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神秘女郎的电话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虽说收拾屋子、洗袜子都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儿,但是对鹿悠悠这种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高官子弟来说,这种活儿平时是碰都不会碰的,有人说,爱一个人就是会为他做你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情,鹿悠悠就是被这种书忽悠了,才会想到为陈飞做这个。

    她收拾好之后,实在没什么事情做,就百无聊赖的看起了电视,倒是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来去自如的跟自己家一样。

    陈飞带着未消的怒火回家,站在门口,就听见里面电视的声音,他走的时候虽然比较急,但他还是记得,出门之前自己根本就没有开过电视。不禁有点惊讶,想着是不是遭贼了,毕竟有些贼在长期踩点之后,也是会有在作案地点喝个茶,看个电视什么的怪癖。

    陈飞现在有一股无处发泄的怒火,正好拿这个小贼练练手,拿出钥匙打开门,连平时的观察都省了,直接走到客厅,就看见鹿悠悠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看得的直乐,哈哈的笑着,连陈飞进来都没有回头。

    如果此时她回头看见陈飞对她的眼神,恐怕立马就会笑不出来,这时候的陈飞脸色阴沉的可怕,带着一股难以磨平的戾气,看上去甚至有点狰狞恐怖。

    平时陈飞的情绪很容易被这个神奇的白骨指环所控制,悲伤和愤怒的情绪都是被放大化,然后自己本我的意识再与他抗争,直到自己失去理智,可是这次,这种愤怒在胸腔中回荡的时候,他并没有控制,也没有要压抑的意思,而是放开了让那种情感在脑中游荡。

    他发现,自己不加以控制的时候,无论怎么放大化,都不会失去意识,反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爽感。让自己的灵魂有达到巅峰一样的快感。

    陈飞就站在距离鹿悠悠不到一米的地方,冷冷的看着她,鹿悠悠知道这时候用钥匙回来的一定是陈飞,可是奈何电视节目太精彩,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陈飞的不对。

    精彩镜头一个接着一个过去,一直到了插播广告的时候,鹿悠悠才发觉不对劲,陈飞好像从进来就站在那里没有动过,连句话都没说,什么意思呢?

    鹿悠悠转过头,看着陈飞的时候,陈飞周身那种暴戾气息仿佛已经把她紧紧禁锢住一样,让她动弹不得,鹿悠悠平时再嚣张,再天不怕地不怕,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已,见到平时不管怎么样都是文文弱弱的陈飞,再看看现在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

    陈飞一言不发,眸子死死的盯着鹿悠悠,仿佛是一把利剑,只要他想,分分钟就会刺穿她的心脏。鹿悠悠声音有点颤抖的,试探着问陈飞:“你,你怎么了?”

    陈飞冷笑一声,唇角挤出一个:“滚。”声音低沉的可怕。鹿悠悠不明白,她喜欢的那个陈飞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陈飞,从桌上拿起给陈飞买的栗子,小心翼翼的走到陈飞面前,举起来给他,说:“我知道你爱吃这家的栗子,特地给你买的,还热着呢。我还帮你收拾了屋子,臭袜子也洗了。”

    鹿悠悠原本以为,陈飞听到这些以后,表情会缓和下来,没想到,陈飞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仿佛离他越近,那种暴戾的气息就越厚重。

    陈飞看了一会儿,头一歪,冷冷的带出一个笑容,如果此时鹿悠悠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儿,绝对会被陈飞现在的样子吓哭。

    陈飞伸手扯过鹿悠悠的手腕,一把打翻她举起的栗子,而那些为陈飞精心准备的心也随着他的力道如同天女散花一样,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看到这个结果,陈飞仿佛才稍微满意了一点,接着说:“我让你滚你听不到吗?”他的这几个字,仿佛是直接从喉咙里发出的,让人不寒而栗。

    鹿悠悠被陈飞一吓,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儿,然后蹲下身子,把四散在地上的栗子一颗一颗再捡到袋子里。然后擦擦眼泪站起来,又把装着栗子的袋子塞回陈飞手里,强笑着说:“陈飞,你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肯定没好好吃饭,吃点东西吧。”

    这时候,陈飞才动了动,接过袋子,直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顺手就把手里的东西扔出窗外。然后冷笑着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老子滚。而且,别让我再看到你。”

    陈飞说这句话的时候,周身的戾气仿佛更胜,这时候鹿悠悠再也绷不住,放声哭了出来,她缓缓走到陈飞面前,抱住了陈飞。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绝望的拥抱他,陈飞现在真的是恨不得杀了她,可是为了母亲,他不会这么做。他一把把鹿悠悠从身上扯下来,狠狠一推。一个小姑娘哪受得了陈飞这么一个大男人的力道,往后退了两步,被桌角一绊,咣当就朝后仰过去。

    每个小女孩的美梦里,也许都出现过这样的画面,这时候,应该会有一个白马王子温柔的搂着公主的腰,然后两个人深情的对视。

    当然,鹿悠悠也不例外,但此时,后面接着她的,只有茶几的玻璃。

    陈飞这一推,力道不小,鹿悠悠“哐当”一声,整个人摔在玻璃上,连同茶几一起翻过去,随后传来的,是鹿悠悠的心和茶几碎裂的声音。

    还好摔下来的受力面积并不大,鹿悠悠的手被玻璃划伤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汨汨直流,陈飞毫无怜惜不说,甚至无比厌恶的看着她。鹿悠悠看着自己的手,从地上站起来,勉强着笑了笑说:“好,我滚就是了,你记得,按时吃饭,以后我不会来烦你了。”

    鹿悠悠刚出门,陈飞家的大门就被狠狠摔上了。

    出了门,鹿悠悠才放开了嗓子哭出声,她从来没想过陈飞会对自己厌恶,甚至恨到这个程度,但是她同样不明白,陈飞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没有联系他的这两天,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飞看着自己被收拾干净的家,又被翻到的茶几再一次搞得一片狼藉,闭上眼缓缓吸了一口气。

    他是真的,再也不想看见鹿悠悠这个人了,从她的出现,自己的麻烦事儿就没有断过,不是被威胁,就是挨顿打,现在彻底惹怒了陈飞,压到了陈飞的底线。任他再怂恐怕都不会再坐以待毙,他也知道,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把鹿家怎么样,自己在人家眼里,就是一只苟活的蝼蚁,连被碾死都不配。

    陈飞无心收拾,坐在床边抽了根烟,然后整个人躺在床上,开始想,沈嘉琪的事儿一出,自己也不能再在那个公司待着了,现在自己唯一的能去的地方,就是电玩城,看看前台,收个钱什么的,虽然赚的少了点,但是至少比没工作要强的多。

    想着,他拿出手机给胖子打了个电话,胖子好像还没睡醒,迷迷糊糊的,陈飞也没寒暄,开门见山的说:“胖子,我要去电玩城上班。”

    胖子被他这么一说也愣了一下,好像随即就清醒了,直接说:“哥,你不是有工作的吗?怎么突然要来上班?”陈飞也没好脾气,说:“怎么?不方便?”

    胖子说:“倒不是这个意思,哥来我们当然随时欢迎啊,你有时间来就行,这种事儿你也不用问我啊。”陈飞还想说话,电话二线就进来了,陈飞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也许是先前被唬怕了,看见陌生号码,陈飞总要掂量一下再接。

    挂了胖子的电话,这边还是没有挂断,看样子不是诈骗骚扰电话,陈飞按下接听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您好,您是?”那边咯咯一笑,就说:“陈飞吗?有笔生意要跟你做,绝对不违法乱纪,想好了晚上‘转角咖啡’见面。”

    这女人的声音媚人的很,听得陈飞骨头都酥了。陈飞皱了皱眉,问:“你是谁啊?”那边倒是不以为然的接着说:“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只能告诉你,如果你跟我合作的话,我能保证你能拿到一笔可观的收益。所以,晚上八点,不见不散喽。”

    挂了电话,陈飞把手机扔在一边,心烦意乱的想,会不会又是别人给自己下的套子,等着自己钻进去之后,再一个手起刀落。

    可是自己家刚遭了这样的劫难,最后的钱也拿去给妈妈买手机了,自己现在就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只要有利益的地方,他有什么理由不去分一杯羹呢。

    思来想去,陈飞决定还是去一趟,小心一点就是了,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的,自己现在失业,根本连维持基本生活的钱都没有了,还在乎这条贱命?

    想着,陈飞就从客厅地上的玻璃渣子中捡出一块最尖锐的玻璃,用胶布包好,准备晚上带着防身用。

    太阳由东到西,眼看天已经黑了,陈飞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做的利器揣在怀里,借着月色出了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