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章 打赌

    正值酷暑时节,早上还不到八点,外面就已经热得如同蒸笼。

    得亏了温朔还有一枚封存着阴邪之气的铜钱,随身携带可以祛暑除燥,否则对他这号大胖子来说,每天蹬着三轮车在大街小巷和各个小区里收废品捡破烂,早就中暑挂掉了。

    平时上午他会去各小区吆喝收废品,顺便拾捡一些被人扔掉的废品,等到了傍晚,再去一中和清河路派出所附近,把各商铺一天下来积攒的废品统一收走三年来,那些商铺早已习惯胖子对附近废品收购的垄断,也喜欢这个爱说爱笑的家伙。

    不过今天,他先去了一中。

    因为高考分数出来之后,第二天学校就会得到所有学生的成绩单,而这一日,高三各班的班主任,都会到学校来看一下自己班里学生的成绩,学校也要就下一步的工作开会。

    八点多钟。

    温朔蹬着三轮车来到了一中校门口,打算进学校找班主任询问一下自己的成绩,然后再去棉纺厂。

    去早了也没用,车间还未拆除完毕时,闲杂人等不能靠近。

    此时恰好有一辆农用柴油三轮车停在学校大门左侧的草坪旁,车上装着满满当当一堆废纸板、木板等垃圾。显然,是学校里哪件办公室重新装修了,才会收拾出这么多垃圾。

    大概是发动机出问题了吧,看模样三十多岁的司机正蹲在发动机旁忙碌地检修着。

    温朔上前说道:“师父,要不要帮忙?”

    司机愣了下,笑着摆摆手。

    “我上车上翻拣些废品啊,都扔了怪可惜的。”温朔说道。

    “行,注意点儿别把垃圾弄下来,撒得到处都是。”司机头也不抬地答应。

    “放心吧!”

    温朔围着农用三轮的后斗开始翻拣寻找能卖钱的纸板、金属物等等。他身材高大,不用上去就行。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这二百大几十斤如果上车翻捡,难免会踩得垃圾迸溅。

    正忙活着呢,几位老师骑着自行车说说笑笑来到了校门口。

    因为大门上锁了,旁侧的小门半开着。几位老师只好下车推着走,其中一位老师走在最前面,打算去推开小门,四班班主任姚云在后面笑呵呵地向温朔打招呼:“温朔,又忙活呐?我可真是服了你了,今天早起办公室才拆装,你怎么就知道消息啦?哎我说,你干嘛不直接去办公楼里捡废品?”

    “哟,各位老师好!”温朔扭头很礼貌地微躬身问好,笑道:“我可没那么大能耐,未卜先知学校里搞装修,今天是想来学校打听一下高考的分数,正赶上这位师傅的车停着了,我翻找一下,有能卖点儿钱的废品,就挑出来。”

    “分数?你打个电话查询一下不就行了嘛。”一位老师笑道。

    “舍不得电话费呗。”二班班主任秦政鄙夷地讥讽道:“其实以你的成绩,查不查分数有意义吗?看见垃圾就挪不动步子,一辈子也就这点儿出息了!”

    几位老师面露尴尬。

    大家都知道,秦政对温朔可谓是恨之入骨。想当初,秦政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眼红温朔对学校废品垄断的得益,想要中分一杯羹,便私下威胁温朔,如果不给他分钱,那么就联合学校所有的老师和校领导,不允许温朔随便进出办公大楼。

    不曾想,这般威胁不但没让温朔害怕,反而引得他勃然大怒,那天在办公楼前当众和秦政发生争执,把事情给挑明了,让秦政尴尬丢脸,无地自容。

    当秦政愤怒地琢磨着如何报复温朔时,却未曾想,温朔也没打算就这般小事化了,和秦政当众发生冲突后,他私下又安排人跟踪监视秦政,继而曝光了秦政经常在办公室对某位女生有不轨行为这种新闻实在是太容易引起轰动了,于是很快,事情搞得沸沸扬扬,秦政的老婆都到学校大闹了几次。

    虽然事件最终好像不了了之,也没有什么实质证据,但秦政那年的职务提升,却被搁置了。

    温朔瞄了眼秦政,嘿嘿笑道:“秦老师,王小慧考得怎么样?”

    王小慧,就是当初被曝光,和秦政有那么一腿的女生,事件发生后,王小慧就退学了据小道消息所述,秦政私下赔偿了王小慧家里很多钱,其家属才不再追究。

    温朔当然知道王小慧早已退学,根本不可能参加高考,他这么说,就是故意恶心秦政的。

    果然,秦政被气得怒目圆睁,却又不敢上前和温朔动手,只得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地讥讽道:“除了嘴损话毒如同泼妇,玩儿一些卑鄙无耻的小伎俩,你还会什么?哦,你会捡垃圾,会耍横无赖啊,在学校里欺负同学,和校外流氓臭味相投现在好了,高中也毕业了,以后可以尽情做你的社会渣滓了!”

    “放屁!”温朔似乎被激怒了,道:“像你这种衣冠禽兽,也有脸在这里训斥老子?我告诉你,老子这半年来废寝忘食的学习,不为别的,就为了我们班主任刘老师的辛勤付出,为了所有真正的好老师对我的教育,为了给学校争光,也一定要考上大学!”

    “哎哎,大家听见没有?”秦政气乐了,对几位老师说道:“温朔说他一定要考上大学,哈哈哈这真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大的笑话,你要是能考上大学”

    “我考上大学了怎样?”温朔冷笑道:“敢打赌么?”

    “谁跟你打赌?”秦政讥讽道:“你,又能拿出什么赌注?一堆垃圾破烂么?”

    “草鸡!”温朔面露鄙夷。

    草鸡,是东县的方言,就是“怂”、“软蛋”之类的意思。

    几位老师在旁边哭笑不得,他们其实打心眼儿里还是很喜欢温朔的,更反感秦政今天的言行,但他们也认为,以温朔的成绩,考上大学的可能性太低了。

    姚云和另一位老师上前劝阻秦政,赶紧去学校吧,留在这儿和一位刚毕业的学生斗嘴,像什么话?然而秦政已经彻底被温朔激怒了,其它方面他或许会忌惮温朔这号学生的蛮横狡诈,但学习成绩,可不是一时半会儿临阵磨枪,就能在高考中平步青云地提升,所以,就此当众打赌,秦政怎肯罢休?

    “谁也别劝我!”秦政甩着胳膊喊道:“温朔,你说赌什么吧?我看你小子除了垃圾破烂和一身臭肉,还有什么!”

    几位老师面面相觑,毕竟和秦政同校工作,常年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他此时这般强势,大家也不好表达什么,更不能当面指斥秦政的不对。

    于是乎,干脆抱着看戏的心态,不劝阻,也不急于离开,甚至都有些幸灾乐祸的希冀和好奇。

    因为大家都知道,温朔这家伙很狡猾,从不肯吃亏。那么这次,以是否能考上大学为题打赌,温朔难道还能在必败的情况下,侧面迂回赢取些什么?

    温朔冷笑一声,转身围着农用三轮车不慌不忙地翻拣着能卖钱的废品,看都不看秦政,悠然道:“咱这样,如果我考上大学了,你就别当老师了,省得继续误人子弟当祸害,也算是我为一中,为咱们东县除了一害,或者,你痛痛快快输给我三千块钱算逑!如果我考不上大学,开学后我自觉到学校里当众给你磕头,说当初你和王小慧的事儿是我编造的谣言,咋样?”

    “呵呵。”秦政冷笑:“小算盘打得挺精嘛,你本来就是个没皮没脸的人,拿磕头和承认给我造谣做赌注?这对你来说,根本就等于没有下本钱嘛。”

    “别他妈扯淡,你和王小慧的事儿是真是假,自己心里有数!”温朔从垃圾堆中抽出一块变形的铁板,使劲折弯踩平了,一边说道:“爽快点儿,敢不敢打这个赌吧?”

    气温升高,愈发热了。

    在场的老师,还有一些凑热闹过来看戏的民众,都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脸上浸出汗珠。

    农用柴油三轮车已经修好,司机用一块布擦着油腻的污手,一边打量这位身材肥硕的小伙子,再看看那位脸憋得通红的老师,很感兴趣地点上一颗烟继续看戏。

    秦政想了想,寻思着本来就是稳赢的赌注,有什么不敢赌的?

    当然,他不认为温朔这种人会说话算数,回头输了也会赖账。不过,至少今天是当众对赌,能为他挽回些名誉。

    于是秦政说道:“行,你小子可别反悔!”

    “一中谁不知道老子向来有一说一?”温朔挥挥手,道:“这么多位老师作证,实在不行咱们再写一份凭据!”

    “用不着!”秦政哼了一声,转身推着自行车就走。他实在是懒得和温朔这号人再多说一句话,还不如马上去学校查出来温朔的高考分数,然后让这小子当场兑现!

    温朔倒是不着急,继续翻拣废品。

    就在此时,五班班主任刘静霞骑着自行车,飞快地从学校里驶来,她脸上神采飞扬,烫成波浪卷的长发随风飘舞,还未驶出校门,就看到了在外面翻拣废品的温朔。刘静霞的神情愈发兴奋,满是掩饰不住的激动,匆匆跳下自行车推着从小门出来,一边喊道:“温朔,老师正想去你家里呐,哈哈,哈哈哈”

    “刘老师?”温朔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到刘静霞激动兴奋以至于失态的神情,立刻猜到了缘由,不过,他还是故作诧异地问道:“您,去我家有什么事?”

    “告诉你高考的成绩啊,你,啊对了,你应该已经查过了吧?”刘静霞撑好自行车,喜不自禁地打量着温朔,像是在看一件宝贝。

    “没有,我今天就是来学校问成绩的。”温朔挠挠头,一脸迷糊。

    秦政和几位正要进学校的老师,全都停下脚步,神情疑惑地看向刘静霞和温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