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午夜梦回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一路上,陈飞想,这个女人叫的出自己的名字,那应该不是陌生人吧,不管她做的什么交易,不是朋友就是敌人,而自己在泉城市认识的朋友本身就很少,女性朋友更是少之又少,这人会是谁呢。这么想想,危险系数确实挺高的,但是她约自己的地方,是一家在全市都比较有名的咖啡餐吧。

    这是一家在一个大十字路口坐落的咖啡店,平时去的人很多,如果不提前预约,根本很难订到位置,而有这么多人同时用餐,就算是想对陈飞不利,也不太可能吧。

    怀着心事一路走,陈飞一抬头,差点走过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不多不少,正好八点。

    陈飞走进门,服务员态度非常好,就说:“先生您好,请问几位?”

    陈飞习惯性的用拇指擦了擦鼻子,然后又把兜里的玻璃片握紧了几分,说:“我找人。”

    这时候,从吧台出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接待,上下扫了一眼陈飞,面带微笑的说:“是陈飞陈先生吧,罗总交代过了,您跟我来。”

    陈飞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个罗总他更不认识,印象中完全没见过这个人,听姓氏,估计连照面都没打过。他跟在招待小姐屁股后面,看着人家的小翘臀一扭一扭的,心里就痒痒,自己已经过了太久夜晚全靠手的生活了。

    走到一个走廊尽头的包厢,接待小姐轻轻敲了三下门,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陈飞进去,陈飞握着玻璃的手都要出汗了。陈飞也冲她点点头,如果不是要办正事儿,估计伸手就摸小妞屁股上了。

    陈飞推开门,就看见一个妙曼女郎坐在桌前,拄着下巴巧笑着看他。美女看陈飞愣在原地也不坐下,若有所思的样子,一笑,说:“小弟弟贵人多忘事,我们见过的。”

    陈飞最近的事情太多,场合也太多,路边擦肩而过的算不算也打过照面,也跟着美女笑笑,往沙发上一坐,若有所思的说:“最近见的人多了,就是想不起来,我们什么时候见过。”

    美女呵呵一笑,修长的手指指着陈飞的鼻子说:“小弟弟鼻子很大嘛……”陈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似曾听过,脑子飞速转了一下,睁大了眼睛说:“你是……上次酒会的曼姐?”

    陈飞说完就在想,这个美女不会是把自己叫来……嘿嘿嘿……的吧?好歹自己是有节操的,卖艺不卖身。

    罗佳曼收回手捂着嘴,看陈飞的脸色怪怪的,忍不住的笑。然后一语道破陈飞的猥琐思想,说:“一般人可降不住我,怎么,你想试试。”陈飞心里当然是一百乐意了,但是这个正义凛然的逼还是要装下去的。故意摇摇头说:“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说完还不忘了往周围扫一眼。

    罗佳曼也不跟他废话,开门见山就说:“我呢,叫罗佳曼,嘉琪说了,你也是股界大神,不夸张的说,你一个人为沈家解决两次危机,对于沈家是功不可没,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你做的,那我们这笔买卖就算成了。”

    陈飞听得云里雾里的,怎么就帮沈家解决两次危机了?什么就功不可没了?前两天沈之杭看自己的眼神还恨不得把自己剁成泥包饺子呢。

    陈飞皱眉想了想,关于这个大神,自己还是有印象的,不就是上次沈嘉琪找自己帮她打游戏升级嘛,如果上次随便鼓捣了几下也能叫大神的话,那自己确实有玩这个游戏的天赋啊。

    陈飞点点头,说:“我是帮沈大小姐操作过两次,但是具体结果怎么样她也没跟我说,我也不知道。”罗佳曼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小伙子,人长得一般,但是眼睛却分外的明亮,不禁想逗逗他。

    她站起身,绕道陈飞身后,按陈飞的歪歪,这种邦德女郎一样的人应该就是绕到身后,一把大口径手枪就该对着自己后脑勺了。紧张之下,陈飞就把玻璃片从兜里掏出来了。

    没想到刚拿出来,罗佳曼就从后面按上了自己的肩膀,吓得陈飞手一哆嗦,手里的玻璃片子就脱手飞出去了。掉在地上,发出叮当一声响,玻璃借着明晃的灯光反射着光芒,罗佳曼扬了扬眉毛,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了正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着光的东西。

    罗佳曼把这把陈飞制作的小刀颠来倒去的看了好几遍,搞得陈飞无比尴尬,今天来的,确实就罗佳曼一个人,自己一个大男人来见人家,还带着凶器,真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罗佳曼看着看着,突然笑出声,拍拍陈飞的肩膀,“你平时,出门都带着这个?”陈飞被问的无语,不好意思的摇摇头,美女又接着说;“哦~那就是为了防我啊?哈哈。”陈飞一着急想解释,说:“不,不,不是。”

    罗佳曼没想到,陈飞一紧张,说话跟个小学生似的,结结巴巴的,惹得她笑的更欢了。

    罗佳曼放开陈飞,准备开门出去,回首巧笑嫣然:“那这笔买卖就成了。礼拜五我直接去接你。”陈飞还没反应过来问是什么买卖的时候,罗佳曼已经推开了门,准备出去的一瞬间,又说了一句:“整个店都是我的,你带着小破玻璃,没什么用哦。”

    说完,就把陈飞一个人留在包厢里,陈飞一脸懵逼的看着罗佳曼的背影,心中一百个问号,简直就是程对角状无限懵逼。陈飞没明白,自己什么都没说,她也什么都没说,这笔买卖怎么就成了?关键是啥买卖啊?难倒她是沈嘉琪的闺蜜,所以…所以也想雇自己当男朋友?关键是沈嘉琪这边的屁股还没擦干净,自己怎么可能再接这个活儿。关键是多少钱她也没告诉自己啊。

    不过这个美女根本不容自己拒绝啊,直接自己就把这事儿敲定了,搞得陈飞很是被动。

    陈飞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根儿,疼的一呲牙,很快就清醒了,疼是真的,那自己也没做梦啊,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忽忽悠悠就让人家给忽悠了?

    既然这事儿已成定局,但是他想还是找罗佳曼问清楚吧,这样免得以后起金钱纠纷,陈飞想着就出了屋子,找到刚才扭屁股的接待小姐问:“你们老板呢?”

    接待小姐礼貌的笑笑说:“我们罗总交代了,只要是陈飞先生找她,我们一概不知道,罗总还交代了,说她星期五会去陈飞先生家里亲自接他。”

    陈飞还想再问什么,招待小姐只是摇摇头,不再多说话了。陈飞知道现在这样也撬不开她的嘴,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星期五见,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陈飞担心的东西多了去了,但是他也不能把这些东西放心里揣着一直到周五啊。

    陈飞拿着自制的凶器出门,心里挺膈应的,随手就把小刀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打车回家了。

    回到家陈飞也实在懒得收拾茶几的残骸,躺在床上就想,今天这么对鹿悠悠是不是太过分了,关键是自己对她越是仁慈,她老爸就越对自己不客气,这样想也是挺好的,谁让这是一段孽缘呢。

    陈飞不敢再多想,不然这一晚上,自己就别想睡了。前两天回家的时候,他都是在医院陪床,压根没怎么睡过安稳觉。可是现在躺在床上,陈飞反倒有点怕了,枕套上还留着泪渍,那晚的梦真的太恐怖,也太悲伤了,已经超出了陈飞的心理承受范围。

    陈飞想,要不然就熬一熬,实在累大发了,可能就不做梦了?陈飞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又回到了那个老屋,还是没有烧毁前的样子,只不过这次屋子里没有人,钢琴静静的伫立在角落里,陈飞像是被它吸引一样,慢慢走过去,坐在钢琴椅上,手指微张,然后缓缓按下音符。

    陈飞知道自己是不会弹钢琴的,可是此时,他好像真的能弹出曲子的灵魂,双手交叠顿挫,时而激愤,时而昂扬。仿佛这双手能赋予钢琴生命一般。

    陈飞弹着,突然借着月光映在钢琴上一个黑色的人影!陈飞一阵心惊,猛地转过头,却发现眼前赫然出现一张惨白的人脸……陈飞惊叫一声,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从梦中醒来。

    而拥有那张惨白的脸的主人,也不是什么可怖的东西,而是在月光映照下的穿着民国学生制服的那个小姐。

    陈飞看着她眸子里的期待,和少女特有的娇羞,让他多少有些着迷,他试着伸出手去触碰她的脸颊,却在一瞬间,眼前一亮,陈飞睁着眼,手高高的举着,太阳已经快接近中午了。

    虽然不是什么可怖的梦,但是陈飞依然觉得浑身冰凉,陈飞收回作势要摸那女孩脸颊的手,长叹了一口气,这连夜的梦是什么意思,陈飞也未可知,只是那一幕幕太过清晰,让人痛彻心扉,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