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这是个“误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拖着没恢复知觉的双腿,走到门口,使劲砸门,过了片刻,年轻警察一脸不耐烦的开了门。用更不耐烦的语气问陈飞:“你又怎么了?”“我要打电话,让我打个电话。”

    年轻警察看看陈飞,说:“十二小时之内,你没有这个权利,等着吧。”说完,就把门又关上了。陈飞窝在墙角,过了一会儿,陈飞突然想上厕所,又不得不站起来砸门,可是这一次,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门是锁着的,好像外面根本就没有人,陈飞捂着小肚子,仔细思索着,原来进门的面,喝水,然后没人开门,这都是一个套路。

    陈飞狠狠的砸门,因为尿感这个东西,一旦来了,就是汹涌磅礴,根本挡不住,

    陈飞的敲门声,越敲越急,最后真的是一种绝望的感觉,都说活人不会让尿憋死,现在让他看来,也不一定不会发生。

    就在陈飞快被尿憋晕过去的时候,门终于开了,年轻警察说:“想上厕所是吧?”陈飞此时面色苍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点点头,小警察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那你去吧。”

    陈飞宛如离线的箭一般,直接就冲出去了。

    卫生间里,陈飞终于解决了到目前为止的大患,深深出了一口气,但是今天这个账,他是一定要算的。这简直就是变相的侮辱!

    陈飞突然想起来,他们抓自己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收走自己的手机,换句话说,那现在自己也算稍微自由点了,房间里没有信号不代表厕所里没有啊。

    陈飞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并不熟悉的号码……

    年轻警察看着刚走进来的马所,面露忧色的说:“马所,那小子手机没收,万一……”马所轻蔑的一笑说:“呵呵,你没看出来我故意留给他的么,我倒是想看看这小子有多牛逼,敢这么猖狂。”

    年轻警察听完马所的话,赶紧拍马屁,大拇指一竖说:“还是马所高明。”

    马所得意一笑,转身回所长办公室喝茶做梦去了。陈飞拨这个号码的时候心里还是挺忐忑的,毕竟自己跟人家交集又不深,电话响了几声才被接了起来,陈飞小心翼翼的说了声:“喂?”

    那边一听陈飞的声音,也很快就答话了,陈飞没敢多寒暄,直接跟人说了自己的情况,这个节骨眼要是光聊家常,这个电话不是白打了么。那边听完,沉默了一会儿,回了一句:“放心吧。”

    陈飞还想再问问怎么个放心法,那边就把电话挂了,陈飞心说:啧啧,当官儿的就是忙,越是大官儿越忙,日理万机似的。

    把手机装回兜里,陈飞摇头晃脑的走回玻璃房,年轻警察一看陈飞上了个厕所怎么还嘚瑟上了呢,看来还是关的轻了,早知道就应该把他憋着,憋得尿裤子他就不敢嘚瑟了。

    刚进去,陈飞就笑嘻嘻的对年轻警察说:“我说,你赶紧把我放了,知道啥叫请神容易送神难不?”年轻警察瞪了陈飞一眼,然后对着陈飞后背一推,给陈飞推进去就把门锁了。

    陈飞就在玻璃房里逛荡等消息,也不知道这个电话靠不靠谱。

    年轻警察回办公室做了几份文件,就听外面说话的声音明显增大了,自己也跟着出去,说不定又有新案子了,出门一看,马所正跟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握着手呢,他也是刚凭关系进来不久的,所以根本不认识这人是谁,但是既然马所都能弯着腰跟人握手了,那这人肯定不一般。

    他明白自己要想升官,肯定得把这些人维护好了,不然自己就算在这蹲到死也不过是个警员,就算加上老爸那层关系,也没什么用,毕竟在这里,凭关系进来的就多了去了。

    年轻警察赶紧过去也伸出手,准备跟人握手,没想到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甩都没甩他,直接往所长办公室走。

    小年轻吃了个闭门羹非常尴尬,手一甩,冲着男子的背影就吐了口唾沫,小声嘟囔了一句:“拽什么拽。说的好像多大官儿似的。”马所听了这句话,又看了看男子的背影,好像生怕被听到似的,一个脑瓢打在年轻警察的头上,狠狠的瞪了一眼,示意他赶紧闭嘴。

    年轻警察纵然有再多怨气,在马所面前他也不敢咋刺,只能夹起尾巴灰溜溜的跟在马所后面。

    男子一进办公室连招呼都没打就坐在马所的办公椅上了,小年轻一看倒吸了口凉气,在这个所里,马所就是土皇帝,谁知道这人什么来头,就坐马所的“龙椅”上,这不是等着找削呢?

    他转过头想看看马所什么反应,没想到本来对着谁都是黑脸儿的马所竟然一脸堆笑的看着座椅上正不紧不慢翻着资料的男子,然后竟然亲自给人家端茶倒水的,年轻警察这时候才明白,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这时候,马所才带着笑脸开口:“邱秘书,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邱秘书抬头看了看马所,唇角一拉,似笑非笑的说:“办事儿。”

    马所一听,挺纳闷的,毕竟能指挥邱秘书来办事儿的,只有自己上面的上面,副市长鹿关东啊,到底是什么事儿呢?马所的心一下被弄得莫名的有些紧张。

    “陈飞呢?”邱秘书翻看着资料,语气波澜不惊,但是又带着一种命令的口吻,马所一听,脑子里搜索了一圈,皱着眉就说:“邱秘书,我们这没有叫陈飞的。”

    邱秘书停下翻看,把资料往桌子上一扔,淡淡的说:“我没时间跟你废话,现在赶紧放人。”马所心里很着急,自己真不知道谁是陈飞。

    年轻警察是何等机灵,看出来自己所长说不知道,很显然不像是装的,估计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刚带回来的那个小子就是陈飞,毕竟所长只是想给他长个教训,所以连笔录都没做,但是过场还是要走的,签字的时候只有自己在旁边,所以记得很清楚。

    他转身出去到陈飞的玻璃房,把门打开,不耐烦的说:“你,这会儿赶紧走,不然就没这个机会了。”年轻警察知道,这会儿自己赶紧把陈飞放了,那这事儿就算完了,毕竟官官相护,那个邱秘书也不至于让马所下不来台。

    陈飞一看,知道是救星来了,但是,官有官路痞有痞风,这个仇不报更待何时,冲着小警察挑了挑眉,一屁股就坐地上了,说:“跟老子道歉,不然老子就不走了。”

    年轻警察一看就急了,没想到这人还撒上泼了,把门一关,既然他没办法,那现在就只能等马所处理了。

    短短几分钟,年轻警察回了办公室,看见马所还在跟那个邱秘书解释,就凑到马所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马所听完脸都绿了,现在就算知道谁是陈飞,自己不也得打电话请示一下上面?这俩人都是镇山虎,自己是一个都不敢得罪啊。

    马所依然堆着笑看着邱秘书说:“不好意思啊,邱秘书,这人是熊副局长交代下来的,我也得先打电话请示,别让我们这些小官小吏的为难啊。”

    邱秘书一笑,很有风度的没有为难马所的意思,说:“那就快点,我还有事儿。”马所赶紧出去打电话去了。年轻警察不知道这个邱秘书什么来头,但是他明白,这人肯定很牛逼,而且官职至少比马所大两级?不然凭自己对马所的了解,他不可能会对这个邱秘书这么客气的。

    此时马所心情好比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他心里很没底儿,第一,他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是个什么菩萨,竟然能请的动邱秘书,第二,这两边势必得得罪一个,自己得罪哪边都不好过。

    电话通了,那边语气似乎很不好,这时候马所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直接把现场情况说了一遍,那边似乎也很意外,赶紧把电话挂了。

    紧接着,邱秘书的手机就响了,邱秘书接了电话也很客气,带着笑说:“熊局,对,具体不清楚,鹿市让我来给亲戚办个事儿,对,鹿市交代了,这小子要是真犯了什么案子,也不用手软,要是没有,你看……”

    熊立一听,这完全就是个下马威啊,心里万分后悔,只知道自己想教训一下这小子,没想过这小子会是什么鹿市的亲戚啊,如果让鹿市查出来自己公报私仇,凭鹿市的脾气和办事儿风格,那自己肯定得被严查。别回头再弄得自己乌纱帽不保就麻烦了。

    熊立想到这,赶紧就说:“我去了解一下,应该不会是什么案,你稍等。”过了没一分钟,马所电话又响了,马所接完电话,脸色比苦瓜好看不了多少,邱秘书接到熊局的电话,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他也没想到来办个事儿要这么麻烦。

    “邱秘书,我了解了一下,这是个误会,马所他们马上放人。”电话是熊立打来的,邱秘书应了一声把电话挂了扔在一边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