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当姑爷就是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哐”的一声巨响,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开,陈飞刚好也下到一楼,看见董绍杰这个样子,不禁一阵反感,很快,保安就听到动静进来查看状况。

    保安们看见陈飞的时候,无一不哭丧着脸,毕竟自己多少都整过这个祖宗,现在实在无颜面对。董绍杰发泄了一下,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看见保安来了,挥手让他们赶紧滚。

    几个保安纵然是不敢惹这个大少爷,光是看他的车,都是自己不敢惹的主。但是看陈飞在后面站着,知道自己平时已经得罪这个姑爷了,此时表现表现说不定还可以有一些挽回的余地。

    部长顿了顿,知道最大的错误还是自己,这会儿不溜勾子,可能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上前就跟董绍杰说:“董少爷,您心里有火,也不能冲着花瓶发啊,再说这是公司的财产,您必须要赔偿。”

    陈飞在后面也跟着点点头,部长看姑爷都点头了,自己的底气就更足了。

    董绍杰本身就心烦,这几个不长眼的狗不但不让开,反而还在自己面前硬气起来了,指着部长的鼻子就说:“你们特么算什么东西,之前对我点头哈腰跟个土狗似的,现在在我这装什么警犬。”

    部长被董绍杰骂的心里也不舒服,再怎么说这也是人身攻击啊,翻过来调过去的骂自己是狗!陈飞本来也是保安部的一员,现在听见董绍杰这么骂保安,当场就不乐意了,凑到跟前就说:“你说谁是狗呢?”

    这时候,无心再逛的沈嘉琪他们也都下到了大厅看着眼前的闹剧,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董凯刚准备上前看看,是不是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又惹祸了,却被沈之杭拦下来了。

    沈之杭饶有兴趣的听着几个人的对话,也想看看这个陈飞到底有什么天大的本事,不然自己这个女儿找谁不行,非要找他?

    董绍杰一看陈飞就气不打一处来,说:“就说你们呢,几个臭保安,不过就是沈氏集团养来对别人点头哈腰的狗,给我舔皮鞋都不配,怎么了?”说完抬手就要打陈飞,陈飞也不知怎么,下意识抬起手,一把就抓住了董绍杰的手腕子,说:“你说他们是狗?没有这些保安,你能安心坐在车里泡妞?你能保证你爸爸的公司安全?你能给你公司的员工保驾护航,给你公司的财产一个保障?”

    陈飞说完,觉得不大过瘾,又接着说:“就你这种人,没有你所谓的‘狗’保护你,早在街上被人套个麻袋乱棍打死了吧?”

    几个保安本来被董绍杰骂的怒火中烧,现在听着姑爷慷慨激昂的讲话,个个心里都爽朗万分,没想到自己平时那么对待的人,现在竟然站出来为自己说话,都是打心眼儿里开始佩服陈飞。

    沈之杭在一边,听了陈飞一番话,也是轻笑一声摇摇头。只有董凯在沈之杭的后面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里暗骂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到处丢人。

    董绍杰被陈飞说的一时语塞,说不出话。但他的一贯原则就是,说不过你,老子就动手。

    董绍杰顺手抽回在陈飞手里的右手,顺手又要再做攻击,突然听到一声:“住手!”董绍杰才带着一脸怒气,狰狞的抬头,一看是董凯喊得,瞬间没了脾气,收回了手。一脸委屈的看着董凯。此时董凯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董绍杰一看自己的爹是真的要发威了,不敢再造次,留下一个“你给老子等着”的眼神让陈飞默默体会,转身就出了大门。

    董凯一看董绍杰走了,又一再跟沈之杭道歉说:“对不起沈兄,小犬实在不懂事!让您看笑话了,打碎的这个东西,我会通知下面买了再送来。”

    沈之杭笑了笑,说:“不必了,不过,董兄啊,你真是太宠这个儿子了。”说完直接朝着大门走出去,留下董凯自己慢慢回味沈之杭刚才的这句话。

    陈飞这时候才看见沈之杭从自己背后过去,本来想打个招呼,但看沈之杭也是面色不善的样子,就没敢吭声,呆呆的站在原地,等他们走了,自己才松了口气。再一看之前和自己每日相处的保安兄弟,一个个对自己都恭敬万分,还有人特地去倒了杯茶水给自己,陈飞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但是爽过之后,陈飞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被揭穿了,那也就是说,这份工作又不能做了,不然这事儿肯定得被董绍杰那个孙子给捅出去。

    既然这个工作没有了,那不得把自己之前受的委屈补回来?接过部长亲自倒的茶水,喜滋滋的喝了两口,装作忘记的样子说:“上次是谁打的我来着?”

    王涛站在人群里,哆哆嗦嗦半天没敢吱声,陈飞看王涛的样子,觉得挺好笑的,自己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至于吓成这样么。

    陈飞背着手,一脸领导相,走到王涛身前就说:“王涛啊,你这个人有暴力倾向吗?不能因为别人做的比你好,你就对人进行人身攻击吧?以后努力啊,别欺负新人了。”

    王涛一看姑爷不但没有骂自己给自己小鞋穿,反而苦口婆心的劝导自己,心里的泪点都被陈飞点爆了,点头哈腰的抓着陈飞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以后再也不敢了,谢谢姑爷给我机会。”

    陈飞挺开心,心说劝人向善是好事儿啊,要不像王涛这种小痞子,以后指不定欺负谁呢。

    转身接着说:“那个,小刘,上次往我碗里藏蟑螂的是你吧?张三,上气偷偷跟部长诬陷我偷东西的是你?李四,现在还把我新买的胶鞋藏着呢?……”

    几个保安被点到名字,都低着头不吭声,有的还哭丧个脸,看得陈飞只想笑。把旧账都翻了一遍,陈飞心里特别爽,拍拍部长的肩膀,跟下凡历劫的上仙似的,故作沉重的说:“既然我的身份已经被暴露了,那我也不能在这个岗位上待了,兄弟们保重吧。”

    说完,转身潇洒的迈着大步就走出了,如果此时能给加一段儿背景音乐的话,那肯定是《上海滩》许文强泪别女主的那一段。

    陈飞出了大门,看着即将暗下来的天色,心里一阵萧瑟,叹了口气,就打车准备回家,在车上,陈飞才觉得自己今天的经历跟做梦似的。另一面,他也很担心沈嘉琪会不会出什么事情,毕竟事情已经被拆穿了,沈之杭会不会为难自己也难说。

    沈嘉琪也是怀着忐忑的心回家,从出了公司大门的一刻跟沈之杭分开以来,沈之杭就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沈嘉琪打过,连兴师问罪的动静都没有。这让沈嘉琪也捉摸不透自己这个爸爸到底在想什么。

    陈飞回家锁上门,觉得特别累,本来自己一个本本分分的农村人,就是想来大城市讨口饭吃,没想到被接二连三的找麻烦,他有种错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白骨指环给自己带来的霉运。

    陈飞坐在沙发上抽了根烟,就想赶紧休息,躺在床上想玩会手机吧,突然想起来,自己瞎忙活了一天,把买手机这事儿给忘了,干脆用被子把头蒙上想赶紧睡着。

    不知不觉中,陈飞就进入了梦乡。可是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那天梦见过的穿着民国服装的女孩和自己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好像就是上次梦见她的时候她读书的闺房,这次不一样的是,她房间的墙角多了一架钢琴,女孩儿放下书,走到钢琴面前,缓缓摸着琴键,一下两下的按出了几个音符,然后又坐在钢琴前,起手,放在上面,开始演奏,而她弹奏的曲子,陈飞又好像在哪里听过。

    陈飞走到女孩身后,女孩转过身,笑意盈盈的看看自己,又害羞的低下头接着弹,而琴谱上,曲子的名字,赫然写着《明月千里寄想思》。

    陈飞觉得这首歌带着浓浓的思念和哀伤,又如同那晚一样,侵蚀在自己的身体里,陈飞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了民国时候的长袍,而这时候,不知道谁突然喊了一句:“快跑啊,着火了,救火啊。”

    小女孩惊慌的从钢琴前站起来,就要开门出去,可是门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人上了锁,根本无力打开,陈飞眼看整个房间被火苗舔舐着,自己也想跑,可是脚仿佛被定在地上一样,无论怎么用力,就是丝毫不动。

    陈飞就这样,带着一股浓烈的悲伤,看着整个房间被火烧成灰烬,看着穿民国校服的女孩挣扎着,听着她绝望的哭喊,可是自己却动不了,就这样站在原地,无论他怎么想动,想救她,最终只有无能为力的放弃。

    最后,陈飞看着她被砸在被火烧塌的房梁下,被活生生烧毁,烧成焦炭,烧成白骨,最后被炼化成一堆一碰就散的骨灰。

    陈飞猛然醒来,觉得湿润脸颊而冰凉,随手抹了抹脸,陈飞坐起身子,看着被自己眼泪哭湿到能控出水的枕头,还沉浸在那个梦里久久不能自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