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章 小心提防

    案件调查、抓捕、审讯的工作进展,超乎寻常的顺利。

    因为主谋白红升被捕后,没有丝毫抗拒的侥幸心理,他很清楚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自己又身陷囹囵,抗拒是毫无意义,反而会给自己带来更多被动的愚蠢行为。

    所以,他很干脆的,一股脑全部交代清楚,争取坦白从宽。

    同样,相关涉案人员,也都很清楚,高考泄题是多么严重的刑事案件,也知道一旦事发,罪过有多大。因此当警察出现在面前,将他们带走时,所有人很快想通透了,无用的懊悔之后,就是毫不犹豫地认罪,坦白从宽。

    谁也不会傻乎乎地再去抱什么侥幸心理!

    仅仅用了四个小时连续不断,高强度的侦破、抓捕、审问工作之后,所有相关涉案嫌疑人全部抓获到案,高考试题泄露的经过也调查得清清楚楚:涉案人员总计十九人,除白红升及其妻子、幼子白敬哲之外,还有市县高考中心、保密室的人员,有县局的人,有押运负责人,还有五名白红升高价从全国多地请来的优秀教师,负责在最短时间内,把窃出的各科考题解答完毕。

    令官方各级部门稍稍宽心的是,可以肯定,高考试题除却涉案人员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人得到哪怕是一个字。

    高考,不会受到影响。

    考虑到此案一旦公之于众,必将带来极大的社会波动,因此,经过紧张而严肃的临时紧急会议讨论,并通报级得到批准之后,泄题案的消息封锁,高考按时进行。

    案件进一步审查。

    天亮时,徐从军和李晋强、王兵三人的家属,都接到了来自于县局的通知,说三人要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三天后才会回来既然是秘密任务,当然不会告知家属了。

    人在市局的徐从军,已经知道案件侦破,所有涉案人员均已抓获的消息。

    至于暂时不能回去,案情需要保密……

    徐从军完全可以理解。

    只是事到如今,徐从军回想整件事情的经过,尤其是之前老营长王庆和他的那番谈话,更让他在欣喜侦破了一件大案立下大功之余,又有些后怕地开始反思。

    正如王庆详细过问了搜查罪证和抓捕白红升的经过之后,极其震惊的感慨:“你徐从军,真是一员福将啊!”

    福将,气运自然是极好的。

    谁能想到,如此严重的高考泄题案件,主谋还是白红升这位在东县、在临关市都赫赫有名的富豪企业家,却被徐从军这样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在违反纪律,甚至可以说知法犯法的情况下,粗暴而直接地入宅搜查,更是鸣枪示警,持枪挟持犯罪嫌疑人……结果,就把白红升及其家人抓捕归案。

    短短几个小时,又是后半夜,事发如此突然,手眼通天的白红升根本来不及去通知联络任何人。

    即便是和白红升有着良好关系,平时不惜违法也甘愿包庇帮助他,且能够第一时间得知消息并参与了此案的人,仓促间,尤其是涉及到如此严重的案件,案件侦破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哪儿有时间和机会,去考虑如何帮助白红升开脱?

    来不及细想,也,不敢去想。

    等白红升被捕的消息在天亮前传开时,事成定局,案件侦破工作已经基本结束。

    无论是谁,有再大的权势和能耐,对此也无力回天了。

    事到如今不对白红升落井下石,就算是够意思了,谁还敢去为白红升说什么好话?!

    再想想白红升和他的保镖,当时人手一把枪……

    徐从军更是后怕不已。

    如果,李晋强没能保护住那些试题和答案,那么他这个所长,徒弟李晋强警察的编制,肯定全都得一撸到底

    如果,当时自己进入别墅楼之前,白红升的保镖在屋内开枪了,造成李晋强和王兵的伤亡,白红升妻子和儿子就有充足时间销毁证据,最终无非是那名保镖扛下所有罪责,白红升完全可以靠自己强大的人际关系,不承担任何罪责,而徐从军等人,却是非法闯入民宅。至于担责的保镖,只是犯下了非法持枪罪和防卫过当,白红升对于保镖持有枪械的事情,当然是不知情了

    如果,当时在屋内和白红升及其保镖展开枪战,必然会造成死伤的严重后果,谁能担负得起?

    如果……

    徐从军觉得自己的运气确实有点儿逆天了。只不过,整个案件到现在唯一没能解开的疑点就是,砸徐从军家窗户玻璃,匿名举报此案的人,是谁?为什么偏偏选择清河路派出所的所长,而不是高庙派出所所长,或者直接县局的领导呢?

    徐从军想不明白。

    事到如今,他觉得昨晚砸进家里的那块砖头,更像是一块从天而降砸到他嘴里的馅饼。

    吃过早饭,困乏不已的徐从军坐在沙发打盹儿的时候,做了个稀里糊涂的梦,梦里面,再次出现了卧室窗户对着的小区围墙,浓浓夜色下,半个人影在围墙一闪而逝。

    虽然很模糊,但看起来,好像是个挺熟悉的人。

    胖子?

    温朔那小兔崽子?!

    徐从军猛地惊醒,皱眉思忖一番后,自嘲般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才不相信,梦里的猜测和判断。

    ……

    匿名举报人,立下此次高考泄题大案首功的无名英雄温朔,一觉睡到大天亮,在母亲的催促下才醒来匆匆洗漱,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餐,拿着准考证和一应文具,冲出了家门。

    如绝大多数平民百姓一样,温朔并不知道天亮之前的几个小时内,东县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更不会想到,全县、全市、乃至全省范围内,紧急停止高考,更改高考时间,重新出试卷的议案,曾摆在相关高层部门的会议桌。

    既然不知道案件情况,也来不及去打听白红升、白敬哲有没有事发被捕,温朔出门之后当然要多加一份小心。

    他得提防白红升雇人行凶。

    骑着三轮车驶出小区大门,温朔很小心地扫了眼左右两侧大路,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正是班高峰期即将过去的时候,道路摩托车、自行车和行人已经变得稀少。

    可正因为人少,提着小心的温朔就觉得,每个人都很可疑……

    然后,他发现东面距离小区大门十多米,路北侧停放着的一辆白色面包车,启动了引擎。

    车里不知有几人,一人从后座探身和驾驶员说了句什么,而且还用手指了指温朔所在的方向,驾驶员光着膀子,留着披肩长发,嘴里叼着烟点了点头,目露凶光。

    温朔立刻右转,到羊汤馆的门口停下,拿着装有文具的包下车,进去对正在收拾桌子的老板杨文和说道:“杨叔,我今天高考,三轮出了点儿问题,先从你这儿借两块钱,我坐公交车去考场,三轮就放您门口了,帮忙给照看一下。”

    “成啊!”杨文和爽朗地答应着,一边抽出十张油腻的一元钞递给温朔:“拿十块吧。”

    “谢了杨叔。”

    “去去去……”杨文和笑呵呵地摆了摆手。

    从羊汤馆出来,温朔瞄了眼那辆刚才明明已经启动,却并没有驶离的面包车,心里愈发认定,这辆车肯定他妈是奔着老子来的:“车祸啊,想把老子撞死?”

    温朔快步跑到路对面的人行道,内心愈发警惕,站在了公交站牌旁。

    老子坐公交车,看你怎么撞?

    人行道是在路沿,比行车道高出十公分左右,而且每隔六七米远就有一棵大腿粗的槐树。公交站牌旁边,恰好就有一棵大树,如此一来,面包车即便是冲路沿撞击,温朔也有足够的时间躲避,且大树能够抵挡住面包车的冲撞。

    这时候,那辆面包车开动,向着温朔站立的公交站牌急速驶来。

    温朔见状,立刻后退一步,闪身躲在了大树后面,同时弯腰捡起墙根下扔着的一块红砖。

    突突突的声响中,一辆柴油三轮车由西向东开了过来,三轮车站着好几个人,其中一人正是刘家营村村长刘茂和,他看到温朔在路对面公交站牌旁,便热情洋溢地挥手打招呼:“朔,今天不是高考吗?你咋还没去考场啊?”

    温朔心里一喜,正待要回应刘茂和时,白色面包车吱嘎一声急刹车,猛地停在了他的面前。

    唰!

    车门拉开,两名膀大腰圆的男子手里拎着木棍从车里钻了出来。

    温朔没有选择逃跑,或者等待、询问确认一下对方是否冲自己来的。他毫不犹豫地跨步前,右手拿着砖狠狠拍在了在第一名从车下来,还没站直身子的男子头。

    “去你大爷的!”

    啪嚓!

    整块砖崩裂开来,拿着木棍膀大腰圆的彪悍男子一头栽倒在地,捂着脑袋开始打滚痛呼。

    老话说“身大力不亏”,温朔每天吃穿住行挪动着二百大几十斤的体重,可谓是无时不刻都在锻炼,况且,温朔还是个勤劳的大胖子,练就出一身相当强大的蛮力。

    另一名下车的男子见状,挥起木棍重重地砸到了温朔的后肩处。

    喀嚓!

    儿臂粗细的木棍折了。

    温朔一拧身,粗壮的胳膊如同一根铁棒,狠狠抡过去,咚的一声闷响,对方被砸得踉跄侧退。

    光膀子的司机已经下车冲过来,手里同样拎着木棍,气势汹汹。之前被红砖砸倒在地的家伙,爬起来捡起木棍怒骂着扑向温朔他们接到的活儿,是至少废掉温朔一条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