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沈大小姐的战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带小萝莉回到家,鹿关东看着自己的女儿衣服变成这个样子,十分诧异,脑子里能浮现的,就只有陈飞的那张不怀好意的脸,越想越来气,就追问小萝莉:“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这副样子!”

    小萝莉瞪了鹿关东一眼,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就把门甩上了,气的鹿关东在门口差点没一口老血喷门上,咣咣砸门让小萝莉出来训话,小萝莉在里面不耐烦的喊:“你到底要干嘛,烦不烦啊你。我成什么样你管的着吗!”

    鹿关东知道自己女儿青春期,但是没想到她能叛逆到这个程度,鹿关东平时在工作中就是个一丝不苟的人,而且凭借自己的学历和资历一步步上升,在本地政界也颇有声望,可是他唯一降不住也没办法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女儿。自从自己再婚以来,又赶上自己升职事情多,整整一年,疏忽了对女儿的教育,她就变的仿佛自己不认识一样。

    鹿关东坐在沙发上,喝茶放杯子的时候,砸的茶几咣当咣当的,正好自己的现任老婆端了水果过来,看着他气的满脸通红,就劝说:“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你这个当爸爸的,也该了解了解了。”

    鹿关东“哐当”一声把杯子狠狠的放在桌子上说:“你说让我怎么管!我一天为了这个家够烦了,她还这个样子!你呢,你也不帮我管管她!”现任老婆吴敏红一看鹿关东正在气头上,也不好说什么,其实她心里也委屈,自己一个后妈,管的多了,不好,管的少了,鹿关东又埋怨,弄得自己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点点头就说:“行,以后我帮你看着她,不让她给你惹事儿!”

    这一切都被在房间里的鹿悠悠听见了,她没想到爸爸没说关心自己怎么这样回来的,反而埋怨自己不懂事儿,委屈的眼泪就在眼里打转,再想起陈飞两次舍生忘死的救了自己,还有他冰凉的胳膊,和给自己的安全感,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她觉得这是崇拜?反正有一种还想再见到他的感觉。

    陈飞回到家,坐在沙发上,脑子别提多乱了,再一次发生上次时间定格的事情,让陈飞已经不得不在意自己这个白骨指环,就算是神奇的力量,也不能这么邪乎吧,而且他发现自从有了这个指环以来,他越来越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了,有了一种情绪的时候,就会被无限的放大化,直到自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陈飞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头发涨,浑身的那股冰凉还没有退去,走进卫生间洗了个凉水澡,发现现在洗凉水澡都是暖的。

    洗完澡出来,陈飞点了根烟打开搜索引擎,毕竟有问题问度娘,是这个时代亘古不变的真理,他输入“白骨指环”四个字的时候,出来的只有几篇小说,并没有什么特别有用的信息,他一直往下拉,直到翻了好几页也没看出点什么,最后一个小标题吸引了陈飞的注意,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蚩尤善战,“制五兵之器,变化云雾”,“作大雾,弥三日”,黄帝“九战九不胜”、“三年城不下。黄帝“不敌”蚩尤,“乃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即依靠女神“玄女”的力量方才取胜。而后五器落于人世,得于草寇,中有诡玺,残之,寇欲还,觉为非世出之材,似玉似骨,不得而为,遂淬之为四指环,后寇战于西周……

    看到此处,陈飞想翻页,却发现后面的无论如何都加载不出来,急的陈飞恨不得把手机砸了,可是他也明白,急是没用了,后面的内容肯定是被谁和谐了,不管怎么样也看不到的,不过这个指环要真是那时候的宝贝,肯定价值连城,小别墅那都是小意思。

    陈飞想归想,有一点线索总比没有要强吧,这时候,陈飞心里就有一个念头了,对啊,可以去网吧查查,想着就准备穿衣服出门,那么……问题来了,陈飞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份证特么在外套兜里啊!而外套在那个熊孩子身上啊!陈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去他们家要吧,自己也不知道他们家具体在哪啊,再一想起鹿悠悠爸爸那张恨不得削死自己的扑克脸,想想还是算了,还是明天起来去补办吧。

    想着陈飞就上了床,翻了会儿美女写真,想着那些大屁股美女,很快就睡着了。

    小萝莉抱着陈飞的衣服,心里头美滋滋的,想着把衣服洗干净送给他,把衣服扔进洗衣机之前,萝莉一掏兜,一个硬邦邦的卡片,她把卡片拿出来在灯下看,一看是张身份证,上面写着陈飞的名字,她差点没兴奋的叫出声,仔细看着陈飞身份证上的照片,俩高原红的脸蛋子,再想想陈飞救她时候帅气的样子,砸吧砸吧嘴,心说还是现在帅点。

    萝莉把身份证揣在睡衣兜里,回房间坐在床上反复的看了几遍,心里说不出的高兴,突然想出了一个让她自己都脸红的词语“少女怀春”。然后害羞的躺在床上打起了滚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鹿悠悠就拿着陈飞的身份证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鹿关东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看着女儿房间的门开着,就走进去,他看着女儿的睡姿如此诡异,被子在地上掉了一半,不禁摇了摇头,准备捡起被子给女儿盖上。

    鹿关东弯下腰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一张身份证,他很好奇的捡起来,赫然看见陈飞的一张贱脸和陈飞的名字,住址。在现在这个社会,身份信息暴露给任何人都是一个大危险,如果陈飞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份证正被昨天自己要动手的鹿悠悠的老爸拿在手里,他会怎么想。

    鹿关东作为一个副市,记性还是相当好的,看了看,唇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把身份证又放回了女儿的床头柜上,又给女儿盖上被子,才轻轻关上门出去了。

    陈飞睡醒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他眼睛还朦朦胧胧的,一觉过去时隔一天,不知道沈大小姐消气了没有,就想给她打个电话问问,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很担心和在乎她的想法的。

    电话打过去还没等被接就被挂了。沈嘉琪看着电话上显示的陈飞,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些资料,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站起身把手里的材料交给秘书,昂首往高层会议室走。

    到了会议室,沈嘉琪坐在主席位置上,想着上次也是在这里,陈飞帮她打了一场漂亮的反击,但是因为自己的轻率和别人的贪欲,又掀起了更大的风波,现在在自己公司岌岌可危的时候,谁都不能掉以轻心,这次她不能输,绝对不能。

    那些所谓的高层陆陆续续的进来,一个个都带着一副正经的嘴脸,其实心里一个比一个阴暗,他们联合暗庄操纵沈嘉琪公司股票的事儿,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是苦于没有证据罢了。沈嘉琪看着他们的样子,心里一阵恶心。等所有人都坐好,大屏幕缓缓亮了起来。

    沈嘉琪站起身,对着大屏幕,说着公司的现状,然后上次危机时候带头出去的那个人站起来,表情不善的说:“打断一下,沈大小姐,现在公司的资金链已经断了,你觉得还有什么能支持公司继续运营吗,你这样是损害别人的利益。”沈嘉琪听着那人说话,连沈总都没叫,直接改成沈大小姐,这分明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而且,以前自己说话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敢打断自己,更别说来质问自己。

    沈嘉琪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而他们的嘴脸仿佛胸有成竹的样子,自己这也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沈嘉琪硬生生的把胸腔里的怒火压下去,接着面露自信说:“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如果我也有一个暗庄呢?我可以在今晚停盘之前,虽然不能保证自己的上市股涨到多少,但是能让别的股票下跌,至少不要让一些小人太得意,就可以了。”

    那人被沈嘉琪的一个“也”字弄得满脸疑惑不说,更是被沈嘉琪后面的话和态度气的再说不出话,沈嘉琪的空城计是有作用的,但是真金白银的操练,空城计也没有用。

    沈嘉琪本来就没打算自己公司的股票能在外力下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但是如果可以成功的话,至少能让自己有翻身的余地。

    沈嘉琪没有搭理他,接着讲,但是那些暗庄操作的股东都抱着胳膊一脸玩味的看着沈嘉琪,好像此时此刻她说什么都等于白扯一样,所有人都等着开盘的一刻,沈嘉琪把该说的说完,又打开交易所,看着所有的阴线阳线的变化,心中着实忐忑。她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绝地反击,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一个年轻人,总归还是想杀杀这帮股东的气势的。

    看着阴线更阴,阳线更阳的时候,底下高层股东仿佛在意料中一样,露出得意的笑容,而沈嘉琪的脸色却是越来难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