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章 681分!

    刘静霞艰难地收敛了一下激动兴奋的神情,却还是掩饰不住她的喜悦,抬手如同母亲般,慈爱地抚摸着温朔白白胖胖的脸颊,眼眸中竟有泪光闪烁,声音颤抖着说道:“温朔啊,你,你考了681分,你真给老师争气啊!”

    “啊?”温朔怔住。

    在场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681分?

    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将意味着,温朔很有可能凭此成绩,任选全国最顶级的几所大学学府!

    这将意味着,他会进入全县、全市,乃至全省今年高考排行榜的前列,甚至,成为全省的文科状元郎!

    这还将意味着,他为家庭、为全校、为东县、为临关市争得了荣光,为自己,争得了荣誉,也为所有教育过他的老师,为他的班主任刘静霞老师,争得了巨大的荣誉!

    能够考入京大、华清这类顶级学府的学生,全县多少年来都不曾出现过一位啊!

    刘静霞怎能不激动,不兴奋?

    她可是这位高分考生的班主任!

    荣誉、名望、奖金、升职都将纷至沓来……刘静霞现在看温朔,简直比看自己的儿子都亲。

    一中校门外,安安静静。

    秦政突然疯了般暴怒地吼叫着,打破了校门外短暂的安宁:“怎么可能?刘静霞,你简直是胡说八道,温朔怎么可能考七百多分,他就是个垃圾,是最坏的学生,是个败类!”

    “你放屁!”这一刻,刘静霞瞬间没有了人民教师的素养,完全就是一位护犊子的母老虎,脏话脱口而出,怒气冲冲摆出一副作势要前把秦政撕了的彪悍模样,如乡下泼妇吵架时那般,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秦政的鼻子,斗志昂扬地骂了起来:“温朔怎么样,轮不到你来评论,全校师生自有公认!要说垃圾败类,我看你秦政才是教师中的败类,是个误人子弟的混帐东西,你做的那件丑事全校谁不知道?你还是人吗?如今却好端端的,无缘无故在校门口当众辱骂我的学生,你还有一丁点儿为人师表的样子吗?”

    刘静霞一番训斥喝骂义正词严,铿锵有力,秦政顿时吱吱唔唔说不出话来。

    刚才,他也是一时没能控制住震惊恼羞的情绪,才会失态谁能想到,自己刚刚还当众嘲笑讥讽鄙夷温朔,是一个垃圾学生,一辈子没出息只能捡垃圾拾废品的渣滓,并信心满满地和温朔打赌,他根本别想考大学……

    结果一转眼消息传来,这家伙竟然考出了681分的高分!

    这怎么可能?

    秦政觉得自己在做梦,或者,这是刘静霞和温朔,以及在场所有人联手给自己演了一出戏!

    就是为了让自己难堪,让自己丢脸,让自己无地自容……

    他怎能不气?

    但被刘静霞一通喝骂,秦政意识到,这他妈是真的温朔,高考681分!

    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吗?

    秦政感觉头晕目眩。

    其他几位老师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儿来,一个个把秦政抛在了脑后,围去兴奋激动地询问、祝贺刘静霞和温朔。

    681分啊!

    这是全校的光荣!

    但凡在一中任教的老师,都会为此觉得脸有光。以后到外面进修学习、开会时,就可以在那些重点高中的教职工面前得意一把俺们东县一中,那可是出了一位681分的才子!没准儿,还是全市、全省的文科状元呐!

    温朔怔怔地站在那里,半晌没回过神儿来。

    落在旁人的眼里,自然是过于惊喜才会如此呆滞失态,完全可以理解嘛。

    可谁也不知道,此刻温朔心里却有些得了便宜卖乖的哀叹和懊丧,这他妈,等于是自己给自己脖子套了一根绳索,早知如此,高考时就应该故意做错几道题,别考这么高的分数啊毕竟,考了这么高的分数,没理由不进入最顶尖的学府。可是,顶尖的学府里,全都是名副其实的优秀学子。

    深有自知之明的温朔觉得,自己这号半吊子水平,很容易露馅!

    大爷的!

    温朔挠挠头,欲哭无泪!

    这时候,已然有老师以的速度,最简洁的语言,小声把刚才发生的打赌事件告诉了刘静霞,几位老师全都憋着笑,时不时幸灾乐祸地看一眼神情呆滞手足无措的秦政。

    看你丫怎么收场!

    “温朔,你刚才和秦老师打赌了?”刘静霞故意板起脸,却很大声地说道:“太不像话了,万一输了怎么办?”

    “我错了。”温朔低头一副认错的乖孩子模样,脚尖在地一蹭一蹭的。

    旁边另一位老师已经忍不住,把刚才发生冲突时,温朔反唇相讥秦政,却信誓旦旦为了班主任和所有教过他的老师、为了学校的荣誉,也要努力学习考大学的那番话,告知了刘静霞。

    这让刘静霞心头感动欣慰之余,愈发坚定地认为,是的,确实是我的功劳,如果不是我为人师表,如果不是我敦促学生们努力,无时不刻监督、照顾着温朔的学习,他这样一个成绩平平的学生,能在高考时发挥超常一鸣惊人?

    所以最大的功劳,自然是我这个班主任啦!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温朔这孩子太听话了,勤奋好学……

    刘静霞想起了温朔的家境,还有他这些年不怕被人笑话,风雨无阻地捡破烂赚学费还贴补家用……于是愈发感动,心疼喜爱温朔,眼角泪水扑簌簌滴落,却仿若未觉。

    再也没脸待下去的秦政,转身就要往学校里走去,却被刘静霞给喊住了:“秦老师,你先别走,刚才和温朔打赌的事情,大家可都在场作证的,给个说法呗?”

    “算了算了,打赌也就是说着玩儿的。”姚云不想让秦政太过难堪,开口劝道。

    “对对对,咱们做老师的打赌,传出去不大好。”

    “那也得有点儿表示啊。”

    “我觉得这不是打赌不打赌的问题,而是信誉的问题,说话得算数嘛,温朔这孩子在学校里出了名的有一说一,如果这次温朔输了,他肯定会愿赌服输。”

    几位老师七嘴八舌地争论起来,秦政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通红的脸满是汗珠。

    终于没人说话了,刘静霞这才看着秦政,冷冷地说道:“秦老师,既然打赌输给了温朔,依我看,你自己辞职算了,本来品性差,就没资格做老师!”

    “你……”秦政牙关紧咬。

    “哎别啊!”温朔顿时急了,赶紧说道:“刘老师,您平时不是经常教育我们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嘛。秦老师认输给我三千块钱就行,也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不行!”刘静霞板着脸说道:“这种事传出去,一中的教师肯定会成为笑话的,他丢尽了我们所有教职工的人,如果还留在一中当教师,像什么话?”

    “刘老师……”温朔可怜巴巴地说道:“是我和秦老师打赌。”

    “我知道啊!”

    “所以还是由我来选择,让他给三千块钱吧!”

    “你怎么就认钱?”

    “没钱怎么过日子啊?”温朔哭丧着脸,无比委屈地说道:“我现在还发愁,怎么凑够大学的费用呢。”

    旁边的几位老师,还有诸多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全都忍不住笑呵呵地议论起来好嘛,这对儿师生可真有意思,竟然在这里为赢得什么样的赌注争论。

    而那位输了赌的秦老师,则愤怒羞愧得无地自容,憋红了脸庞。

    忽然,秦政身体晃了晃,翻着白眼仰面躺倒在地。

    最先注意到的这一情况的刘静霞惊叫出声,赶紧招呼温朔和几位老师前,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脸呼唤,还有好心人跑到路对面的门诊叫来医生,一通忙碌之后,气怒攻心又有些许中暑迹象从而突然晕厥的秦政,终于醒了过来。

    面对围观的众人,尤其是温朔和刘静霞,秦政一句话没说,摆手拒绝了几位老师送他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的建议,独自推着自行车,垂头丧气地回家去了。

    看着秦政神情憔悴,背影落寞地离开,温朔眼神中流露出了痛心的失望。

    他想喊住秦政要三千块钱的。

    可是他又很清楚,如果这时候自己还不依不饶,肯定会被所有善心大作时根本不讲道理和是非的人,指斥他太过分,而且社会有很多人往往都有这样的毛病。

    更何况,打赌本来就是不受法律支持,在民间也基本会当作玩笑的行为。

    看温朔痛心疾首的不甘神情,刘静霞就猜到了这个雁过拔毛的家伙,内心里有多么纠结难过,便岔开话题问道:“温朔,你打算报考哪所学校?学什么专业?”

    “啊,我还没想过。”温朔回过神儿来。

    “没事,现在也不急着填志愿,这几天你好好想想,老师也帮你想,并且提出建议给你参考。”刘静霞喜滋滋地说道。

    “嗯。”温朔挠挠头。

    刘静霞看温朔心不在焉的神态,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不会,还想着要秦政三千块钱吧?”

    “没,没有。”温朔摇摇头。

    “唉。”刘静霞道:“赶紧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妈,再商量商量,想办法尽快凑足学费。其实,你应该很清楚,这次能考出这么好的成绩,运气也占了很大的成分,所以更要珍惜这份难得的成绩和机会,知道了吗?”

    “嗯,谢谢刘老师,谢谢您。”

    “快回去吧,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

    “哦。”温朔忽然想到了棉纺厂车间拆除的的事儿,急忙和几位老师告别,登三轮车飞一般往棉纺厂驶去。

    去得晚了,他怕那几个哥们儿撑不起场面,被人捷足先登的话损失就大了。要知道,棉纺厂车间拆除,肯定会有很多废钢筋、废铁,还有废旧窗户等等,利润相当可观。

    为此,温朔甚至已经做好不惜代价,和任何敢于争抢的人打一场群架的心理准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