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章行 玄法修行基础

    收到京城大学考古学系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从清晨开始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温朔独自在家温习了一会儿功课,感觉有些乏累了,便盘膝坐在凳子上闭目修行,尝试着进入空灵的入定状态——他每天晚上都会坚持打坐修行,但始终做不到在空灵的入定状态下,用灵活的意识感应体内气机的波动。

    有时候难免会烦躁、生闷气:“老韩头的笔记中,为什么不细述该如何做到。”

    但生完了气,他还是会继续尝试。实在是做不到空灵入定与意识感应共存了,他就回想老韩头以前言传身教的一些玄法知识,或者去分析几次作法的详细经过,总结经验。

    感应不到体内气机的波动,便无法体察经络和三魂五脏六腑七魄里真气的生成和运行,无法体察内观,就做不到催生真气并引导真气存储于中枢魄,也就是所谓的丹田之中。而不能存储足够多的真气,就很难作法,因为作法,本质上就是用虚无的意念、法咒和半虚无状态的真气相配合,以真气出体之后,裹意念状态瞬间与天地灵气冲击,引发自然五行的波动,从而产生各种超自然的现象。

    既然要冲击天地灵气,改变自然五行的平衡状态从而出现波动,那么,就需要足够的真气。越是长时间作法,或者作法更为精妙高深,对真气的需求量就更多。

    然而,老韩头却可以生前作法,死后赋予温朔些许真气所用,法咒和符箓又能让温朔可以借阴邪之气作法……

    至于为什么能用老韩头的真气作法,温朔自己都糊涂。

    这其中,又有什么微妙之处?

    温朔分析,既然外在的真气可以用于作法,而作法的本质又是体内真气向外散发,说明两者之间必然是有某种相互作用的联系,只要搞清楚这一点,兴许,就能感应到气机的波动了。

    以此分析为基础,温朔这几天打坐修行时,冥想和感应就有了明确的出发点。

    几经尝试未果。

    时,上午十点多钟。

    因为开着窗户,外面下雨的缘故,屋内的闷热虽然已经被凉意驱散,但却多了些沁凉潮湿的感觉。

    依旧感应不到气机的温朔,在强行入定冥想的过程中刚刚生出气怒的愤懑时,体表感受着空气中的潮湿,让他忽然有所了悟,也许,自己以往的修行感应,从根本上出了茬子。

    感应气机,不应该纠结于体内,而是从体表开始感应。

    这样的话,就能解释通,为什么老韩头可以赠予他真气作法,为什么可以借助阴邪之气作法了。

    因为这两种气,都在体表附着,无需从体内蓬勃而出,便在意念和法咒、符箓的作用下,相互产生精妙的感应,再与天地自然中的五行灵气相参,最终形成玄法。

    想到这里,温朔压下心头升起的兴奋希望,尝试着去一点点体会肌肤与空气接触时,那种以往根本不会在意的微妙感觉。

    这段时间坚持修行,虽然未能达成冥想空灵的入定状态,未能感应到体内气机的波动,却是让温朔愈发沉得住气,意识也愈发敏锐,此刻有了感应目标,意识便准确地抵达体表肌肤,先是从手部开始,再到手腕、臂膀,脖子……

    感应到了!

    是气机,体表有气机,由身体内部自然而然生成的气机,在体表与空气产生了细微的,不易被察觉到的作用力,就像是一颗颗小小的气泡,从汗毛孔中涌出之后,依附在体表,与空气接触便很欢快地破裂,喷吐出点点真气,继而散去,再有气泡生出。

    与此同时,围绕着汗毛孔的肌肤,却会随着汗毛孔吐出气泡和破裂时的一张一弛,汲取着空气的沁润。

    这是什么现象?

    温朔内心充满好奇和欣喜,意识循着体表的奇妙现象,追根溯源,自然而然地察觉到了无数倚在毛细血管旁,几乎是并行的细脉,继续探查,便来到了奇经八脉的分枝上。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门锁声响起时,温朔都没有丝毫察觉,直到母亲唤着他的名字推门进来,温朔才豁然从入定中醒来。

    “朔,你这是在干啥?”李琴看着盘膝坐在椅子上,身躯挺得笔直,双手掌心向上很自然地放在膝盖上的温朔,禁不住心生诧异,秀眉微皱露出一抹担忧。

    温朔怔了怔,脑筋飞快一转,咧嘴笑道:“没事儿,刚才在琢磨一些考古的知识。”

    “那你这样像是打坐似的……”李琴愈发觉得奇怪了。

    “妈,您是不知道。”温朔信口胡诌道:“考古接触的是什么?古墓啊!我听说,全世界至今发现了很多古墓中的干尸,就是死了不腐烂,尸体还完好无损保留,只是成了肉干的模样。其中有少部分尸体,不是平躺,而是以很自然的形态坐着的,您说,有没有可能死者就是故意自己坐着死的?那么,在临死的时候,他坐着等死,心里会想些什么?身体能坚持得住吗?”

    李琴听得后背生寒,连忙不耐烦地挥手打断儿子的陈述:“别胡说八道了,整天琢磨这些干什么?”

    “考古嘛……”

    “考古如果就学这些东西,那,那你还是别学了。”李琴明显对这种事儿很忌讳。

    “妈,这是学问!”

    “反正在家里不能说这些!神神叨叨怪吓人的……”李琴嘟哝着扭头出去了。

    温朔松了口气,以后修行可得注意点儿了。

    不过回想刚才自己的修行过程,他顿时兴奋起来——这,便是入定空灵状态下,对体内气机的感应了。入定空灵,并非意识真的就什么都不想,而是完全沉浸在对气机的感应中,从而达到忘我,忘却外在一切,无喜无悲无情感因素的状态。

    也由此,温朔判断传说中那些入定数日、数月甚至数年,闭关潜修的得道高人,并非脑海中什么都不想,而是在一种他自己希望达到的境界中思考、精神周游,从而忘却了时间和一切。

    但今天的修行,也就只有这一点点的收获。

    真气如何产生,如何会在体内经络和三魂五脏六腑七魄中运行,运行的规律如何,怎样存储?真气又为什么会不断产生却又不多,如果是流逝在了体表外的自然中,那么,真气和自然界的天地五行灵气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关联……

    温朔还不清楚。

    韩克虎在笔记中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玄法尤为重视自身的悟性,师父讲得再清楚,徒弟也可能一头雾水。

    时间一天天过去。

    温朔出门收废品、捡破烂的次数越来越少。

    各类政府补助金、奖学金,加上他收废品捡破烂赚到的钱,家里现在已经有了将近两万元的存款,足够他第一年上大学的所有费用了。而且人性如此,有了那些天收废品如同捡钱般的经历,再出门去每天赚个二、三十块钱,温朔的心里就有些排斥、郁闷。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快要开学了。他首先得忙于学习,弥补真实成绩的缺陷,第二还得勤于修行和对玄法的揣摩研究,就更没心思和时间出去收废品捡破烂了。

    坚持不懈的修行,已经取得了很明显的效果。但具体修行的进展是快是满,温朔就不清楚了。因为没有任何比对参照的人物或者明确的修行阶段,他完全是独自在摸索中修行,领悟着老韩头留下的笔记中所讲述的玄法。

    对气机的感应,也是修行的基础。

    当感应到气机,并愈来愈清晰之后,依着老韩头在笔记中的教导,温朔开始有意识地去梳理体表肌肤的细脉,并感知气机外泄和内敛时,与外界自然五行灵气之间的微妙触碰。

    这是一个熟悉的过程。

    体表肌肤的细脉梳理顺畅,对外部的感应愈发敏锐,当外部天地自然之间的五行灵气稍有异常变化,他就能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并做出准备和决定,是否去应对这种异常。

    比如:

    一旦附近出现邪孽异物、阴邪之气,也就是常人所认知的鬼,天地自然之间的五行灵气平衡状态,就会出现特殊的变化。经验丰富修为高深的玄士,可以凭借敏锐的感觉,瞬间判断出邪孽异物的具象,是妖、是魔、是怪,或者是鬼……

    而一名玄士,感知到了邪孽异物出现在附近,必然会视情况而定,要么作法驱逐甚至诛灭邪孽异物,要么,无视邪孽异物的出现。

    这,又不得不提及修行玄法的基础中,另一个重点——开天眼!

    当初温朔有韩克虎生前布下法阵,死后在河堤上渡一缕真气为其所用,助他天眼暂开,才能看到刘茂和印堂上,那四层受阴邪之气侵染后产生的青痕。

    上次在老宅中起坛作法,借法阵请韩克虎灵魂最后一次现身之后,渡着在温朔身上的那层真气,也耗尽了。

    现在,温朔除却借助最后一枚铜钱上封存的阴邪之气,还可以小小作法之外,正常情况下,哪怕是察觉到了有邪孽异物出现在附近,也看不见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天眼不开,又怎能做玄士?

    所以,温朔接下来修行的重点,就是开启天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