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小伙子,你要倒霉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蹑手蹑脚的走近,一看这个身高这个背影,才感觉特别熟悉,这不是那个熊孩子吗,她怎么找到这儿了,还是她有什么事儿?

    今天鹿悠悠拿着洗好的陈飞的衣服,还有陈飞的身份证就出门了,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个鬼地方,结果敲门半天没人开,转悠了一会儿,等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有人,她心里能想到的,就是陈飞被人绑架了?一天都不在家。鹿悠悠垂头丧气刚准备离开下楼的时候,突然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本能的放开嗓子就要开叫。

    这小姑娘声音真不是盖的,还有点传说中萝莉音的意思,穿透力特别到位。刚出声,陈飞就觉得自己的耳膜被次声波震了一样,赶紧捂住鹿悠悠的嘴。鹿悠悠一看这大半夜的,一个人在漆黑的楼道里捂着自己的嘴,怎么都不可能是好人。鹿悠悠挣扎了一下,一脚就踢到黑影裆下。

    其实这么黑,鹿悠悠也不知道这人是男的女的,但是按照自己的身高标准,有效的战斗范围就只有那里了。眼前的黑影哀嚎一声就捂着裆部往后退了几步,鹿悠悠学着陈飞的动作,擦了一下鼻子,双手叉腰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对,虽然脚感没感觉到他是男的吧,但是那一声哀嚎肯定是男人发出的,错不了。

    陈飞看鹿悠悠想叫,本来想制止她来着,大半夜的,一个小姑娘,回头被人看见了难免误会,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诱拐未成年少女呢。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说一声,是我,就被鹿悠悠奋力一脚,还好陈飞稍微偏了一下,不然这一脚是正中靶心,搞不好还得来个断子绝孙。

    虽然没有全中,但好歹也是擦边了,疼的陈飞下身一阵麻木,抬起头一看鹿悠悠,她还插着腰牛逼上了,陈飞弱弱的就说:“你大半夜的来找我,还搞突然袭击,你要搞事情啊?”

    鹿悠悠一听声音是陈飞的,也是一惊,心里小鹿乱撞的同时,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做了什么,在她心里,早都跟陈飞结婚生子了,反正她就认定了陈飞是她男人,以后自己肯定是要嫁给他的,而自己那一脚,岂不是断了自己的后路么,赶紧上前一步就去扶陈飞,还说了句:“你是不是特别疼啊,我帮你揉揉。”

    陈飞怎么听都觉得这熊孩子小时候脑子肯定被门挤了,怎么说出来的话都这么缺心眼儿呢,没好气就说:“我犯得着你帮我揉么,”鹿悠悠看看陈飞手捂着的地方,再想想刚刚自己说的话,脸一下就红了,不好意思再过去。

    陈飞心说:“妈的自己受到这么大的创伤,怎么这个指环这会儿一点反应没有呢。简直是坑爹啊,这玩意要是能退货老子早给你退了!”

    想着,鹿悠悠看陈飞似乎没那么疼了,就想上去扶他,陈飞这个时候才意识过来,就问她:“你怎么找到这的,你要干嘛?”鹿悠悠一听陈飞问这话,得意的一笑就说:“现在这个市里,还没有我鹿悠悠办不到的事儿呢。嘿嘿,我是来给你还衣服的。”

    说着,鹿悠悠把衣服从包里拿出来递给陈飞,陈飞拿到衣服以后,顺着两个兜摸了摸,就问她:“熊孩子,你见我身份证了吗?”

    鹿悠悠一听陈飞叫自己熊孩子,没有生气反挺高兴的,要是别人叫她熊孩子,她肯定锱铢必较,可是这话从陈飞嘴里叫出来,怎么都觉得像是爱称,她听到陈飞问自己身份证的事儿,也愣了一下,眼睛眨了眨就说:“没,没有。”

    陈飞也没多想,一个熊孩子拿自己身份证能干嘛,违法乱纪吗?就哦了一声,在兜里摸索了半天发现自己钥匙也没了,估计不知道丢哪儿了,再看看鹿悠悠无辜的大眼睛,心说自己真是倒霉催的,跟这熊孩子八字不合,跟她在一块真的一点儿好事儿都没有,不是丢身份证就是丢钥匙,不是跟人武力冲突就是有断子绝孙的危险,没事儿还整个车祸啥的刺激刺激自己常年不动的脑神经。

    陈飞现在看见鹿悠悠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她要不是小孩儿,估计不打女人这个底线陈飞都不要了,直接动手。陈飞实在是不想跟她说话,摆了摆手直接越过她就往楼下走,心说这么晚了胖子肯定是睡了,他还跟他妈住在一起呢,自己也不好去麻烦人家,干脆找个宾馆开个房就算了。

    陈飞在前面走,鹿悠悠就在后面追,陈飞一男的,步子又大,她肯定是追不上了,只能两个台阶两个台阶的跳下楼梯,刚下到二层平台,陈飞突然住转过身,惯性这个东西是不可避免的,她一时没有防备直接跟陈飞撞了个大满怀,陈飞也没想到这从下俯冲的力道这么大,直接被她撞的往后一个趔趄,一时失去重心,直接朝后就是一个人仰马翻。

    鹿悠悠也没料到这样的结局,顺着陈飞就倒过去了,最后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正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趴在陈飞身上,而自己的脸距离陈飞的脸不到两厘米。深夜的楼道静的可怕,鹿悠悠自己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她知道,这肯定不是刚才吓得,怎么说能以这样的姿势趴在男神怀里,这是每一个怀春的少女梦寐以求的事情。

    陈飞这一摔,感觉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而最惨的是,身上还有一个少说几十斤的重物压在身上一起摔。等陈飞能缓过劲儿睁开眼睛的时候,鹿悠悠一双大眼睛泛着花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眨呀眨的,陈飞顿时感到一阵恶寒。

    鹿悠悠正无限意淫中的时候,被陈飞一句话打断:“你先下去行么,我骨头要断了…”本来鹿悠悠还幻想着以这样的姿势这样的距离献上自己的初吻,结果被陈飞一句话彻底打乱了自己的节奏,嘟着嘴从陈飞身上下来,接着陈飞就说了一句让自己更脸红的话。

    “你带身份了么?我想去开房。”

    “那个……这么突然,我……我还没准备好……”

    陈飞越听这话越不对劲,再看鹿悠悠一脸吃惊外带脸红的看着自己,手揪着衣角扭来扭去的。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有歧义的,赶紧解释就说:“我钥匙丢了,现在进不去门,只能开个房先凑合一宿。你要是没带就算了。”鹿悠悠一听,其实刚才她确实是误会陈飞了,本来自己还纠结呢,难道自己这么早就要献出第一次?可是自己还什么都没准备好啊。听到陈飞解释,才松了一口气。

    俩人从地上爬起来,准备下楼,鹿悠悠突然叫住陈飞就说:“你背我下去!”陈飞一听刚想发火,鹿悠悠就甩着自己的身份证,一脸惋惜的看着陈飞说:“你不想今晚睡大街吧?”

    陈飞一看这架势,典型的小人得志啊,瞪了鹿悠悠一眼,蹲下身子。等鹿悠悠慢吞吞爬到自己背上,陈飞站起来背着她往楼下不远的宾馆走。

    无巧不成书,两人开着玩笑,鹿悠悠趴在陈飞背上打打闹闹的往宾馆走,进门的一瞬间,正好被在马路对面深夜加完班的鹿关东看到,鹿关东摇下车窗看得清清楚楚,差点气的背过气儿去,自己这个女儿从小就舍不得打,以为她最多就是青春期叛逆而已,没想到竟然和那个小混混做这么出格的事情。

    鹿关东直接在路边停车就往马路对面走。鹿悠悠帮陈飞开好房间,就说:“天不早啦,我也该回去了,拜拜。”陈飞跟鹿悠悠道别之后就回去休息了。

    鹿悠悠想着刚才陈飞背上的温暖,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去,低着头往门口走,刚一出门就看到脸比夜色还黑的鹿关东,吓得她一下就从幻想里醒过来,毕竟自己一个女孩,在宾馆门口被自己的爸爸抓住,不管自己解释什么,都解释不清了。鹿悠悠磨磨唧唧的走过去,说了一句:“爸……”话还没说完,鹿关东一个耳光就打过去了,鹿悠悠瞬间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眼泪夺眶而出,没等鹿关东反应转身就跑了。

    她从没想过爸爸会打自己,不管怎么样,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给自己就有点太过分了,毕竟自己没做错什么,而他也从来不关心自己不是么。

    鹿关东看着自己的手,也是挺疼的,自己这个女儿,从来没动过手,可是这次,他实在是生气才……鹿关东想着,抬头看了一下宾馆,嘴里说了一句:“小子,你要倒霉了……”

    鹿关东说完转身就往鹿悠悠的方向追过去,可是那里哪还有鹿悠悠的影子……在附近找了一圈未果,鹿关东坐回车里,狠狠的拍了一把方向盘,自己作为一个副市长,气度和格局都是人眼可见的,从来不会为了谁公报私仇,可是作为一个父亲,自己的女儿竟然跟着小混混学到了这个份上,那就另当别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