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一定让你跪在面前叫爸爸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被叶璇儿突如其来的动作压制住,手背到身后一阵惨叫,叶璇儿一套连贯而漂亮的动作完成之后,唇角微微一笑,还拍了拍手,接着坐回对面悠哉吃饭。陈飞彻底服了,谁能想

    到一个小女警随身还带着手铐呢,他两只手背到后面,一个劲儿的给胖子使眼色,胖子笑嘻嘻的吃饭假装看不见。

    周围的人一看,都以为拍电影就这个场景,闹剧散了也都没当回事儿,接着吃自己的。

    陈飞那个来气,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也是好面子的,叶璇儿竟然毫不留余地的给他唱了这么一出路人皆知的大戏,让自己颜面扫地,心里默默的说:“小妞,你等着哥哥我脱手

    了,逮着机会玩死你。”

    想归想,手被拷着,又不能开口去求叶璇儿把自己解开,面子虽然没了,但是捡也得捡回几分尊严。陈飞脑袋一歪,看着叶璇儿就说:“警察同志,你这玩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

    又没有犯罪。”

    叶璇儿吃着刚上来的烤扇贝,看都没看他,就说:“你侮辱警察,还不是犯罪么?”陈飞嗤笑一声,嘚嘚瑟瑟的说:“谁知道你是警察啊,反正我是没见过这么矮的警察。”陈飞一

    句话把叶璇儿气的满脸通红,怨毒的看着陈飞,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那陈飞已经死了一万次了。

    何婉君比较了解叶璇儿的脾气,本来觉得叶璇儿其实做的有些过了,想劝劝她把人先放了,但是看陈飞吊儿郎当知错不改,反而接着还嘴,干脆就闭了嘴,心里默默说了一句:“果

    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陈飞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看着一大盘子烤扇贝几乎全进了胖子的嘴,就说:“哎,你得先让我吃饭吧。”说完看叶璇儿压根没有理他,又贱兮兮的故作可怜转过头跟何婉君说:

    “你看,她不放人,要不然你喂我吃吧。”何婉君本来性格就稍微腼腆,又不好意思拒绝,伸手就准备拿吃的。

    陈飞想,这个好,看来也不是特别惨嘛,好歹有美女亲自服侍自己。正张着大嘴等呢,结果胖子一把端起盘子,走到陈飞面前,一脸无辜傻气就说:“哥,我都忘了你还没吃呢,我

    喂你。”说着就拿那双不知道在嘴里漱了多少次的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在陈飞嘴边,顺带还吹了吹。

    陈飞都看见胖子吹得时候喷到上边的唾沫了,还有那烤肉,不知道沾了多少胖子筷子上的哈喇子,想着就一阵恶心。心说:“你小子献殷勤不分时候也就罢了,也特么犯不着来这恶

    心我吧。”

    胖子一脸无辜的承受着陈飞怨毒的眼神,手在陈飞嘴边举了半天,看陈飞半天没吃,自己也尴尬了,干脆自己一口吃进去,又坐回了位置上。

    陈飞被这么反拷着实在难受,但是又没有办法挣扎,任自己多大的力气也不可能挣脱手铐。顿时心里一急,也生气,就说:“喂,你个死三八男人婆,嫁不出去的老处女,赶紧把老

    子放开,不然等老子解开了,打得你跪地求饶。”

    这几句话,句句是利剑,直戳叶璇儿的心窝子,胖子眼看叶璇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连何婉君都有点挂不住了,也不敢拦着,但是也不敢劝陈飞,不然等会很有可能自己变成替罪羊

    ,终于,叶璇带着一股凝人的低气压站起身,面带“微笑”的说:“你不是想解开吗?好啊。”然后把钥匙从钥匙链上取下来,在陈飞眼前晃着。

    陈飞想去夺钥匙,情急之下一挣扎,手腕子瞬间被手铐勒出两条血印子,疼的他咧着嘴,恶狠狠的看着叶璇儿,叶璇儿拉起何婉君就走,出了门陈飞像个发怒的企鹅一样追出来,叶

    璇直接在陈飞的视线范围内,顺手一抛,就把钥匙扔进了角落里的泔水桶。陈飞看着有一米多高的泔水桶,心都碎了。

    叶璇儿没说别的,直接转身打了个车,在上车的最后一瞬间,对陈飞说了一句:“想让我跪下求你,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完直接坐进车里,“砰”的一声甩上了车门。

    陈飞被反拷着手,在后面追,样子别提有多滑稽了。胖子虽然知道此时陈飞的高压线已经上升,可是还是忍不住笑出声。陈飞在后面边追边骂:“死三八王八蛋,你给老子等着……”

    出租车一路疾驰,何婉君有些担心说:“璇儿,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谁知叶璇儿冷哼了一声说:“他骂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过分,现在还替他说话?”何婉君听了,

    也就闭了嘴不再吱声。

    话没说完,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重心失衡,因为没有胳膊作为支撑点,脸与大地直接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亲密接触。陈飞只听脑袋“嗡”的一声,瞬间觉得自己头像西瓜瓤

    一样炸裂了,在摔倒的一瞬间,陈飞心说:“完了,老子的聪明才智要被摔成傻叉了。”陈飞闭着眼,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好像没有自己想象的严重。

    躺在地上缓缓睁开一只眼,发现胖子做痴呆状在自己身边傻蹲着,陈飞先是跪在地上,让自己身体平衡,然后站起来,发现好像并没有什么事儿,就跟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叫

    了胖子一声,胖子好像是被刚才自己摔得那一下给吓傻了。

    他不知道在别人眼里,自己那一下是怎么摔的,因为也没有概念,但是只要人没事儿就好。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钥匙,陈飞挪到泔水桶旁边,瞬间就觉得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泔水

    桶很大很高,在一个板儿车上放着,他现在双手被绑着,实在无从下手,就跟胖子说:“这个玩意,怎么弄。”

    胖子也觉得怪恶心的,捏着鼻子就说:“哥,这个…得捞。”陈飞突然感慨了一下,幸亏被拷住的是自己,不然捞钥匙这么恶心的活儿肯定得自己亲力亲为了。胖子一脸嫌弃的从旁

    边捡了一根树枝,伸到泔水桶里搅和。由于里面的残渣被不停的搅合,所以一股更加难闻的味道从里面飘散出来,再配上偶尔吹来的江风,那份酸爽,简直绝了。

    胖子因为身高不够,树枝根本伸不到底。陈飞看着他捏着鼻子乱搞,自己连个捏鼻子的手都没有,就跟胖子说:“你找个东西,垫着脚,然后再往底下捞。”胖子赞同的点了点头,

    去一边儿找东西,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从哪搬来一块石头,看着死沉死沉的,也不大稳。陈飞一直怀疑胖子的智商是不是有什么缺陷。但是现在是人家帮自己的忙,所以也不好说什么。

    胖子把石头挪到板儿车上,然后跟陈飞说:“飞哥,这太黑,要不你给我照个亮。”陈飞说:“老子特么哪有手给你照亮,你特么是不是傻。”刚说完,就看胖子打开自己手机的手

    电筒,直接就塞陈飞嘴里了。陈飞一阵恶心,也不知道胖子拉完屎玩手里,有没有洗手。带着一股子嫌弃,陈飞走到离泔水桶十厘米的地方站住了。

    比划了一下角度,自己的身高站在这个角度应该是可以照到桶里的,这样胖子不用顾及光线问题,应该会比较好解决一些。

    胖子说:“行,就这个亮度。”然后自己上了板儿车,正往石头上踩呢,谁知本来重心就不稳,加上胖子本来就重,一个没注意,胖子一脚踩空,然后挥着手想抓什么东西,结果把

    住了泔水桶的边缘,瞬间惊悚的一幕发生了,泔水桶一倾斜就倒下来,胖子一看,本来想扶一下,结果发现目标太大,不在他能力范围之内,就放弃了。

    但是恰恰是他的这一个举动,改变了泔水桶倒下的方向,陈飞悲催的眼睁睁看着泔水桶里黄绿恶心的泔水直接冲着自己铺天盖地的倾泻出来,而他咬着手机,手被绑着,连躲都没法

    躲。

    紧接着这种恶心的触感夹杂着浓烈的气味就从陈飞的头发,脸,和皮肤上传递到陈飞的中枢神经。陈飞被一桶的泔水从头到脚淋了个通透,胖子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然后咽了口唾

    沫,就做好了一会儿必死的准备。

    这时候路过的人都看着陈飞,有心理素质不好的,直接当场吐了。剩下的也都捏着鼻子退避三舍。不用想,陈飞再也没有比此时更崩溃的时候了,虽然他没什么洁癖,但这件事情的

    发生绝对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外。

    陈飞感觉泔水里油的成分已经被江风的阴冷沁成了膏状,整个人狼狈的站在凉风中,有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等他再次睁开眼,发现眼前还挂着两根完整的面条,肩膀上还

    有绿色的菜叶子。

    陈飞实在忍不住了,仰天长啸一声,对着马路叶璇离去的方向大喊:“臭娘们儿,老子有朝一日一定要让你跪在老子面前叫爸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