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别动手,他是我爸爸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看着这些静止的天然画板,陈飞一时间还不知道画些什么好,陈飞咬住笔头,思考了一下,在刀疤脸上比划了一下,把刀疤脸上的刀疤改造成了一个四公分长的鱼骨头,然后满意的对着自己的作品笑了笑。

    下一个画什么呢,“对了”,陈飞一拍手,就边画边念叨起来:“一个丁老头啊,欠我两颗琉啊,我说三天还,他说四天还,去你妈的大鸭蛋,三个韭菜……”

    画完以后又到下一个脸上画个鸭子过河图案,这个画完又到下一个脸上画个小鸡啄米图,玩的不亦乐乎。

    陈飞突然想起来刀疤脸侮辱自己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心说,你不是对男人感兴趣么,那我就让你感兴趣一个。

    陈飞费尽力气把一个大高个的小弟拖到刀疤脸面前,再把两个人头怼在一起,看着不太满意,又微微掰开两个人的嘴,使劲一按!又扯过两个人的胳膊互相搂住。做完这些,陈飞对自己这个男男接吻图暗自叫绝。然后一溜烟跑回大厅,把笔插回小服务员手里。

    陈飞想着玩也玩够了,准备拉起萝莉就走,但是很明显,跟上次一样,在静止的时候,他不能把人拉走,就算陈飞把小萝莉扛在肩上跑了,那胖子他们怎么办,他们肯定会找自己啊,然后被刀疤脸抓住,岂不是很惨,想了想,陈飞学着之前在电视里看的,打了个响指。

    没想到指环的力量很配合的奏效了。音乐骤响,所有人都恢复了神智,两个忘情“接吻”的男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赶紧分开大骂一声“卧槽”去一边儿吐了,剩下的,看着别人脸上陈飞的画作,虽然不明所以,但是都笑的前仰后合的,连小萝莉都惊讶了,抬头望向陈飞。

    小萝莉清楚的记得,上次,陈飞就是这么救了自己的,这次又是。刀疤脸吐完回来,所有人也都收敛了笑容,但是这种搞笑的场面,他们收的住,陈飞不一定收的住啊。

    刀疤脸看陈飞还在那捂着肚子笑呢,从腰间摸出一把甩刀直接指向陈飞的脑门,就说:“你个小王八蛋,对老子做了啥?”陈飞笑着摆摆手,突然脸色一变,白眼一翻,一脸严肃反手扣住刀疤脸的手腕,往后一扭。

    刀疤脸吃痛,甩刀咣当一声就掉在地上了,陈飞仿佛练过武术一样,右腿一台,整个小腿猛地一用力,就搭在刀疤脸背上,要说刀疤脸这么个彪形大汉,被陈飞这个重量级的钳制,是很容易脱身的,可是无论怎么挣扎,就是纹丝不动,陈飞的手却是越来越用力,刀疤脸疼痛的嚎叫起来。

    小萝莉看着陈飞的表情,好像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一样,带着一股子戾气,相当可怕,吓得她也不敢出声,在背后披着陈飞的外套静静的看着。

    刀疤脸被陈飞掰的生疼,不敢乱动脱身,就呲牙咧嘴的冲着自己那帮小弟喊:“都他妈的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灭了他。”小弟们这才反应过来,兜里有家伙的掏家伙,没家伙的赤手空拳比比划划的就要上前。

    此时陈飞阴着脸,说了一句:“你们谁敢再往前一步,我就废了他。”小弟们一声嗤笑,谁也不相信就陈飞这样的,能做出这种事,刚才跟刀疤脸“接吻”的大高个上前就要打陈飞,还没走到陈飞面前,只听刀疤脸一声惨叫,胳膊咔吧一响,像是硬生生被人掰断一样。

    大高个瞬间就惊恐的收回了准备挥出来的拳头,焦急的看着刀疤脸,此时刀疤脸已经疼的满头是汗,陈飞抬起头,眼睛里仿佛泛着一层幽然的光芒,小萝莉看着这样的陈飞,跟那天那个舍生忘死在车轮子底下救了自己的陈飞完全不一样,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毕竟是十几岁的小女孩,吓得哭出了声音。

    陈飞阴着脸,放开刀疤脸的胳膊,刀疤脸跪在地上,陈飞一只脚踩在他后背上,说:“我看谁还敢再走近一步。”

    此时已经没人敢走近了,所有人都后退了一步,陈飞从地上捡起刀疤脸扔掉的甩刀,“唰”的一下就扔出去了,刀身贴着大高个的耳朵就定在卫生间的墙上,大高个似乎是听见了甩刀飞过耳边带起的风声,再一看,刀尖入墙三寸之多,吓得冷汗哗哗的往外冒着。

    陈飞一脚把已经疼的无力站来起的刀疤脸蹬到一边,又朝刚才强出头的大高个走过去,捏的指节咔吧作响。大高个被陈飞的气势逼得连连后退,最后贴在墙上再没有地方可去,陈飞出拳一下砸在墙上,只听哐当一声,陈飞的拳下赫然出现一个坑,而大高个看到此情此景已经连大气都喘不均匀了。

    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连同保安在内,但凡是刚才看到陈飞甩刀的力道,和他砸墙时候周身带着的杀气,都不敢上前阻拦。

    陈飞阴仄仄的一笑,说:“这一拳,可不会砸偏了。”说着,伸出手掐着高个的脖子,右手狠猛的一拳挥出。眼看就要打在高个脸上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带着哭腔响起:“陈飞!住手!不要!”

    突然!陈飞送出的拳头就在离高个眼前两厘米的地方停住,高个已经闭上眼睛等死了,看样子吓得不轻,裤子已经湿了一大片。陈飞突然反应过来,力气一脱,松了手,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小萝莉看着自己哭,陈飞不是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差一点就要杀人了?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杀人像是一种快感一样,那种快感驱使他,操纵他,犯着一个也许陈飞一辈子都不会犯的错误。

    陈飞无力的拉起小萝莉的手,说:“走吧……”走出酒吧的时候,陈飞能感受到小萝莉的手想试图往外抽,也能感受到从小萝莉身上传来的发抖的感觉。

    而走出门口的短短的几米之内,所有看到刚才一幕的人,都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退离陈飞一米远。陈飞自己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换做是任何人,当你拿着刀马上要酿成一场杀人惨案的时候,突然清醒了,然后你身边所有人都像看瘟疫一样的看着你,也许那种无助才是最可怕的。

    出了酒吧的门,陈飞放开小萝莉的手,说:“回家吧,别乱跑了。”小萝莉脸上的泪水还没有擦干净,陈飞看着她的样子,疲惫的笑笑,小萝莉看看身后,好像在顾虑什么的样子,陈飞也看看小萝莉,接着说:“要不还是我送你吧。”

    说着就往前走,连陈飞都发现自己在发抖,腿也软的厉害,好像那股悲伤凝结的寒气又集结在自己身上了一样。

    走着走着,陈飞突然感觉胳膊上传来一阵温暖,他低头一看,是小萝莉从后面追上来握住了自己的胳膊,陈飞笑笑,心说这也算是给自己的安慰吧。

    小萝莉握着陈飞的胳膊,感觉冰冰的,可是却有一种很可靠的感觉,她觉得自从爸爸升职以来,就再也没有人能给自己这种安全感。此时此刻,抛开刚才陈飞那一身暴戾不说,觉得自己有一种特有的踏实,不由的又抓紧了几分。

    到了小萝莉家小区门口,陈飞转身就要走,小萝莉拉住陈飞把衣服一脱,递给他,陈飞一看小萝莉的衣服已经被人撕成这样,笑了笑就说:“你穿着吧。”

    其实这倒不是陈飞故意玩高冷,主要是他现在心里非常复杂,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他很害怕小萝莉这个时候问她,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候,在几米之外突然有人喊了一声:“鹿悠悠?!”陈飞吓了一跳,赶紧就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没想到小萝莉反应更大,直接就躲到陈飞后面了,搞得陈飞也是挺尴尬的。

    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身材很板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脸严肃的望着陈飞这个方向,眼看着中年男人往自己这边走,陈飞也是一脸懵逼的问身后的小萝莉:“哎,这人你认识啊?”

    还没等小萝莉说话,男人已经走到陈飞面前,一把把陈飞扒拉开,上去就要抓小萝莉,小萝莉也是一连的往后躲,陈飞心说:“卧槽,现在的中年大叔怎么都好这口呢?”也是挺生气的,一下就挡在中年人面前,上去就是一推。男人没预料到,被陈飞推得往后退了两步。

    陈飞心想,反正今晚都这样了,我也不怕再打你一个。说完甩开膀子就要动手。这时候,小萝莉突然放开嗓子喊了一声:“陈飞!他是我爸!”陈飞瞬间带着手愣在原地,眼球转到小萝莉的方向,呲着牙说:“我靠,你特么怎么不早说。”

    鹿关东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完全没有什么好感可言,首先,作为一个父亲,看着自己的未成年女儿跟一个类似小混混的人在一起,他已经对陈飞没什么好感了,第二,上来就要动手,这种社会风气对于一个副市长来说,是无比厌恶的。第三,他这个脏话脱口而出,让鹿关东觉得他很欠家教。

    陈飞一看,差点把人家爹打了,这还得了,就赶紧道歉,鹿关东清了清嗓子,看了陈飞一眼,带着小萝莉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