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风情万种的名媛女郎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沈嘉琪有些惊异,瞪了一眼刘秘书,进来之前不是让他把门看好的么,怎么这会儿突然杀出个程咬金。等沈嘉琪站起来看清来人,才松了一口气,立马又面露喜悦的迎过去,说:“曼姐姐,好久不见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那个被叫做曼姐姐的女人一头长发,梳着时尚的大卷,名媛大密风,周身还透着一股贵妇的成熟性感韵味,简直是风情万种,连眼睛都带着媚人的气息。看得陈飞也是眼前一亮。

    曼姐姐顺手把沈嘉琪的小蛮腰一搂,嗔怪的说:“还说呢,你在我家的酒店吃饭我还能不知道你在啊。”

    从这句话能听出,这个全市闻名的维多利亚酒店应该就是这个女人的产物,陈飞也是不禁咂舌,年纪轻轻就能这么厉害,自己也是二十出头的人了,连个结婚房子的首付都买不起呢。

    这时候,曼姐也注意到了陈飞,目光带着询问的看着沈嘉琪说:“这位是……”

    说起来,这个曼姐当年跟沈嘉琪一直从初中就读到大学,一直大沈嘉琪三届,学习一直名列前茅,在学校里就是风云人物,而且在沈嘉琪的毕业论文上还帮了不少忙,沈嘉琪跟她一直很要好,也一直都有联系,只是自从她结婚以来,两个人就断了联系,连沈嘉琪也

    没想到这个维多利亚大酒店现在竟然是她的囊中之物。

    沈嘉琪一直跟曼姐相当要好,看了一眼陈飞就说:“这个我回头再跟你解释。哎?怎么没看到姐夫呢?”

    谁知道那个曼姐白眼一翻,伸出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沈嘉琪的额头就说:“你啊,怎么这么八卦,我俩一个月前刚离。”沈嘉琪怎么都想不到她会这么说,当年她远嫁国外,关系好的校友都知道曼姐嫁了一个中东大亨,手底下的资产数十亿,都是院子里养狮子的主,

    这怎么两年没见说离就离了呢。

    其实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曼姐见沈嘉琪诧异的看着自己,就无所谓的耸耸肩说:“虽说他有钱,但是活儿不好,把老娘伺候的不舒服,老娘又不是出轨的人,只能把他蹬了。”

    几句话震撼的陈飞下巴都合不上了。沈嘉琪也是一脸错愕,曼姐自然的把沈嘉琪的胳膊一挎就说:“妹妹啊,以后看男人还得先试试,那方面不行,可千万别结婚,不然你真得后悔死。”

    沈嘉琪尴尬的点点头,她倒是压根也没想过结婚,而那个曼姐玲珑心似的,仿佛看透了沈嘉琪的心思就说:“嘉琪你该不是没想着结婚吧,我跟你说,本来这女孩太成功啊,找男人就困难,等年龄大一点,就更恨嫁了,你可得抓紧啊,我可是听说你有个牛逼爆表的

    男朋友,帮了你不少忙。”

    沈嘉琪知道什么都逃不过这个曼姐的眼睛,人家把自己的事儿摸得了如指掌,也就没开口解释。

    曼姐拉着沈嘉琪坐下,看着陈飞坐那,穿的人模狗样的,就说:“嘉琪,这就是你男朋友?”沈嘉琪瞟了一眼陈飞,一撇嘴,就跟曼姐说:“哎呀曼姐,不是,这事儿我回头再跟你解释。”

    曼姐一听,也耸耸肩,带着调笑的看着陈飞,说:“小伙儿鼻子挺高啊,看来是不错。”

    陈飞被说的一头雾水,心说她说的啥意思,脑子搜索一圈,脸瞬间就红了,以前有人说,男人鼻子的形状鼻梁的高低象征自己的生殖器官。这么想想自己竟然被这么一个风情万种的离异少妇调戏了?

    沈嘉琪一看曼姐这个豪放劲儿,而陈飞在这里,好多话自己也确实不方便跟曼姐解释,就说:“曼姐,我先把他送回去,我们回头再约。”

    说完赶紧起身,曼姐捂着嘴呵呵一笑就说:“怎么了?你怕我把你的小鲜肉吃了呀?”沈嘉琪也尴尬一笑,跟着刘秘书出去了。

    一天下来,已经过了午夜了,陈飞坐在车上就觉得特别亏,自己大义凛然的帮人家做了一天义工,竟然连饭都没捞着吃,饿的胃里直冒酸水。

    沈嘉琪把陈飞送回去,也没有问什么,只是悠然一笑,说了声谢谢,就直接走了,陈飞都没来的及说一句不用谢。

    下了车,陈飞迫不及待的找了个小卖部买了盒方便面就回家了,上楼的时候,他还在想今天的事儿是怎么糊弄过去的呢,钥匙插在门里,才想起,鹿悠悠还拿着自己的钥匙呢,想着明天赶紧找个换锁的,把锁头换了自己还安心点,要不一睡醒看见个小姑娘站自己身

    边,这种确实有点过于刺激,心脏受不了。

    进了门陈飞简单的梳洗一下就躺在床上。此时的鹿悠悠被鹿关东关了禁闭,在家里蹲着,莫名的特别想陈飞,奈何被关禁闭也就算了,还被鹿关东的秘书亲自看押,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

    她一向古灵精怪,一看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你不让我出去,那我‘上吊’总可以吧。但是大半夜的,想到自己就算出去陈飞也应该睡了,就蓄势待发,准备明早鹿关东出门之后,再演一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大戏。

    第二天一早,鹿关东就出了门,邱秘书随之进门,鹿悠悠简单的装扮了一下,找了根床单挂在灯上,放了个小板凳扯开嗓子就开始喊,自己学着古装女人的样子,把脖子伸进去,喊了半天,邱秘书也没理她,本来想先下去看看邱秘书是不是不在,却一个不小心踢翻

    了凳子,没想到上吊竟然弄假成真了。

    鹿悠悠一下慌了神,加上喉咙间的一阵剧痛,自己根本上不来气,更别说喊人了,两腿一直乱蹬着挣扎,邱秘书刚给鹿悠悠做了早餐,刚才还听见哭号呢,这会儿怎么没动静了,就推门进去,一看眼前的场景差点没把他吓个半死,要是鹿悠悠真出什么事儿,那自己

    也别活了。

    早餐哐啷一声扔在地上就赶紧去救鹿悠悠,被抱下来的时候,鹿悠悠已经只有出的气儿没有进的气儿了,邱秘书慌忙之下赶紧打通市医院的电话,没过几分钟,就听见救护车的鸣笛。

    鹿关东在抢救室外面不停的踱步,豆大的汗珠从鹿关东的额前留下,邱秘书看着鹿关东有些懊悔和带着一种憎恨的神情,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从没见过鹿关东如此不淡定的时候。

    邱秘书给鹿关东倒了杯水,鹿关东看了一眼,恨恨的说:“没想到那小子竟然把悠悠害到这个程度,简直…”邱秘书一向跟着鹿关东,知道他自恃清高无论如何都不会对这个陈飞怎么样,那这个事儿,只有他去办了。

    邱秘书跟鹿关东就说,这件事交给我吧。鹿关东看了看邱秘书,什么话都没说。邱秘书也知道,鹿关东这是默认了,自己能跟着鹿关东做到副市长的秘书,本事不说大,但也不能小觑,关键的时候能为鹿关东解围,在道上打点也是他能受到鹿关东赏识的原因。邱秘

    书也没多话,转身拨通了一个号码…

    陈飞在家百无聊赖,自己请了两天假,电玩城那边又有胖子打理,去的大多都是小孩,也闹不出什么大事儿,陈飞也就懒得管,在家安稳度日了。

    而此时此刻的董氏父子在豪华酒店里,董凯一边来回的踱步,一边数落着董绍杰,说他太沉不住气,让他昨晚在沈之杭面前丢了面子。虽说沈家跟董家也算是交好,但那也只不过是利益所趋,有句话说得好,为利所趋者,必然为利而散。这点董凯比谁都清楚,自己

    做沙石生意,一直靠着沈氏集团这个靠山,如果有一天,自己稍有衰败,沈氏集团找到更好更有利的合作商,说不定就把自己一脚踢了,而跟沈家联姻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董绍杰坐在沙发上一脸愤懑,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叫陈飞的人,就是那个小保安,如果不是,那同一个城市怎么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他暗自发誓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查清楚,不然自己在父亲面前,连头都会抬不起来。想着,董绍杰站起来,跟董凯说:“我真的可以确定,那个叫陈飞的根本就不是琪琪的男朋友。”

    董凯本身就在气头上,昨天董绍杰的擅作主张彻底打乱了自己的计划,没有削弱沈家的气势,反而给人家增光添彩,让人家把样子摆到自己这张老脸上。这个儿子到底还是个不争气做事冲动的玩意儿,如果不跟沈家联姻,那把家产交到他手里,也迟早要让他败坏光

    了。

    董凯实在气闷不过,一个耳光打在董绍杰脸上就说:“你个混账玩意!你懂什么,你没看见昨天沈之杭看那小子的眼神,是不是沈嘉琪的男朋友,只有沈之杭说了算,你说了有个屁用!”

    董绍杰被董凯这一巴掌打的,对陈飞彻底怀恨在心,心说: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原形毕露……随即眼中闪过一阵狠辣的光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