谅白敬哲啊。

    高考前夜,作法“鬼开眼”,借白敬哲的视线,和他一起提前看到高考试题、答案。如此一来,自己考大学那就是板钉钉的事情,没准儿,也能考京城大学、华清大学这类顶尖学府。

    价值有多大?

    至少,这些试题目前已经价值五十多万啦!

    想到这里,温朔乐得眉眼都挤到一块儿了:“白敬哲等于是间接送了老子五十多万,这么一大笔钱来求老子,岂能不近人情?也罢,老子一向宰相肚里能撑船,如果这次真能提前拿到考题,并且考了大学,就可以放白敬哲一马,嘿嘿。”

    温朔越想越开心,竟有些迫不及待了。

    时间在等待中,总是会显得漫长,但当期待的事件马到来时,又会觉得,时光如梭,眨眼而过。

    高考前夜。

    快八点钟了。

    温朔在厨房里洗涮了碗筷,就对正在客厅拆旧棉被的母亲说道:“妈,明天就高考了,我今晚再努力一把,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这次就算是跟您赌气,我也得考大学。”

    “中!”李琴笑着斥道:“你有能耐考大学,妈砸锅卖铁也给你凑足了学费!”

    “您就瞧好吧!”温朔走进卧室关门:“没事儿别打扰我啊!”

    “早点睡觉,别累着!”李琴喊了一嗓子,看着儿子卧室紧闭的房门,忽而眼角有些发酸,抬手揩拭掉禁不住流出的泪水,心生出浓浓的内疚和自责。

    真考大学了,咋办?

    卧室里,温朔再一次布下了简单的术阵,继而站立如松,右手捏“驭阴开眼符”,作法“鬼开眼”,阖目之后,脑海视觉中,便出现了白敬哲书房里的情景很安静,白敬哲似乎刚吃完饭没多久,坐在书桌旁端着一杯茶水,轻轻地吹着。

    很显然,高考试题还未送到。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原本站立如松的温朔,缓缓盘膝坐下,内心中时而诵念一番法咒,让“鬼开眼”的玄法不至于突然中止,保持着心神和附着在白敬哲身那缕阴邪之气间,最底限度的联络。

    “他妈的,怎么还没来?”

    温朔随着白敬哲的视线看了眼书桌的闹钟,已经是夜里九点多钟了,这期间,白敬哲因为紧张和期许,不停喝水的缘故,去了三趟厕所,高考试题还未送到。

    若非白敬哲坚定等待的表现,温朔真怀疑这事儿到底能不能行了。

    突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没有敲门声响起,房门直接被推开,白敬哲的母亲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文件袋,脸洋溢着紧张和兴奋,递给已经起身的白敬哲,小声道:“刚送来,你快看题吧。”

    “哎。”白敬哲迫不及待地坐到书桌旁,打开文件袋取出了七八张皱巴巴的,明显被折叠过多的信纸,以及十几张白色打印纸。

    每一张信纸,正反两面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铅笔字,字体不大,而且稍有些凌乱,显然是仓促间匆忙抄写。而白色打印纸,则是写着相对应的每道题的答案。

    手写答案!

    有涂改迹象,是试题拿到后,由专业人士做出的答案。

    “我爸呢?”白敬哲头也不抬地随口问了句。

    “他亲自开车把人接来的,当然还得送回去。”母亲站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那些写满铅笔字的纸张,一边说道:“人都没下车,是你爸匆匆把文件袋拿进来,随即就走了。”

    “哦。”白敬哲知道,父亲接送的人,应该就是拿到考题和答案的人。

    他们都很小心。

    于是,白敬哲也不由得紧张起来,感觉自己正在经历一场如谍战电影中,那般紧张刺激、周密的、阴暗的事件。

    母亲又站了一会儿,转身小心翼翼离开,将房门轻轻带。

    学习成绩相对优秀的白敬哲,此刻却无比专注地仔细阅读每一道题,并一字一句地对照答案,却全然不知,自己如此认真仔细,放缓了速度的阅览,无形中帮助了正处在作法状态的温朔,不至于一心二用的状况下头脑不够用他原本就聪慧,记忆力相当好,所以反而比白敬哲读题、记答案更快。

    一个半小时后,白敬哲忽然皱了皱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又缓缓拧动脖子。

    他有些疑惑,这才学习了多长时间?竟然眼角发酸,有了乏累的感觉,对于身体素质相当好的他来讲,这种情况在日常生活中很少出现,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拿来的是文科考生的试题,语数外政治历史五科考题都有,但每科的试题并不全,只是挑选了相对难度较大、分值高的题。

    目前,他已经看完了语数外三科的试题。

    白敬哲起身伸着懒腰,沏了一杯咖啡。

    重新坐下后,白敬哲愈发疑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趴在他的后背,额头和太阳穴处也像贴了什么东西似的,紧巴巴的。时不时,视线会花一下,稍稍凝神就会恢复清晰。

    刚喝下一口咖啡,笃笃的敲门声响起。

    坐在转椅的白敬哲,皱眉有些不喜被打扰地转过身,只见房门被推开,一位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裤和黑色皮鞋,国字脸,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微笑着走了进来。

    白敬哲已然起身,脸不喜的表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恭敬喜悦的笑容:“爸。”

    中年男子,正是白敬哲的父亲,东县红升钢铁集团的老板白红升。

    他拖过来一把椅子坐到旁边,神情随意地看了眼桌那堆散乱的纸张,淡淡地说道:“这些年,我对你在学校的事情,过问的比较少,你也没有让我失望,学习成绩不错,还是校篮球队队长,可以说是德智体全面发展,很好。”

    “您怎么突然说这些?”白敬哲有些诧异地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