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大小姐发怒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沈嘉琪虽然很震惊,但是却没有慌乱,最近自己操作的几只股票和期货频频下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感觉和分析大盘的能力一向很准,可是这几天却一直出状况,搞得自己焦头烂额。意外的发生反而让沈大小姐有些镇定。

    因为自己的账户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别人知道,连刘秘书都未曾交代过,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黑客入侵账户了。

    眼看着已经到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自己操作冻结账户之后再去报警处理。

    沈嘉琪匆匆回家,推开卧室门一看,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陈飞正光着膀子,绑着几条纱布坐在电脑前,翘着二郎腿抽烟,电脑的音响里还响着一个无比滑稽的声音:快点吧,我等的花儿都谢了。管上。不要。要不起。过……

    陈飞正傻乐呵呢,刚赢了一万金币,算下来,能换小一百块钱儿了,看见沈嘉琪风风火火的进门,有些诧异就说:“大小姐,我还没谢谢你照顾呢……”

    话没说完,沈嘉琪怒气冲冲的走过来,照着陈飞的脑袋就是一巴掌,陈飞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的有点“受宠若惊”,赶忙站起身子。

    沈嘉琪也没客气,现在不是找陈飞算账的时候,打开自己的大盘,看见已经有多处被陈飞这小子动了手脚,彻底怒了,指着陈飞,淡然的说:“滚。”

    陈飞也没明白,怎么了这是,自己不就斗了两把地主么,至于发这么大火?

    其实陈飞自己根本没想到,他私自操纵了沈嘉琪公司的股票系统,让整个股线彻底变化,冥冥中改变了沈嘉琪整个计划,已经频跌的状况本身已经让沈嘉琪心烦,他突然的无意插手,让所有事情走向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局面不说,更是让状况差了百倍。比如买进了已经有明显要跌的趋势的,卖掉了本身在涨的等等。

    陈飞见沈嘉琪又开始耍脾气,就嬉皮笑脸的说:“大小姐干嘛发这么大火,这两天承蒙你照顾了,改天请你吃饭。”

    沈嘉琪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看见陈飞还嬉皮笑脸的没事儿人一样,如果此时她手里要是有颗手雷,那现在它应该是在陈飞的嘴里。

    无奈和气愤交加,沈嘉琪双拳紧握,就冲楼下,喊了一句:“管家,把这个王八蛋给我赶出去!”

    陈飞一看这架势心想:“卧槽不至于吧!大小姐都开始骂人了自己也没趁她不在家杀人放火啊。”

    这么一折腾,陈飞看沈嘉琪莫名生气不说,好像自己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似的,也不敢多说话,只能穿上衣服,劝沈嘉琪:“大小姐别生气,我这就走,消消气消消气。”说完,陈飞就以光速溜出了沈嘉琪家。

    另一边,沈嘉琪已经没有精力跟陈飞这厮计较了,只能等手边这件要翻天的大事处理完了再跟他算总账。

    她双臂抱在胸前来回的踱步,怒气并没有冲昏了她精干的头脑,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哒哒作响。过了一会,沈嘉琪从包里拿出电话,打通后没有半句废话,直接说:“通知公司所有经理及以上有公司股份的高层,今晚七点,在公司十二层会议室开会。”

    挂了电话,沈嘉琪前思后想,到这个地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她知道,如果今天的事情处理的不到位,自己将损失五分之一的利润还多,这笔钱不是一个小数目。没做逗留,就直接往公司去了。

    陈飞从沈嘉琪家出来之后,一个人在大街上晃荡,这几天是舒服够了,可是他没有想明白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脾气古怪的大小姐,林依依的赌债,那股莫名的力量,还有那个白骨指环。

    “白骨指环?”想到这,陈飞突然叫了一声,惹得周围的人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他赶紧闭了嘴,回想那天朦胧中的那个梦,梦中自己好像是把白骨指环戴在手上了。

    陈飞想着,就伸出手,去看自己的指头,却发现左手中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鬼爪一样的痕迹,好像是个纹身,小而精致,不仔细看根本注意不到。这让他心中大惊,难道那天发生的一切,根本不是一个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那个夹在钱里的白骨指环,是真的?可是那天他明明找不到了,怎么又会突然在梦里出现呢?

    他匆忙回到家,家里已经乱的不像样子,他也无暇顾及,把床上一堆脏衣服随便往一边儿上一扔,点了根烟就坐在床上,他把这些日子发生过的事情在脑海中都过了一遍,越想越乱,总觉得自己冥冥之中在被什么东西牵引着。

    还有那团白雾,从最开始出现,再到那天自己临危时候那团白雾里的声音,还有那个诡异的梦,这些东西牵引着陈飞。

    可能陈飞本身也不是个特别爱探索的人,最后的结论就是:自己捡到了个宝贝!

    这个宝贝还不是一般的东西,它能在自己受到危险的时候让自己变得特别牛逼,而且可以操控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异常灵敏。陈飞想到这简直乐开了花,这特么简直是让自己登天的节奏,这以后还怕个屁啊。什么地痞流氓的,自己以后可以完全不放在眼里,简直可以说把内裤穿外边就是超人?

    另一边沈嘉琪,坐在会议室主席的位置上,此时气氛非常沉重,因为公司所有高层都知道了最近的股线动荡,本身就加以关注,再加上今天沈总没开过高层会议,就莫名其妙的进行私人操控,让所有人都很震惊,不明所以,公司虽说有个美女老大,但是高层们多少也占了一些股份,这样的情况从来没出现过,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盯着大屏幕,沈嘉琪皱着眉,双肘抵在桌上,表面上看着是风轻云淡,但是她的手紧紧的攥着,怕是出了不少汗。看着红线一路下掉,所有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最后终于有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快四十岁的男人,先沉不住气,率先拍案而起,口气也并不怎么好,就说:“沈总,一直以来,我们都很信任你,但你也不能因为公司对你的信任,就任着你年轻的性子胡来,如果点再这么跌下去,所有人手里的利润至少会降百分之二十还多……”

    沈嘉琪一听,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气要当这个出头鸟,其他人也是忍不住交头接耳纷纷应和。

    她也没客气,站起身,从容一笑,打断男人的讲话,就说:“王经理说的对,这么跌下去,你,我,包括在座所有人的利益,都会降到最低点,很有可能不但没有利益可言,还要反折进去三个点以上,所以,在座的人,如果觉得今天的事你们不能接受,那现在,离开座位,把自己的手里的股份交出来,我原价收购,保证你没有半点损失,如果不能,那就闭嘴,等到今晚两点,股市不回弹,我再给大家一个交代。”

    这个从容其实也就是个空城计,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没底,如果真的再这么跌下去,自己的公司不到月底就会倒一家,这件事对商圈绝对是闻所未闻的冲击。

    听到这话,男人首先带头出去了,下面的人交头接耳了一会儿,也陆陆续续有人站起来,摇着头出门了。最后,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包括沈嘉琪在内的六个人。

    所有人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紧张,红线已经快跌进低谷,这时候,终于又有两个忍不住,站起来,长叹一口气,走出门,开门的瞬间,还对沈嘉琪说了句:“抱歉,沈总,这次的事情实在太反常,也太大了,我想我不能拿自己的全部身家开玩笑,对不起……”

    沈嘉琪强忍着笑了笑,表示理解,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换做是谁,也可能站起来走掉,而在座的三个人,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离开席位的人。

    沈嘉琪的眉头越来越紧,坐下的三个人也是蠢蠢欲动,毕竟距离进会议室已经六个小时了,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频频下跌,变得更加恶劣。

    剩下的三个人里,有一个年龄大概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子,也是除了沈嘉琪外最大的股东,手里占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剩下两个,手里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看来也就是想赌一把,幸灾乐祸看看沈嘉琪最后是怎么死的,要是输了,自己本身股份就不大,赢了,自己至少可以翻个十翻,何乐而不为。

    老头到最后,也只能摇摇头,叹口气,对沈嘉琪说:“嘉琪啊,伯父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已经足够信任你了,可是这次……哎……放弃吧……”

    沈嘉琪没有说话,全身紧绷的看着大屏幕上的线和数字。她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什么都是看在她爸爸的面子。

    就在时间慢慢接近两点,所有人已经准备放弃,红线已经无力回天,包括沈嘉琪已经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事的时候,股线突然到了一个低点,闪了两下,开始了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变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