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追根溯源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大早,陈飞的电话就响起来,不知道铃声重复了几遍,陈飞才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罗佳曼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响起:“给你十分钟洗漱下楼。”

    陈飞猛然想起来,今天是有正事儿办的,赶紧坐起来,根本来不及想罗佳曼是怎么知道他家住哪儿的。

    陈飞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之后,带上钥匙和钱下楼,只见一辆大红色闪闪发亮的悍马停在楼下,罗佳曼扎着一个很高的马尾,一身机车皮夹克,妆容冷艳性感的靠着车身,抱臂看着他。

    陈飞哪见过这阵势,悍马是陈飞最喜欢的车,没有之一,他觉得,只有悍马才能彰显男人的血性和本色。可是此时此刻看这么一个风情女人,加上一身金属风的衣服,配上悍马确实别有一番风情。

    陈飞直接拉开副驾驶门就坐进去了。罗佳曼薄唇微动,直接上了主驾驶,本来陈飞以为,是有司机的,没想到是这个女人自己开车。

    上了车,罗佳曼没说话,直接驱车上高速,而且车速之快,根本就不是开车的节奏,陈飞被一阵巨大的惯性推力定在座椅上,心说你这哪是开车啊,开飞机呢吧。

    罗佳曼开车也属于豪放派的,每转一个弯,陈飞都有一种漂移的感觉,而且不但拐弯夸张,连超车都有种看速度与激情的惊险刺激感。

    陈飞被这种刺激惊吓的说不出话,可能因为早上没吃饭的原因,陈飞此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连嘴都不敢张一下,估计这会儿一张嘴,胃液可能就要出来了。

    车终于在一处停下来,陈飞跟本没有心情问现在是在哪里,推开车门就干呕起来,随着胃袋一身翻涌,陈飞眼泪鼻涕根本止不住的往下流。

    罗佳曼下车看着他,唇角带着戏谑的微笑。陈飞觉得自己的胃都快要痉挛的时候,才停下,拿袖子抹了把脸,才想起来问这是哪里,罗佳曼不紧不慢的指了指几个硕大的字体,陈飞跟着默默读出声:“泉,城,机,场。卧槽?泉城机场?”

    陈飞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罗佳曼点点头,故作疑问的说:“是啊,泉城机场,难倒我没告诉你,我们要去沪都么?”没等陈飞搭话,又点点头,轻灵一笑:“呵呵,可能忘了告诉你。”

    陈飞张着嘴,本以为这件事一天就能完,没想到居然还要出泉城?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到了外地还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事儿么。

    看陈飞站在原地没动,罗佳曼干脆伸出手直接拎着陈飞的后脖领子就往航站楼走。

    陈飞本来就没有罗佳曼高,加上罗佳曼又穿了高跟鞋,被人这么一拎,跟拎小鸡似的,就往航站楼走。

    陈飞被拎的很不满意,说:“你放开,我自己会走。”罗佳曼闻言,放手让陈飞跟着自己走,陈飞一个农村娃,只在天上见过飞机,要说坐飞机,自己还是头一次,不免有点紧张。

    罗佳曼看陈飞头上都有汗珠了,天气也不热,倒是没想过陈飞是因为自己要坐飞机所以紧张,就说:“你身体素质这么差吗?坐个车都能成这样。”

    陈飞咽了口唾沫,白了罗佳曼一眼说:“你那是开车?我一直觉得你是把飞机开的有点低了。”罗佳曼听着陈飞略带讽刺的话,也没好脾气的说:“自己起来这么慢,怪我喽?”

    说完就加快脚步往前走,陈飞在后面紧赶慢赶的追,样子十分滑稽,说来也不怪罗佳曼,只能怪陈飞腿短。

    换了登机牌,两人就排队登机,陈飞除了紧张以外,更多的是兴奋,可是他也很疑惑,毕竟自己撒开手就来了,直到被骗上贼船,他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要让他做什么。

    上了飞机,陈飞刚好坐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小空姐职业礼貌的微笑看得陈飞笑的牙花子都快露出来了,心说,怪不得男人都喜欢空姐呢,就是好看,漂亮,有气质。

    陈飞刚想上去跟人家握个手,就被罗佳曼一推,陈飞挑了挑眉就坐在座位上了,当飞机已经开始离开轨道的时候,陈飞才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要带我去做什么了吧。”

    罗佳曼看了陈飞一眼,说:“我们这次,去赌钱。”“什么?”陈飞脱口而出的惊叫,引起周围一阵不满,陈飞不好意思的笑笑,用目光给周围人道了个歉,皱着眉小声跟罗佳曼说:“你不是说不犯法吗?”

    罗佳曼说;“谁告诉你,所有的赌钱都是犯法的?”陈飞愣了一下,半天没反应过来,还有赌博不犯法的?

    陈飞看这么问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干脆换了个话题,他还是比较担心沈嘉琪的,就问:“最近沈大小姐真的跟你联系过吗?”罗佳曼巧笑一声,说:“没发现你还挺关心她的,这个冒牌男友还算称职。嘉琪没事,他们家老沈本来是想跟她算账来着,但是总公司里突然出事了,然后就回去了,所以你呢,现在还算安全。”

    陈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既然沈嘉琪没事,那他就放心了,干脆也学着罗佳曼的样子调整好座椅,靠着看天上的风景。

    小时候,他觉得,能上天的都是神仙,一直以为天上真的有个天宫,可是真的轮到自己上天了,却没有那种兴奋的感觉了。反而有点失望,他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中他又回到了那个十字路口,那条老街,一模一样的场景,直到看到那个黄包车夫的时候,他知道,又要开始了,一次次循环重复的梦境,没有开头没有结尾。

    直到陈飞觉得中指突然一阵被灼烧的刺痛,突然醒过来,飞机已经着陆了,陈飞举起手,中指的纹身渐渐的变成了像被烙铁烫伤过一样,十指连心,疼的陈飞一阵钻心。

    陈飞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也从来没有这样过。心不在焉的跟着众人下了飞机,他和罗佳曼根本没有行李,所有省了很多事儿。

    下了飞机,罗佳曼直接打了个车,就去了一个宾馆,这个宾馆很奇怪,坐落在郊区一样的地方,两人开好房间就各自休息,陈飞坐在宾馆里,总觉得心里有种特别压抑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沪都一直都在阴天的原因。

    这种压抑是一种来自心底的无措,那种想透气却如鲠在喉的难受。

    “咚咚咚”三声门响,陈飞起身开门,罗佳曼拿着一份文件进来,完全没有客气的意思,直接坐在陈飞床上,就说:“现在跟你说说你的任务,你先看看这份文件。”

    陈飞看了罗佳曼一眼,从她手里拿过文件就开始翻看,他只能从字面上看出,这是一个竞标书,可是详细内容,完全不在陈飞的知识范围内。

    他把竞标书扔在床上,靠在窗边,给自己和罗佳曼倒了杯水,就说:“美女,你就别卖关子了,这玩意我尼玛一个字儿都看不懂。”

    罗佳曼不怒反笑,说:“我这次来呢,是参加一块地皮的竞标,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陈飞听完,无奈的笑了笑,说:“你竞标跟我有啥关系?这个我是真帮不了你,我连啥是竞标都不知道。”

    罗佳曼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站起身,走到窗户边上,指着一个方向跟陈飞说:“你看到那座宅子了么?”

    陈飞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就看到,在一片小树林的尽头,坐落着一座法式风格的大宅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隐约间,能看到这宅子的墙壁上已经爬满了藤蔓植物,仿佛已经荒废了很久的样子。

    陈飞点点头,问她:“这个宅子怎么了?”罗佳曼拧着眉头,喝口水接着说:“这个就要从头讲了,曾经,沪都是八国联军侵华时候的租界,这个你应该知道,当时沪都四大领域的巨头,在沪都可谓是叱咤风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就是其中一个巨头的宅子。”

    “然后呢?”陈飞实在不知道这根竞标有什么关系,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然后突然有一天,这座宅子莫名其妙的起了一场大火,奇怪的是,当火扑灭的时候,消防人员才发现,在这座宅子里,从大老爷到家丁,三十六口人,没有一个人逃出来,几乎都是因为窒息死的,只有他们家的大小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是据说,还有一个家丁是因为出门采购物品,侥幸躲过了一劫。”

    罗佳曼刚说到这里,陈飞突然惨叫一声,陈飞的中指突然像被明火灼烧一般的疼痛,那种钻心和刺骨让他实在无以承受,他甚至还隐约闻到了皮肤和毛发被烧焦的臭味。

    但是这种疼痛随着罗佳曼疑问的眼光,瞬间又停止了,陈飞不好意思的掩饰说:“刚才不小心被窗户夹到手了。嘿嘿,没事。”

    罗佳曼看了陈飞的手一眼,又看了看他刚才因为疼痛渗出汗珠的额头,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然后瞬间就隐进了眸子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