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离别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听见门响,知道现在想走已经来不及了,不管什么情况,都要硬着头皮上了,他不知道这个白色的对联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那天自己粗暴的赶走鹿悠悠,她想不开做了什么傻事,结果就……

    陈飞不敢再想下去,开门的人是鹿关东,本来就犹如冰块的脸上,此时更像是蒙了一层霜一般,双眼充满血丝,陈飞想转身就跑,可是自己的腿就跟不听使唤一样定在原地,他知道,如果真的是鹿悠悠因为自己的问题出了事儿,今天这个门,他铁定是进得去出不来。

    陈飞咽了口唾沫,跟鹿关东说:“鹿市,这是……”鹿关东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在陈飞看来,还不如哭好看呢。

    鹿关东没说话,侧过身让陈飞进门,陈飞双拳仅仅的捏着,小心翼翼的进了鹿关东的家门,只听身后“碰”的一声,大门被关上,陈飞的心彻底被提到嗓子眼儿了。

    鹿关东关门回来,见陈飞没进去,有些疑问,又让了一下,示意陈飞进去,陈飞走到客厅,看见偌大的餐桌上摆满了菜,可以说色香味俱全,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陈飞完全没有食欲,被鹿关东让着坐在椅子上,陈飞的心又开始乱想。

    陈飞曾经看过一个电影,意思大概是一个女老师,骂了一个学生几句,学生回家想不开就自杀了,然后父母瞒着学校和老师,只是向老师请了假,然后,再把女老师约到家里来,在饭菜里下毒,全家人一起,和女老师都死在这场饭局里。

    陈飞怎么想怎么觉得现在就和那个电影如出一辙,这么一想,冷汗就顺着额头留下来了。鹿关东回来,手里拎着一瓶酒,看陈飞直流汗,就说:“你热吗?要开空调吗?”陈飞听着鹿关东说话,觉得怎么听怎么阴森,赶紧摇摇头说自己不热。

    罗关东也没有再管陈飞,而是坐在陈飞对面,打开酒,给陈飞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然后举起杯子,有要跟陈飞碰杯的意思,陈飞心里虚,半天也没端杯子,鹿关东阴沉着脸,举着杯子看着陈飞,也不说话,陈飞有种要被人活活逼死的感觉。

    陈飞刚把杯子举起来,又放下了,诡异的气氛让他实在待不下去了,把杯子一放,心说就算鹿悠悠出事了,也是鹿关东逼的,如果鹿关东不找人对自己家下手,他也不会这么对鹿悠悠的,再怎么说,这个屎盆子也不能全扣在自己头上。

    陈飞站起来,跟鹿关东说:“对于悠悠的事儿我也很抱歉,我知道我也有错,但是她的死你不能全推到我身上,是你做的太过分了吧,你自己对女儿漠不关心,现在反倒来怪别人你觉得合适么!反正现在人已经不在了,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有本事你就搞死我!”

    陈飞越说越激动,就差拍桌子了,鹿关东被陈飞连珠炮似的指责搞得一阵懵逼,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她的死?

    陈飞瞪着眼睛盯着鹿关东的脸,鹿关东皱着眉头,完全不能理解陈飞什么意思,难道这小子疯了?

    就在这时候,鹿关东家的大门响起了开锁的声音,陈飞心里顿时又是一阵紧缩,陈飞听着玄关的脚步声慢慢接近,陈飞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恐怕再多两拍,他的心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随即,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陈飞面前,陈飞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摇摇头,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陈飞心想,难道自己看见的,是鹿悠悠的鬼魂?陈飞小心的观察着鹿悠悠的影子,现在是下午,又是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没开灯又没有充足的阳光,怎么辨别呢,鹿悠悠抬头看见陈飞坐在自家的餐桌上,跟鹿关东喝酒,心中也是一震,自己明明下定决心,再也不会去烦他了,他怎么就跑自己家来了?

    陈飞几乎是挪动到鹿悠悠面前,伸手小心戳了一下鹿悠悠的小脸,嗯,有血有肉有温度。这下陈飞给懵了,鹿悠悠也不明所以的盯着陈飞看,鹿关东在一旁看着陈飞的动作,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轻笑了两声,开口说:“悠悠啊,赶紧放下书包来吃饭吧。”

    鹿悠悠看上去没精打采的,再也不像之前陈飞认识的鹿悠悠一样,成天跟个小兔子一样活蹦乱跳的。反而有一种看尽世态炎凉,老气横秋的感觉。

    陈飞坐回座位上,一脸疑惑的看着鹿关东,鹿关东端起酒杯,又一次示意陈飞,陈飞这才敢放心的跟鹿关东喝一杯。

    陈飞放下酒杯,问鹿关东:“鹿市,你门口的这个……”鹿关东勉强笑笑,说:“悠悠的姥爷前天突然去世了,悠悠整个人情绪不稳定,尤其是出院的那天,她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出来,后来我们怕她再出什么事情,准备砸门的时候,她自己出来,跟我说了她跟你的事。”

    陈飞没想到,鹿关东先跟他打了好人牌,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问:“我跟她,什么事?”

    鹿关东给自己和陈飞把酒加满就说:“悠悠说了,前两次你是怎么救了她,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要多后悔。”

    陈飞被鹿关东这么一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说:“这没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换了谁都会的。”

    鹿关东摇了摇头,又接着说:“我跟她妈妈在悠悠小时候就离婚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公务员,天天端着铁饭碗,就觉得能养活一家人了,那时候的悠悠也特别活泼,天天吵闹着让我跟他讲故事。后来悠悠上小学的时候,悠悠妈妈就跟我离婚了。”

    鹿关东说到这,叹了口气,自己把酒喝了,拿起筷子仿佛失神了一样,也没夹菜,陈飞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挺可怜的,自己带着女儿,一遍奋斗着,在这浑水一般的官场里摸爬滚打,不知道怎么倾诉,更不知道怎么发泄,只能日积月累的压抑着自己,把自己逼到极端。

    “悠悠的妈妈很有野心,看上了一个外国富商,就跟着移民了,那时候我一个人带着悠悠,悠悠因为妈妈的离开,好一阵子没有缓过来,后来我开始升职,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给悠悠一个最好的生活环境,我做到了,可是悠悠却跟我有了隔阂,这孩子,天天不好好上学,成绩一落千丈,不管我在外是什么身份,我终究还是一个父亲啊。”

    陈飞看鹿关东说着说着眼泪都要出来了,赶紧打岔说:“跟她好好沟通才是关键,毕竟再难都挺过来了,对了,悠悠呢?”

    鹿悠悠洗完手,晃荡着坐在鹿关东旁边,一言不发的扒拉着碗里的饭,说实话,陈飞很不习惯鹿悠悠这样沉默,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鹿关东接着说:“是啊,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都再也见不到悠悠了。”陈飞被他一说,笑了两声:“那既然人都健在,我就放心了,我呢,跟悠悠真没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就是把她当小妹妹看。”

    鹿悠悠听陈飞说这话的时候,往嘴里扒饭的手突然顿了顿,然后豆大的泪珠就落在碗里,鹿悠悠跟不知道似的,擦都没擦,把眼泪和着米饭使劲往嘴里塞,就想跟谁较劲一样。

    鹿关东露出一个愧疚的表情,说:“小飞,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我太冲动了,早跟悠悠问清楚,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大误会了,以后只要不是触犯原则的问题,凡是我能帮到你的,你尽管找我。”

    陈飞瞬间楞了一下,心说:卧槽,自己这又是走了狗屎运了?堂堂副市长跟自己说有事儿找他?这是什么景儿?”不过这也让陈飞进一步肯定了,下药的事儿肯定跟鹿关东没有关系,那到这里,线索就完全断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罗佳曼那边有什么消息了。

    鹿悠悠放下筷子,偷偷把脸上的泪抹了,抬起头,牵强的笑着跟陈飞说:“我决定出国念书了,我准备在那边考军事学院,好好读书,等我走了,就没人烦你啦。”

    陈飞听着这句话,其实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人家才是个未成年,而自己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注意方法伤人家的心,说句良心话,除了陈飞他妈,就再也没人对陈飞这么好过。

    鹿悠悠说完,放下筷子,走到陈飞面前,张开胳膊说;“我三天后的飞机,下次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抱一个吧。”

    陈飞转头看着鹿关东,鹿关东微笑着点点头,陈飞才回抱着鹿悠悠,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说:“到那边好好学习,好好照顾自己,将来回来好好报效祖国啊。”

    陈飞实在不知道当着鹿关东的面自己能跟她说什么,只能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鹿关东这个当爹的最爱听的一句“好好学习”。

    鹿悠悠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陈飞,陈飞只是笑着说:“悠悠,保重,等你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