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林依依被绑架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林依依一看陈飞表情不好,又把他拉回来,两人都没说话。一路上也挺尴尬,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点。

    现在的情况是,场子里关于陈飞的传闻可谓是神乎其神,有的说老黄是玉皇大帝陈飞就是弼马温,也有的说,林依依前两天请假就是去打胎了,孩子是陈飞的。连陈飞自己都恨不得编排几句让这些传闻更精彩。

    这几天陈飞和林依依天天在一起你侬我侬,但是只有陈飞自己知道,出了场子他跟林依依什么都没有,只有偶尔林依依大半夜的联系自己,不是修电视就是修水管。他也用忙推脱。

    他深深明白,林依依这是要用身体收买自己,之前跟顾怡就是睡出来的感情,他也怕自己再中招,更何况自己跟顾怡还没掰扯清楚呢,再跟林依依弄出事儿算怎么回事儿啊。

    人有一个通病,文艺点说,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这么些天下来,林依依的日子确实比以前好过了许多。

    她承认,刚开始是想讨好陈飞让他别小人得志的整自己,可是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当自己投怀送抱之后还被拒绝的时候,她们就会有深深的挫败感,然后千方百计的得到。她们一旦征服之后,这个男人就是自己囊中之物了。

    现在对陈飞,林依依大概就是这样的感情。

    一个休息日下午,陈飞在家泡了个面,正看新闻呢,心想,也不知道沈嘉琪那丫头怎么样了,左思右想估计是她跟老黄认识,让老黄关照自己来着?但是马上又推翻了自己想法,自己之前对人家那样,她不“关照”自己就是好的了。想到这就浑身打了个冷战,赶紧吃了口泡面压压。

    想着想着,也不知道陆琪那姑娘怎么样了,自己给她背了黑锅还了钱,她倒好,跟销声匿迹了似的,除了上班时间在公关部打个照面,基本上再没见过人!关键是当着那么多姑娘面前管她要钱,自己这个经理的脸往哪搁啊。

    陈飞吃完泡面砸吧砸吧嘴往沙发上一靠,正准备来俩片儿自己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呢,电话就响了,真是烦什么来什么。

    电话是林依依打来的,刚一接起来,陈飞就不耐烦的说了句:“我没空!”就把电话挂了。谁知道那边不依不饶的开始夺命扣,挂了就打挂了就打,要不是这手机才买没多久,陈飞早扔出去了,接起来,刚又说了句,我没空你烦不烦。那边就传过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陈飞是吧,你女朋友在我手上,带20万,到金冠花园赎人,如果……”那人话还没说完,陈飞就把电话按了。心想:这**没男人滋润了?这种损招都能想出来,真有意思。

    陈飞喜滋滋的找了个新片儿,右手刚搭上地方,手机又叮咚一声,陈飞一看是个视频短信,就打开看了眼。只见内容是林依依被绑在一个椅子上,衣服凌乱不堪,嘴上被贴着胶带,头发披散着,看着比之前被王霄搞得那次还惨点。看这架势陈飞心里就琢磨,该不是真的吧?

    还没想明白,那边视频电话直接就弹过来了,陈飞没敢不接,就看到视频里一个带着黑色头套的男人,按着挣扎无果的林依依,一只尖锐的刀还顶在她脖子上,刀尖还流着血,因为林依依挣扎,男的也烦了,照着脸就是几个大耳光,视频声音很小,但还是能听到林依依在哭号。

    另一个估计在录视频,就说:“现在你信了吧,地点发给你了,不许报警,不然我就一刀剁了她。”

    陈飞看完,心里一阵苦闷不知道该跟谁说,老子怎么竟碰上这种事儿啊,不是陆琪就是林依依,看来人真得积德,别特么净欠别人的,给自己下辈子造孽么不是。

    陈飞下床,胡乱套了一身衣服,拿着手机就出门打车,虽然他跟林依依没什么关系,但是作为经理,他有责任保护姑娘的安全啊。可是那人不让报警,自己是报还是不报啊。

    想了想陈飞播了个报警电话的数字,但是没有按拨出,心想还是以防万一吧,电视上演的劫匪不都是狡兔三窟,让你去那,但他们不一定在那啊。稳妥点儿不是坏事。

    到了金冠花园,陈飞眼睛向周围一扫,一看是个老小区,就这一个大门,就掏出电话准备联系劫匪,手机刚掏出来,就感觉背后一个尖锐的东西顶到了自己腰上,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手机就被人一把抢走了。

    那人用一把尖锐的小军刀一下一下戳着陈飞的腰,让他快走,陈飞脑子里空空的,也不知道怎么办,这种情况自己只在电视里看过,谁特么能想到这么撒狗血的剧情能在自己身上华丽丽的就这么出演了。自己招谁惹谁了。

    到了一个角落的门口,门开着,劫匪一把就把陈飞搡进门里,陈飞也没想到这人能突然发力,一个没站住就被门槛绊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

    劫匪很警惕,没等陈飞起来就把陈飞反手扣在地上,让陈飞没法动弹。此时的陈飞只能通过余光去观察周围的环境,还没等看清楚呢,劫匪照着陈飞头上就是一肘子,陈飞头咣当一下就磕在地上,头晕目眩的。

    这时候,其中一个劫匪就开口了,问她:“你女朋友赌博输了我们二十万还死不认账,我们寻思要不被我们哥俩玩儿半个月这个账就算了,可是这个婊子不但不领情还带人砸了我们场子,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这个账今天还也得还,不还也得还!”

    陈飞一听,有点急了,自己手被反扣着也使不上什么力气,一下就慌了,一直以来自己都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今天真遇上不要命的了,说不怕是假的。陈飞就说:“大哥我不是他男朋友,我也是农村人,脸比兜都干净,不信你可以去查啊。”

    劫匪一听怒了,就说:“你不是她男朋友还敢来?”

    说完坐在另一边椅子上对压着陈飞的另一个劫匪扬了扬下巴,说:“彪子,没钱就把他蛋割了。”

    按着陈飞的劫匪听了点点头支应了了一声就扒陈飞裤子。

    陈飞心想:他们家一根独苗,祖宗还指望他传宗接代呢,今天就折在这算怎么回事儿啊,说不通干脆就拼了,自己是答应老娘不惹事,可是眼看自己命根子都要让人剁了,还能眼睁睁看着不成。

    想到这,陈飞把力聚在左腿,小腿发力一弯,带着脚后跟就砸劫匪背上了。劫匪也没能想到这看起来弱不拉几的小子突然就反抗了,瞬间吃痛手就松了一下,陈飞一看有机可乘,拔出手一挺背,转过身照着劫匪的脸就是一猛拳。

    要说人被逼急眼了,潜能是无限的,小宇宙会爆发真的不假。

    陈飞那一拳不轻,劫匪被打的从陈飞身上滚了下去,另一个看到自己朋友被打了,操起刀抬屁股就往这边扑过来,陈飞也不甘示弱,箭在弦上,不发也得发,陈飞看准扑过来的方位,身子一沉,照着下颚就是一拳。劫匪也是挺壮,而且有了防备,往后退了几步挥拳就打。陈飞一击刚躲过去,小腿就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一下就跪在地上。

    回头一看,只看那边叫彪子的劫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起来,一刀扎进了陈飞的小腿,还没等陈飞再站起来,后背就是重重的一击,就又趴回了地上。彪子抽出刀,不由陈飞反应,照着陈飞腰子就是一刀。痛的陈飞嘶吼了一声。挣扎着就要爬起来。

    谁知胳膊刚撑着地要起身,胸口又是重重的一脚,踏的陈飞连气都快断了,还不算完,劫匪看着陈飞还挣扎,彪子一刀柄狠狠的砸在陈飞后脑上。陈飞两眼一黑,就趴在地上了。

    血顺着陈飞的衣服流到地上,一直蔓延到林依依脚下,奈何嘴被堵着,吓得林依依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呜呜的声音。

    此时的陈飞看着自己流了一地的血,双眼也开始模糊,其他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脑子里却走马灯似的过起了从小到大一幕幕的片段,陈飞心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吧,妈,对不起,儿子可能要先您一步了,您照顾好自己……”

    朦胧中,陈飞又看见那团白雾在自己眼前飘着,周围一片漆黑,白雾里的幽光发出异常耀眼的光芒,照亮陈飞周围的空间,陈飞躺在地上,虚弱的睁着眼睛,看着它。

    白雾盘旋了一会儿,落在陈飞身边,陈飞只能看着他接近,却并不害怕,看着白雾越来越近,陈飞才发现自己虚弱的想要伸出手摸摸它都做不到。

    白雾停在陈飞身前,突然冒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有一种软糯的感觉:“小子,…站起来…有点出息!”

    “白雾”说完,从雾里抛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掉到陈飞的眼前,并不是别的,正是那天陈飞无论如何也没有找到的——白骨指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