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刘二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都快烦死了,每次自己睡觉的时候,都有人骚扰自己,不是敲门就是打电话,陈飞坐起来,**着上身准备去开门,突然想起来,这个时间给自己打电话的,估计就是来收水电费的大妈,对于正在做春梦的陈飞来说,现实跟梦境的反差还是非常大的。陈飞想了想,还是披了件衣服去开门。

    陈飞睡眼惺忪的打开门,没想到来敲门的,竟然是一个精瘦的看似皮包骨头的男人,好吧,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个骨感的男人打破了陈飞最后的幻想。

    陈飞纳闷的看着眼前的人,难道收水电的换人了?陈飞挠挠头,男人龇牙一笑,说:“哥们儿,我是楼下的,你家是不是漏水了?”陈飞还在睡眠状态,还没完全清醒。

    就算陈飞在这样的状态下,也想不起来自己楼下什么时候住了这么个人,看着怪吓人的。

    精瘦男人看陈飞还迷迷糊糊的,就又说了一遍,陈飞这才反应过来,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前两天不在家,不知道水管有没有漏水。”

    男子点点头,这时候陈飞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让陈飞的心瞬间就提起来了,这男人皮肤黝黑,看似瘦骨嶙峋,走路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他就这样阴森森的拎着一个扳手,站在陈飞面前。

    陈飞一下就联想到变态杀人狂了,瞬间往后退了一步,自己也没穿什么衣服,这要是干起来,自己肯定是处于下风的。

    男人看陈飞一脸警惕,也没跟陈飞打招呼,直接越过陈飞就进了陈飞家,陈飞完全不知道这男的要干什么,没敢关门,顺手从鞋架子上摸了个啤酒瓶子就跟在男人身后,男人进了房间就直接奔着洗手间去了。

    陈飞也跟着男人进了洗手间,不敢离得太近,干脆就站在门口看着,男人趴在下水管道附近检查着什么,随后用扳手把管道螺丝拧开,地上真的有一摊水渍,陈飞也就彻底放心了,只要他不是什么入室抢劫的就行,陈飞没管他,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其实自己也挺愁的,毕竟自己没工作,坐在沙发上叭叭的抽完一根,男人才从厕所出来。

    龇着牙,驼着背,走到陈飞面前,说:“小哥们儿,给根烟抽。”陈飞没想到这男的倒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就连盒子一起递给他,男的取出一根,点上,跟没抽过烟似的三口砸完,还做了一个享受的表情,陈飞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男的十分诡异。

    男人抽完一根,又点上一根,才把烟盒递给陈飞,陈飞接过来,问男人:“大哥,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男的抽着烟,直接在陈飞旁边一坐说:“我前两天刚搬过来的,你应该见过我的。”

    陈飞听他说完,有点纳闷,按理说自己应该没见过这人啊,不然都长成这样了,自己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男的看陈飞有点迷茫,就说:“前几天,我来看房子,还管你借过打火机。”

    陈飞一下就想起来前两天确实有这么个人,那天天气挺好,可是这人穿着身风衣还带着帽子,行为鬼鬼祟祟的,当时陈飞还以为是个神经病来着,也就没有过多在意,没想到就是这个大哥,陈飞一看,打过照面也算是邻居了,那就没什么可忌讳的了,笑笑就说:“大哥你叫啥,以后都是邻居,好照应啊。”

    男的阴森森一笑说:“我叫刘二桥。”陈飞看他笑的样子就觉得挺可怕的,心说自己最近怎么老是遇到这种怪人,搞得自己都怪怪的。

    男的抽完烟又问陈飞:“你家水管我修好了,以后要是不对了你就下来找我,我平时都在家。”陈飞听完还是挺感动的,看来真的不能以貌取人。

    这刘大哥长得跟个鬼似的,没想到人还是挺好的,陈飞低下头看了看脚底下的啤酒瓶子,心里一阵愧疚,看来还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陈飞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大哥,要不,咱俩下去喝碗豆腐脑?”

    刘二桥一听,摇摇头说:“吃饭我就不去了,下面烧着水呢,我回去煮面就行。”陈飞一看他客气,也就没说什么,刘二桥站起来,捡起扳手出门了,陈飞为了弥补自己对好人的疑心,还特地把刘二桥送出门。

    陈飞关上门,回卫生间把水渍拖干净,就坐回床上,准备在睡个回笼觉,陈飞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过坏人的,其实董绍杰也不是什么坏人,从小被那么养大的,嚣张也很正常,只不过思想跑偏了。

    反正没工作,陈飞觉得要不就睡醒了直接去电玩城看看,不知道胖子最近怎么样了,感觉好久都没联系过了。

    陈飞想着,就躺在床上玩手机,刚打开微信,就看有人发了一个验证消息给自己,陈飞点开一看,没显示性别,也没显示年龄,没有朋友圈儿,陈飞挺奇怪的,之前也不是没有这种人加过他,但也都是微商,至少人家还有个朋友圈什么的能刷刷存在感。

    陈飞看了一下号码的归属区域,显示不祥,整个微信号只有一个信息,就是这个号的网名,叫最终的神。陈飞觉得这个还挺有意思的就通过了验证。

    刚加上,这个最终的神就发了一句话给陈飞:“你的秘密,只有我知道。”陈飞的神经又一次因为这句话紧紧的崩了一下,他剑眉紧锁,在输入对话框里写:“你是谁?我的什么秘密?”

    那边只回了两个字:“力量。”陈飞看到以后,心里有种莫名的慌张,仿佛现在知道自己拥有力量的人,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掌控范围,这让他很不舒服。

    陈飞再一次问了一遍:“你是谁?”得到的消息是:“对方已拒收您的消息”陈飞知道,对方已经把自己拉黑了。

    陈飞心急如焚,既然这个人知道自己力量的秘密,那他一定也知道关于白骨指环的秘密。陈飞想通过搜索渠道再把他加回来,但是这个人真的相当神秘,根本没有号码可以搜索。

    陈飞坐在床上,刚酝酿上来的睡意,此时已经完全被这个陌生人给搞清醒了。

    没了睡意,既然想不通,那陈飞就不想了,既然这个人能找到自己,并且丢了这么一句话给自己,那以后他一定会再来找自己的,虽然这都是电视剧上老套的桥段,但毕竟电视剧都是来源于生活的,如果这就是个神经病,随便发着玩的,以后不会再联系的话,那自己这会儿倒也用不着在意。

    陈飞本来就心大,穿上衣服就准备出门吃饭,顺便把钱打给妈妈,让她多置办点家具,上次被人砸完,到现在家用都没买齐全,陈飞又不想给家里凑合,所以当下就只能好好赚钱了。

    陈飞一个踏实的农村孩子,还真没想过一夜致富这种东西,只一心想着找个赚钱多点的活儿,卖力气自己有的是。

    沈嘉琪坐在办公室里,一晚上都没怎么睡,沈之杭这几天正在准备一个重要的商务会议,根本没有时间搭理董绍杰这件事,而关于自己“男朋友”这个账,沈之杭还没来得及跟自己算,自己也不好去打扰他,可是董绍杰这个狗皮膏药实在是让自己很头疼。

    有董凯在中间搁着,自己只能是视而不见,并不能采取什么行动,但是这个狗皮膏药天天烦自己,这事儿换了谁都得崩溃。

    陈飞换了衣服出门,准备溜达着去店里看看,但是有一种直觉告诉他,好像这一路上有人一直在跟着他,陈飞站住猛地一回头,好像并没有人跟着自己的意思,难道是自己想多了?或者是这阵子担惊受怕的事儿太多了,让自己变得疑神疑鬼的。

    陈飞转过身就接着走,还没到店里,就看见路边有人围观,看着人挺多的,像这种到哪都凑热闹的事儿,陈飞肯定不会放过,久而久之,已经成了陈飞的劣根,根本改不过来,陈飞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好不容易挤到前排,就看见几个小子站在街上拉着一个老人不依不饶的,旁边还有一个被掀翻的水果摊。

    这里位靠江边,本来就是人流量比较聚集的地方,所以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陈飞被后来的人挤到最前排,看的一清二楚,一看这几个小子穿的衣服就不是什么便宜货,而其中一个拉着老人的,身上还有一大滩褐色的水渍。

    这时候旁边还有一个老太太拉着小子不停的求饶,然后拿出兜里的一沓子零钱就往小伙子手里塞,小伙子不但不领情,一扬手,钱哗啦啦的洒了一地,陈飞看到这老太,就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老家的妈妈,估计上次也是这么被人对待的,心中怒火中烧。

    陈飞看周围人都指指点点的说那几个小伙子的不是,就问了下具体情况,原来老爷子在这卖水果,老太太看见老爷子渴了,就给老爷子买了杯可乐,结过这时候其中一个小伙子正往这边走,老爷子手没拿住,直接就把可乐怼到小伙子身上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