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梦想是一定会实现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跟胖子出去以后,胖子还在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那抹呢,陈飞就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我这还剩一百块钱,咱俩找个地方坐会儿。”

    胖子折腾一晚上,估计也是累坏了,就抹了把鼻涕跟在陈飞后面,两个人看见街边儿有个大排档摊儿还开着,就钻进去,要了瓶白的,要了个花生米,陈飞什么都没说,先倒上酒,端起杯子就跟胖子的杯子碰上了。

    胖子本来想说自己不喝酒,但是一看陈飞,觉得心里暖暖的,也干脆学着陈飞的样子一口闷了,辣的呲牙咧嘴,陈飞看了就笑了,声音很大很清爽。他看着胖子就像看到了刚来这里的自己,身无分文,走哪都被人瞧不起,没人愿意帮自己。

    那时候,他也不会喝酒,不会抽烟,可是这一年多,他什么都会了,敢做的,不敢做的,都做了,也睡过女人了。如果按照一年多以前的想法,他大概已经知足了,毕竟没经历过的事情,都经历过了。

    胖子闷着头不吭声,突然抬起头,看着陈飞,眼睛放着光就问他:“哥,你有啥梦想没?”

    “梦想?”陈飞重复了一边,愣了一会儿。到这里之后,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工作,为了吃饭,为了糊口,为了下个月的房租,从来没人问过自己有没有什么梦想,如果刚才没有进局子蹲个把小时,也许他可能早就抱着肚子笑岔气了,之后再骂胖子一句幼稚。

    陈飞喝了口酒,就笑了,然后说:“小时候我的梦想是当英雄,后来长大了,我想考大学,再后来我想让我妈过好日子。”

    可是什么事情都这么难,高的人高高在上,低的人抬不起头。

    他突然就想起当时来刚到这个城市投奔陆琪时候的场景,那时候,自己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

    还记得当时再一次见到陆琪的时候,陈飞下巴都要掉了,这还是那个两年前那个穿着花棉裤,梳着两个黑色大辫子在院子里掰苞米的陆琪吗!现在的陆琪婀娜多姿,穿着黑丝短裙高跟鞋,头发也染成了黄色,让人看了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看着陆琪这样,陈飞也更加坚定了留在这里的决心。

    那时候陈飞跟着她,也不敢多说话,泉城酒吧在城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夜场,红绿白三色的灯光在场内交错,闪的陈飞眼睛都睁不开,低音炮轰隆隆的响,年轻的男女都站在t台下伸着手摇着头,这跟陈飞的日常生活简直完全相反,让他自己越来越没底儿,看着踩着恨天高在人堆儿里依旧行如流风的陆琪的背影,陈飞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问陆琪好好的,干啥要当陪酒小姐,陆琪当时喝的有点飘,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她说的一句话,当时陈飞似懂非懂,可是如今想想,真的什么都明白了。

    她跟陈飞说,你懂什么,无论你干什么,都得有尊严,可是当这些花花绿绿的钞票是塞在你胸罩里的时候,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陈飞叹了口气,愣着神,胖子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反应过来,端起酒杯自己灌了一口,胖子看了看他,就说:“我从小父亲就去世了,我妈一个人照顾我们兄妹听不容易的,我没出息,高中没读完,晃荡到现在,摆过地摊,也做过小买卖,但是妹妹却考上警校,我挺为她骄傲的。”

    陈飞一听,莫名的又跟胖子近了几分,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同身受。他笑了笑,搂着胖子的肩膀就说:“以后你就是我亲弟弟,有啥事儿就跟哥说。”

    胖子听了估计是特别感动,赶紧点了点头,陈飞又说:“胖子,你有梦想吗?”

    胖子听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想当老大,想有钱。”陈飞就笑,就说,:“你小子挺实在啊,说老实话,我也想。”陈飞说完,想了想刘秘书,就说:“我想有一天,别人站在我面的时候,就害怕我。”

    胖子点了点头,就说:“哥,咱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说完,主动端起杯子,酒过三巡,什么豪情壮志都被激发出来了,陈飞也端起杯子,笑着说:“我们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两个人又坐着聊了会儿天,吹吹牛逼,喝完了一瓶酒。一看,已经晚上三点了,就互相留了电话,各自回家。

    一路上,陈飞心里特别高兴,他觉得,总有一天,他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至少现在就是个兆头,但是至少要做好自己最重要。

    回到家,陈飞就感到一阵头晕,倒头就睡了。

    而另一边,黄龙,坐在灯红酒绿的会所里,身边儿的小妹一个劲儿的敬酒,他却心思沉重,表姐电话刚挂掉。姐夫自从被去了职之后,天天在家酗酒,也不管老婆孩子,甚至有时候一言不合就动手。这事儿黄龙本来不想管,毕竟他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得罪谁不行,非要得罪这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沈大小姐。

    但是他也是没办法,表姐天天打电话跟黄龙叨咕,开始还好,后来干脆连时间都不顾及了。又是自己的亲戚,放着不管就骚扰你,你能怎么办呢。

    黄龙一想,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怎么也得找找关系,看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思来想去,就想到陈飞了。

    陈飞这尊财神,自己供的时间也不短了,也该是时候派上用场了,想着,黄龙心里才有个底儿,拿起话筒搂着小妹儿就唱上了。

    另一边儿陈飞收了个弟弟的开心劲儿还没过去,乐呵呵就上班去了,正好在门口就碰上黄龙刚从车里下来。就打了个招呼说:“黄总好。”

    黄总一看是陈飞,心想着也省着找他了,就说:“陈飞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陈飞也没想别的,寻思着难倒自己又要升职加薪了,那可真是双喜临门了。喜滋滋的就去了。

    一进门,顾怡也在,倒了杯水就出去了,看都没看陈飞一眼,陈飞心说林依依都走了,我又没招惹你,你对我臭个脸干嘛呀。

    黄龙让陈飞先坐,自己也坐在老板椅上,满脸堆笑的说:“小飞啊,黄哥平时对你怎么样?”陈飞心想莫名其妙的问我这些干嘛?就点点头,顺着他的话就接上“对我特别好!您要是有啥事儿直接说,我能办的,一定给您办了。”

    黄龙一听陈飞这话都说了,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倒是把陈飞看得毛毛的。黄龙从抽屉里拿出两盒好烟,直接递给陈飞一包,接着又拆开一盒,给陈飞发了一根。

    陈飞一看,心说老黄这是有事儿要让我办啊,但是说白了,自己本身也是在他手底下干事儿的人,用得着这阵仗么。

    黄龙点着烟,抽了一口,又带着点刺探的口气就说:“我姐夫的事儿你听沈大小姐说了吧,他是有不对的地方,也犯不着这么对他,整整就行了,上有老下有小,现在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苦了孩子了。”

    陈飞想了想,心里特别纳闷?心说:我听她说啥?什么姐夫?这都什么跟什么?就问黄龙:“黄总,你说的谁,我没听过啊。”

    黄龙一听,八成是陈飞贵人多忘事,再不然就是试探自己有没有诚意。当下心一狠,从抽屉里又拿出一沓钱,用信封包好的,就推到陈飞面前,说:“小飞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姐夫有眼不识泰山,在大街上,骚扰沈大小姐的事。”

    陈飞一听,“哦……”了一声,心说,合着那老流氓是老黄的姐夫啊,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黄龙一听这口气,肯定是想起来什么了,再不然就是看着钱了?就说:“怎么别苦了孩子,他女儿才上初二。你帮帮忙,我也替他闺女谢谢你了。”

    陈飞一听,知道老黄这老狐狸又开始打心理战,但这事儿找自己确实没用,但又不能把沈嘉琪找自己顶包这事儿抖落出来,就说:“黄总,你这事儿吧,我真办不了,首先,我跟沈大小姐不牵扯,再说,我确实没这个本事能让沈大小姐想弄死的人再活过来。”

    陈飞说完,又一想,这老小子怎么知道我跟沈大小姐认识的呢?难道是暗中跟踪我?

    老黄一听,一个平时穷的叮当响的人见钱都不眼开了?难倒那天在酒会上自己看错了?不可能啊。这个陈飞到底是什么人,还是他根本就不想帮忙?如果这点事儿他都帮不了自己,这尊菩萨也就是尊泥菩萨自己也没必要供着了。

    想着也就没多解释什么,叹口气,故意说:“哎,说到底是他自己找的,我管不了也没办法,你先回去吧。”

    陈飞出了老黄的办公室,就想,老黄这唱的是哪一出呢,如果真不想管这事儿还把自己弄进来说这么多,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