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回到泉城市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听到这句话,心里猛地一震,再抬头寻找小姑娘的身影,已经被埋没在人群中了,陈飞没想到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竟然被人轻易的从嘴里说出来,正在原地不知所措,罗佳曼丛背后拍了陈飞一下,说:“你怎么跑这来了,我找了你半天。”

    说完,看见陈飞表情怪异,手里拿着张名片,就好奇的看看陈飞眼睛看的方向,又从陈飞把手里的名片拿过来,喃喃的念着上面的字:“阿卡那占卜工作室,白梓涵。”陈飞听她念叨才回过神,从罗佳曼手里抢回名片,放进兜里。

    罗佳曼没想陈飞会这么在意这个名片,就问陈飞:“你刚刚怎么了?”陈飞有点迷茫,毕竟自己内心隐藏最深的东西被人不到二十分钟就翻出来,摆在明面上,任谁心里都会有一种恐惧感。

    陈飞没回答罗佳曼,而是反问她:“你相信占卜么?”罗佳曼以为陈飞是在机场被发了名片才问她的,耸耸肩说:“还好,有些占卜师很厉害的,能占卜出被占卜人身上所有的秘密包括他接下来的运势和发展,很厉害,但是呢,大多数都是骗子,只不过就是顺着你说而已。”

    陈飞点点头,心里却还是忐忑着,坐回到候机座位上,陈飞才想起来问罗佳曼刚才找自己干什么。

    罗佳曼被陈飞这么一打岔也忘了说正事儿,听到陈飞发问,才说:“对了,你在泉城市招惹过什么不该惹的人么?”

    陈飞一听罗佳曼问他这个问题,也是一愣,就在脑子里搜索,要说自己的罪过的人,那就太多了,可是往大里说,好像就鹿悠悠他爸一个,陈飞想到这,就跟罗佳曼说:“泉城的副市长,上次因为一点小误会,我差点揍他。其他的我也记不大清楚了。”

    罗佳曼一听,差点笑出来,这个陈飞还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什么人都敢动手。但是这件事很明显不是这个副市长做的,据她所知,这个副市长鹿关东,为人很是直爽,从不与其他官员苟同,更不是什么阴险狡诈之辈,也从不收受贿赂,所以很多东西到他手里,只要不按法律程序走,那基本上就是被卡死了,油盐不进,送红包会直接被拒之门外。

    可是照陈飞这么说,那自己和他都没有的罪过什么人物,为什么偏偏把目标投向自己呢。

    陈飞一晚没睡,已经相当疲惫了,当陈飞知道说不定跟鹿悠悠又有牵扯的时候,心里更加烦闷,自己一定得跟她把话说清楚,最好是当着鹿关东的面,免得让人家抓着不放手。

    直到早上五点,天已经蒙蒙亮,陈飞他们才登记,上了飞机,陈飞终于松了口气,总算是离开这个倒霉地方了,先是古宅内的恐怖回忆,再到枯骨怪物,再到瘦老头,最后又遇见了一个莫名其妙让人恐惧的少女占卜师,真是一趟挺糟心的旅行。

    陈飞在飞机上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也没管别的,罗佳曼却丝毫不敢放松,似乎一切来得都太过蹊跷和突然,让自己有点不知所措。

    飞机随着重心下降,颠簸的有点厉害,陈飞被颠簸搞得头昏脑涨,醒过来,看见罗佳曼正低头思索着什么,眼中都是血丝,看样子是一直都没合眼,陈飞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好胜心太强,惹了那个死老头子,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事儿,现在反倒把罗佳曼卷进来了,心里难免有些愧疚,就安慰罗佳曼说:“现在到了泉城,我们都没得罪过什么人,你怕什么。”

    罗佳曼摇摇头说:“我不是怕,是因为这件事很蹊跷,你不觉得么,而且这个人做这些的目的,一定不是很单纯,但肯定不会过早的让我们知道他的目的,所以,这件事的背后,肯定有一个大雷,等着我们掉以轻心了去踩,而这件事,仅仅是一个警告。”

    陈飞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以他的脑子,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一层上,再说了,现在都到自己的地盘上了,他能怎么样,大不了把自己玩死了,自己再回家种地呗。

    现在陈飞只知道飞机要降落了,他就想躺到自己的被窝里好好睡个懒觉,然后再找胖子喝个啤酒撸个串,最后再找个茶楼打会儿牌,他就满足了。

    陈飞实在是想不通这些事情有什么可担心的,再一看罗佳曼满脸愁容,觉得简直就是多此一举,杞人忧天。

    下了飞机之后,两人分开各自回家,陈飞坐在车上,觉得自己在飞机上想的没有错,鹿悠悠的事确实应该早点解决,毕竟赶早不赶晚,这么拖下去,倒霉的还是自己。

    回到家,陈飞一脑袋就栽在自己床上了,此时此刻,他最想的,就是这个大床了,陈飞把手机放在枕边,刚迷迷糊糊的睡着,电话就想起来了,陈飞不管是谁,直接挂了,接着睡,没想到那边打个没完了,陈飞也没看,直接接了电话,及不耐烦的问:“你谁啊?”

    电话那头语气也不太好,直接说:“是我,沈嘉琪。”陈飞听到这个名字瞬间脑子一凉,一下就精神了,紧接着沈嘉琪就问陈飞:“你昨天怎么不接电话。”

    陈飞支吾了一声,心说这下坏了,怎么把这事儿忘了,总不能跟沈嘉琪实话实话,说罗佳曼被人下了药,自己也差点鬼迷心窍,差点就把你闺蜜睡了。这不是扯淡么,单说下药这事儿,说出来估计都没人信。就说:“昨天,昨天你打电话的时候我都睡了,应该是没听见手机响。”

    陈飞本来就是个不会说谎的人,一到撒谎的时候,就老顺嘴秃噜,而且脸红,也幸亏沈嘉琪不是当面问陈飞这句话。

    沈嘉琪听陈飞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名堂,干脆打断他说:“陈飞,这次你跟曼姐出去我没意见,但是你要知道,现在全商界都知道你的身份是我男朋友,你不要在外面惹事,做什么对沈氏集团不利的事情。还要沈氏集团给你擦屁股。”陈飞满口答应,但是怎么觉得这话说的有点酸溜溜的呢。

    沈嘉琪说完就挂了电话,陈飞也不知道沈嘉琪这句话是针对自己还是觉得她跟罗佳曼表面上虽然是好姐妹,但本质上还是商业竞争对手,然后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身份,被人套话?

    良心作证,对于沈氏集团的东西,陈飞真的压根就不清楚,他觉得沈嘉琪不是不知道这点,还是她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反正陈飞是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被沈嘉琪这一通莫名的电话搞得睡意全无,陈飞坐起来,拿出手机,找到鹿悠悠的电话,自己上次对她做的,虽然过分,但该说的话都没有说明白,干脆一咬牙就给鹿悠悠打过去了,过了好久,才有人接了电话。

    陈飞一听有人接电话了,赶紧说:“喂?我是陈飞,你现在有事儿么,我有事儿跟你说,对了,还有你爸。”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就是她爸,你有什么事儿,陈飞。”

    鹿关东最后那个陈飞叫的格外深长,听的陈飞一哆嗦,这几天他被吓得心脏已经不大对了,没想到回泉城依然得受惊吓。

    陈飞心想反正也是撞到枪口上了,这事儿迟早得说,这个账,迟早都得算,就说:“鹿市长,我有些事想跟你聊聊,方便吗?”

    鹿关东有些意外,没想到陈飞这么直接,自己也确实想找陈飞来着,但是因为有事一直没有脱身,所以就耽搁了,这会儿陈飞主动来约,择日不如撞日是最好的,就跟陈飞说,你现在来我家吧。

    陈飞本来想,作为这么大的官员,跟自己谈事儿,不得去个大饭店什么的,现在他把自己约到家里是什么意思,万一有埋伏呢,自己不就吃哑巴亏了?

    见陈飞犹豫,鹿关东也猜到了陈飞的顾虑,干笑了两声说:“你放心吧,下午内人在家随便做点吃的,我们好好聊聊,之前的事,可能是我误会了。”

    陈飞也很纳闷,说白了,他是真的不相信鹿关东说的这些话,万一这家伙欲擒故纵呢,那自己还是吃亏,可是转而一想,是自己约的人家,难道还得挑地方,再说了,再怎么样,自己身体里这个怪物也不是白住的吧。陈飞想了想,就说:“行吧,你家在哪啊?”

    鹿关东给陈飞说了个地址,又说:“那我等你来。”就把电话挂了,虽然面对的是市长,但毕竟说的是些私事,也用不着太正式。陈飞其实很好奇,鹿悠悠怎么没有接电话,难道是出什么事儿了?不管怎么说,他觉得还是要先见到鹿悠悠才觉得踏实。

    半日闲暇,陈飞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按照鹿关东给的地址找过去,上次送鹿悠悠回去的时候,自己多少还是记得的。

    陈飞按照地址找到了鹿悠悠家,看到门口贴着一副白对联,陈飞一时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单元了,下楼又找了一遍,再核对自己记下的地址,心说:没错啊,就是这个单元,这个白对联是怎么回事儿。

    陈飞站在鹿家门口,半天没敢敲门,陈飞一想鹿悠悠没接电话,再一想鹿关东那股冰冷幽然的声音,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正在陈飞转身想走的时候,门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