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游园惊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漫不经心的走,好像这里的每一个房间他都很熟悉,他清楚的确定自己跟没有见过与之相似的宅院,自己一个农村人,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泉城了。

    这种熟悉让他心慌,就好像身体里有一种东西在抗拒着,让他很难受,不知不觉,他已经完全的脱离了群体,独身一人在宅子里晃荡,而他心里的那种熟悉感,让他有一种久别重逢老朋友的感觉。

    如果陈飞此时站在镜子前面,他就会看到自己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在看这里的每一个装饰,每一个物件。

    这里的墙壁,屋顶,虽然被人又粉刷装修过了,可是依然可见一层淡淡的黑色,陈飞不知不觉间上了二楼,就像被一个莫名力量指引一样,他一直走到最里面一个房间。

    刚走到房间门口,陈飞突然觉得浑身一冷,那种浓稠的巨大的悲伤如同巨浪一般拍打在他身上,他的心紧紧的缩了一下,难受的窒息。

    陈飞蹲在地上,泪水毫无征兆的就流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弄湿了地毯,他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为什么,可是始终得不到一个回答,他疼,莫名的心疼,背叛,抛弃,阴谋,冷漠,就好像这些元素混合成一碗汤再被陈飞硬硬喝下的疼。

    陈飞想站起来,他试着推开门,可门上着锁,陈飞现在有一种想要逃离的感觉,这种感觉和那种浓烈的悲伤在身体里抗衡,不分上下。

    突然的尿感似乎让陈飞的感觉好多了,他转身飞似的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陈飞骂了一句卧槽,爬起来接着跑。

    他上来的时候,从来不觉得楼梯有这么长,现在反而像是多了好几倍,像是在倒着跑电梯一样,怎么跑都跑不完,陈飞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恐惧,直到现在逃跑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在这个宅子里迷了路,和罗佳曼他们走散了。

    陈飞不停地跑,他听老人说过,鬼怪不会自主的伤害人,它们只会侵蚀你的意识,造成幻觉,陈飞的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他知道,自己一定是撞了鬼了。

    陈飞见这样跑下去也不是事儿,干脆扶着楼梯扶手,减慢了速度,闭着眼往下,直到右手一空,他知道,自己已经下来了,他试着叫罗佳曼的名字,可是空空的大厅里,除了自己的回声,没有任何声音。

    陈飞走到大门口,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他奋力的推开门,月光惨淡的照下来,映着客堂大理石铺成的地面,陈飞默默走出去,因为害怕,所以他走的飞快。

    让人奇怪的是,陈飞明明是下午来的宅子,可是此时已经晚上了。难倒就在陈飞转了一圈老宅的工夫,竟然过去了半天?

    尿感催促陈飞赶紧去找厕所,可是陈飞死都不想进宅子了,因为担心罗佳曼,所以陈飞还是决定回头看看。

    他看见宅子还有三三两两的灯亮着,知道罗佳曼他们应该还没有走,但是想着他们应该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干脆就地解决了算了。

    陈飞小跑着绕到宅子侧边,对着墙就一阵放水,终于感觉膀胱一阵舒服,看月亮的高度,怎么也得九点多了,陈飞提上裤子就准备走,可是就在这时,他突然站住不动了。

    自己面对着的墙上,赫然出现两个人影。陈飞心里一惊,两个人影?那只有两种可能,这个鬼地方既然没有灯,第一种可能是,天上有两个月亮,第二种可能,就是他后面有人!。

    想着,陈飞的冷汗就从额头冒出来了,他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陈飞咽了一口口水,久久都没敢回头。

    可是好奇心的驱使,和不能用后背对着危险的事物本能,让他不得不转身去看,陈飞急促的喘着气,缓缓回过头。

    此时此刻的恐惧已经让陈飞的腿开始发抖,他已经想到了一百种转身后的可能,可是当他真的转过身才发现,身后根本就没有人!

    陈飞贴着墙,眼睛不住的往身边扫着,可是周围连风声都没有,就算是有人,他也不可能在一点动静都不发出的基础上,如此快的隐匿起来,就当陈飞刚放下心的时候,眼睛突然扫到了一个东西。

    陈飞看到,自己面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赫然放着一双红色的小皮鞋。陈飞顿时心中一震,腿一软,就跪在地上了。

    他知道自己在发抖,停不下来的抖,他伸出手,想去触摸那双红色的小皮鞋,还没摸到,突然就听见宅子里传来一声尖叫。

    陈飞来不及反应,但是他的腿已经软的站不起来了,紧接着感觉整个宅子附近都亮了起来,那光随着风摇曳着,陈飞喘着大气,自顾的呢喃:“火,是火,着火了?”

    人在绝望的时候,潜能会被无限的激发。他知道,罗佳曼还在里面,他必须去救她,陈飞甩开两条本不听使唤的腿就往大门口跑,此时火已经快烧到二楼了,陈飞脱了外套就冲进眼前的一片火海。

    他不知道这个火是因为什么烧起来的,但是之前那些邪性的传说,确实让人闻之丧胆,陈飞在一片火海里,完全找不到目标,也不知道罗佳曼他们现在在哪里。

    所有木质建筑部分都已经被火势的灼烧发出浓重的黑烟,他第一反应就是一间一间的找,但是最有可能坍塌的,就是二楼,而且按照他们之前参观的顺序,这个时间是应该在二楼不假,陈飞脱下身上最后一件衣服折好捂住鼻子就往二楼冲。

    二楼已经变成一片火海,陈飞突然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直呼救命,他心中一惊,寻找着呼救的源头,声音是从二楼侧边的一个房间里传出来的。

    陈飞顶着危险冲进去,却发现房间已经完全被火焰吞噬,他记得之前自己在沈嘉琪的子公司当保安的时候,有培训过关于火灾火情的知识,在脑中搜索了一番,陈飞只能蹲下身子,来避免吸入过量浓烟,然后用尽量大的声音冲着房间里的人喊着:“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救你啊。”

    那人的声音很明显已经很虚弱了,只能发出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呻吟,陈飞仔细辨别着那人的方向,终于在一个角落,看见一个已经被浓烟熏的不成样子满脸漆黑的人,当陈飞爬到那人面前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个人不假,但陈飞确定自己来的时候,那些跟着参观的人里面根本没有这个人,倒不是陈飞对人的面孔有什么特别强的辨别能力,完全是因为,这个男人,穿的是民国的服装,他穿着一身长褂,奄奄一息的缩在角落里,满眼怨恨的看着陈飞。

    陈飞虽然惊恐,但是救人要紧,他试着拉他的手,可是还没等他触碰到这个人,旁边已经完全烧着的柜子,瞬间倒塌横在他们中间,陈飞眼看着一个生命被活活砸死在火海中,痛苦的感觉已经大过了恐惧,他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他只是会抗拒的那种莫名而来的悲伤,现在,却那么毫无违和感的与自己重叠,好像这个悲伤就是自己的,而他自己,现在就在体会这种深深的绝望。

    陈飞还没能接受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呼号和嘈杂,他觉得是不是现在人都被火势退到了走廊里,逝者已矣,他顾不了这么多,爬向门口的时候,陈飞已经彻底说不出话了。

    那些嘈杂声的根源,根本不是罗佳曼他们的,而是一群穿着民国家仆服饰的人,他们在火里逃窜着,绝望的嘶吼着,奋不顾身的想要从一片火海里逃离出去,陈飞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穿越了,他看着眼前的人,无力的挣扎,他喊着:“下楼,可以冲出去!快!”

    这时候,好像有人回应他一样,一个带着瓜皮帽的的男人,哀嚎着从楼下跑上来,说:“为什么?大门被人锁了,我们都出不去了!”

    当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尽数发生哀嚎,然后,所有人都像商量好一样,绝望而颓丧的坐在地上,一副等死的模样,陈飞知道,大门被锁了,那么意味着,谁都出不去了,他想着,但是突然意识到这里只不过是二楼,所有人是可以从窗户里跳下去的啊,总比活活被烧死强。

    他拼命冲进一间火势稍小的屋子,试图推开窗户,可是让他意外的是,他根本推不开屋子的窗户,窗户是上了锁的,又被火烧的变了形,所以根本打不开。

    陈飞跑出来换了一间屋子,火势也相对比较小,同样的,窗户也锁上的。陈飞突然意识到,这是个阴谋,有人不想让他们活下去。

    陈飞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他绝望的,坐在地上,这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期,才是让人最恐惧的,陈飞抱着头,内心终于升腾起一种崩溃的感觉,终于,他也忍不住嚎啕哭出声来,这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是啊,应该是勾魂使吧,自己是不是已经死在这里了,他慢慢抬起头,一个留着花白胡子,穿着大褂的老头看着他,眼中的绝望不逊于陈飞,陈飞冲他笑笑,是一种,在绝望中能一起等死时候建立起的感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