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章 出警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不断发生着各种巧合的事情徐从军的性格,以及多年基层派出所工作的经历,处理得都是鸡毛蒜皮小案件,让他内心一直憋着想要办大案的渴望。正是这种他自己绝不会公开承认的愿望,促使他因为一个莫须有的举报信,就悍然决定越级报,申请尽快搜查知名企业家白红升的住宅。

    而王庆,则是因为和徐从军生死之交的关系,选择相信徐从军的情报来源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徐从军的情报来源是如此简单,如此得……有些荒谬。

    心性耿直的徐从军也不会想到,王庆之所以会如此果断地答应他,除了曾经在战场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老战友之间无比的信任之外,还有很大程度,是出于私心如果案子办砸了,那么必然是徐从军背锅,王庆可以把自己摘得很干净,事后,还能从其它各方面,给予徐从军一些照顾。而一旦这起案子办成了,那么最大的功劳,毫无疑问是英明果断下达命令的市局局长王庆!

    高考泄题,这可是会轰动全国、甚至惊动高层的大案、要案!

    只要案子办成了,就没有人会追究质疑办案的过程是否合理、是否合法……

    这样的大功,绝对是仕途最为光彩的一笔政绩!

    是更一层楼的基石!

    而此时,揭露了这起重大案件的无名英雄温朔,已经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气跑回到家里,累得直接瘫在了床。

    他犹有余悸地担忧着,之前徐所长有没有看到是我?

    对徐从军,温朔是打心眼儿里亲切,又害怕的:“这要是被徐所长看到了,我竟然大半夜砸他家的窗户玻璃,还不得把我给铐在暖气片折磨二十四小时么?”

    不过……

    我这可是给他送了一份大礼啊!

    高考泄题,天大的案子!

    徐从军办成了这起大案,起码得弄个副局长干了吧?

    仙人桥混迹出身,比同龄人心理要成熟得多,也更为狡猾的温朔,想得确实很有道理,但毕他竟还是年轻,虽然知道这起案件因为白红升身份地位的缘故,不太好办,却决然想不到,徐从军短时间内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可能面临多么复杂多么凶险的局面说得难听点儿,如果这起案子办砸了,任何人都可以指着徐从军的鼻子怒吼:“你他妈算老几啊?”

    徐从军现在,没心思去考虑这些。

    他和妻子打了声招呼,就穿警服赶回清河路派出所,顾不批评值夜班的辅警王兵和徒弟李晋强在值班室里睡觉,也不说到底要去办什么案子,就态度及其严厉地喝令俩人带警械,驾车风风火火地驶出了清河路派出所。

    平时看似大老粗的徐从军,实战却非常细心。他并未直接到白红升家的别墅前敲门,而是先在外围进行了快速的环境侦查,然后和徒弟李晋强分析,别墅里哪间房屋最有可能,是白敬哲的书房、卧室。因为徐从军考虑到,在当前这个时间段,警察突然出现在门口,并要求进家搜查的话,那么白红升的家人肯定会警觉,并完全有足够理由拖延时间,让屋内的人将物证藏匿甚至销毁。

    而在最短时间里,找到并保护证据不被毁坏,是能否办成此案的关键。

    徐从军到底是过战场的老侦察兵,再加徒弟又是警校毕业的高材生,两人稍作分析和商议之后,就准确判断出,别墅西北角二楼的那间亮灯的卧室,最有可能是白敬哲的书房。

    世界,从来没有百分百完美的事情!

    所以做出判断后,徐从军立刻下达命令:“晋强,你先从高庙公园里面绕过去,翻墙进入院内隐藏,我和王兵在正门外吸引白红升的家人出来交涉,你趁机进入别墅内,以速度到目标房间搜查证据,如果没有,就尽快找到白敬哲所在房间!”

    前年从警校毕业,实习至去年才入编的警员李晋强,很了解师父的脾性,所以他颇为顾虑地劝道:“师父,咱们这么做是严重违反纪律规定的行为,一旦没查到高考泄题的证据,就是非法入侵民宅。而且,从刑法取证的角度来讲,咱们这么做,属于是非法取证……师父,您可得想好了啊。”

    “废话!”徐从军一瞪眼,如今箭在弦,有过战场经历的他当然不会再有任何犹疑,怒道:“执行命令!”

    “是!”李晋强咬牙低声应下来。

    警校毕业后在派出所实习,直至入编成为正式警员,李晋强一直跟随徐从军,平时就很钦佩师父的秉性,因此,明知师父这么做很冒险,也决定豁出去了!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在卧室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白红升,让妻子去厨房弄了两个小菜,坐在客厅小酌。

    他丝毫不担心此次窃取高考试题的事情会暴露。参与此事的人并不多,但全部是整个链条中的关键人物,被他出高价买通,所有人,都是受益者,同样,一旦消息走漏,对谁都没好处。只不过,当忙碌许久付出极大的心血,终于办成了这件事,白红升内心也忍不住有些激动,开始畅想将来。

    这么多年辛苦拼搏,生活经验和阅历越来越丰富,对社会结构自认为愈发了解的白红升,深切地明白自己如今的财富,在社会的名望地位,在个人生活圈子里所谓呼风唤雨的权势,根本无法和真正的国家权力相提并论,在国家权力面前,他这样的人看似平时能够风风光光,与官员们平起平坐,事实与权势人物们结交时,他都无比的小心翼翼,因为稍有不慎,不知何时、为什么惹恼了某位大人物,甚至实权小人物,他都会稀里糊涂地死无葬身之地。

    更不要说,他深知自己的底子不干净,随便刨出点儿来,都足够让他灭顶了。

    所以白红升希望把自己的儿子送进最顶级的名牌大学,凭借这些年打下的人际关系网,将来白敬哲毕业后,再精心运作,让白敬哲从政,并且在仕途平步青云……

    慢饮小酌的白红升忽然想到一件事,两三年过去后,要不要把此次高考泄题相关的人,全都给干掉?

    儿子将来的仕途,容不得有丝毫可能出现的污点!

    刚想到这里,就听着外面院门的铃声响起。

    白红升放下酒杯,面露诧异,心想这么晚了,谁会来家里找他?正自诧异时,妻子从楼下来,神情不满地说道:“谁啊,这大半夜的,真没个眼力介!”

    “你去看看……”白红升摆摆手。

    “哦。”妻子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

    很快,妻子就神情慌张地回来了:“老白,是,是警察,他说是清河路派出所的所长,有件案子要找你了解一下……”

    “清河路派出所?”白红升皱了皱眉,起身微笑道:“别紧张,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在外面又惹乱子了。”说着话,白红升神色从容地往外走去。

    人在江湖,这么多年类似的事件他遇到过好几次了。

    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白红升忽然多了个心眼儿,扭头叮嘱道:“敬哲怎么回事?这么久了还没看完,让他把东西收拾起来,不……立刻拿到卫生间烧掉,冲走!”

    “哦,哦,我知道了!”妻子顿时紧张起来,赶紧往楼走去。

    白红升不慌不忙地出屋,走到了精美的铁质工艺栅栏院门前,看着外面夜色下两位身着笔挺警服的男子,微笑道:“两位,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非得大半夜到我家来?”

    “白总,请把门打开,有一件案子需要向你了解一下。”徐从军沉着脸说道。

    “明天吧。”白红升语气淡然地说道:“我要休息了。”

    “把门打开!”徐从军神情变得严厉他注意到,李晋强已经偷偷摸摸溜进了别墅楼,但二楼和一楼,有三间房屋的窗户,亮起了灯光。所以他担心,李晋强一个人太危险。

    白红升皱眉不喜道:“我如果不开呢?”

    “妨碍执行公务!”徐从军厉声道:“打开,我怀疑你这里藏匿了犯罪分子,要搜查!”

    “有搜查证吗?”

    “搜查证一会儿就到,市局刑警队的人也会赶来。”徐从军催促道:“马开门!”

    “没有搜查证,我不能开门。”白红升冷笑着摇摇头。

    话音刚落,别墅内突然传来了尖叫和争吵的声音。

    白红升豁然扭头,大步就要往楼里面冲去。

    徐从军见状,立刻拔出手枪唰啦一声子弹膛,随即举起来向天鸣枪示警。

    砰!

    与此同时,徐从军爆喝道:“白红升,马开门,否则我开枪啦!”

    “你敢!”白红升停步转身,怒目相视,虽然表情狠戾毫无惧色,态度更是强硬无比,但他停步转身的行为,已经说明了,内心里也是有所忌惮的。

    此刻,别墅内争吵喝呼打斗声不断,隐约还有桌椅物件被碰倒摔碎的声响。

    “王兵,翻墙进去!”徐从军大声怒吼,一边用枪口指向白红升,喝道:“我数三声,再不开门我就开枪,一!”

    “你这是知法犯法!”白红升怒喝。

    “二!”

    “你……”

    “三!”徐从军咬牙切齿,脸肌肉绷得紧紧的,扣着扳机的食指,轻轻颤抖着就要扣下,他双目通红,如野兽般凶狠吼道:“别逼老子开枪!!”

    白红升举起了双手,冷冷怒视着徐从军,缓缓地走过来开门。

    “快点儿!”徐从军焦急愤怒的吼声,在夜色中传出去很远,很远……

    王兵已经翻墙跳进院子里,冲向了别墅楼。

    终于,工艺栅栏门打开了,徐从军用肩膀重重地撞开了白红升,快步冲了进去。

    白红升怔在了院门口,一时间感觉恍若做梦。

    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该多年来谨慎小翼,一向做事未雨绸缪却又心狠手辣、果决非常的白红升倒霉,这次偏偏就遇到了徐从军这号军人出身,又打过仗从枪林弹雨中杀出来的粗鲁火爆警察,办案时只要稍稍察觉到有危险,尤其是暴力抗法者对他的人造成了威胁,立刻就会火气涌,不管不顾真敢开枪的狠主儿。

    猛然回过神儿来,白红升拔腿往别墅里冲去。

    说来话长。

    其实也就在一分钟前,李晋强按照之前的计划,偷偷溜进别墅,几乎是前后脚跟着白红升的妻子,冲进了白敬哲的卧室内,在母子二人还没把话说完时,李晋强眼疾手快,前就把身材高大的白敬哲撞翻在地,大吼一声:“警察!不许动!”

    趁着母子二人愣神儿的功夫,李晋强以速度,把书桌散乱的纸张一股脑卷起来,扯开衣领塞进了怀中。

    夏装单薄,衣扣都崩掉了两个。

    反应过来的白敬哲和母亲,对视一眼随即大喊大叫地扑向李晋强,撕扯他的衣服要把那些纸张夺回:

    “你不是警察!”

    “是小偷!”

    “抢劫啦!来人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