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谁不长眼,敢欺负我的男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鹿关东坐在车里,焦急的给女儿打电话,打了很多遍,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焦急万分的时刻,鹿关东接到电话,是鹿悠悠的姥爷打来的,说悠悠在自己这里,孩子不让说,但还是说一声妥当,让鹿关东别担心。接下来就是对鹿关东一通数落,说再怎么样也不能打孩子。鹿关东陪着笑脸一一答应。

    鹿悠悠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的眼泪都干了,她拿出陈飞的身份证抱在怀里,才能感觉到一阵温暖。悠悠姥爷在门口直叹气。生怕鹿悠悠有什么想不开的,做点啥傻事儿。

    第二天,陈飞从床上爬起来去上班,因为第一天睡得晚,第二天也没什么精神,刚一来就看到部长又不知道在训谁。一个是王勃,一个是之前就在的刘洪涛。他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看到刘洪涛用一种极其怨毒的眼神瞥着自己,整的陈飞一后背冷汗,陈飞也没管就去上厕所了。

    刚提上裤子准备出来,就看到刘洪涛带着两个自己不怎么熟悉的小保安在门口堵着,陈飞没理他们转身就要出去,刘洪涛一伸脚就把陈飞挡住了,陈飞也挺来气,自己这一天天的够烦的了,怎么还有麻烦找自己身上呢。

    刘洪涛吐了口口水,差点吐到陈飞裤子上,陈飞的火噌的就上来了,看着刘洪涛就问:“你想干什么?”刘洪涛估计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说:“不想干什么,就是看你不顺眼。”

    陈飞冷笑了一声,说:“看我不顺眼的人多了,你算老几?让开……”刘洪涛一看陈飞平时看着挺怂,这会儿居然敢这么咋呼,就说:“我今儿就让你看看我算老几!”

    说着给后边俩人使了个眼色,没等陈飞反应过来,一个大黑塑料袋就套自己头上了,紧接着不知道是谁照着自己的脸就是一脚,陈飞倒是感觉不到什么疼,大概是指环护体的作用?有道是打人不打脸,欺人不欺头。一下就把陈飞给惹火了,但是火归火,没等陈飞从塑料袋里挣扎出来,自己就被一顿乱踹,等到身上终于没感觉了,陈飞才站起来,把身上的塑料袋拿下来,周围已经没人了,陈飞站在洗手间镜子前面,看看自己,确实没事儿,而且,也确实没感觉疼,跟捶背似的。陈飞心说:“这帮傻货闹着玩呢?”

    刘洪涛看陈飞跟没事儿人似的出来,几个人都愣在原地,下巴都快掉了,他们早都气不过陈飞是个狗腿子,下手的时候都不轻,不断胳膊断腿吧,怎么也得鼻青脸肿一下啊,最次也得是浑身疼痛,一瘸一拐的走出来啊,怎么好像反而跟做完按摩似的神清气爽的呢。

    几个人看着更加不爽了,打算下次找机会再报复。小风波过去之后,日子如水,平淡无奇的过了两天。

    这天,陈飞一天班混完,拿出手机才看到胖子打了十几个未接,一看表才下午四点,就打过去问胖子什么事儿,胖子说,上面有大人物视察,确定我们这没有赌博机啥的,讲两句,估计执照就可以过了吧。

    陈飞挂了电话,心说什么大人物啊,最近风声严也不至于大人物出动吧。打了个车就往电玩城走。

    到了地方,看胖子他们正跟一堆西装革履的人谈话,看胖子的样子,搓着手特别紧张的样子,估计确实是个大人物,要不凭胖子他们几个看场子时间长了,什么大人物能怯成这样。

    陈飞走进去,胖子一看陈飞到了,在陈飞耳边说了句:“大哥,副市亲自临检,体恤民情,咱们青壮年创业不容易,千万别搞砸了。”说着赶紧就把陈飞拉进来,没等陈飞看清楚这个大人物是谁,胖子就说:“这是我们老板,我们就是几个小股东,这主要就是经营一些篮球机啊,跳舞机什么的,绝对没有违法乱纪的东西。”陈飞也一脸堆笑应和着胖子准备跟大领导握个手,一抬头,当场瞬间石化。

    眼前出现的,赫然是鹿关东板板正正的扑克脸,鹿关东也是一愣,但是瞬间就恢复了表情,看着陈飞意味深长的一笑,陈飞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肝儿都跟着颤了一下,赶紧就跟鹿关东说:“鹿市长,那个,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在场的人一听,都是一顿,看看鹿关东再看看陈飞,只有陈飞知道自己冷汗都快能给自己冲个澡了。

    眼看着他们出门,鹿关东也没有什么别的情绪表现在脸上,胖子他们一拍手,说:“真是虚惊啊,这个市长来了我还以为有多可怕呢,没想到还挺亲民。”只有陈飞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亲民他大爷!”心里升起了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果然噩耗如期而至,对陈飞而言是情理之中,但是对于胖子他们而言,却是意料之外,谁也没想到,同一期审核的执照都下来了,只有自己这个店没通过。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得罪谁了。其实压力最大的就是陈飞,他明明知道是为什么,但是自己也无能为力,这时候,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陈飞随手就接了,里面喂了一声,陈飞听出来是陆琪,挺高兴的就问她还好吗。

    自从上次老黄场子被封了,陆琪就去了金城,他俩就再没有见过了,可是这会儿,陆琪竟然能想起来自己,没辜负这么多年的革命情谊,陈飞就问她:“你怎么突然想起我了。”陆琪就说:“我昨天正好给家里打电话,我妈说你妈前两天刚管我家借了三千块钱,说是你有用,我就给你打电话问问是咋回事儿。”陈飞一听,突然心里一酸,这一万块钱要是搭进去打了水漂,怎么跟妈交代呢。

    陈飞说:“没事儿,就是跟朋友合伙做个小生意,你放心吧,我手头宽裕了就还回去。”陆琪一顿就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上次你帮我,我还有五千没还呢,钱昨天刚给我妈打过去,让我妈再给你妈送过去两千,老人家在农村,你爸……你爸又不在家,手里没钱可不行。”陈飞实在受不了这么沉重的气氛,就调笑说:“呦,你这一天天沉迷花天酒地的人,也知道担心家里了?”陆琪嗔怪了一声说陈飞没正经,就给挂了。

    陈飞在往家走的路上,觉得头都快炸了,毕竟这个事儿放到谁身上都不是个滋味儿,虽说自己有个白骨指环但是又有什么用呢,他沮丧的回家,坐在沙发上,半天都没动弹,不用说,这根本就不是时间问题,自己犯到市长手里,以后估计再也起不来了。陈飞点了根烟,静静的抽完,这件事什么头绪都没有,自己这次是完蛋了……

    正想着,外面传来一阵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陈飞一开门,还没看清楚是谁,一个小身影就扑上来挂到陈飞身上了,陈飞一看又是鹿悠悠,不由的一阵心烦,鹿悠悠从陈飞身上下来,把陈飞一抱就说:“陈飞你这两天也不找我……”陈飞皱皱眉头,心说:“我找你这个熊孩子扫把星干嘛。”

    鹿悠悠拎着两盒快餐,举到陈飞面前,说:“给你带的,我知道你肯定还没吃饭。”说完就溜进陈飞家,四处看了看,陈飞平时没收拾,屋子里要多乱就有多乱,她这么一看陈飞还挺尴尬,但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想着自己,陈飞看了看手里的快餐,笑了笑就说:“你这次又有什么事儿啊。”

    鹿悠悠蹦蹦跳跳的走到陈飞面前,表情特别认真地看着他说:“我想你了啊,不行吗?”一句话噎的陈飞半天没说话,确实,人家想不想谁跟自己也没啥关系。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就说:“我心情不好,你改天再来吧。”

    鹿悠悠也跟着他坐在沙发上,帮陈飞把饭摆好就说:“怎么了?跟我说说?”陈飞一听,眉头一皱就说:“还不是因为你那个扑克脸的爹。”鹿悠悠一脸茫然的问:“他怎么了,打你了?”

    陈飞看了看她,觉得这个事情本来也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毕竟这本来也是个误会,说不定说出来,鹿悠悠跟她爸好好说说就没事儿了,陈飞就边吃饭边把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鹿悠悠光冒着星星眼看陈飞吃饭了,只是听了个大概,陈飞抬头询问她的看法,就看她古灵精怪的一转眼睛,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说:“没事儿,这事儿好办,交给我了,看看是谁不长眼,敢欺负本大小姐我的男人。”

    陈飞一头黑线,自己什么时候成她的男人了,小姑娘发育完全了没啊。但是陈飞心里挺开心的,不管鹿悠悠成与不成,至少都是一条路子。鹿悠悠看陈飞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说:“你别不开心了,我跟你保证,要是明天我办不了这事儿,你把我怎么样都行。”陈飞心说,我能把你怎么样,况且我也不想把你怎么样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