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鬼打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害怕罗佳曼看出自己的异样,只能撒谎,然后催促罗佳曼接着说。

    罗佳曼又看向远处的宅子,接着说:“后来这座宅子闲置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三大巨头从开始的共荣发展,到最后为了利益三方割据。都想争这个宅子,最后却被一个年轻的富商买到,翻新了宅子。”

    陈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这个宅子相当不简单,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宅子,他没说话,等着罗佳曼继续说下去。

    “这个富商买下宅子之后,出奇的一个佣人都没有雇佣,而是每天在宅子里,很少有人见他出门,后来很多年以后,他突然离开了宅子,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再后来直到他的房屋产权到期,这房子被卖给一个富豪,可是不到两年,同样的,因为房屋起火事件,富豪一家人也死在里面。”

    陈飞听到这,不禁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现在只能确定,罗佳曼是奔着房子来的,可是她讲这些是什么意思,陈飞就不得而知了。

    罗佳曼眯着眼睛,如同蓄势待发的豹子一般盯着那座宅子。

    “后来,这座宅子就成了有名的凶宅,被市政府规划在旅游区中,没有再转卖过,只供参观,可是现在沪都要发展新区,这栋老宅子不得不拆了,所以要开始竞标土地,但是很多人顾忌这房子的邪性,都对这块地有所顾虑,而且这次竞标非常有趣,来了一个京都的大人物,并且是我最强大的竞争对手,所以,我想见见他。”

    陈飞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一二分,关键是他实在不知道他在这中间能起到什么作用,罗佳曼带着他来,要是想给这房子驱邪啥的,那也应该带个道士才对啊。

    罗佳曼看出了陈飞的疑问,接着说:“竞标的时候,会有人接着喊价,所以,你只要告诉我,喊到多少的时候停就够了。”

    “可是我什么都不懂,我怎么知道要怎么喊。”陈飞疑惑的说。

    罗佳曼这时候才露出笑脸,说:“凭你给嘉琪玩游戏时候的直觉喽。”罗佳曼特地把“直觉”两个字说的很重,她是希望陈飞明白些什么的。

    可是她应该是太高估陈飞的脑子了,陈飞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反正是凭借直觉而已,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跟罗佳曼说;“既然是凭直觉,那你应该知道,直觉嘛,这个东西有时候准有时候不准的,要是哪不对了,赔了你的钱,你可别怪我。还有,我的钱你要照付。”

    罗佳曼耸耸肩,说;“ok喽,两万,可以吗?”“两万?”陈飞惊讶的喊了一声。“怎么,嫌少?”罗佳曼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陈飞赶紧摇摇头,自己这都多长时间了,别说两万,两千都没拿全乎过,一时间有点受宠若惊,赶紧点头就答应下来。

    其实罗佳曼想买下这块地并不是做房地产,她也不打算拆了这幢老宅子,而是利用它的古朴和神秘做噱头,打造一所规模宏大的法式庄园餐厅。

    如果能以最低的价格买到这块地,包括这个区域的其他房产,只要竞标的地段没问题,那她得到的收益,可是给陈飞两万的几百倍,甚至几千倍。

    陈飞心里倒是很开心,毕竟啥责任都不用负,就能白白拿两万块钱,这跟天上掉馅饼也没有什么区别啊。两人商量了一下,明天看看内部结构,罗佳曼还要核算一下,如果竞标成功,那以后翻修宅子的成本和装修预算是多少。顺便还能参观参观这个传说的诡宅。

    既然明天还有正事要办,两人在酒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各自回房休息,陈飞看了会儿电视,想着早早就睡,但是躺在床上,陈飞一想到那两沓红票子,心里就兴奋的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把白天突来的诡异疼痛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知道是不是坐飞机太累了,陈飞一夜好梦,第二天神清气爽,只是那种压抑的感觉还是很强烈,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是他自己清楚的知道,只要他妈妈不再出什么事情,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感觉这种东西,也许习惯就好了。

    他梳洗好之后,就去敲了敲罗佳曼的房门,罗佳曼也已经梳洗完毕,简单干练的装束和今天的活动倒是挺配的,陈飞冲着罗佳曼礼貌的笑笑,两人就出门打车,可是因为这地方是新区,还没有被开发的原因,并没有出租车,偶尔有一两辆也是载着客人路过。

    眼看时间过去了十五分钟,罗佳曼实在是不想跟个傻子似的站在门口等车,如果飞机能托运汽车,她一定走哪都把自己的车带着,陈飞在酒店门口抽了两根烟了,也不见有车来,干脆就跟罗佳曼说:“我昨天看了一下,穿过树林应该很快就能到,不是说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么。”

    罗佳曼点点头答应了,两人就打算过了马路横穿树林过去。所有有时候说,不是本地人不知本地事儿,如果现在是一个当地人,就算绕路,也不会有人愿意横穿这片树林,有好几个驴友进这片树林都被困在里面过,不到天黑根本走不出去的。至于为什么,那谁也不知道。

    陈飞跟罗佳曼倒是挺轻松,开着玩笑就进了树林,如果是晴天,说不听还能听到鸟叫,可是这阴天不说,云层压的鸟都不敢出来了,空气里还带着暴雨即将来临的湿闷的味道。陈飞总觉得这种气氛很不舒服,可能罗佳曼也有同感,两人相对无言,各自往前走着。

    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却久久都没有走出去。都是年轻人,按照他们的脚力,早该走出去了,而且这个树林也不算很大。还是罗佳曼最先发现了问题,拿出手机,准备定位一下,却发现这片鬼树林根本就没有信号,突然间,罗佳曼停下来,跟在后面的陈飞险些就撞到她后背上。

    陈飞抬起头,问她怎么了,就看到罗佳曼眉头紧紧的拧着,语气有些不对的问陈飞:“你有没有发现有些不对劲?”

    陈飞被他这么一问,也觉得,自己走的时间够长的,而且这里树叶很茂密,加上阴天看不到阳光的变化。陈飞掏出手机,自己和罗佳曼大概是在八点半左右进的林子,但是现在已经上午十点四十了,也就是说两个人已经走了两个半小时还多,走公路也差不多该到了,但是穿越树林这么个捷径,竟然到现在都没有走出去。

    陈飞小时候在农村,总是会听见老人说什么鬼打墙的问题,可是这大白天,怎么可能会有鬼呢,再说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种迷信自己怎么可能相信,可是转而一想,白骨指环这种东西都从小说里到现实里了,鬼打墙这种东西,也不是没可能发生的。

    罗佳曼四周看了看,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竖着对折了一下,又蹲下身子,挖了一个浅坑,把一半儿埋进土里,站起来跟陈飞说,我在这里做一个标记,看看我们会不会再绕回来。

    陈飞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但是用国币做地标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笑了笑,两人又再一次开始走,这次,为了时间过得快一点,两人只能说说话,可是因为两人之前没什么交集,而且格局相差太悬殊,一时间又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最后还是陈飞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罗佳曼也没反对,点点头,陈飞就说:“我小时候,没见过我爷爷,我奶奶说,我爷爷在我两岁那年就去世了,那时候爸妈要去地里忙,没时间照顾我,都是我奶奶照顾。有一天,也是这种阴天,我奶奶让我去地里给我爸送饭,我贪玩,就没走大道,抄小路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地上有个大洞,斜着往下,我小时候除了人,啥都不怕,就跟着下去了。”

    这个故事似乎提起了罗佳曼的兴趣,带着一脸疑惑的看着陈飞,陈飞接着说:“我下去以后,就看见一个红衣服的小姑娘瑟瑟发抖,我到现在还记得她的样子,长得挺好看的。我问她是谁,她说他是村东边猎户家的小女儿,她说刚才下雨,她没敢出来,那时候我也挺奇怪的,刚才一直在家里,没看到下雨啊。”

    “后来我让小女孩跟我走,我天天在村里玩,路都门儿清,等她跟我走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她浑身都湿透了,看样子应该是淋雨了。我说要送她回家,她说她不跟陌生人走,让我回家叫她爸妈来接她,我就答应了,我就想先给我爸把饭送了,然后我跟我爸说了这个事儿,我爸一听脸色就不对了,然后……”

    “然后怎么了?”罗佳曼正聚精会神的听着,陈飞却突然站住不讲了,她一阵疑惑,抬头看去,只见面前的树下,赫然埋着刚才自己的一百块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