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大小姐的洁癖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现在对沈嘉琪家也算是轻车熟路,不像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小心翼翼的,一进大门就跟逛公园一样。沈管家开门的时候,看见陈飞的脸,恨不得赶紧关门,但事实是,他也只能在心里这么干。

    陈飞嬉皮笑脸的看着沈管家说:“嗨,沈大爷,我又来了。”沈管家冲着陈飞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飞就溜溜达达地进去了,陈飞看见沈嘉琪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整个人被上午的光线映衬的无比女神,心里默默感慨,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

    好看的女人呢。

    沈嘉琪先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到陈飞乖乖的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然后说:“这次事情比较复杂,说是一次商业性的庆功宴,但是我父母,还有我父亲的发小一家都会来,所以……所以比较麻烦。”

    “这个我听说了,要培训吗。”陈飞笑嘻嘻的说着。沈嘉琪没有废话,点点头对刘秘书说:“那开始吧。”

    刘秘书闻声点点头,上下打量了陈飞一眼,就说:“首先,你这个穿衣服风格要变一下,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人,品味没你这么差劲,正所谓,人靠衣裳马靠鞍。等一下大小姐的私人造型师会来给你做调整。”

    陈飞听着不停的点头,刘秘书接着说:“接下来就是相关专业知识的培训,大小姐的父亲是一个非常精明谨慎的人,有些话不能说,有些话你觉得能说,但是不可以说,这次大小姐会全程陪同,有什么话她会来解答和圆场。”陈飞心说:合着我就是个哑巴。

    陈飞点头表示听懂了,然后沈管家走过来,接着对陈飞说:“大小姐有些私人癖好,作为男朋友,你不能不知道,所以你要记住,第一,大小姐有洁癖,所以最受不了脏乱的环境,和隔天再穿的衣服;第二,大小姐左撇子;第三,大小姐睡觉喜欢向左侧身;第四,

    大小姐睡眠比较浅,不可以有太大动静;第五,大小姐对海鲜过敏并且对很多气味会很敏感;第六……”陈飞一听,好家伙,有钱人毛病就是多,但是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么,就赶紧打断。

    陈飞说:“沈大爷,我是听明白了,但是这跟我都没什么关系,我要做的就是跟着沈大小姐然后一个屁都不能放就行,是吧?”

    沈管家听完,皱皱眉头说:“沈董很讨厌粗鲁,没有礼貌,没有教养的人。”陈飞挺不乐意的,心说你这是埋汰谁呢,赶紧摆摆手让他继续说。

    这时候沈嘉琪突然皱了皱眉,问沈管家:“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嗯…农家肥的味道。”沈嘉琪不好意思说翔这个词,所以只能用农家肥代替。

    刘秘书和管家都耸耸鼻子,摇头说没有。沈嘉琪闭上眼睛,试图寻找味道的本源,最后锁定在陈飞身上,然后一脸惊异的看着他,陈飞一阵心虚,自己身上的味道可能还没有除掉?但是沈嘉琪这个狗鼻子怎么这么灵呢,一动没动就闻见了?

    陈飞默默吐槽,以后可以把沈嘉琪介绍给叶璇儿,省了警犬了。如果此时沈嘉琪知道陈飞在把她跟警犬比,那陈飞估计已经被碎尸万段了。

    陈飞看沈嘉琪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嫌弃的看着自己,也只能自己承认了,尴尬的笑着说:“我昨天掉泔水桶里了,但是我洗澡了…”

    沈嘉琪一听,赶紧给刘秘书和管家使了个眼色,自己站起来上楼去了,刘秘书和管家心领神会,把陈飞看的莫名其妙。

    刘秘书对陈飞做了一个请跟我来的动作,另一边管家赶紧招呼佣人,陈飞从沙发上站起来,跟着刘秘书退到大厅的墙角,就看见沈家的佣人穿着消毒服,麻利的换沙发套子,跟遭受核武器污染了似的,就差带个防毒面罩了。

    陈飞看像刘秘书,希望得到一个解释,刘秘书皱着眉头说:“陈先生,等下我带您去洗澡,不只是你,包括我和管家,都要去。”陈飞挑挑眉毛,问刘秘书:“为什么?刚才发生什么了?”刘秘书连看都没看陈飞一眼,就说:“刚才管家说过,大小姐的洁癖很严重

    ,还有,对于气味比较敏感。”

    陈飞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跟对待军方消灭实验病毒的现场一样的步骤,仅仅是因为自己身上残留的气味。

    陈飞顿时觉得他对中上层社会充满浓浓的鄙视之情,刘秘书打量陈飞一眼,再看看陈飞充满复杂之情的眼神,打开大门让陈飞先出去。

    陈飞怀着满心的愤懑走出大门,俩保安看陈飞眼神跟一怨妇似的,估计又是被人赶出来的?都充满同情,不管这人是谁,在大小姐家三进三出,没有一次是高高兴兴的,也是挺惨的。

    刘秘书随后跟上,带着陈飞洗澡去了,之所以不让陈飞在别墅里洗澡,是因为估计等陈飞洗完,大小姐肯定会把浴缸直接拆了扔出去,或者用硫酸稀释液进行消毒之后,再把那间浴室彻底封锁起来。

    刘秘书想到这自己也挺头疼的,看着坐在一边的陈飞,想着今晚千万别出什么岔子,不然以沈之杭的脾气,估计自己这个一直以来照顾大小姐的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而陈飞是什么下场,自己就不敢想了。

    陈飞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加上天气不错,心情愉悦值特别高,根本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觉得也不过就是像上次一样糊弄事儿就完了。

    刘秘书一点都不敢含糊,带陈飞去了最豪华的洗浴中心,连泡澡都是最豪华的套餐,按摩搓背的小妹都惊奇,上班挺久了,还是头一回见俩大男人来享受这么名贵的普罗旺斯精油套餐,不都是贵妇带狗么?

    陈飞跟着打混,反正不是自己掏钱,还能享受一把上流社会洗澡,真的比大澡堂子舒服了一百倍。

    俩人洗完澡,刘秘书又嘱咐了几句,就带陈飞去买衣服。陈飞到商场前面,站了一会儿还真不知道从哪进去,毕竟这种全是奢侈品的地方连双袜子都要三位数,一般小老百姓根本不敢恭维,刘秘书倒是一点不含糊,进去以后根本不给陈飞长见识的机会,直接选中,

    刷卡,干脆利落的让导购小姐都大跌眼镜,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要不说男女有别呢。

    买完衣服,陈飞就直接穿上了,奢侈品牌的衣服套在他身上,把他映衬的熠熠生辉,心里别提有多爽了,感觉特别有自信,可能钱和奢侈品总是能映衬人蓬勃的**一样。

    一切就绪,时间也差不多了,两个人就直接往酒会赶,一路绿灯,最后车停在维多利亚大酒店的门口,陈飞是知道这里的,据说这里的多件摆设物都是名贵的古董,而且一般有钱也不一定能订到位置,只有拥有黑卡的人才能预定,听胖子他们说,他们的停车场,少

    于一百万的车是不让停的。

    陈飞站在酒店门口直咂舌,心说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刘秘书看陈飞还站在那愣神,就碰了碰他,示意他该进去了,陈飞毕竟还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市井小民,还没进去脸上就开始露怯,让刘秘书好不担心。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会儿再说什么都没有

    用了。

    刘秘书一边嘱咐陈飞要放宽心,一边带着他往里走,陈飞跟刘姥姥逛大观园一样,眼睛四处看,心里更加没底儿了,这里的装修,摆设,豪华的无与伦比,所有服务生的颜值都很高,女生都是女仆装,男生一水儿的燕尾服,红领结,白手套,每进一次门都会有专人

    为你开门,全程鞠躬服务,堪称细致入微。

    陈飞攥着拳头,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宴会厅,推开门,沈嘉琪已经到了,可以说贵宾差不多都到齐了,陈飞眼睛都直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地毯太软还是自己的腿已经软了,陈飞迈出一步险些没有站住,还好刘秘书在身边,扶了他一把,陈飞尴尬的笑了笑心说:妈的

    ,出师不利啊,一会儿千万别有什么岔子。

    陈飞被刘秘书带着穿过人群到后厅,一开门,陈飞就被惊艳的说不出话,沈嘉琪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露背鱼尾裙,肩胛骨突出的恰到好处,精致的淡妆配上恰到好处的发型,简直美不胜收,看得陈飞眼睛都直了。听见有人推门,沈嘉琪转过身,一看是陈飞,就微笑着

    走到他身边,把他胳膊一搀,带着他往里走,陈飞还没反应过来,沈嘉琪趁没人注意一脚踩在陈飞脚面上,陈飞疼的一咧嘴,才把自己的哈喇子收回去。

    里面沈之杭正在喝茶,看见女儿带着个小伙子进来,他没从座位上站起来,只上下打量陈飞,陈飞也挺紧张的,心说这应该就是沈嘉琪她爸吧,再一看旁边还坐着一个穿着时尚,挺年轻的女人,看起来也三十多的样子,难道是沈嘉琪的姐姐?

    第67章:董氏父子的谋划

    看陈飞没眼力见的傻站着,沈嘉琪从背后捏了陈飞一把,陈飞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跟沈之杭打招呼,挤出一脸笑意的说:“叔叔你好,我叫陈飞。”说完以后,看见旁边的少妇觉得不打招呼也不好,赶紧也说了句:“那个,您是嘉琪的姐姐吧,您好。”

    陈飞觉得自己刚才表现挺好,还没等自己夸自己呢,就看沈之杭脸都绿了,沈嘉琪的脸也是带着黑线,只有少妇捂着嘴咯咯的笑,让陈飞多少有点心慌。还是沈嘉琪打破尴尬,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陈飞,这是我妈妈…”陈飞被这句话顿时雷了个鸦雀无声,张着嘴

    半天没说话。

    现在他算是知道沈之杭为啥脸都绿了,差不多一个岁数的人,你管人家叫叔叔,管人家老婆叫姐姐,这明显有点讽刺的意思。也算陈飞机智,赶紧就说:“阿姨不好意思,我刚从国外回来,嘉琪平时也不怎么提到您二老,主要是您这保养,啧啧,太好了……”

    没等陈飞说完,就被沈嘉琪打断,沈嘉琪知道,陈飞再这么口无遮拦的说下去,马上就要穿帮了,说不准等会她爸爸还会怎么刁难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实在不行只能找借口让陈飞先走。

    沈嘉琪看看手腕上的表,说:“爸,妈,酒会就要开始了,咱们出去吧。”沈之杭也点点头,皱着眉头从沙发上站起来,径直往大厅走了。沈嘉琪看了陈飞一样,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给陈飞瞪的心中一寒。陈飞没敢怠慢赶紧跟沈嘉琪一起往外走,心说:“这个

    沈老爷子也是个挺狠的角色,看那眼睛,跟鹰似的,肯定不好对付。”

    事实如此,酒会上的人,都是沈之杭请来的,全都是一些在商业德高望重的巨头,如果说上次沈嘉琪的发布会已经算厉害的话,那跟这次比,简直就是蚂蚁见大象,这点对作为商圈年轻一辈的领头人沈嘉琪来说是非常明白的,所以这次一定要小心为妙,陈飞倒是无

    所谓,反正有钱人在他眼里都一个高度,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没什么三六九等的区别。

    陈飞站在沈嘉琪身边,环视着酒会的大厅,一个巨大的铺着波西米亚毯的大厅中间坐落着一架水晶一样的钢琴,墙壁四周都是酒柜,围绕着钢琴的地方一圈都是酒水跟餐食,看起来都是精致可口,在陈飞眼里,那就是盘子里摆了一堆人民币,这帮有钱人,吃的都是

    钱啊。

    突然场下灯光一灭,在会场的舞台上,沈之杭试了一下麦就说:“感谢各位,在百忙中来参加这次我女儿接手后,沈氏集团度过危机的庆功宴。希望我们多交流,不虚度此夜。”连沈嘉琪听完沈之杭的讲话都皱了皱眉,这到底是一场什么聚会?商业发布会?还多交

    流!

    等沈之杭讲完,台下一片掌声雷动,说实话,陈飞实在是听不出来这两句话哪里值得人鼓掌了,但是这也说明沈之杭在商界的地位不容小觑。

    随着沈之杭下来,大厅里放着一片悠扬的音乐,根据流程,沈嘉琪跟陈飞要去给贵宾敬酒,其他人还好,问到有关于陈飞的,沈嘉琪都用之前编好的身份对答如流,糊弄过去了,毕竟人家只是客气一下,没人会对别人的私生活如此感兴趣,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

    促进商业合作,在这些与自己水准相当的商业巨头里,找到新的合作伙伴。

    还没等沈嘉琪彻底放心,就看见不远处跟别人说话的沈之杭招呼自己过去,沈嘉琪给陈飞使了个眼色,她知道,在场最难对付的,就是自己这个目光锐利的爸爸,总是能从蛛丝马迹里,找到一丝蹊跷然后把自己揭穿。

    陈飞倒是无所谓,反正问到啥自己就微笑打个招呼就行,大局不是有沈嘉琪罩着呢吗。

    走到那些人面前,陈飞看是一家三口,为首的男人正跟沈之杭聊着什么,沈妈拉过女儿,看着后面端着香槟杯子的男人说:“琪琪,你还记得他么。”对面的贵妇也是一脸笑意的拉过身后的儿子,还没等沈嘉琪认出他,陈飞先尴尬了,心里骂了一句卧槽,赶紧把头

    低下了。

    沈嘉琪看陈飞的样子,带着微笑面不改色的挤出几个字问陈飞:“你认识?”陈飞低着头,也小声说:“上班时候打过照面。”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下午自己当班时候带着“哮天犬”的高富帅。

    但是很明显,此时高富帅的眼睛完全被沈嘉琪吸引,根本没注意到陈飞,陈飞心说这特么要穿帮啊,自己赶紧躲一躲。就跟沈嘉琪说:“我先去上个厕所啊,等会儿再出来。”

    虽然沈嘉琪觉得这会儿陈飞离场是件特别不合时宜的事,但是如果有人认出陈飞,后果会更加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点点头就答应了。

    这时候高富帅才从沈嘉琪身上回过神,转头看自己的妈妈,贵妇捂着嘴笑笑就对沈嘉琪的妈妈说:“阿杰可能都不认识琪琪了,小时候他们还经常在一起玩的。”沈嘉琪的妈妈也笑,沈嘉琪看着眼前这个帅小伙,心中一紧,才想起来,这货上学的时候就很高傲,老

    是看不起其他同学,老是捉弄自己不说,还总是缠着自己,沈嘉琪对他很是反感。但是迫于两家算是世交,自己也没办法。

    阿杰此时也是认出了沈嘉琪,小时候的沈嘉琪黑黑瘦瘦的,还摔掉一颗牙,自己小时候老是欺负的小女孩如今竟然长得如此完美,不禁暗自感叹。

    沈嘉琪却装作认不出的样子,微笑着摇摇头,这一颦一笑给阿杰看得心思荡漾,赶紧伸出手就说:“琪琪,我是阿杰,董绍杰,还记得么,小时候咱俩偷着去池塘边玩过。”

    沈嘉琪莞尔一笑,说:“哦~原来是你啊,把我推进池塘里的那个?”董绍杰一听沈嘉琪翻旧账,虽说当年是自己不对,但是毕竟也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但看沈嘉琪没有要跟自己握手的意思,就尴尬的把手缩回来了。

    这时候,董凯正好跟沈之杭说完话,转过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沈嘉琪,拉过沈嘉琪的小手就说:“琪琪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啊,不但好看,还才华横溢的女孩儿现在可不多了。”

    沈嘉琪听完董凯夸自己,没说什么,没想到董凯接着就说:“我这次从青州特地赶过来,也是有一件大事儿想跟沈兄商量的,阿杰现在也年龄不小了,我也打算让他继承我的家业,但是中国有句古话,成家立业嘛,我是打算让他先结婚,再立业的。刚才跟沈兄聊了

    一下,如果我们董家北堃集团和沈氏集团强强联合,那就再好不过了,但他的意思是,尊重女儿的选择,琪琪你怎么看?”

    沈嘉琪一听,心里一愣,感情这大叔是专门带着儿子提亲来了?沈嘉琪本身是很不喜欢董绍杰的,总觉得他人品上有点欠缺,就一笑说:“谢谢董叔叔抬爱,但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打算等他回国就结婚的。”

    董凯和董绍杰一听也懵了,这是什么情况,董凯为这次商业联姻特地让董绍杰先过来摸一下沈嘉琪的底儿,根据打听的情况来看,沈嘉琪应该是没有男朋友的,但是突然冒出来个莫须有的男朋友,搞得父子俩面面相觑,都愣在原地,还是沈妈先打破尴尬,说:“哎?琪琪,陈飞呢?”

    沈妈是很心疼女儿的,之前她也是电视机前的一枝独秀,年轻的时候也是知名演员,后来嫁给沈之杭才隐退,一直帮着沈之杭打理生意。其实为了女儿的幸福着想,她倒是一点也不希望女儿参与什么商业联姻,而且她对陈飞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

    沈嘉琪一看妈妈的态度,瞬间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就一笑说:“他去卫生间了,应该快回来了。”

    董绍杰一听沈嘉琪有男朋友了,心里一阵不甘,对他和父亲董凯来说,对于这门婚事,这次来是志在必得,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对董家都是最有利的,沈嘉琪毕竟是女孩,嫁给董家,那日后对沈氏集体控股就是迟早的事儿。

    董绍杰知道此时不能着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就问沈嘉琪:“那不知道你男朋友是从事哪方面的职业呢……”

    沈嘉琪笑笑说:“从事金融行业,现在在国外进修。”“那他平时有什么爱好?”董绍杰又问。他这句话可不是没话找话的,因为从一个人平时的爱好就能看出这个人的品味和欣赏水平,你不能说一个身家千万的人爱好是买地摊货啊。

    这句话把沈嘉琪问住了,但是为了显得不那么假,正好余光扫到了大厅中间的水晶钢琴,就随口说道:“他钢琴弹得很好,我们初遇,他就是弹钢琴给我听的。”说着,还故意做了一个小女生的笑意。

    沈嘉琪心说:陈飞你现在可千万别回来。如果这会儿陈飞回来,那就是一场闹剧了。正想着呢,感觉背后一凉,沈妈刚好从远处看见从洗手间出来的陈飞,冲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沈嘉琪心里一凉,心说:这回彻底玩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