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章 抓捕

    李晋强虽然警校毕业,且有着相当了得的身手,可毕竟要保护怀里的证据,而且白敬哲人高马大身体素质非常好,又有母亲如河东狮般在旁协助撕扯抓挠,混乱中,李晋强身不由己地摔倒,却是第一时间蜷缩起来,双臂紧抱胸口。

    这时候,白敬哲的哥哥,以及家里的保姆、常年跟随白红升几乎形影不离的一名保镖,也已然冲了进来。

    李晋强更为被动了。

    千钧一发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随即是徐从军的怒吼声。

    枪响了!

    谁人不惧?

    这时候,王兵冲进了屋内,推开围拢住李晋强的几个人,然后横身挡住,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的缘故,浑身急剧颤栗着,却坚定地瞪视着几人,哆哆嗦嗦地喝道:“我们是警察,你们,你们不许乱来,否则,否则告你们袭警!”

    白红升的保镖悄然退了出去。

    在楼梯口,他遇到了冲进来的徐从军,但这位保镖却一言未发,站在那里等白红升跑进来,才沉声道:“升哥,一共有三个警察,一个持枪的,怎么办?”

    白红升稍稍犹豫了一下,表情狰狞狠戾地低声道:“干掉他们!”言罢,他转身快步去往一楼的书房,很快便拿着一把子弹膛打开保险的手枪出来,脸色铁青地往楼走去,一边好似自言自语般低声鼓励自己:“他们是假警察,是假扮警察来我家里抢劫的,他们没有亮明证件,他们没有搜查证……”

    保镖见状,立刻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枪,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徐从军冲进那间房的时候,正看到两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还有一名中年妇女站在房中间,最里面的单人床旁,李晋强鼻青脸肿地依着床头和窗台,双臂还死死抱在胸前,王兵则站在李晋强身前,摆出防御和攻击的姿势,神情高度紧张。

    “都他妈给老子让开!”徐从军怒吼着冲过去,右手半举着手枪,双目瞪得如铜铃。

    白敬哲和哥哥、母亲骇得后退两步。

    “师父,东西拿到了!”李晋强忍着浑身伤痛,呲牙咧嘴地说道,破了的嘴角立刻又涌出一些鲜血,“他们围堵殴打我,还抢夺证据,多加两条罪,妨碍公务,袭警……”

    徐从军心下大定。

    至此,虽然还未见到“东西”,但他已经可以肯定,李晋强拿到的东西,就是高考试题和答案。若非如此,白家的人又何必如此兴师动众,不惜殴打警察,也要抢夺?

    既然东西已经拿到,徐从军便准备带李晋强和王兵赶紧离开。

    但曾经深入敌后作战的经历和多年从警的经验,让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和危险白红升去了哪里?刚才楼时,遇到的那个浑身彪悍气息,表情阴冷的家伙,又是谁?

    刚想到这里,他就看到白红升大步走了进来,紧随其后的,是那名可疑男子。

    徐从军注意到,白红升和那名男子的右手,都背在身后。

    极度警觉的徐从军,完全是下意识地一个箭步冲前,抬手揪住了比他还要高出半个脑袋的白敬哲的肩膀,使劲一扯一拧,抬臂将白敬哲揽住挡在身前,让其身体后仰站不稳。

    “站住,不许动!”徐从军怒吼着,同时用枪口狠狠顶在了白敬哲的脑袋。

    史无前例!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大概在全世界都绝无仅有,有些可笑,又有些悲壮的一幕,发生了!

    一名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将一名嫌疑人劫持做人质,并用枪口指着嫌疑人的脑袋,威胁其他嫌疑人不要轻举妄动……嫌疑人之间,还是父子的关系!

    白红升和他的保镖、俩儿子、妻子,还有刚刚被惊醒跑进来的保姆,全都傻眼了。

    什么情况?

    难道,今天冲进家里的这三个警察,真的是假警察,其实是他妈的抢劫犯?

    “你们俩,把双手举起来!快点儿!”徐从军怒吼着。

    在他身后,李晋强、王兵也都懵圈了咱们到底是警还是匪?

    徐所,真不愧徐疯子的绰号啊……

    白红升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他很快恢复了冷静,却并未举起双手,而是保持着持枪右手背在身后的姿态,淡淡地说道:“兄弟,开个条件吧,你要多少钱?”

    “老子在办案!你这是贿赂警察,又多了一条罪!”徐从军面目狰狞地说道:“我再次警告你们,把双手举起来!”

    “你真是警察?”白红升双眉紧皱。

    “老子是清河路派出所所长,徐从军!”徐从军冷哼一声,道:“白红升,让你的手下,还有你,把双手举起来,老子知道,你们手里拿着家伙呢,又多一条罪!别说老子没提醒你们,立刻缴械投降……抗拒从严的政策不用我多讲吧?”

    白红升双眼眯缝起来,冷冷地说道:“这么说,我的罪过确实挺多了?!”

    徐从军敏锐地从白红升的表情和话语中,嗅出了极度危险的味道,不禁大惊失色,这家伙,该不会连自己儿子的性命都不管不顾吧?眼瞅着白红升和那名保镖右肩好似有动作,徐从军当即恶狠狠地喝道:“提醒你一句,老子当年在部队是侦察连排名第一的神枪手,深入敌后作战半个多月,尸山血海枪林弹雨都滚过来了……”说到这里,见白红升神情有了犹疑,徐从军紧接着狞笑道:“如今也有好些年没怎么开过枪了,枪法难免生疏,白红升,要不要和老子拼一把?!”

    徐从军左手使用掐住白敬哲的脖子,右手中顶着白敬哲头部的枪口挪开,指向了白红升:“来,老子让你们先开枪!”

    无人敢动!

    向来自诩气势过人,在外面瞪瞪眼就能把很多人吓得半夜做噩梦的白红升,此刻,完全被徐从军的气势,给震住了!

    他何曾见过这样的警察?

    这他妈就是土匪!

    一个悍匪!

    “徐所长,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咱们东云还有您这样的人物,没能早早与徐所长结交,实在是太遗憾了。”白红升叹了口气,道:“我很钦佩徐所长的胆识,也愿意和徐所长交个朋友……和朋友说话,我喜欢直来直去,徐所长应该也是直爽的性子,所以咱们直说吧,多少钱能摆平今天的事情?”

    徐从军狞笑着,摇了摇头。

    “或者,别的条件也行,只要徐所长你提出来,我肯定想尽办法帮你办!徐所长,你可以清廉不爱钱,但也得想想家里人啊,他们总有要花钱的地方,不是么?”

    “你威胁老子?!”

    “不敢。”白红升微微一笑:“咱们活在世,谁也不能只是为了自己,都应该顾虑一下家人过得幸福不幸福,安稳不安稳……徐所长,咱们坐下慢慢谈?”

    徐从军皱眉想了想,道:“你俩把枪扔了,咱们坐下来谈。”

    白红升很干脆地把手枪扔到地,并示意身后的保镖把枪扔掉,又双手张开半举在身侧,面带微笑,很有诚意。

    更有气度!

    “王兵,把枪拿过来,搜身!”徐从军厉声道。

    王兵神色紧张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把两把枪捡起揣进兜里,这才以速度,仔细搜了白红升和那名保镖的身,确认两人身没有了武器,迅速退回到徐从军身旁,双手使劲按着两侧裤兜,高度紧张开玩笑,在派出所干了三年,第一次摸到枪啊!

    看着白红升微笑着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坦然面对,徐从军也不禁暗赞白红升的胆识和魄力。

    “对不住了,白总!”徐从军撇撇嘴,后退两步坐到单人床边,右手轻松拿着枪放在膝盖,神情略显尴尬地苦笑道:“我老徐这次要食言了,没办法,我是警察……而且说真的,就冲你刚才的表现,如果不是市局刑警队的人很快就到,今晚只有我们三个来的话,那么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还真有可能坐下来和你好好谈谈,然后交个朋友!可惜啊,我身不由己咯。”

    “什么?”白红升豁然起身,怒容满面。

    徐从军持枪右手猛地举起,枪口直指白红升,又指了指站在白红升身后的彪悍男子。

    “我判不了死刑的。”白红升咬牙切齿地说道。

    “嗯,我等着你出来找我报仇。”徐从军叹了口气,心里真有些内疚秉性如此,身为警察的他,向来认为做什么事都应该堂堂正正,明刀明枪的干,可今天,却耍诈了。

    屋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

    半个小时后。

    直接由市局局长王庆下达命令,刑警队抽调的六名精干警员,分乘两辆警车赶到了。

    很快,县局也接到命令,紧急安排警力赶来增援。

    白红升家中所有人,全部被押警车。

    一个小时后,省、市、县多部门联动,针对此次高考泄题案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了突击行动。与此同时,燕云省临关市东县高考试题提前泄露的消息,也汇报到了京城,高层随即组成了专案小组,连夜奔赴东县。

    再过几个小时,高考就要正式开始了。

    这时候,试题却泄露了,这还了得?东县、临关市、乃至整个燕云省的高考,还要不要按时举行?不举行的话,如何向千千万万的学子以及家长解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