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未知的力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没想到的是,老头只是对他说话,绝望中带着一种恳求的眼神:“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小姐吧,求求你,她还在房间里。”

    陈飞听完绝望的摇摇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喃喃的说:“我救不了…我真的救不了…我谁都救不了…我们都要死了,出不去的…”

    老人没有放弃,还是重复着同义句话:“求求你,救救她,还在房间里,你去救救她。”

    陈飞突然有一种绝望中的怒火,伴随着他从胸腔里喷涌而出,他冲着老头喊着:“我说了我特么的救不了!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你觉得我能怎么救?”

    这时候,老头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看的陈飞突然毛骨悚然,但人在绝望的时候,是感受不到任何恐惧的,老头笑着说:“你觉得,这火,烧到你了吗?这烟,呛到你了吗?”

    陈飞心中猛地一震,才去感受了一下,他一直以为,他是因为恐惧才忽略了疼痛,此时才发现,好像自己真的没有闻到一点点烟的味道,他扔掉手上的衣服,站起身,像是看到救世主一样的看着眼前的老人,老人也微笑的看着他,嘴里却依然重复着一句话:“救救我们家小姐,救救她,她一个人在房间里。”

    所有的一切,都被这样的环境映衬的十分诡异,老头重复的话语,诡异的微笑,坐在走廊里绝望的人,好像都跟自己格格不入,他好像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一样,他向被这声音指引一样,缓缓的走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就是知道,那个小姐的房间,就是第一次自己进来的时候,那个带着锁的房间。

    他走到门前,依然带着锁,老头跟在他身后,表情好像凝固了一样,只是机械的重复着同一句话,“救救我们家小姐”陈飞试着拉了拉门,门却好像跟他杠上了一样,纹丝不动,陈飞转过头,带着疑惑的目光去看老头,却看到老头突然伸出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陈飞本能的一声惊呼,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光明,天亮了,他面前的,是二楼那个小姐卧室的门,而自己的肩膀上,的确搭着一只人手…

    陈飞接着惊呼了一声,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陈飞,你怎么了?”陈飞缓缓转过身,罗佳曼正带着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陈飞紧紧闭了闭眼,晃了晃头,然后看着罗佳曼,一脸茫然的问她:“我怎么了?天怎么又亮了?”其他的游客也都坐在走廊供游客休息的长椅上,奇怪的看着他。

    罗佳曼转身看看那些游客看看陈飞,小声说:“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了,开始的时候,我在做预算,不知道怎么,你就不见了,等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你自己在楼梯上原地踏步。你怎么了?”

    陈飞拧着眉头,擦掉还挂在额上汗珠,说:“然后呢?”

    “然后?然后你突然闭着眼睛慢慢的下楼,直接跑出去了,我就追出去,结果你就,你就在侧面的墙上…那个…上了个厕所,然后我叫你,你跟听不见一样,然后突然就往楼里跑,上了二楼,我们都挺害怕的,你上了二楼以后,突然趴下,进了一个屋子,然后又爬出来,看见所有人坐在这里,你又跑到别的房间去推窗户,然后就窝在角落里哭,然后嘴里还说着,说着什么我救不了,什么我们都要死了?”

    罗佳曼看见此时陈飞的表情已经凝固了一样的惊恐,眼睛直直的看着一个方向,这时候陈飞转过头看着她,声音十分的虚弱,接着问她:“然后我是不是就走到这扇门前了?”

    罗佳曼点点头说:“对……然后你就走到这里,没有在动了。”

    陈飞点点头,没有在说话,罗佳曼不解的问陈飞:“你到底怎么了?”

    陈飞吸了一口气,硬挤出一丝微笑,带着疲惫的语气说:“我先回去了,我想静静。”说完,转身就往大门口走。

    罗佳曼眯着眼睛看着陈飞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她知道,陈飞这个人一定不简单,不是说这个人有多大的能力,说点让人觉得可笑的话,就是,陈飞这个人身上,似乎隐藏着一种未知的力量,而陈飞自己却并不知道。

    上次在酒局上,沈嘉琪完全没有骗自己的意思,陈飞确实不是她的男盆友,而且,确实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且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人物。一个人在泉城市打拼,到现在也没有混出个什么名堂。

    可他就是凭借这股谁都不知道,甚至自己都不知道的力量,帮助沈嘉琪突破根本就没人做到的难关。这事儿,沈嘉琪不知道,自己却是知道,自己是金融系毕业,对于暗庄这种用钱砸出来的逆天存在不是不知道。可是他陈飞,竟然这么轻易的破解了暗庄的操作。

    所谓的暗庄操作,就是背后有庄家操纵大盘,他先通过最大的资金,让一支甚至几只股票上涨到所有人都信服,从而吸收购买,最后,在把价格压到最低,抛出去。

    而陈飞这种连站在商业顶端的人都不一定敢去操作的方式,让所有人都怀疑,陈飞本身是一个可以完全破解暗庄的金融天才,但是,罗佳曼可以确定,他不是。

    所以,他一直在暗中注意观察陈飞,包括在陈飞在树林里的时候,在带自己走出那段路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去看他自己的左手中指,这就更让罗佳曼肯定了,陈飞的左手,有一种神秘的力量。

    对于自己身上有未知的力量这件事情,也许陈飞是有察觉的,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个力量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这个力量怎么去操作。刚才在宅子里,陈飞像疯子一样的表现,也正好说明了,陈飞这个力量一定与这个宅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没错,罗佳曼并不是一个无神论者,她也完全相信,这种神秘的未知力量是真实存在的,而这种神秘的力量是通过陈飞的潜意识来表达的,这也是罗佳曼这一次带陈飞来这里的原意,有了陈飞这种未知力量的帮助,她能创造的利益,就不只是金钱这么简单的东西了。

    所以,她需要陈飞,需要陈飞用这种力量。罗佳曼站在窗边,看着陈飞离开时疲惫而颓然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

    她是个女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不想追根溯源,更不想知道陈飞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而所谓的利益,只不过是一种建立互赢的体制,她从陈飞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沈嘉琪的感情绝非一般,所以,她想做的,就是在沈嘉琪察觉并且打算运用陈飞的力量之前,得到陈飞。

    陈飞顺着公路走,脑子一片空白,他并不明白自己刚才遇到的那些都是些什么,如果所有都是被制造出来的幻象,而那个老人,又是什么,他看得到自己,他诡异的笑又是什么,他不停的让自己救的,又是谁?

    陈飞已经开始对自己中指的力量感到害怕,一种未知的恐慌,他无命消受这样的东西,他想要的,是安稳度日而已。能有一份工作,保证自己和妈妈的生活,能让自己过上被村村里人羡慕的日子就够了。

    这种一次次风口浪尖的恐惧让他受够了。他回到宾馆,顺手抄起烟灰缸,把左手放在桌上,他觉得,应该结束了,让这些都结束吧,那些每晚折磨自己的梦境,到今天那种绝望,他真的受够了,他真的要崩溃了。而且他清楚明白的知道,只要让这个中指消失,他就会回到以前的生活,那种正常人一样的平淡生活。

    也许是冲动,也许是害怕,更多的,是对未知的危险的崩溃的心。

    陈飞摔碎了烟灰缸,捡起一片最锋利的碎片,陈飞能感觉到,眼泪流过脸颊的冰凉,他红着双眼,咬着下唇,将手中的锋利刺下去,看着碎片割破皮肉刺透骨头,疼痛感让陈飞的脑神经一阵畏缩,青筋暴起,那种痛感让他感受到一种真正的解脱。

    陈飞看着自己中指的骨头一点点的暴露在空气里,他甚至有一种意外的快感,他有点狰狞的笑着,看着自己的右手是如何拿着凶器一点一点的割断自己的手指。

    就在陈飞一点一点割断自己手指的时候,手上的纹身像是能感应到一般,竟然开始闪着一种深红如血的光芒,然后那些刀口,竟然也奇迹一样的用肉眼能见见的速度迅速的愈合着,陈飞心惊,他惊慌的加快了割断手指的速度,可他越快,愈合的速度永远比他下手的速度快。

    他惊慌失措的哭喊着,疯了一样的破坏着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可是一样无事无补,指环的力量似乎像跟他开玩笑一样的捉弄着他的神经,让他崩溃。

    最后陈飞狠狠的把碎片扔出去,砸在玻璃上,清脆的一声,让陈飞的心弦彻底断裂,他颓然的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地板,也许,这一生,他注定不会平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