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章 3拒请

    先前简短的一番对话,引得店里的食客们忍不住聊起了和老韩头相关的话题——在这儿吃凉皮的,大多是老客户,有农贸市场和仙人桥上的小商贩,还有在市场里干活儿的装卸工,中午吃份凉皮加俩烧饼,再喝一瓶啤酒,解暑解饿,好吃方便还不贵。

    “哎,老韩头不是有个徒弟嘛,就今年咱们东y县的高考状元温朔,小时候经常到仙人桥上玩儿,老韩头教了他不少。”

    “什么啊,人家高考状元,能学这个?”

    “就是,以前温朔年纪小不懂事,跟着老韩头瞎玩儿罢了,这几年你看到过温朔来仙人桥吗?”

    “可老韩头为什么把老宅留给了温朔?”

    “对啊,如果不是师徒关系,凭什么把老宅留给他啊,我看,人家私底下早就磕头烧香拜过门了。”

    “说起来也是奇怪,刘家营的大村长刘扒皮,在这件事情上竟然没贪嘴,到嘴边的肥肉都不吃,偏生还主动帮衬着,把老韩头的老宅过户到了温朔的名下,为此,他还提前把温朔的户口落在了刘家营。听说,前些日子那处老宅翻盖院墙修院子,刘村长忙前忙后地张罗,可真是上了心的啊……”

    “嘿,这事儿啊,你得看状元郎他妈,四十岁出头的人了吧?看起来跟二十七八的小媳妇儿似的,那身条模样,啧啧……”

    “你是说,刘村长和李琴……?”

    “我可什么都没说!”

    “别他妈瞎咧咧!”一位身形粗壮的汉子瞪起牛眼喝骂道:“小心回家烂嘴!这么多年了,三乡五里谁不知道人家李琴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背后嚼舌根子造谣一个可怜寡妇,你他妈还真做得出来!”正义感十足的大汉骂完后重重地哼了一声,见对方尴尬不再吱声,也觉得自己有些过火了,便解释道:“哎,我可是听说,当初老韩头死了之后,那几天刘茂和家里一直不安省,大半夜经常哭爹喊娘的,村里人都说他们家闹鬼,是老韩头找上门儿了,就这样,刘扒皮才不得不主动去找温朔,帮忙给温朔落户口,把老宅转到了温朔名下。”

    又一位汉子附和道:“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那两天有村民看见过,刘茂和开摩托车请温朔去了他家里,也去过那老宅,还去河堤上给老韩头上坟了呢。”

    “可不敢乱说!”旁边一名男子嘘声道,一边警惕地往外看了看。

    屋内,立刻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四处看看,似乎真害怕是刘茂和来了。

    听过刚才众人的议论后,田木胜注意到,看似一言不发只顾低头吃凉皮的齐德昌,浓眉微皱,好似在想什么,而吃凉皮和烧饼的速度,却是快了许多。

    饭后回到车上,齐德昌叹了口气,吩咐道:“既然韩克虎仙逝了,木胜,你去落实一下,温朔是不是韩克虎的徒弟。如果属实,就请他来试试……哦对了,温朔可是高考状元郎,你注意一下影响,即便他真是老韩头的徒弟,也不一定愿意承认。”

    “好的。”田木胜应声道。

    “公司事情还多,我先回去了。”

    “您放心,我会尽快给您消息。”田木胜推开车门下车,目送着奔驰轿车驶离后,转身往刘家营村中走去。

    ……

    下午快两点钟时,李琴上班去了。

    温朔刚把卧室的房门反锁,准备进一步修行,巩固上午开天眼时,眼部细脉的梳理状态,就听得外面有人敲门。

    他只得出去开门,还以为母亲忘记带东西了。不曾想打开房门,却见刘茂和满脸笑容地站在门外,他身旁,跟着一位梳背头,穿着白衬衣黑西裤黑皮鞋,面带微笑的男子。

    “刘村长,有什么事吗?”温朔皱眉问道——虽然这段时间以来,刘茂和表现相当好,不但主动帮他打架脱困,捐了钱,受采访时又替温朔解释了很多,但温朔还是不愿意和这个名副其实的村霸多接触,打心眼儿里厌恶。

    “小朔,我给你介绍一下”刘茂和满脸恭敬之色,道:“这位是临关市德昌集团的董事长助理,副总经理田木胜田总,他慕名前来,要我帮忙引荐,拜访今年咱们临关市的高考状元郎。”

    “哦。”温朔急忙主动与田木胜握手,一边礼貌地邀请道:“请进,请进。”

    到客厅落座后,温朔忙着沏茶倒水。

    “你自己在家?”田木胜好似随意地问道。

    “嗯,我妈刚上班去了。”温朔沏好了茶水,便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田木胜对面。心里面,已然有了些许的兴奋和期许——本以为自己高考状元郎的风头已经过去,没曾想快开学了,又有人登门拜访……当然是送钱的啦。

    德昌集团?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会给多少钱?

    田木胜早已考虑到温朔自己在家谈话方便,所以才会拖延到两点钟,让刘茂和带他来。

    “温朔。”田木胜微笑着问道:“我听说,你可不止是高考状元郎,私下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大隐于野,一直都在仙人桥上摆摊的老神仙韩克虎,是你的师父,对吧?”

    “嗯?”温朔怔了下,皱眉看向刘茂和。

    刘茂和顿时傻眼了,当注意到温朔的目光看过来时,他立刻神情紧张地站了起来,摇头摆手地说道:“朔,我可什么都没说啊……这不是我说的,哎,田总你怎么知道的?”

    田木胜微笑不语,眼神中透着一抹喜色。

    温朔恨不得大耳刮子抽刘茂和,这个蠢货啊!你他妈的既然没说,就装作不知道啊!

    这般表现,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里吗?

    刘茂和匆忙间解释过之后,也猛然意识到自己办了件蠢事,赶紧坐下往田木胜身旁凑了凑,亡羊补牢地讪笑着说道:“田总,这事儿可不能乱说,温朔是今年高考的状元郎,学习成绩顶呱呱,哪儿能是老韩头的徒弟,学那些迷信的东西呀?”

    温朔无奈地摇头,刘茂和啊刘茂和,蠢到家了!

    越描越黑!

    他只得苦笑着说道:“田总,我不知道您和老韩头是什么关系,但我可不是老韩头的徒弟。以前年龄小,经常跑到仙人桥上玩儿,老韩头倒是教过我画符念咒……不过上了高中以后,确切地说,是从初三开始,我就不再去仙人桥,也明白了那些迷信的东西没有任何用处,所以一直都没有再学,到如今也忘得一干二净。”

    田木胜摆摆手,掏出软中华香烟点上一颗,神情淡然地说道:“长话短说吧,我们集团在青坪县双女山的矿区,近来发生了一连串稀奇古怪的事情。这次到东云,本想请你师父韩克虎去一趟的,没想到他已经不在了。只好来找你去双女山矿区起坛作法。当然,事成之后,我们会给予你丰厚的报酬。”

    温朔向来有一说一,也喜欢直来直去不废话,但现在,田木胜快人快语的有些……

    怎么说呢?

    霸道了一些。

    倒是让温朔一时间有点儿难以适应,感觉很不舒服。

    所以他摇摇头说道:“田总,我不是老韩头的徒弟,也不会起坛作法,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我知道你的顾虑,也能理解,毕竟是高考状元郎嘛,做这些迷信的事情,难免会担心被人笑话。”田木胜微笑着,一边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信封,放到茶几上,道:“这里有一万块钱,事成之后,会有更多!或者,你现在就可以提出条件,要多少钱?”

    温朔摇头,心里却纠结着——好嘛,这是要发财啦?!

    “你应该很清楚,以你的家庭条件,即便是如今得到了一些来自于各方面的捐助奖励,但是去京城上大学,几年下来必须的开销,也是一笔极大的负担啊。”田木胜神情自若地靠在了沙发上,仰着脸抽着烟说道:“现在机会来了,只要你做成这件事,得到的报酬足够你上大学这几年花销了。”

    原本还有些惊喜,激动,忐忑,考虑如何委婉接受,再多要点儿好处的温朔,看着田木胜那副傲慢、自信,成竹在胸的模样,突然想到了高中毕业那天,白敬哲在众人面前掏钱赔他时的言行姿态,想到了,那天很多同学的神情……

    “抱歉,你找错人了!”温朔起身送客:“田总,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田木胜怔了怔,皱眉不喜道:“温朔,这套簧线钓鱼的江湖把戏,还是别在我面前表演了,有什么条件你直接说……而且矿区的事情很急,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打太极。这么说吧,一旦我现在走出去,你就会错过这次机会了!明白吗?”

    “嗯,去找别人吧。”温朔的神情冷了下来。

    他现在,是真的生气了!

    “你……”田木胜勃然大怒,这些年在临关地区,他虽然也有放低姿态求人的时候,但还从未碰过壁,便是和那些政府部门的官员打交道,也没有人如此毫不留情面地断然拒绝过他的请求。更何况,今天他还给出了优厚的条件。

    随便温朔提!

    说白了,那就是温朔要多少,他就能给多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