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姐姐”归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老黄一看周围人都是这表情,其实估计一圈儿人八成都怀疑这小姑娘不像是碰瓷儿的,但是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只要不是自己的事儿,谁都懒得站出来说话。

    这时候老黄蹲下跟小姑娘就说:“小妹妹,要不你先起来。”小姑娘偷着白了老黄一眼,又死死闭着眼睛,仿佛没听到一样,陈飞心里也挺来火,这小姑娘又这么死死抓着自己的腿,连身都没法脱。

    再一看,这周围录小视频的,发朋友圈的,打电话给朋友讲述现在情况的,比比皆是,陈飞看着这个景就更火了。

    黄龙毕竟是老狐狸,那小姑娘一身名牌,光一个普拉达的包就不是假货,再看小姑娘这样一时半会儿肯定是不会起来了,直接上了车,就开到人堆儿里了,周围的人也不明所以的看着,心说这男的怎么把车都开来了,送小姑娘上医院?

    这时候黄龙上了车就故意大声说:“陈飞啊,这小姑娘八成是不行了,你经济又不好肯定养不起,她不说自己没爹没娘么,你直接给她抱上来,咱找个村儿,看谁家缺媳妇给她卖了,反正残疾不要紧,能生孩子就行。”

    陈飞听完,心说:卧槽,老黄这货是疯了吧?大庭广众之下拐卖儿童?想死是怎么的?别特么拖累我啊!

    周围的人听见也一片哗然,有叫骂的,也有抱着胳膊接着看热闹的,老黄也不管陈飞啥表情,直接轰了油门冲着小姑娘就去了。

    小姑娘一看这男的玩真的,躺在地上偷着瞄,谁料一辆车直接开过来准备拉人了,心说:这么大人为老不尊,玩儿真的啊。本能之下直接就把陈飞的腿一松,一下就从地上爬起来了,陈飞也得以脱身。周围人一看这小姑娘说站起来就站起来了,真是在家瞎闹没得玩

    了,上这体验表演来了,然后再看看老黄,全都夸这人机智,老黄一个急刹车,不多不少刚刚好就停在陈飞眼前。

    陈飞看的是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该夸老黄车技好还是夸老黄机智了。

    小姑娘站起来看看周围的人再看看自己,反正已经穿帮了,干脆站起来,冲着陈飞摆摆手说:“没意思,不过刚你怎么做到的啊?”

    陈飞一看这小孩儿,估摸也就初中左右的模样,但是一脸不单纯,头发还是当下最流行的黄色。心说这父母也不管管,没好气的摆摆手就让她赶紧走,小姑娘一看,知道自己今天玩的有点过,就跟他说:“大叔,我们肯定还会再见的!”

    陈飞也没给她好脸色就说:“小扫把星,我这辈子都不想,也不会再见到你了。”

    小姑娘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转身打了个车走了。

    看热闹的人都慢慢散了,时间也过去了一大半儿,陈飞跟老黄道了个谢,说:“谢谢你啊黄总,你也不欠我啥了。”

    老黄一脸笑容,说这都是经验,陈飞不爱听老黄吹牛逼,但不得不承认,这老狐狸有些事儿还真厉害,陈飞看老黄要摆起接着吹的架势,就摆摆手说自己还有事儿,改天再聊。

    看着黄龙的车离开,陈飞想起厂房被封的事儿,其实心里挺难受,一路往家走,突然就想起了林依依,上次事儿之后,其实陈飞心里还是挺愧疚的,心里也怕她出什么事儿,后来也找陆琪打听过,但只是听说她好像已经不在金城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回到家,太阳已经落山了,天都黑了,他坐在屋子里,突然有一个莫名的想法,他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时间定格也好,车变得跟海绵一样也好,都是白骨指环的作用吧,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试图跟她建立一下联系呢。

    陈飞坐好,然后开始冥想当时自己梦里那个空间,一片空旷,一团白雾,他集中精神,想了许久,但是并没有什么用,他想是不是自己注意力不够集中,就使劲想,可是依然没用。陈飞心说:是她没在家?还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啊?

    最后他也放弃了,心想,明天还得上班,这个白骨指环肯定不简单,以后再慢慢摸索吧。

    第二天陈飞一早就起来了,洗了个澡换了个精神面貌,还对着镜子摆了个造型,觉得自己看着也挺帅,乐呵呵的就出门了。

    陈飞领了制服,听保安部部长培训,不知道为啥,陈飞老觉得这个部长跟老黄长的特别像,尤其是说话那个劲儿,觉得挺有意思。

    部长讲着讲着看见陈飞对着自己笑,挺不开心,瞪了他一眼,因为在培训的人挺多,也就没说什么。

    中午吃饭的时候,陈飞刚领到饭盒,就听部长叫自己名字,陈飞就问什么事,部长抬头看看陈飞,就说:“你去把安保亭子打扫一下。”

    陈飞看看时间就说:“部长,这会儿,不是中午吃饭么?”部长一听陈飞还跟他还嘴呢,就说:“让你去就去,你要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被开,就放下饭盒,赶紧打扫干净。”

    陈飞长出了口气,转身就去打扫站岗亭,好不容易打扫完,去打饭,发现除了菜汤,连屁都没剩下,一点干的都没留。陈飞心里骂了一句,就把饭盒放回去了,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比自己早来两个月的一个小伙。

    陈飞想起来,他培训的时候就坐在自己旁边来着,他走过来跟陈飞打了个招呼,就跟陈飞说:“你叫陈飞是吧,我叫王勃,那个,部长找你呢,你手头没事儿就过去一下吧。”

    陈飞哦了一声,王勃还按着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这口气把陈飞叹的莫名其妙,到了部长办公室,部长正坐在凳子上抽烟呢,看见陈飞就说:“你亭子打扫干净了吗?”陈飞点点头说:“干净了。”“那桌子上那层土是怎么回事儿?”部长拍着桌子冲着陈飞吼。

    陈飞纳闷呢,打扫的时候,没看见桌子上有土啊。紧接着就听见部长又拍着桌子喊:“我看你第一天就不想好好干是吧?”陈飞其实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想起当时刚去泉城酒吧的时候,所有人都排挤自己的样子,自己傻乎乎的,别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如果不是陈飞现在实在没有办法,需要这份工作,按照他现在的脾气,早拍桌子走人了。听着部长叨叨完,陈飞说:“我再去打扫一遍。”

    说完转身就出去了,走到保安亭,发现桌子上确实多了一层土,但很明显这是人为的,陈飞心说自己第一天也没得罪什么人啊,谁这么贱非要这么对自己啊。但是毕竟自己没有眼见为实,陈飞骂了一句就开始重新打扫。

    这时候,王勃端了杯水过来递给陈飞说:“哎…部长就是这么个人,你也别太火,这土肯定是他让人倒这的。”陈飞没明白是啥意思接过水喝了一口,说了声谢谢,心说:其实这儿也不是所有人都坏么。

    另一面京都,在一个华丽的别墅里,柯总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对面的人,说:“boss,这件事情我觉得问题还是出在基本供应商,事情是不是已经可以公布媒体了。”

    boss仔细看着资料,看到陈飞的名字,唇边露出一丝微笑,说:“泉城是个好地方……这个事情不急。”然后站起来,说:“你先去把这件事情压下来。回去吧。”声音之冷,让柯总直接打了个寒战。

    柯总点点头,不敢多待,自己的气压就够低了,没想到boss比自己的还低了十倍。赶紧站起来转身离开了。boss看着门口,对身后站着的墨镜男说了两句话,露出一丝笑容。

    另一边陈飞上了两天班,中间也打听了一下厂房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事情才算完。

    这天他上班刚换好制服,突然就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电话,陈飞喂了一声,就听里面一个特别欢快的声音问他:“小飞飞,你猜我是谁?”陈飞想了想,不太确定的问了一句:“姐姐?”那边就说:“行啊小子,算你有良心,没把姐姐忘了,你要是把我忘了

    ,你这个弟弟就太不称职了!”

    陈飞说:“姐你咋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呢?”那边就说:“你猜我在哪?”陈飞摇摇头说:“不知道啊。”

    那边听声音倒是一直挺开心的,就说:“姐姐我在泉城,说晚上想吃什么,姐姐请你吃饭。”陈飞一听也特别开心。

    陈飞一直觉得,他在那段时间,认识那个清纯御姐以后,莫名其妙的有了个“姐姐”,也算是自己最大的收获了,所以他从那以后就一直把她当亲姐姐看,所以听到她回来的消息,就跟亲人一样,觉得特别开心。

    陈飞刚准备说晚上在哪见,就看到部长在自己身后站着,紧接着就是一阵河东狮子吼,陈飞皱着眉小声说了句:“姐姐我先挂了啊,晚上下班给你打电话。”

    挂了电话,面临陈飞的不只是一场暴风雨,当然还有避免不了的扣工资。陈飞怕麻烦,也特烦部长叨叨,站了一下午都没休息过,刚一下班,他就照着下午御姐打过来的电话打回去了。

    那边一接,俩人在电话里约好地方,陈飞就赶紧上了过去的公交车,但是一般下班的高峰期,不堵是不可能的,陈飞下车进了店面,发现御姐已经在包厢里等他了。

    陈飞刚坐下,御姐就让两个墨镜男出去了,其实陈飞心里虽然跟御姐很亲近,但是总觉得她俩不是一路人,陈飞坐下,看着一桌子菜,跟谁家婚宴似的,就问御姐;“姐,咱等会儿还有人来吗?”

    御姐看了看,摇摇头就说:“没有啊,怎么了?”陈飞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自己这个姐姐真是够奢侈的,陈飞还寻思这是谁的订婚宴呢。

    俩人吃了一会儿,御姐就问他:“你最近忙什么呢。”

    陈飞本来就对自己这个姐姐没什么防备,就直接说了:“最近在上班啊,之前接了个活儿,然后没干三个月,好像不知道是哪个厂子出了问题,把我这边也封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