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来自小警花的审问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叶璇听陈飞说完,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陈飞这个小痞子正经的时候还是很帅的。

    其实叶璇儿拉陈飞的胳膊并不是因为陈飞的胳膊上真的有什么东西,而是因为,陈飞如果真的是毒贩的话,那么自己肯定会通过注射,吸食等方法吸毒,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往小臂里注射,可是刚才自己看陈飞胳膊的时候,陈飞的表现非常自然,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演的,那陈飞的心理素质简直就不能再好了。

    可是根据叶璇儿自己的观察,陈飞每次吃饭的时候会用右手,这一点可以证明陈飞至少不是个左撇子,所以如果陈飞注册吸毒的话,那他一定会习惯性的用右手往左臂上注射,而自己刚看到陈飞的左臂上,并没有被针刺穿的痕迹,而且如果长时间吸食毒品,人会变得瘦弱不堪,饮食不进,尤其血管会收缩,并且相当明显,但是这些基本症状,陈飞都没有。

    叶璇儿开始觉得,是不是把陈飞列为嫌疑人从刚开始就是错的,但是自己有任务在身,还是再跟踪一段时间比较好。

    有些话,你聊天的时候会说,但是如果盘问的时候,得到的,就不一定是不是真实答案了。

    叶璇儿跟陈飞说:“对了,你今天没事儿吗?”陈飞摇摇头说:“没事儿啊。怎么了?”“那咱俩找个地方坐坐?”

    陈飞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去胖子那里都可以,但是能跟小警花冰释前嫌的机会可不多,当下就答应了。

    叶璇也点点头,两人顺着江边找了个小咖啡店,陈飞现在是看见咖啡心就慌,自从上次那次教训,估计陈飞这小半辈子都不打算喝咖啡这种玩意了,点单的时候,陈飞说:“给我来杯柠檬水。”

    叶璇儿看着陈飞笑着说:“别客气了,我请。”陈飞一脸嫌弃的摇摇头,这可不是客气不客气的问题,是因为陈飞真的不想再遭罪了。

    叶璇儿看陈飞的表情,轻笑了一下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自己要了一杯果汁。

    她看着陈飞,眼睛都没转一下,陈飞虽然自诩脸皮厚,可是被一小姑娘这么盯着看,难免会脸红,叶璇儿看陈飞脸红,觉得陈飞这个人还是分外可爱的。

    叶璇儿问:“你脸红什么?心虚?”陈飞嘁了一声,说:“看着一个人民警察脸红那叫心虚,看着一小姑娘脸红这叫害羞,懂不懂,没谈过恋爱?”

    这句话可把叶璇儿说到点儿上了,叶璇儿是一心都方向在自己的事业上了,根本就没想过谈恋爱的问题,被陈飞这么一说,难免有些气恼,没好气的跟陈飞说:“关你什么事儿啊。”然后还送了陈飞一个大白眼儿。

    陈飞看自己说到点儿上了,本来还想拿这个事儿吐槽的,但是想想,自己也是个活了二十年的单身狗,并没有什么资格说别人,耸耸肩就这么算了。

    叶璇儿知道,自己可不是专门来找陈飞聊天喝咖啡的,正经的事儿还是第一位,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陈飞:“哎,一直都不知道你做什么工作的?”

    “我?我现在没工作,之前在酒吧上班,后来看老板不顺眼,就把他给炒了。”叶璇儿一听,心说陈飞还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又接着问:“那你之后就再没有找过工作?”

    陈飞想了想说:“后来在大小姐的公司当保安,但是因为很多事儿,不大合适,就给辞了。”叶璇儿本来还想问什么事儿,但是仔细一想,这也算人家的**,再说人家干工作不顺心,辞了也挺正常的。

    又接着问:“那你一直没工作?都是怎么生活的啊?”陈飞突然发现叶璇儿对自己的生活状况很感兴趣,就问:“你该不是现在打探彩礼呢吧?”

    叶璇儿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陈飞说这话什么意思。心里琢磨了一下,彩礼?什么彩礼?然后突然明白了,陈飞的意思是他以为自己要嫁给他?这个智障真的是一点正经都没有。

    叶璇儿恶狠狠的瞪了陈飞一眼,说:“谁要嫁给你啊,神经病。”陈飞被叶璇儿骂完,心里还是喜滋滋的,接着叶璇儿的话就说:“之前攒了点钱,后来陆陆续续的做点小活儿,给别人帮点小忙什么的,赚个一二百,够自己生活的。”

    陈飞是肯定不会跟叶璇儿说,自己是没事儿给别人当个男朋友或者抓对儿野鸳鸯赚来的外快,这尼玛太有损自己光辉英雄的形象了。

    叶璇儿点点头,接着问陈飞:“哎,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陌生人啊?”陈飞听了一愣,自己最近接触的陌生人可多了去了,刚才那个熊立不就是陌生人么,这话问的真是搞笑。

    陈飞挑着眉毛看叶璇儿,这个问题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叶璇儿想了想可能觉得自己的问法确实不大对,又问:“我的意思是,你最近在你住的地方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

    陈飞想了想,自己住的地方?那就是自己家呗,一拍大腿就跟叶璇儿说:“早上我家水管漏水了,然后楼下大哥来给我修水管来着,楼下大哥人长得怪怪的,但是人特别热心……”

    陈飞还准备接着夸夸自己的新邻居,叶璇儿赶紧打断他,对于不重要的线索,她一向没有兴趣听,那就奇怪了,陈飞没接触过什么陌生人,那在陈飞家单元楼下拍到的又是什么?难道不是陈飞?不可能啊,陈飞这个贱嗖嗖的人,化成灰自己都认识,怎么可能认错。

    叶璇儿皱着眉头说:“你再好好想想。”陈飞一看叶璇儿办案的架势又摆出来了,当下就不大想跟她聊天了,整的跟审犯人似的,怪不舒服。

    叶璇看陈飞盯着自己不说话,知道自己的语气已经形成了习惯,如果这件事真的跟陈飞有关,那刚才自己的语气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动机,陈飞肯定就不会跟自己说实话了,就编了个谎说:“我有个朋友也在你那个小区,然后他的狗狗丢了,查监控被人抱走了,所以问问你,别多想。”

    陈飞本来就神经大条,也没听出来什么不对的地方,对于叶璇儿已经提到监控的事儿也完全没放在心上,有时候,你没有做过的亏心事,真的很少能记起来,毕竟与自己的日常生活无关。

    叶璇聊到这,有个电话就打进来了,本来她还想再问陈飞点什么东西。接了电话,陈飞看应该是叶璇儿单位打的,就没好插嘴。叶璇儿在认真的时候是真的有一股过人的魄力。

    叶璇儿在接电话的时候表情异常的严肃,然后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这就回去。好。”

    没有多余的废话,陈飞知道,今天的“审问”就要到此结束了,没等叶璇儿说,自己先站起来,说:“我们小警花有公务了,我呢,也要甩开膀子寻找人生了,下次见。”

    说完,到吧台上结了账,转身就走。

    叶璇儿是完全没想到陈飞竟然还有这个结账的自觉性,对于陈飞的好感度也慢慢的升上来了,觉得自己之前就是不了解陈飞,而且太以貌取人了。

    陈飞出了咖啡店,想着今天自己树立起的光辉形象,说不定明天还能上报纸啥的,心情就更美丽了。

    到了店门口,陈飞进去看见胖子锤头丧气的坐在收银台里,店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走过去拍了一下胖子的肩膀说:“小子,看见哥哥都不热情了?”

    胖子抬头看见陈飞,都快哭出来了,看见陈飞就跟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说:“哥……出事儿了……”

    陈飞一听,心里一震,着急的问胖子:“出什么事儿了?”胖子好像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一样,干脆放声就哭出来,陈飞一阵心烦,一个大男人跟个娘门儿一样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一把推开胖子说:“我特么让你说,出什么事儿了?”

    胖子止住哭,但还是忍不住的啜泣说:“前两天,来了几个人,问陈飞是不是这的老板,我说是,然后其他兄弟就被带走了。”陈飞也纳闷儿,这些人不是来砸店的?而是直接把自己的人带走了,是什么意思呢?然后问胖子:“那你怎么没被带走?”胖子似乎意料到会被陈飞问,也没废话接着就说:“他们说留下我给你报信儿,还留了个电话,我本来是给你打电话,往你家打了好多个都没人接,我就在这等你了。”

    陈飞从来没发现这么胖子怎么蠢到这种程度,咬着牙说:“你为啥不打我手机!”胖子有些委屈的说:“我打了,可是关机,我一想你手机不是坏了么,就再没打。”

    陈飞一想,知道这死胖子肯定是自己在飞机上的时候给自己打的电话,这事儿说来也是巧了。没办法就问胖子:“他们把人带走的时候有没有说是为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