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竞拍大会前的热身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罗佳曼很意外陈飞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而不是问自己为什么会是沈之杭接的电话,就坐在床边说:“沈氏集团的财经雄厚,可主要是做生产和成品,并没有涉足地产方面,而且这次竞标,完全是对于内部的,这是一块肥地,一般的人就算有钱有势力,也得天时地利人和才拿得到。”

    陈飞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好奇的问,:“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发现,我除了知道你叫什么,其他的,可以说一无所知。”

    罗佳曼很满意陈飞的好奇,男人对自己越是好奇,自己就越好把控,她巧笑了几声,也不做回答,而是直接略过自己的问题跟陈飞说:“我们还是现在研究一下标书的问题会比较好。”

    罗佳曼话题转移的很是自然,以至于陈飞根本都没有发现自己的问题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跳过了。

    罗佳曼拿着标书中的其中三张,对陈飞说,:“这三块地方都是预算下来,最能盈利的地方,只是这次抢这三块地的买家一定不少,所以竞拍价格势必会很高,所以,以我现在的能力,能拿到这边其中一块,就已经很好了。”

    陈飞完全不明白罗佳曼说的什么意思,顺手拧开桌上放的矿泉水,就说:“你说的啥意思,我是真的听不懂,你到底要我干啥?”

    罗佳曼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对牛弹琴了,无奈的说,:“只要明天竞标的时候,出现这三块地,到时候会有概况图和位置图,你看着哪一个顺眼,不管多高的价格,都要帮我拍下来。”

    陈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是他第一次帮别人做这么大的事儿,心里多少有点没底,但是一想,自己这不是还有指环的力量吗,明天问问她不就好了。

    陈飞想到这也觉得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罗佳曼一直在暗中观察陈飞的神色,看他一副胸有陈竹的样子,反而让罗佳曼有点意外,按理来说,陈飞应该是会有点担心才是。

    罗佳曼知道,现在探索他的态度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所以干脆什么都没说,点点头,说:“咱们去楼下吃点东西吧。”

    这么一说,陈飞也觉得有点饿了,毕竟刚才匍匐前进了那么久,体力早耗光了,两人下楼,随便点了点吃的,陈飞就说:“咱可说好了,我全凭感觉来,你要是赔了我可不负责。”

    罗佳曼见陈飞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心里也踏实了不少,陈飞看着罗佳曼也挺奇怪,怎么自己说要赔了她反而还跟没事儿似的呢,心说女人真是神奇的动物,怪不得有首歌叫《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呢,不过对于陈飞这个资深右手党来说,就算他猜也猜不明白,自己这副样子这辈子跟这种有权有势的女人已经无缘了。

    想到这,陈飞就想到沈嘉琪了,他也不是没做过一夜暴富,直接一掷千金娶了沈嘉琪的梦,但梦想和现实毕竟还是有差别的,票子还得慢慢赚。

    两人相对无言,各怀想法,这顿饭吃的也是没滋没味。吃完饭,罗佳曼说自己累了,要先去休息,陈飞点点头就答应了。

    陈飞自己回了房间,打开电视,搜索了一圈,不是脑残片就是综艺节目,再不然就是新闻,当转到新闻节目的时候,陈飞看到一个视频,主题是乌克兰石油大亨协小女儿奥莉薇亚出席第二次议员竞选。

    陈飞从视频扫过的瞬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金发碧眼,**丰臀,赫然就是上次陈飞好不容易送回去的那个乌克兰妹子。难道她真的是乌克兰石油大亨的女儿,上次她光给自己比划了,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陈飞还以为她开玩笑呢。

    新闻内容很短,陈飞也懒得关注,虽然自己跟这个外国美女同处一个屋檐下一个多星期,但毕竟是她走她的阳关道,自己走自己的独木桥了,两不牵扯。

    陈飞想着,就关了电视准备睡觉,其实他想着明天正好在把枯骨叫出来漂亮的完成这个任务来着,但是毕竟它也说过,自己频繁的召唤它出来是要付出代价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代价,但不管是什么,总归不太好,跟恶魔做交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既然罗佳曼也说了,自己只要凭借感觉就好了,那自己还是别惹那个怪物比较好,陈飞内心纠结了半天,觉得还是到时候现场再看,毕竟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

    想着,陈飞就睡着了,斗转星移,一夜无梦,早上起来的时候,陈飞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这么长时间了,终于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场好觉,陈飞头一次觉得睡一场好觉竟然这么爽。

    陈飞刚洗漱完毕,罗佳曼就敲门了,陈飞一开门,罗佳曼直接就进来了,陈飞也没管她,收拾好了就说:“我们什么时候走?”

    罗佳曼笑笑,说:“不急,离开始时间还早,我们先普及一下知识。”陈飞听了皱了皱眉,心说这玩意还要培训知识?他不是没在电视上见过,竞标不就是坐那举个牌子跟着喊么,爽了就行了,最后谁都会用一脸羡慕和敬佩的眼光看着中间拍得竞物的人。而拍得的人,也是一脸骄傲的离场。

    罗佳曼看陈飞不以为然,就说:“这次来竞拍的这些人,都很不简单,以我的立场,绝对不能得罪,如果他们真的要跟我抢,我只能放手。”陈飞扬了扬眉毛,不解的问:“你昨儿不是还说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拿到手的么?”罗佳曼叹了口气,说:“我也是今早才得到的消息,只要这些人抢这三块地,那我们就没必要跟着抢了,看情况换别的吧,老宅这边我已经买下来了,就看地了。”

    陈飞心说这女人怎么一天一变呢,自己做生意买块地还要看别人脸色,活的真够累的。

    罗佳曼心里也很慌,这些人之前并没有听说要参加这次的竞拍,现在就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害的自己的计划全都乱了套了,到不是说自己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上非要比别人低一节,是因为这些人都是政界的高官,涉足房地产也是有内情,如果自己看中的肥羊被别人叼走了,那这个人就算得到这块地,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陈飞看罗佳曼沉默不说话,以为她又怎么了,伸出手试探她,罗佳曼突然回过神,又跟陈飞说:“算了,现在这个情况,只能随机应变。”

    陈飞无奈的摇摇头,心说那你跟我这三起三落的演个什么劲儿呢。

    陈飞看罗佳曼的脸色有些沉重,所以一路上也没有搭话,直到车开到一处郊区的会所,会所及其隐蔽,但却建设如同小宫殿一般富丽堂皇的,陈飞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像传说那种专门为高官洗黑钱的地儿。

    罗佳曼叮嘱陈飞一定不要乱说话,一切看眼色行事,其实陈飞是想告诉她,自己压根就不会看眼色,要是他会溜须拍马看人脸色,也不至于活的这么惨,两年下来还落得个没工作的下场。

    但是事已至此,到了人家大门口就只能听人家发落了,陈飞跟着罗佳曼进了大厅,之间中间一块高台,挂着一块巨型幕布,高台中间有一个竞拍桌,台下有一块空旷,剩下四周都是座椅,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坐在座椅上了。

    陈飞刚准备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罗佳曼一把就把陈飞拉起来,瞪了他一眼说:“这不是随便什么座位都能坐的。”

    陈飞这才随着她说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座位分别分配在大厅东侧,西侧,南侧,而北侧,就是那个高台,座椅的位置有三层,第一层二十个,第二层十六个,第三层只有两个。

    陈飞在电视里看到的,都是一个拍卖台,下面就是座椅,跟电影院一样,这样奇怪的阵势陈飞还是头一次见,就问罗佳曼这是什么意思。

    罗佳曼把陈飞拉到第一东边第一排坐下,说:“第一排是散客,或者新入行的,第二排是地产界的大亨,也就是人家专门干这一行的。这第三排就是坐地起价,就是所谓的坐高标,意思就是,谁一旦坐到了这个位置上,就代表你能接受最高的价格,无论什么价格,你都要买下当下正在竞拍的地。”

    陈飞想了想,接着问:“那如果三个高台都坐满人了呢?”罗佳曼皱着眉头说:“按理来说应该是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但如果这真的有人同台高标,那最终的结果还要进行三方竞拍。”

    “三方竞拍?”陈飞好奇的问,罗佳曼接着说:“对,意思就是这三个人在所有人最高标价的基础上进行再次竞拍,价格由对方加,加到有人无力承受,自己退出为止。曾经就是有人在这个地方拍到一件价值连城宝贝。”

    陈飞心说:我的乖乖,照这么玩,一个土豆都能给玩到几个亿啊。陈飞撇着嘴摇摇头说:“那这些人肯定是有病了,才会这么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