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塔罗牌少女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推开自己房间门,罗佳曼躺在床上,已经比之前看上去好了很多,但眼神却依然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她缓缓转过头去看,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陈飞什么都没说,只是从自己的房间里拿了一瓶水准备给她喝。

    可是陈飞拧开瓶盖,才发现,瓶盖是早都被拧开过的,看来不只是罗佳曼的房间,自己房间的水也被人动了手脚,可是到底是谁会这么做,除了那个瘦老头,谁还会这么这么做呢?自己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本来就是单身汉,就算这么做了也不会怎么样,要这么做的人到底意欲何为呢。

    这时候,罗佳曼转过头看着陈飞,似乎也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她半天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像寻常女生被这种手段害过之后只会哭泣。通过这件事情之后,也让她明白了,陈飞这个男人,相当靠得住,这种药药效虽然猛,可是也不至于让自己丧失意识,也就是说,刚陈飞有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罗佳曼盖着被子坐起来,手指插进头发里,沉默了一会儿,跟陈飞说:“你能去我房间里把我的衣服和行李拿出来吗?”

    陈飞点点头,转身出去了,陈飞收拾好罗佳曼的东西和一些资料拿到自己房间,很识趣的转身出去了。

    陈飞站在酒店的走廊里,点了根烟,这件事情实在让他匪夷所思,完全不明白这么做的人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陈飞觉得,这次来沪都让自己有了一个质的成长,心态决定一切,可能此时,就是自己的心态变了。变得不再什么事儿都去抱怨,去害怕,而是能静下心来冷静的分析,这些都是罗佳曼和身体里的枯骨怪物冥冥中教给自己的。

    一根烟刚燃到头,就听见房间里罗佳曼说了一句:“进来吧。”陈飞踩灭烟头,走进房间,直接坐在床上,罗佳曼穿戴整齐,眉头紧锁,陈飞也没遮掩,说:“你刚才……”

    还没等陈飞一句话说完,罗佳曼就打断他说:“我知道,我刚才看了一下,我手里的资料都没有缺失,说明人不是冲着钱来的。”

    陈飞冷哼一声,说:“肯定是那个瘦老头干的。”罗佳曼摇摇头说:“我觉得不会是他,如果真的是他,我们从拍卖所到酒店打车走高速短短十五分钟,他不可能在匿名拍卖的情况下查出我们的名字和住址,并且这么快就能下手。”

    陈飞很是惊讶,没想到这个罗佳曼竟然恢复速度如此之快,并且在恢复,稳定情绪之后如此沉着冷静的分析这件事。

    陈飞点点头,问罗佳曼:“如果不是瘦老头,又会是什么人呢?我们就来了这几天,没得罪过什么人啊。”罗佳曼作思索状,想了一会儿问陈飞;“你有没有什么的罪过的人,知道我们要来沪都的?”

    陈飞想了想,当时连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要去沪都,所以根本没人知道,就连胖子他都没有告诉过,就摇摇头跟罗佳曼说:“我没有,当时那么突然,我连我妈和我兄弟都没告诉。”

    罗佳曼深深出了口气,小声自言自语说:“那会是谁呢?”随即,罗佳曼斩钉截铁的跟陈飞说:“我们连夜回泉城,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回去了我会想办法查。”

    对于罗佳曼这个提议,陈飞一百个赞同,毕竟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且不说自己在泉城有没有这个本事,毕竟还是回家,心里能踏实一点。

    两人达成共识之后,各自收拾了一下,连夜退房去机场。

    一个黑影,站在酒店的一个角落,眼睛直直的盯着陈飞和罗佳曼上了出租车,唇角又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转身进了酒店,这个人身手极好,陈飞他们住的楼层本来也不高,这人根本没有乘电梯的打算,直接进了楼梯间,速度飞快的直奔六楼。

    黑影到了门口,才发现陈飞他们退房的时候把门锁了,站在门口想了一会儿,说来也巧,保洁正好上来清理房间,男子走过去跟保洁说:“您好,我是刚才的住客,我有东西忘在里面了,能不能等我拿一下。”

    保洁也没有多想,毕竟有自己看着,这人肯定也不会偷什么东西,就打开门。

    男子冲进房间假装翻找了一阵,从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角落里拿出一架小型摄像机,然后装在口袋里,跟保洁说了声谢谢,就出了。

    男子出了酒店,就打了个电话:“天,东西我已经拿到了。”这个叫天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男子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陈飞和罗佳曼坐在出租上,心怀忐忑,一方面担心那个在沪都只手遮天的瘦老头打击报复,一方面不知道这个不知名的家伙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一路上,罗佳曼一直在催促司机快一点,催的司机都烦了,罗佳曼说:“师傅你快一点,麻烦你,我们赶时间。我给你加一倍的钱。”罗佳曼想订离现在时间最近的一趟回泉城的机票,如果错过这一班,那下一班就到凌晨五点了。

    司机一听价钱,冷哼一声说:“小姑娘,你再让我快,就不是赶时间坐飞机了,就是赶着投胎了,你不要命,我还要的。”

    司机说话有些激动,带了些许方言口音,陈飞听完倒是挺有意思,罗佳曼无力反驳,看着陈飞心挺大,也不知道现在该哭还是该笑。

    等到了机场,已经整整晚了十五分钟,就意味着,他们坐下一班航班回去,要五个小时以后了,换了登机牌,陈飞跟罗佳曼坐在候机室里熬时间,这时候,陈飞看到一个女孩,打扮的非常简单时尚,玩弄一堆纸牌,陈飞一看纸牌手就痒痒,心说等着自己回去了好好找胖子他们斗个地主。

    但是现在,自己在这闲着也是闲着,不能过手瘾,过把眼瘾也是好的。

    陈飞背着手走过去,只见小姑娘直接放着凳子不坐,盘腿儿坐在地上,将手里的纸牌洗好,用一个怪异的排列方法码在皮箱上,然后在逐个翻开,陈飞很好奇这是个什么东西,毕竟自己以前从来没见过。

    陈飞蹲下去,看的入神,纸牌上图案花花绿绿的,感觉很好玩的样子,可是陈飞一个也看不懂,就问她:“你这个是什么东西?”

    小女孩翻开最后一张牌,看了看陈飞,笑了一声说:“不是吧大哥,塔罗牌没见过?”塔罗牌这东西,陈飞倒是听说过,这东西是流传在古代西方的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占卜术,但要说见,他确实没有见过。

    陈飞好奇的拿起一张牌,没想到小姑娘一巴掌打在陈飞的手上,抢过塔罗牌,对陈飞说:“别用你的脏手碰牌,会影响我的占卜。”陈飞被小姑娘没礼貌的动手动脚搞得很不爽,瞪着小姑娘就说:“谁知道你这破玩意准不准,还搞得神秘兮兮的。”

    小姑娘可能最受不了别人亵渎她神圣的塔罗,就说:“我帮你占卜一下好了,不过我看你都不用占卜,一脸衰相。”小姑娘瞪了陈飞一眼,洗好牌,把牌摊开在皮箱上,对陈飞说:“你抽牌吧。”

    陈飞按照她说的数字抽了几张,小姑娘按照顺序排列好,开始翻拍,边翻拍还边叨叨,说着一些陈飞根本听不懂的词语,什么太阳,什么皇后,什么倒吊人,听得陈飞丈二的和尚似的。

    陈飞眼看小姑娘的表情从开始的轻松,后来拧着眉头,最后却更加沉重了。

    小姑娘翻起最后一张牌,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随后又收回来,有些慌张的把牌放进一个干净的小包里,站起身,没管陈飞,转身就要走。

    陈飞被这小姑娘弄得莫名其妙,说要帮自己占卜的是她,现在露出那么多让人无法捉摸的表情的是她,现在一言不发就要走的人也是他,陈飞本来就好奇,现在她这么一整,陈飞更是好奇,人家说一个好的占卜师能从一个牌镇里看出被占卜者的未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陈飞上前一把拉住小姑娘的手臂,表情凝重的问她:“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姑娘一看自己的手被抓住了,想挣脱,却无奈手被陈飞死死的钳着,一番挣扎之后,小姑娘说:“你这个我无可奉告。”

    陈飞愣了一下,什么叫无可奉告,心说:你给老子算命,算完了还不告诉老子?这分明是调出人家的好奇心然后不管了。他突然想起有一次杨晨给自己讲的一个段子,说自己睡一个姑娘,亲亲摸摸搂搂抱抱然后准备干正事儿了,发现姑娘大姨妈来了。现在这姑娘干的就跟这个事儿似的。

    陈飞还打算纠缠不休,姑娘看表,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陈飞,说:“我要赶不上飞机了。”

    陈飞拿过名片,才松了手,小姑娘飞快的走向登机口,到最后,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转过头跟正在看名片的陈飞说了一句:“排阵告诉我你的身体里,有个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