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有眼不识泰山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沈嘉琪听见陈飞的话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冲着陈飞说了句:“你……”话还没说完,又被男的往前扯了几步。

    沈嘉琪在心里把陈飞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心想自己要是出什么事儿,一定把陈飞千刀万剐再扔护城河里喂鱼!

    男人把沈嘉琪连推带扯的往巷子里拉的时候,陈飞掏出电话打了不到一分钟就挂了,然后紧赶慢赶的追沈嘉琪。

    陈飞偷偷在后面看着沈嘉琪挣扎不行,被大汉扯吧的胳膊都是红印,其实心里也挺心疼的,嘴里默默嘟囔了一句,美女,你先忍忍啊,我妈不让我惹事儿啊,更何况他刚说他还是个干部。

    看着沈嘉琪被脱到深巷,那男的精虫上脑,早都忍不住了,一手压着沈嘉琪自己就开始解皮带,刚掏出家伙事儿,正来劲儿呢,男人突然听到有人大喊一声:“放手,警察!”

    男的一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特么来的警察!少特么坏老子事儿,转身就准备开骂,刚转过身子,就看到一个黑色的枪口对着自己,瞬间吓得举起双手,裤子刷拉掉地上,陈飞气喘吁吁的追上来,喘着粗气看着男人露着鸟被枪指着,才放心的把手撑着膝盖放心的喘着大气。

    眼看着男人被拷走,陈飞才走过去,看着惊魂未定的沈嘉琪,扫了一眼她确实除了被吓到之外,没什么大碍,就拱拱手说:“东家,您受苦了。”

    索性沈嘉琪是见过世面的,自己也没受什么伤,也思索,以后是该考虑带个保安了。又看了陈飞一眼说:“你这是耍的什么把戏?”

    陈飞挠挠头笑笑就说:“不瞒你说,我家就住这片儿,这是个老小区,破旧,巷子多,拆迁又不划算,但是这个巷子旁边有个小门,再旁边就是派出所。我打不过那货,所以只能出此下策,报了个警而已,这警察闲,出警快啊,呵呵,举手之劳不用谢我。”

    沈嘉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整整衣服跟着陈飞出了巷子,两人又确定一下后天的时间。才各自离去了。

    沈嘉琪刚上车就拨通了电话:“国钢所有处和处级以上资料明早之前送到我办公室。”

    陈飞点了根烟,一路上喜滋滋的就往家走,心说:得了,这回也不欠她什么了,好歹我这是英雄救美,怎么着她也得完事多给点啊。”一边感慨,就一边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机智了。

    第二天到了约定的时间,陈飞提前两个小时就在昨天的路口等着沈嘉琪,他其实挺后悔的,连人名字都不知道,更别说人家电话了,怎么的也是个大东家,自己怎么就这么草率呢。万一她不来,或者要是黑自己呢?

    陈飞正天马行空乱想呢,一辆豪车就停在他面前,随着两声喇叭的滴滴声,陈飞就看见一个小哥穿着笔挺的西装戴着墨镜和白手套坐在驾驶的位置上,非常正式。

    陈飞冲人摆摆手,小哥也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就下了车。

    小哥下车拉开副驾驶的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飞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的坐进车里,心想:卧槽这特么要干嘛,整这么大排场,犯得着么?

    小哥上车之后,熟练的调整了一下后视镜,只说了一句;“陈先生,到了会场以后,刘秘书会接您。”

    陈飞觉得小哥的声音非常正式和机械,并且有礼貌,这让他心里很忐忑不安,换了是谁帮人办事,拿了人家的钱,但是不知道干什么,去哪,和雇主叫啥,这特么到哪都说不过去啊。而且这小哥,咋看咋像有组织有纪律的帮派成员啊,该不会要把自己拉山上埋了?

    陈飞连个“哦”字都没敢说,反正自己想毁约是不可能了,心想着只要能留条命回来,这种事儿以后说啥也不干了。

    一路往西,这边是新开发的商业区,非常豪华,陈飞从来没来过,东看看西看看,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直到车停了,开车的男人说了句:“陈先生,到了。”

    陈飞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跟宫殿似的私人会所的门口。陈飞心里一阵感慨,自己也是开车的,但是一路上这么稳,连停车刹车自己都没有察觉,可见这个司机是真特么的牛逼。

    下了车,门口有很多人,可是陈飞一眼就认出了所谓的刘秘书,不知道为什么,陈飞确定就是他。他看起来很高大,黝黑的皮肤,左脸上有一条明显的刀疤,站姿板正,跟军部门口扛枪站岗的似的。更可怕的是,他周身散发出一种强而有力的气场,接近后就有种让人畏惧的感觉。

    就好像片子里那种毒枭手下的雇佣兵王。

    刘秘书看见陈飞后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身后的人拿出一套西装,递给陈飞,这时候刘秘书才开口:“陈先生,你身高176,体重664公斤,这套衣服很合适,请您去会所的衣馆换上,然后跟我去会客厅。”

    陈飞听完就恨不得叫声妈。心说:卧槽,自己身高体重都能让人知道的精确到小数点儿,妈的估计自己裤子里的玩意尺寸他们都给摸清了,看这样,可能家里几亩地他们都已经精确到毫米的节奏啊。想完陈飞心里就是一阵后怕。

    陈飞接过衣服,尴尬的笑了两声,刘秘书依然面无表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飞都差点怀疑他是不是面瘫。

    跟着人进门,他们来到换衣服的地方,陈飞一看就惊呆了,一条长而宽敞的走廊,过去以后左右都是房间,每间房间衣服都摆的艺术而有序,各种高跟鞋,手表,衣帽,看样子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这,这是啥地方?”陈飞张着嘴结巴的问。

    “这里是大小姐私人会所的换衣间,先生。”跟着进来的人说。

    陈飞摇摇头,感慨道:“太他妈奢侈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真特么这么有钱怎么不去做希望工程呢。”

    陈飞边换衣服边想起了什么似的就问:“你们大小姐是谁啊?”

    一句话把小弟问懵逼了,心说:“这土锤是谁啊,连大小姐是谁都不知道,还特么的能到这儿来,也是神人了。”

    想归想,表面还是彬彬有礼的说:“先生,我们大小姐是沈嘉琪。”

    沈嘉琪在这一片的名声可谓是如雷贯耳,商圈凡是有点名声的人,都知道大小姐的名号,久而久之,别人就都叫她大小姐了。

    陈飞哦了一声,小弟又懵了,今儿是伺候了个什么主啊,好像完全没把大小姐放眼里啊,没吃惊还这么淡定,让他挺不明白的。

    其实陈飞就一**丝,就知道沈嘉琪有钱而已,而且像他们这种农村小**丝本来就愤世嫉俗觉得命运不公,不说视金钱为粪土吧,反正对有钱人都没什么好感,更别说没事儿再去关注一下有钱人身边的这些那些事儿了。

    换好衣服,陈飞就出去了,刘秘书已经在门口等他,看见陈飞出来,刘秘书就带他到了会客大厅,说:“陈先生,今天您的身份,是大小姐一直远在国外留洋的男友,专门陪同大小姐参加这次重要的商业聚会,明早就要飞回国外。”

    陈飞心里一提,心里骂了一句:“卧槽,又特么是顶包的备胎啊,这种事儿怎么老找上我啊。而且还是这么大场合。”

    陈飞心里没底儿,就说:“我,我这啥也不懂啊,说错话了咋办。”眼睛一扫,周围还特么有不少记者。

    “您放心,大小姐不在的时候我会全程陪同你。您尽量不要说话就好。也请您尽快进入角色。”刘秘书说完,陈飞的小心脏可算是放轻松一点了。

    另一面,黄龙已经为自己能去参加后天的商业party跑断了腿,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搞到一张入场券,他知道这次去参加的都是商业和各个地方势力的巨头,这次新公司融资的事,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动动手指。

    当晚,老黄进了会所,这些地方自己平时根本没可能进来,都是有商业黑卡的人才能来的显赫之地,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富丽堂皇的t台,宽敞的大厅铺着法兰绒的地毯,所有酒架上都摆着高级香槟,老黄一眼看到一个“熟人”能搭上话,就上前打招呼。

    “韩总,好久不见,公司最近怎么样?”

    那个叫韩总的拿着香槟杯,非常绅士的说:“你是?不好意思,我得去那边一趟。”一连好几个,有借故推辞的,也有干脆摆摆手把他当乞丐打发的,黄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黄龙看压根没人搭理他,又开始搜索“熟人”,正好在人群中一撇,心中一震。

    陈飞?他怎么会在这?

    黄龙揉了揉眼睛,再看去,就看陈飞在场子晃来晃去,好像在等什么人。这一下对黄龙的冲击力可不小,让他更想知道陈飞到底是何人物,竟然能进到这种场合。再一想原来自己就抱着个财神爷,还找别的二五八万的干什么,又开始后悔自己之前那么对陈飞,回头得好好巴结一下他,弥补自己之前有眼不识泰山的过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