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床上的金发美女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好像做梦一样,朦胧间作为另一个视角看见自己走进大门,低着头,整个人双拳紧握着,那些人指着自己问了句:“你干什么的?”很明显,这句话问了等于没问,在这种地方,破门而入的,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剩下的四个人已经很快的围住了自己。

    陈飞看见自己抬起头,眼睛血红,恶狠狠的瞪着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种表情,就连自己看到自己这个样子,都觉得浑身的戾气,异常可怕。

    几个人把自己围在中间,可是也不敢贸然动手,其中一个人开口就问:“你到底是什么人?”陈飞并没有回答,只是咬着牙从牙缝里吐出四个字:“杀了你们。”

    旁边几个人看着都吓坏了,心说这小子怎么跟鬼上身似的,又没人敢先动手探探虚实。最后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决定一起上,团伙打压比较有胜算。再说陈飞就一个人,而他们少说也有七个。

    就听其中一个人喊了一声,几个人就一起扑上去,没想到陈飞根本没害怕,撑着一个人的肩膀就跳起来了,紧接着就是一脚蹬在另一个的脑袋上。剩下的又围过来,陈飞身子一沉,一个侧肘就顶在其中一个的小腹上,然后跳起来左腿踏在一人胸口顺便借力,右腿已

    经扫出,一脚就干在另一个人脸上。说时迟那时快,陈飞还没等落地,双手按住一个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人的背,一个托马斯翻转,扫倒一个,然后,一借力完美落地。

    陈飞在远处看着自己这么猛,简直跟看李小龙的武打片一样,自己都开始崇拜自己了。

    那些人吃了这么大的亏,不敢再贸然攻击,都在周围拿着电棍,盯着中间的陈飞。谁知陈飞自己退了两部,从地上捡起一个钢管,朝着自己最近的一个就过去了,那人一把抓住陈飞拿着钢管举起的手臂,只是没想到陈飞力气竟然如此之大,硬生生被压下去三分。

    陈飞借力,左手紧握,嘶吼一声,一拳打在那人胸口,那人瞬间就朝后飞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撞在墙上不动了。

    别人一看陈飞的战斗力竟然这么强,这说不定就闹出人命了,干脆都开始往后躲,自己也是受雇于人,拿点工资混饭吃,谁也不想丧命啊。

    陈飞在一边看着自己已经下了杀手,就往上冲,想拦住自己,可是自己像一团气体,一团灵魂,只能抓个空。而那个控制陈飞的家伙好像看得到自己,抬起头,嘴角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飞快一闪身,抓住另一个人的脖子,右手一用力,就把那人掐着脖子拎起来了

    ,那人挣扎着,用尽全力抽打着陈飞的胳膊,陈飞好像根本不在意一样。

    眼看那人脸色由红变紫,马上就要断气的时候,陈飞冲着自己的身体大喊一声:“你他大爷的给老子放手!”当然,他的喊声别人是听不见的,只有那个陈飞能听到,他缓缓看了一眼,手一松,那人也倒下去不再动了,剩下的五个人,一看自己根本没有赢的可能性

    ,干脆就使劲往后退,能躲就躲。

    一个之前在仓库里说话的男人开口,战战兢兢的说:“你知道我们是谁的人吗,你惹得起吗?”

    “陈飞”唇角一扯,邪魅一笑,就说:“关我什么事?”陈飞自己漂浮在半空中看着这些人,心说:“卧槽,是不关你什么事儿,关键是你特么占用老子的身体,就关老子的事儿了啊!”

    “陈飞”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啪”的一声一个大耳光子直接抽到说话的人脸上,声音响亮不说,那人直接往右边退了好几步,依然没有站稳,直接倒下去了。干脆乖乖闭上眼睛装死。

    剩下的人,既不再说话也不再动手。“陈飞”走向那个金发女人,解开绳子,撕开女人嘴里的胶布。女人可能是已经脱力,一得救,立马就晕了过去。

    而这些所有的一切,都被一个站在二层的黑衣男看在眼里,他没有出声也没有管,直接转身进了二层阁楼的门。

    黑暗里没有开灯,一个留着背头的男人坐在一个像是王座的华丽沙发上,两个胳膊轻松的放在沙发扶手上,翘着二郎腿,身上的衣服一尘不染,银灰色的马甲和领带,衬托出他本有的气质。黑衣男人进来后简单的说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复述的时候,黑衣男面无惊色,一点都没有慌乱的意思,反而有一种不知为何的从容,男人听完,也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了一句:“呵呵,有趣。查一下什么来头。”

    朦胧间,陈飞好像又去了另一个地方,有着民国时候的古朴,更是有一种当时上海法租界内歌舞升平的感觉,陈飞走在一块块大青砖铺成的街道上,这看看那看看,挺新奇的,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看到许多黄包车夫在拉客,他记得好像自己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的情景

    ,但是茫然中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

    然后就看见一个男人上了其中一个黄包车,黄包车夫正转头讨价还价的功夫,一个穿着黑衣带着礼帽的人从黄包车侧面闪出来,枪口对准了坐在车里的人,枪口一闪,周围人四散而逃。陈飞越看越觉得熟悉,他一定是在哪里看见过这样的情景。

    紧接着时光画面仿佛一起流转,到了一栋古色古香的宅子门口,仿佛一个书香门第的世家一般,画面拉到一个窗口,房间里,华丽的地毯,沙发,和一个古色古香的床榻,一个穿着民国学生制服的少女,拿着一本论语正在诵读,她一头黑色的齐肩短发,白如雪的皮

    肤,在灯光下格外好看,睫毛下的眸子仿佛带着水似的。

    突然间,画面又一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仓库,两个人交头接耳的嬉笑这,表情格外的猥琐,只是他们说什么,陈飞根本听不清楚,再一看绑在那里的人,竟然不是那个金发美女,而是穿着民国学生制服的那个女孩儿!

    陈飞惊叫了一声,两个人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同时看向他不说,从腰里掏出枪对着陈飞,陈飞一声惊叫,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喘着大气,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想了许久,自己怎么在家呢?不是找胖子去了么?不是跟踪一辆车,然后……

    连陈飞自己都搞不清楚,跟踪车的事儿到底是不是个梦。难道自己就是做了一个异常真实的梦境?而且自己又一次梦到了那个黄包车,那个街道。

    不一样的是,这次,还有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陈飞有一个自己觉得挺牛逼的技能,就是,一般做了有情节的梦,他会记得很清楚。

    陈飞起来想喝杯水,刚坐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浑身肌肉特别酸涨,好像自己跑了十几公里一样。

    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陈飞给自己倒了杯水,一看时间还早,想着干脆再睡一会儿,也纳闷自己怎么就睡在沙发上了呢。

    喝了杯水上了个厕所,觉得自身问题都解决完了,这会儿可以撒开了补觉,反正自己没工作,也不用担心别的,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就往卧室晃荡,刚想躺下,就看到自己的床上有个人!陈飞瞬间睁大眼睛去看,心说:“卧槽,这特么什么玩意?是人还是鬼?”

    只见一个金发美女躺在自己床上,白色的连衣裙,样子就像小时候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陈飞自顾自的呢喃说:“卧槽这不是个梦吗?怎么变成真的了?卧槽上帝你跟我玩儿呢?”

    陈飞也没敢过去,只看到金发美女身上很多处擦伤,手臂也被勒出了血印子,他想过去帮她看看来着,刚一接近她,美女朦胧中睁开眼睛,看到陈飞的时候,本能的就缩起来了,记忆里这个男人充满戾气的厮杀,最后把自己抗在肩上毫无怜香惜玉的带回来。

    在她眼里,这个男人跟抓走她的人一样,也许他们只是为了争夺自己也说不定。

    金发美女缩在角落里看着陈飞,陈飞也看着她,当然,这个时候陈飞除了懵逼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代替的表情,但是他能从美女眼里看到厌恶和拒绝。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陈飞才开口,问她:“你身上有伤口,先处理一下?”没想到美女完全没听见一样,接着看着他。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刻钟有余,金发美女想,至少现在不用被绑着也是一件好事,她缓缓从床上下来,示意陈飞往后退,陈飞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往后退了两步,紧接着,她又做了上卫生间的手势,陈飞点点头,指了指厕所。

    金发美女看陈飞没有什么动作,但依然很防备的看着他,一直面朝着他就往厕所退过去,刚一进了卫生间,陈飞就听见咔吧一声,想着是美女把门锁了,陈飞又坐回沙发上,点了根烟,此时此刻他知道,如果那真的是一股黑恶势力,现在出去无异于自投罗网,报警

    自然没有什么卵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