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章 做名人,真累!

    这些天看新闻,或者在街坊的聊天中得知温朔今年高考成绩优异,成了本市的文科状元郎,街坊邻舍为他高兴的同时,却很少能看到他了。因为这小子每天都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像个未过门儿的大家闺秀似的,老实恭敬地等候着记者的采访、各政府部门单位领导前来慰问什么的……

    另外,目前还属于县政府单位直接管辖的农贸市场,鉴于温朔的高考状元身份,也特批了李琴最近可以无需请假,随时可以不来且不会扣工资的特权。

    于是大家偶尔还能看到李琴出来买菜,却是见不得温朔一面。

    难免会有个别迫不及待想见到温朔拉拉家常,却又有些小心眼儿的邻居,端着架子不去温朔家里,却会在私下忿忿着腹诽:“哼,李琴和温朔这母子俩,真是草鸡一朝变凤凰,便高傲的把尾巴翘到了天上,不愿意见这些老邻居们了。”

    今天看到温朔又穿着旧衣服戴着草帽,蹬着三轮出门收废品,所有人立刻把之前对温朔的偏见,抛到了九霄云外。

    温朔,变不了!

    最近他不出门也是身不由己,可以理解嘛。

    难得见到这个眼瞅着长大,如今成了高考状元郎,上了电视新闻的名人,恰恰又是自家邻居,还是那个勤苦善良的好孩子、小胖子,邻居们谁能不喜欢?

    刻意积攒了多日的废品,一股脑全都给温朔拿了出来。

    大忙帮不上,小便宜还不能送么?

    这年头,还不懂得什么叫做广告效应的温朔,突然间就品尝到了名人和广告效应带来的好处——今天原本的打算是,出小区大门往西去,不曾想被羊汤馆的老板叫住,右转停在了羊汤馆门口,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这家店里给留着废品了,那边又招呼着过去拉废品,路南的还没收完,路北的门市又有人叫了。

    没多久,温朔的三轮车上,就堆起了小山般的废品。

    得,直接去废品收购站吧!

    温朔按捺住内心地惊喜,和诸位邻居拉扯了一番家常之后,就拱手道谢说再见,蹬着三轮往南环路驶去。

    这一路上,不时的会有人认出他,要么大声呼唤,要么追上前小声询问,再仔细打量温朔几眼,好奇地琢磨这个家境贫寒又勤工俭学多年的高考状元郎,是如何吃出了这么一身肥肉,有一位老太太干脆伸手使劲攥了一把温朔的胳膊,又拧了一下他的肉脸,从而确认这家伙的肉是真的,而且虽胖却不肥,很硬……

    不得已之下,温朔只好把草帽压低遮住大半个脸庞,一边兴奋地在内心里叫苦不迭:“做名人,真累!”

    从废品收购站出来,温朔兜里已经多出了一百二十多块钱。几乎所有的废品都是大家白送的,连本钱都不用——尝到甜头的他,决定再接再厉,生怕别人认不出他是高考状元了,干脆摘下草帽,顶着炎炎烈日在大街上扯开嗓门儿吆喝起来:“收废品咯……废纸箱塑料瓶玻璃瓶、废铜废铁……”

    高考状元的名头果然不同凡响,又正值炒得最火热的时候,温朔这副打扮和形象可以说已经深入人心,这不,无论是在大街小巷,还是在住宅小区,他都会很快被人认出来,然后认出他的人就会把家里的废品整理出来卖给他,没有废品也得多少找出点儿来,且当作帮助这位贫困的,勤劳的,优秀的状元郎!

    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把废品扔到三轮车上后,都不会要钱……

    但很明显,所有人都希望能多和温朔说会儿话。因为基本上温朔在哪儿停下了,就会很快被人群包围,大家热络地唠上一顿嗑之后,温朔的三轮车也就装满了废品。

    很多人还把自家上学的孩子从家里拖出来,让他们看看咱们东y县建国以来出的第一位高考状元,好好向人家学习……以至于,温朔上午都没回家吃饭,被一位教育局副局长的妻子请回家做客,顺道让他讲述了一遍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学习经验。

    下午四点多钟。

    本打算到城建小区收废品的温朔,来到小区大门外时,却累得不想再干活儿唠嗑,所以他没进小区,而是把三轮停到对面的路沿上,下车倚着墙根坐下休息。

    生怕被人认出从而打搅了休息,他还用草帽遮住了大半张脸。

    今天,实在是累坏了。

    连续往废品站跑了八趟,卖废品赚了七百多块钱。还有一些好心老奶奶阿姨,不由分说往他兜里塞的钱,刚才掏出那些皱巴巴的钱整理了一下,竟然高达九百多元。

    好嘛!

    温朔真想继续趁热打铁狠赚钱,可纵然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如此劳累辛苦。

    现在,他只想稍稍歇息一会儿后,回家睡觉。

    思忖间,温朔忍不住困倦打起了盹儿

    一辆警车在城建小区的门口停下,前几日已经正式升调,履任东y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徐从军,打开车窗往这边瞄了几眼,略一犹豫后,便下车走过去,抬脚在温朔的大腿上踢了一下:“胖子,困了就回家睡去,在这儿干啥?”

    “你大爷!”被搅醒的温朔怒气勃发,张口就骂,但话一出口就打了个激灵,这声音太熟悉了,睁开眼一看,果然是徐从军,他赶紧拍拍屁股起身,一边腆着脸嘿嘿笑道:“徐叔,您好您好,我这不是忙活一天累了嘛,在这里打个盹儿……”

    徐从军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想了想说道:“走,去我家一趟,我有事儿问你。”

    “去家里?”温朔面露诧异。

    “少废话,走!”徐从军转身回到车上,驾车驶入了小区。

    心里发虚的温朔当然不乐意去,可徐从军根本不给他拒绝和解释的机会,眼瞅着警车驶入了城建小区,温朔苦恼地摇了摇头,一边蹬上三轮进了小区,一边心惊胆颤地琢磨着,是不是那天晚上不小心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被徐从军知道了?

    我靠!

    丫不会让我赔他一块玻璃吧?

    前些年买这里的房子时,徐从军这个大老粗学着别人弄了间书房,但这间书房基本上没怎么呆过,未曾想今天,倒是用上了。

    他把温朔带进书房,关上了房门,然后坐到书桌后,堂堂正正不怒自威的脸庞上,带着富有深意的笑容,却又好似轻松地盯着坐在单人沙发上惶恐不安一脸讨好之色的温朔。

    事实上,温朔是故意装出了这副惶恐的神情——这些年进出派出所次数多了,和所里警察早已打成一片的他,很清楚现在徐从军摆出一副我什么都清楚,但就是不说,等你自己坦白交代的模样,其实就是简单的“兵不厌诈”

    而温朔将计就计,故作惶恐姿态,一会儿徐从军问什么他说什么,可信度自然就高了。

    因为徐从军会自信啊。

    正如温朔所料,徐从军就是在玩儿老一套的“兵不厌诈”,但其内心,更是有着一位老警察、老侦察兵敏锐的嗅觉和缜密的判断力,从而确认自己的推断,应该是真的。

    原本高考泄题一案,举报人到现在都是个迷,在市局那天徐从军打瞌睡时,恍惚间觉得当晚出现在小区墙头黑暗中,砸他家玻璃的人影,像是温朔,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他压根儿没再往温朔身上想。但因此大功和多年的资历,从而升任负责警务督察方面的副局长之后,他接触到了高考泄题案以及白红升系列案件的更多细节,尤其是白红升的一名心腹手下,指使几个混混在高考当日早上蓄意滋事,企图重伤温朔不让他参加高考一案。

    根据云台路派出所的笔录,当时扭送犯罪嫌疑人到派出所的刘家营村村长刘茂和等人,曾提及温朔在发生冲突后,明确告知刘茂和,围殴他的三个混混,是受人指使报复打击,阻止他高考。

    由此不难判断,温朔应该是提前就知道了,有人,确切地说,是白红升要阻止他高考。

    根据白红升和其子白敬哲的口供所述,之所以要指使人去殴打并蓄意重伤温朔,是因为担心温朔会在高考期间,刻意捣乱影响白敬哲高考。而口供和各方面的调查又都证明,没有人会愚蠢到把这个消息提前透露给温朔。受指使前去故意伤害温朔的三个混混,在冲突中也没有和温朔做哪怕一个字的交流。

    那么,温朔是如何提前知晓,这三人是来阻止他高考的?

    因为了解白敬哲的家境状况,知道白红升此人不好惹,所以和白敬哲发生冲突之后,温朔就心有忌惮早有防备,猜测到的?

    倒也可以理解。

    毕竟,温朔是个非常聪明狡诈、行事谨慎的家伙。

    但这几天看过新闻,得知温朔竟然考了681分,成为临关市高考文科状元,全省第二名榜眼,徐从军第一时间就想到,夜半砸窗举报白红升窃取高考试题的人,十有八、九温朔:由于他毕业当天在学校里和白敬哲发生了冲突,担心白敬哲会让其父白红升安排人施以报复打击,恰好,温朔又得知了白红升窃取高考试题这一惊天秘密,所以先下手为强举报了白红升……

    作案动机有了!

    而且徐从军判断,温朔不仅知道白红升窃题,他自己也提前看到了那些泄露出来的考题以及正确答案。否则的话,以温朔的学习成绩,能考681分?

    说破大天去,徐从军都不信!

    他太了解这个狡诈油滑的小胖子,有多么混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