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那些亲身经历的故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此时罗佳曼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谁都不会想到这种茶余饭后拿来当做聊天打屁的话题的事情,竟然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里,而且毫无违和感的出现,谁都没有心理准备。

    陈飞掏出手机,看看表,已经过了十一点,两人已经非常疲惫,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出出去的办法,干脆就找了个还算干净的木头桩子坐下,恢复精神。

    两人半天没有说话,就在陈飞有点昏昏欲睡的时候,罗佳曼突然说;“你把那个故事讲完吧。”

    陈飞一听也来了精神,想了想故事的进度,就接着说:“我把这个告诉我爸的时候,我爸突然脸色就变了,赶紧就问我是在哪看见的,我就说在一条以前没去过的小路,我爸就让我带他去,可是等我再找那条小路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了,只有荒草,我爸就问我,还记不记得路的方向,我记得当时我能隐约看见我们村长家的洋楼,应该是正东边,我就说应该记得,我爸就领着我去找。”

    “后来找了半个多小时,我爸用镰刀把地上的荒草豁开,才看到一个大洞,我当时一眼就认出来了,我要带我爸下去的时候,我爸说啥都不让,就让我妈去叫猎户过来,又等了一会儿,猎户才来,他们的样子特别着急,而且,感觉特别悲伤似的。当时猎户进去的时候,我就听见一声嚎叫,然后我爸也跟着下去了。”

    “当时猎户把小女孩抱上来的时候,我妈往后退了一步,一下就把我眼睛捂上了,没让我看。直接带着我就回家了,当时我也不知道啥情况,后来晚上我妈以为我睡着了,就跟我奶奶讲今天的事儿,我就支棱着耳朵就听,我妈说,猎户家的小丫头贪玩,一个人跑出去玩,突然下雨了,半天没回家,到了晚上都没回来,猎户他们都找了一个月了,没想到,让我给找着了。”

    罗佳曼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飞,就说:“你讲的是真事儿吗?后来呢”

    陈飞点点头,说:“其实这小女孩就是那天下完雨之后滑进洞里,然后就磕死了,然后冤魂不散,自己以为自己还活着呗,可是自己的魂儿怎么都走不出那片荒地,就遇上了我。后来我奶奶还说,还好我命大,那小女孩又是因为自己贪玩死的,不是别人害的,不然我也凶多吉少,再后来有一次我还梦到她跟我说谢谢呢。”

    罗佳曼听到这,才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陈飞面色凝重的说:“我觉得这个世界,没什么绝对的事情,也许我们今天看见的就是,你相信这个?”

    罗佳曼说:“信。”这个信字说的斩钉截铁的,陈飞觉得她一定也是遇到过什么事儿,所以才会这么坚决,还没等陈飞开口,罗佳曼就说:“因为我也遇到过。”

    陈飞笑了笑:“反正现在咱们也出不去,也不能干着急,不如你也讲讲?”罗佳曼点点头,说了句好吧,眼神就望向一个地方,开始回忆起来。

    “我记得那时候我上小学吧,我爸妈嫌我是个女孩儿,我爸呢,又是个搞建材的,说女孩以后不适合干这行,没人继承家业,就想再生个小孩,后来我妈怀孕,真的给我生了个弟弟,那时候我们全家都很开心,后来没到三年,我弟弟就得败血症,不在了,那时候,我们全家都很痛苦,尤其是我爸,他嘴上不说,但是我私下里好几次看到他偷偷的哭,头发也白了不少。”

    说到这,罗佳曼的眼眶都慢慢的红了,也许让她回忆不是什么好事儿,陈飞刚想打断她要不别说了,罗佳曼又开始接着说。

    “后来我妈觉得是她命不好,就去算命,那时候有个神婆挺有名的,我陪我妈去了,神婆就跟我妈说,让他别急,他命里还有个儿子,然后算命的看着我,脸上表情瞬间就变了,把我妈都吓坏了,掐着指头一算,就跟我妈说,你这第二个儿子怕是也保不住,又当着我妈说,说第二个儿子,就是让我送走的。”

    “我当时就吓哭了,我妈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回家跟我爸说了,我爸当时就把我妈骂了一顿,然后又安慰我妈说不可能的,后来我上初一的时候,我妈又怀孕了,等我上初二的时候,我妈还有一个月的预产期,我爸带我妈去检查,花了点钱问性别,医生也确定了是个儿子。”

    “一切都很好,很顺利,预产期的前两天我妈去做最后的检查,说孩子没问题,还给我爸看了b超单子。我也特别开心,结果,在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见我弟弟来找我了,他就坐在我房间里跟我玩,然后他还会说话,梦里的时候,我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漂亮的男孩儿的芭比娃娃,弟弟特别喜欢,抱着就不撒手。”

    陈飞认真的听着,没有打断她,但是罗佳曼已经完全陷入回忆里,两个眼睛直直的看着地面,都没有动过。

    “小孩子就是淘气啊,他就一直扣着娃娃的眼睛,娃娃的眼珠就掉出来半截,然后就用绳子把娃娃的头勒掉下来了,我就告诉他不能这样对待娃娃,把头安好,他很听话,自己玩了一会儿,就跟我说,姐姐,我要回去了,我好喜欢这个娃娃,你能不能把他送给我啊,我说好啊,送给你,但是你不可以欺负他哦,弟弟当时特别开心,就出去了。我以为我只是想弟弟了,根本就没在意。”

    “然后我妈预产期是五月底,可是我妈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去医院检查,六月一号那天,我妈去做了剖腹产,后来我爸我妈是哭着回来的,我问她,弟弟呢,我妈就摇头,我爸说在肚子里的时候就死了,脐带缠着脖子死的,我爸比我妈看的开,说那孩子右眼畸形,眼珠子跟掉出来似的,没活下来也好。我当时就慌了,跟我的梦一模一样。”

    说着,罗佳曼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然后她又接着说:“奇怪的是,明明前一天我妈还感觉小孩在肚子里踢她,可是尸检报告却说已经死亡一个星期了,而且推论下来就是我做梦的那天。看来那个神婆说的没有错,我妈的第二个孩子,就是我送走的。”

    说完,罗佳曼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下来,陈飞走过去轻轻抱了抱她说:“跟你没关系,可能都是巧合吧。”

    就在这时候,陈飞的中指又开始灼烧般的疼痛,并且开始闪烁着微弱的红光,好像被共鸣了一般,陈飞看着它,仿佛有规律一样,陈飞心想,它会不会是想给自己带路呢?

    陈飞分别走向几个方向,只有面对一个方向的时候,红光是一直亮着的,剩下的几个方向,红光一直在不停的,缓慢的闪烁着,陈飞也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会不会再有人能看到这个红光,就拍拍罗佳曼的肩膀说:“走吧,我们再试一次。”

    罗佳曼很快的调整了一下情绪,就点点头,她突然觉得陈飞不若自己认识的这几天一样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吊儿郎当,反而有一种认真,罗佳曼唇角露出一抹笑意,跟着陈飞走。

    陈飞按照红光的指示走着,突然眼前一片光明,陈飞看了看表,大概只有二十分钟左右。罗佳曼没有惊讶的神色,就好像她提前就知道陈飞会带她走出来一样。

    他们出来的地方,是古宅的背面,两人绕了一圈,发现古宅的面积相当的大,这里应该不止是一个宅子,应该还有一个私人庄园。

    陈飞看着爬满了藤蔓植物的墙上,墙皮有些地方已经脱落,也正好加深了一些历史感,有一种八十世纪著名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城堡一样的感觉,配上阴天和沉重的气氛,仿佛一开门就能飞出成千上万只蝙蝠。

    他们到达的时间,正好是下午两点半左右,还能赶上最后一波解说,同来的还有几名游客,看着都挺眼熟,应该是在宾馆里打过照面的,看来住在那个宾馆里的人,应该都是要来参观的游客。

    罗佳曼和陈飞进去的一瞬间,陈飞却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和抗拒,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一种死活不想进去的感觉,那种莫名的感觉让陈飞的心跳的异常的快,陈飞看到中指上的红光似乎是得到了召唤一样,不停的闪烁着,陈飞此时觉得自己心跳的速度似乎也不比这个慢多少。

    罗佳曼看陈飞站在门口半天没动,转身拍拍他的肩膀就问:“你怎么了?不舒服?”

    陈飞被她这么一拍,那种感觉就好像会隐藏一样,嗖的一下缩回了陈飞的身体里,让陈飞顿时舒服了不少。陈飞脸色发白的笑笑,跟罗佳曼说:“我没事儿,赶紧进去看看吧。”

    说完,就跟罗佳曼一起进了古宅,解说员不紧不慢的讲解,游客们拍照的拍照,三两人聊天的也有,罗佳曼在忙自己的事情,不停的观察之后在随身的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陈飞在这里走的每一步,都觉得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这种特别的感觉就好像是,时隔很久之后回到了故乡的熟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