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来自“岳父”的“问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也是见好就收,也没来得及数,把钱拿在手里,冲俩人扬了扬眉毛,说:“这样不好吧?”瘦老头一看陈飞这个小王八蛋得了便宜还卖乖,牙咬得牙根子都酸了,但是毕竟现在自己的把柄在他手里,自己又能怎么样呢,只能下去再查查,这个不长眼的孙子是谁。

    陈飞一看老头瞪着自己,有火不能发的表情,心里别提多爽了,拿钱在手上敲了敲,故作难为的说:“那这个我就收下了,我还有点事儿,我先回去了。”陈飞刚准备走,女的上来就把陈飞拉住了,毫不客气的说:“小赤佬!照片呢,把照片删了!”

    陈飞本来只是忘了,他拿了钱根本就没想把这事儿说出去,本来在酒吧里这种跟情人玩暧昧的人就不少,要是他个个都照相的话,现在早都发了财了,所以说,这点职业操守还是有的。

    但是听这女的语气这么差,还带着一股看不起陈飞的意思,虽然陈飞不是沪都人,但还是能听出来这个“小赤佬”是骂自己的,当下就说:“照片?什么照片儿?”

    女人一看陈飞收了钱反而不认账,气的一跺脚,指着陈飞说:“你!你真不要脸!拿了钱就不认了?”

    陈飞笑嘻嘻的看着女人发火,调笑说:“什么钱?证据呢?再说了,脸是什么?很值钱么,能拿来吃?”女的一看陈飞耍上无赖了,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的事情败露出去,干脆照着瘦老头的后背就是一巴掌,然后坐在长椅上嘤嘤的哭起来。

    瘦老头也很是无奈,但是他一看就比这小娘们沉着的多,随即换了一副笑脸,说:“小兄弟,我看你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

    陈飞一笑,冲着女人就说:“看见了吧,这才是明白人。”然后转身拿出手机,删了两张,把手机在瘦老头面前晃晃,说:“放心吧,我不是本地人,我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事儿我不会说出去的。”

    老头点点头,陈飞转身就往花园大门口走,心想今天收货不小啊,虽然不是什么正经来路,但是毕竟偷情这种事儿也是违背社会道德的,自己也没错,也算心安理得。

    女人一看陈飞走了,哭闹着捶打瘦老头,让他赔偿自己的精神损失什么的,瘦老头自己的火都没消,怎么能容得下这么个女人在自己眼前闹腾,抓着女人的腕子就是一个打耳光,打的陈飞都听见了,陈飞顿在原地耸耸肩,头都没回,他也是留了个心眼儿,万一自己一回头,瘦老头在把自己拍下来,以后报复呢。

    陈飞这么想想,觉得自己真实越来越机智了,直接走出大门口往老宅方向走了。

    老头望着陈飞的背影,跟哭闹的女人说:“你他妈的一个女流之辈,懂什么!老子的前程差点就断送在你的手里了,你还跟我闹!滚!”

    陈飞走到老宅门口,心情爽快,看着老宅都不觉得那么压抑了,突然他想起来,那会儿自己勘察敌情的时候,有人给自己打电话,心想谁那么不长眼,早不打晚不打,偏偏那时候打,也就是自己没出什么事儿,万一真的是个什么变态杀人狂,那自己的小命可能就要葬送在这个电话手里了。

    陈飞拿出手机,一看两个未接,一个是罗佳曼打来的,一个是沈嘉琪打来的,陈飞一看沈嘉琪打电话,心里又高兴了几分,心说今天自己是出门踩狗屎了还是怎么,运气这么好。

    陈飞想都没想就把电话给沈嘉琪打过去了,那边响了几声,电话被接起来,陈飞一看有人接了,就说:“沈大小姐,消失了这么久,终于把我想起来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电话那边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阴沉沉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飞一定,吓得手一哆嗦,手机差点就掉地上了,他赶紧看看手机,是沈嘉琪的手机号没错,她的电话,陈飞倒着都能背出来,现在他是真的后悔先开那个口,就算开口了,也不该叫那句沈大小姐,但是电话已经接了,不可能就这么挂了,陈飞想了想,故作硬气的说:“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你是谁?”

    那边先是沉默了几秒,然后回答:“我是沈嘉琪的父亲,沈之杭。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飞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头皮都麻了一下,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陈飞本来已经做好了沈之杭会找自己算账的打算,所以跟罗佳曼跑这一趟也算是避避风头,他这次出来已经决定所有陌生号码都不接的打算,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沈之杭会来这一手。

    陈飞被他带着低沉声音的气场震慑的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先搪塞着先挂了电话,再回泉城领罚,只要自己把沈嘉琪供出来,那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要是不把沈嘉琪供出来,那这一切又怎么解释呢,说不定连口供都对不上,只能在从长计议了。

    想着,陈飞就说:“沈,沈总啊,那个我这边信号不好,回去再说啊,先挂了。”沈之杭也没想到,自己堂堂沈氏集团的老总,竟然被这个无名无分的小子挂了电话,不怒反笑,这小子,有点意思。

    陈飞挂了电话,还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惊魂未定了一会儿,又给罗佳曼打过去了,心说该不会是沈之杭兴师问罪已经到她那儿去了吧。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罗佳曼问了一句:“你在哪儿,刚去你房间找你,你不在?”陈飞一听,心有余悸的问:“你找我怎么了?”

    罗佳曼一听,别的男人都是上赶着找自己,而自己找他这个土老帽,他怎么反而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呢,一下就换了语气,说:“没什么事儿,就是跟你说一下明天竞标的问题。”

    陈飞一听,跟沈之杭没什么关系,也就放下心来,说:“哦哦,我再老宅这边呢,看看有什么商机,我也小赚一笔。”说着,陈飞还伸手摸了摸兜里的钱。

    罗佳曼也挺纳闷的,难道陈飞也要参与竞标,不过他没有业界邀请不说,他这个水平,肯定也不懂这个啊,难道是他发现了自己的能力,想了想,随即又推翻了自己的疑问,这绝对不可能,以陈飞现在的城府和格局,他就算知道了,也绝对想不到这个,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然后跟陈飞说:“哦,那你现在回来吧,我们该商量正事儿咯。”

    陈飞听着罗佳曼甜腻性感的嗓音,陈飞又恢复了之前的愉悦,甩甩胳膊顺着公路回宾馆去了。

    其实一路上陈飞还在想着枯骨的事情,这个事情,他总归要搞清楚的,而且现在也能解释当时自己两次救了鹿悠悠时候,那种神奇的时间定格,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回到宾馆,陈飞就看见罗佳曼的房门是开着的,陈飞敲了敲门没等人答应就走进去,看见床上散落着一叠资料,而罗佳曼看样子是不在房间里,陈飞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她回来,他其实还是很担心沈嘉琪的,有个沈之杭那样的冰块儿老爹,怪不得沈嘉琪的个性会那么冷傲。

    过了几分钟,陈飞听见洗手间抽水马桶的声音,拉回了思绪,罗佳曼丛卫生间出来,卸了妆的脸上还带着几滴水珠,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脸完全不是靠妆容来衬托的,完全是出于自己本身的气质,陈飞咂咂舌,心说要是披着浴巾出来就更好了,罗佳曼看陈飞看自己怔怔出神,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说:“你想什么呢?”

    罗佳曼是故意这么问的,至于陈飞在想什么,她比谁都清楚,男人都一个样,看见女人犹抱枇杷半遮面的样子都是把持不住的,而现在,陈飞看见她,越是把持不住,对自己就是越有利。

    陈飞回过神,发现自己的面前就是罗佳曼的酥胸,尴尬的笑了笑,说:“竞标的事儿等会儿再说,刚沈嘉琪老爸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罗佳曼被问的一愣,摇摇头说:“没有啊,怎么了?”陈飞点点头,有点放心的说:“没有啊,怎么了?”陈飞说:“那就好,对了,你帮我给沈嘉琪打个电话,问问她最近怎么样。”

    罗佳曼被陈飞这个要求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她聪明的没有多问,现在还不是她好奇的时候,而且从陈飞的语气态度大概能猜出来,陈飞应该是被沈之杭抓了个正着,所以才会这么慌,电话打过去,陈飞一脸紧张的看着罗佳曼。

    罗佳曼微笑着示意陈飞没事,电话被接起来,陈飞的心都被提到嗓子眼儿了,只能罗佳曼笑着说:“哎,沈叔叔啊,嘉琪呢?我找她问一下关于我这次竞标的事情,哦?那好吧,谢谢你。”

    罗佳曼挂了电话,耸耸肩,说:“电话是沈总接的,说沈嘉琪现在在公司,手机没有拿,我觉得倒是未必。”

    说到这,陈飞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皱着没有问:“既然这次竞标,各地产大亨都会来,为什么沈之杭没有来参加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