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二进宫的“刑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猛地一凛,觉得情况不大对,感情这警察不是来帮助人民群众的,是来给二太子助长气焰的?那自己还呆着干什么,赶紧脚底下抹油,溜吧。自己再怎么能咋呼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真尼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姓马的的警察一看陈飞要开溜,直接伸手就按住了陈飞的肩膀,人群中的那个瘦小身影,很多次想出去帮帮陈飞,可是这个马所并不是什么好惹的,很明显这熊孩子好像跟他很熟的样子,自己这时候出去,别说不能帮陈飞解围,估计连自己的身份都要暴露,这样就违背了自己的本意适得其反了。

    想着她叹了口起,在人群中隐了身形,接着看人群中局势的发展。

    陈飞被压住肩膀,知道今天是走不了了,但是警察不能当街打人吧,这个他倒是不担心。他满心以为这警察咋也得调查一下现场情况吧,毕竟熊孩子理亏啊。

    万万没想到,警察直接指着陈飞说了一句:“马所,这小子怎么办?”马所直接跟身后跟着的警察说了句:“聚众闹事,故意伤害,挑唆事端,带走。”后面的警察跟这带头的小弟一样,眼睛都没眨一下,点点头直接按着陈飞的膀子往警车里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知道这个二太子还有呼唤虾兵蟹将的本事呢。

    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就把自己带走了?警车后面押送犯人的地方空间非常大,陈飞也不是第一次坐这个了,上去一屁股就坐下了,这时候,一个人一脚踢在陈飞屁股上,说:“谁让你坐下的?你这种暴民,站着。”

    你要说蹲着,陈飞也忍了,车的空间再大,也容不了一个一米七的人站着吧,陈飞站起来,因为实在站不下,只能弯着腰,一路上车好像就跟自己较劲是的,哪里颠往哪里走。

    等到了警局门口,陈飞的腰已经彻底直不起来了,终于得以重见天日的时候,陈飞从车上跳下来,揉着自己快要断裂的老腰,心说自己也是个男人,年纪轻轻的腰要是不好使,那下半辈子性福可就完了。

    想着,一只手直接在陈飞后背推了一把,陈飞险些没站住,转头去瞪那个推他的贱手的主人。

    四目相接的时候,陈飞也不得不怂了,推自己的正是那个二太子的亲信——马所长。陈飞是傻子才会和他正面冲突,看着马所的眼睛,陈飞赶紧换了个表情,笑嘻嘻的说:“那个,马所,你们就这么把我带走了?不会动用私刑吧?”

    马所丝毫没给陈飞一点面子,瞪了陈飞一眼,说:“快点走,像你这种人,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认罪。”陈飞听的很纳闷,什么认罪,自己何罪之有?

    但是再怎么说,警局也是人家的地盘,陈飞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先看清形势,能来软的绝对不来硬的,反正在这种地方,来软的看表现说不定还能出去,但是来硬的,你能不能活着出去就看造化了。陈飞装傻充愣的呵呵一笑,跟着进了局子。

    等警察带着陈飞走了以后,人群也因为这场闹剧散去,熊孩子也没有了再闹下去的心情,有些有爱心的,还帮老人把摊子重新支起来了。

    现在最担心陈飞的,大概就是从头到尾目睹这一幕的身影——叶璇儿了。叶璇儿不是不知道那个马所平常惯用的伎俩,不动刑不骂人,就是默默的折磨你,想到这她已经预见了陈飞的以后的下场。

    陈飞到了警察局,被扔进一个玻璃房子,房间里有一个半人多高的暖气管,还没等陈飞看清楚这个小房子的布局,一个年轻的警察就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电棍,陈飞吓了一跳,心说现在的警察敢动私刑?

    陈飞已经做好了他们要是敢动私刑他就拼命的举动,没想到年轻的警察放下电棍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还端了一碗面,陈飞有点不明所以,难道现在警察要打人,还得先吃个饱?

    没想到年轻警察走过来直接把面递给陈飞说:“吃完。”陈飞挠挠头,完全不明白他们这是什么套路,他只知道,古代的死刑犯再临死前都要吃一碗好饭,那叫送行饭,免的被砍了头还做个饿死鬼。可是这是要闹哪样?

    陈飞不由自主的只能联系到死刑这种东西,心说:卧槽,老子不就小小教训了一下你们家二世祖么,你至于么?还想杀了我?小警察看陈飞没接,而且还带着一脸惶恐,就说:“你先把面吃了,不然一晚上的思想教育,可顶不住。”

    陈飞一听,是思想教育,悬起来的心就放下去了,从年轻警察手里接过面,闻着还挺香的,看来伙食不错啊,陈飞没吃饭,现在肚子确实唱起了空城计。

    陈飞也没多想,直接挑起面就是一大口,面条进入口腔的时候,陈飞觉得一阵异样,一口就吐地上了,顺带还吐了几口吐沫。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年轻警察,说:“哥哥,您这面条也太咸点了吧,盐不要钱啊?”

    年轻警察挑挑眉毛,说:“在这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挑?”陈飞就是饿死都不想吃这个面了,摇摇头说:“不挑了,我不吃。”年轻警察好像早都知道陈飞会这么说一样,接着就说:“你要是吃了这个面条,情节不严重,进行思想教育也就放了,你要是不吃呢,后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陈飞听完,才明白这根本就不是让自己吃饭,而是一种在监狱里对待犯人的“刑罚”。陈飞瞪着小警察,端起面。看来这东西,自己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了。

    陈飞闭着眼睛捏着鼻子,就特么当喝中药了。年轻警察兴趣盎然的看着陈飞一脸痛苦的把一碗面连汤带水的喝完,轻轻笑了笑,给陈飞拿了个纸杯子,说:“渴了自己喝水。”

    陈飞根本不知道这些警察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中有点发毛,过了一会儿,马所进来,看着陈飞,冷笑一生说;“吃饱了吗?”陈飞实在没忍住,也给马所一个大白眼儿说:“谢谢马所热情款待,不但吃饱了,还吃的特别好。”

    马所对那种求饶的,动手的,见得多了去了,但是对陈飞这种冷嘲热讽的,还真没见过几个,看来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哈喽kitty。马所一笑,直接从兜里拿出一个特殊的手铐,给陈飞推到墙边上就拷到那个一人多高的暖气管子上了。

    陈飞完全没想过反抗,谁都知道这个马所长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你挣扎肯定没用,讲道理那就更是对牛弹琴了。

    陈飞被靠在暖气管子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个姿势是两手向上举起被靠住的,而这个暖气管子的高度,恰好能让自己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别提有多难受了。

    马所长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陈飞动弹不得的狼狈样子,就说:“小子,自己没点背景就别强出头,熊副局长的公子也是你敢惹的?”陈飞实在隐藏不住自己一脸的幽怨之色。倒把那个马所长弄得十分爽快。

    事实是马所长好歹也是一山的头子,当然不会在这看陈飞这个小角色受罪,很快就出去了。陈飞的动作让自己十分难受,没过二十分钟已经酸麻胀痛到了几点,关于这个,谁也别说陈飞垃圾,任何一个人在这样的动作下能坚持十五分钟已经算牛逼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飞才明白了那进门一碗面是什么意思,此时他不但腿和腰已经有不是自己的感觉,连整个口腔和喉咙都因为刚才咸的原因难受的要死。

    人在开始受到生命和身体威胁的时候会表现出求生**,他拼命的喊着人,现在根本不知道已经几点了,根本没人理他。

    陈飞第一次感受到绝望,那种身体上并不算体罚的折磨让陈飞觉得,原来这就是年轻警察所谓的思想教育,陈飞之前盛气凌人的劲头早都不复存在了。他现在只想能站直了,坐稳了,再喝点水。他觉得现在自己渴的能喝下整整一桶水。

    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陈飞的腿已经没有了直觉,唯一的支点,就是能背靠着墙壁,突然,门一响,年轻警察就进来了,笑嘻嘻的看着陈飞。

    陈飞哭丧着脸说:“求你给杯水呗,真不行了,我错了。”小警察呵呵一笑,把陈飞从暖气上解下来,陈飞已经迫不及待到极点,连杯子都没用,直接就对着饮水机开始牛饮。等喝到肚子已经开始发撑了,陈飞才停下来,擦擦嘴说:“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那就要看马所了。”年轻警察讪笑着说。陈飞知道,现在说什么,这个马所也不可能放过他。干脆就放弃了。

    年轻警察收了手铐转身出去,陈飞颓然的窝在墙角里,就想起了,囚犯都是这么被关在监牢里等死的,越想越心酸,越想越委屈。

    人受了委屈都会想家,陈飞不由自主的开始想念家乡的青山小河,和朴素的乡亲们,突然,陈飞想到了一个人!对啊,自己怎么早没想到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