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酒桌上的生死赌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男人看罗佳曼终于注意到自己,才又笑了笑跟罗佳曼说:“罗总,我听说您在上学时候就千杯不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罗佳曼皱着眉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后抬头冲着男人莞尔一笑,伸手拉着男人的领带,把他拽到身前说:“我这个酒量吧,也不是绝对的,看见你这样的,我肯定千杯不醉,要是看见我中意的,可能一杯就倒。还有,你连我上学时候都知道,都刨到我们家祖坟了吧,老娘可没心思伺候你,趁着我姐们儿没发火儿,给我滚。”

    虽说是骂人,但是罗佳曼的语气里总是带着一种嗔怪的语气,引人遐想,再加上那一推一搡,总有种说不出的风情。弄得男人吃了闭门羹但也发不出火。

    男人没说什么,既然吃了闭门羹那也没有在这挨骂的必要了。走回座位上,男人就拿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说了几句,就挂断了。依然饶有兴趣的看着沈嘉琪她们。

    这时候,罗佳曼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圈全场,就跟沈嘉琪说:“这小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老爹可是这个街区的老大哥,一会儿,有好戏看了。”

    罗佳曼就像一个商业中心情报网,得到的消息总是最快最全的,而在她站住脚的地方,方圆几百公里,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很明显她跟这个人也并没有打过照面,但是她就是可以知道,这也是沈嘉琪对她最心服口服的一点。毕竟在这个商圈里,能让她沈嘉琪叫姐的,也就只有罗佳曼一个人了。

    沈嘉琪有点担心,道上的人自己不是不认识,可是认识这些大哥都是新上任几年的主,对着老大哥这些老辈也只有点头的份儿,毕竟自己是正经商人,道上的人还是不应该牵扯太多。

    果然,没到五分钟,进来七八个穿着黑西装的人,其中一个皮肤黝黑,个子不高还有点微胖的,沈嘉琪一眼就看出来是王储,这男人在泉城市里已经坐到顶头大哥的位置上,但是此时一个电话就能请动他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凡人。

    此时,眼镜男也起身朝着沈嘉琪她们这边走过来,王储似乎也认出了她们,冲着两个美女微微的笑了笑,就直接坐下了。

    王储这个人,罗佳曼还是很欣赏的,古惑仔谁都看过,可是像陈浩南山鸡他们一样讲义气的,王储算一个。

    罗佳曼看着王储坐下,明知故问的带着一脸巧笑,说:“什么风把储哥吹来了?”这时候,眼镜男也走过来,一屁股又坐在罗佳曼身边了,然后一打响指,招呼侍应生过来,开口就要了三瓶波尔多庄园,然后笑着说:“我就是想跟罗总喝杯酒,没别的意思。”

    沈嘉琪看着现在的局势,这些人看上去身强力壮的,估计就是打手,而且直接把王储搬过来,给罗佳曼一个下马威。谁都知道,只要跟道上有牵扯,而且人家认准了咬你,根本就不会松口,处理不到位就是一件麻烦事儿。

    罗佳曼的表情十分轻松,就好像眼前的这个局势根本不是自己招惹来的一样。看着眼镜男说:“既然没别的意思,那就一起喝喽,你在我酒店里消费,我也不能把你往外赶啊。”

    这时候,酒已经上到桌上,侍应生倒好酒就走了,毕竟看着这些爷爷谁都不是好惹的,能让自己的女老板笑脸相迎的,肯定都是大人物。要知道,自己这个女老板可是不管多有钱的人都不会放在眼里的主。能拿到小费是不可能了,别套不着狐狸还惹一身骚就行。

    罗佳曼看酒上来了,直接端起杯子,笑着跟王储说:“储哥,我们也好久没见了,虽然不知道这个眼镜儿是个什么主,但是你知道我,再牛逼的主我罗佳曼也不伺候,但是呢,妹妹我还是得看储哥的面子不是。”

    罗佳曼一句话把王储夸到了天上,而且还回杀给眼镜男一个下马威,沈嘉琪在一边看得佩服之极。眼镜男肯定是没想到,这个王储以前就是自己老爸手下的一个组长,最后一步步被提拔到了龙头的位置,没想到今天竟然被抬着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这个大少。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阵怒火。

    罗佳曼看着眼镜男有火发不出的样子,看着他挑了挑眉毛,妩媚一笑,接着说:“哎,那个刨我祖坟的眼镜,你不是要跟我喝酒么?这么干喝没意思,打个赌怎么样?”

    眼镜男一听也来了兴趣,头一回听说喝酒打赌的,就问她:“你说,怎么个赌法?”

    罗佳曼站起身,叫来侍应生,神秘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然后侍应生微微错愕了一下,转身走了,罗佳曼又给沈嘉琪使了个眼色,沈嘉琪知道,一般当罗佳曼使出这个眼神的时候,意思就是:别担心,看我的。

    罗佳曼身上那种浑然天成的自信,是一般女人都不可能有的,虽然沈嘉琪也是出生名门,但是也不是对所有场合都能波澜不惊,但是这个女人,就做到了八面玲珑。

    罗佳曼没着急回答,直到两个侍应生过来,从箱子里拿出一瓶又一瓶茅台的时候,罗佳曼才说:“刚才那三瓶红酒算你请,既然是赌酒,那自然不能喝红的,一共十二瓶茅台,你,包括你手底下的这些人,你们一组,我和储哥还有我这姐妹一组,满意么。”

    眼镜男不屑的笑笑,刚才观察了许久,罗佳曼的这个小姐妹长得完全没的说,但是看酒量,估计不大行。这个储哥自己平时接触也不深,但是论酒量,今天叫来的人都是好手,未必喝不过他。

    罗佳曼看眼镜男没说话,但是表情略有不屑,当即冷笑一声:“怎么,怕了?”眼镜男也说:“那倒不是,这样是不是显得我们太欺负人了?”

    罗佳曼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回问他:“既然是赌局,那你说是不是应该有惩罚?”眼睛男被她一问也来了兴致,就说:“如果你输了,好办,咱们就到你酒店最豪华的房间,让我好好享受一下罗小姐诱人的身段儿。”说完,脸上还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罗佳曼心说果然没有错,这个货就是个衣冠禽兽,狐狸尾巴还是没藏住。随即想都没想就说:“好,那如果你输了,就明天天亮的时候,给老娘扒光了,举着‘我是狗’的牌子上大街上转悠俩小时。敢么?”

    眼睛男已经把罗佳曼看做囊中之物,再说了,自己这么多人还喝不过一个娘们儿?当即也答应了。

    王储本身不爱说话,但是不怒自威,一旦开口,小弟都吓得不敢喘气,要不是自己之前欠眼镜男他爹一个恩情,才不会在这陪这孙子胡闹。当下也点点头表示没意见。

    沈嘉琪也笑着摇摇头,心说:罗佳曼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损呢。

    罗佳曼胸有成竹,虽然沈嘉琪不怎么能喝酒,但是王储的酒量自己不是没见过,当年上面的人带着王储参加一个鸿门宴,王储一个人喝趴下一群高官,恐怕这个不长眼的眼睛男根本就不知道。

    双方简单的定了一下规则,由第一个人开始喝,然后到最后一个人,再轮回来。如果中途有人上厕所或者不能再喝了,由下一个人接着喝。谁最后一个倒算谁赢。

    罗佳曼的这个生死酒局声势不小,几乎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眼球。慢慢的,除了客人在周围,连下班的服务生,侍应生都围在周围看着,却没有一个人想起来拍照。

    罗佳曼自然是打头阵,接着是沈嘉琪,最后是王储。那边阵容倒是大的很,加上眼镜男一共八个人。在场的人都感慨不公平,八个大男人喝俩小姑娘,虽然队伍里还有一个男人吧,但是看样子也不是那帮人的对手。

    罗佳曼倒了满满一杯率先喝下去,沈嘉琪本来不能喝酒,但是现场气氛热烈,甚至还有鼓掌叫好的,人的斗志一下被激发出来,也倒了一点点,象征性的喝下去了。

    王储也不甘示弱,打开嗓子咣当就灌下去了,他才不顾及眼镜男的面子,本来自己这次来也是冲着他老爸的面子,要知道这小子是抱着这歪门邪念,而且是冲着罗佳曼来的,他怎么都不会出这个场。

    眼镜男也闲着,倒了酒就往嘴里灌,但是他为人阴险,自己这么多人,何必要自己冲锋陷阵呢,意思一下就行了,而且一会儿还得留着体力享受罗佳曼这个美味呢,运气好的话,带着她那个小姐妹一起玩个双飞,岂不是美哉?

    他身后的黑西装们倒是拼命了许多,一个个都抢着往自己嘴里灌,都想让眼镜男刮目相看,回头跟大哥一说,自己也能混个小头目什么的。

    不知道双方一共喝了多少轮,但是很明显速度要比开始的时候慢的多。

    眼看着桌上的空酒瓶越喝越多,一轮将要结束,周围人的喝彩声已经达到了**……谁都想看最后杀出的一匹黑马是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