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共处一室的开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胖子的记忆力倒还好,就跟陈飞说:“我记得他们叫的道上的人,好像叫的就是这个徐老三,然后他们还说什么,老大说,陈飞这个人讲义气,找不到他,就把人带走。”

    陈飞听完,冷哼一声,心想,这人倒是了解自己。陈飞这个人是自己怎么受委屈都行,但就是见不得自己身边的人因为自己受一点点伤害,很明显,干这个事儿的人就是抓住了陈飞这个弱点。

    陈飞当下就问胖子,电话号码在哪里,胖子从吧台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不知道为什么,陈飞莫名的就联想到,之前那个加了自己微信,之后把自己删了的,网名叫最终的神那个人,陈飞看号码非常简单好记,就是传说中的炸弹号。

    像这种号码只有商业和政界比较权威的人会用,普通老百姓可用不起月租费用这么昂贵的电话卡。

    陈飞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回家做长期打算,就跟胖子说了一声,让胖子明天就别开店了直接来找他,胖子支支吾吾的好像还有话要说,陈飞没好脸色的问他:“有话快说,能不能别磨叽,活该你老被人家嫌弃。”

    陈飞说这句话的时候,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比如今天这件事,就算没有鹿关东在背后支持,他也是会做的,就算自己的下场再惨只要不连累家人,他都会去做。

    胖子说:“哥,我怕我妹妹也会出什么意外,你能不能……收留她一下,我怕……”

    陈飞听胖子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胖子有时候性格的软糯也是保护妹妹的一种方式,也是难为他了,陈飞想了想,说:“行,你让妹妹过来,今天让她住我那,事情解决了再让她回来。”

    胖子一听,特别开心的点了点头,能看出来,胖子是真心特别爱这个妹妹的,天下的哥哥多,但是能做到这个份上的,恐怕除了胖子也不多了。

    胖子直接拿出手机给袁宁打了个电话,袁宁还在家看电视,胖子就让她赶紧回来,袁宁也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但是敏锐的直觉告诉她,事情一定不是那么简单。

    陈飞看袁宁来了,就跟胖子说,我先带她回去,你那边别再出什么事儿了,明天我们再从长计议。

    胖子点点头,就锁了店门,两拨人各自回家,陈飞没心情在遛弯回去了,打了个车带着袁宁回家,袁宁也很懂事,没有多问,她从小很相信哥哥,知道自己哥哥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旁边的这个男的靠不靠谱。

    回到家,陈飞给袁宁倒了杯水,自己坐在沙发上抽烟,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对自己做这样的事,而这件事会不会又跟那个给自己下药的人有关?这些都未可知,陈飞想,既然这个人找不到自己,又抓了自己的人,在自己没出现之前,至少那些小兄弟的安全还是可以保障的。

    陈飞从兜里摸出皱巴巴的纸,看着电话号码,现在如果能查到电话号码是谁办的就再好不过了,陈飞想了想,给叶璇儿打了个电话,电话一直通着只是没人接,陈飞想估计她也是在忙办案的事情,现在也是焦头烂额的,自己还是不要麻烦人家了。

    有些事情你越是想,就越是想不通,陈飞实在不知道什么人非要跟自己过不去,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按照这个电话打过去,问问这人是谁了。

    陈飞知道,这个时间打肯定是不合适了,倒不是怕那些为非作歹的人还得按点儿睡觉,只是现在自己要人没人要后盾没后盾,单枪匹马闯王府这种事儿他去了也是送死,只能等天亮了,找胖子问问细节再做分析。

    陈飞想到这,从柜子里拿出铺盖,准备先睡觉再说。

    袁宁到底是懂事儿,不但没有多问,还帮陈飞收拾着房间,陈飞看着也挺欣慰的,就跟袁宁说:“宁宁,你累了就早点休息吧,我去客厅睡,有什么需要的就找我。”

    袁宁甜甜一笑说:“飞哥,我没事儿啊,要不还是你睡床上,我睡沙发上。”陈飞笑笑说:“不用了,我一大男人怎么不行,你睡舒服点就行了,你哥把你放我这可不是让你睡沙发的。”

    袁宁也笑笑,没推辞。天蒙蒙黑,两人早早就睡下了,陈飞翻来覆去迷迷糊糊的怎么都睡不着,这些事情太匪夷所思,根本不是自己这个级别的人该遇到的事情。

    袁宁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她对这个陈飞很好奇,表面上,他对陈飞的理解就是自己哥哥的朋友,可是当袁超第一次跟她说,那些缠着自己的小混混是陈飞帮忙出的气,她就已经很好奇了,后来袁宁又听袁超眉飞色舞的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自己对陈飞又产生了点崇拜。

    后来在游乐园,袁宁第一次见到陈飞,虽然长得不是特别帅,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干干净净的,后来又不顾自己的安危帮学姐追小偷,虽然最后把这事儿办砸了,但也不是有心的,有这个勇气已经难能可贵了。

    其实袁宁对陈飞还是好感度爆棚的,自从自己谈过一场恋爱,遇到一个富二代渣男,后来这个渣男让袁宁怀孕之后干脆消失找了新欢,袁宁对男人就没什么好感了,但是对陈飞,袁宁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大概陈飞就是那种传说中的,适合结婚的那种人?

    毕竟人各有志,看人的眼光也不一样,袁宁喜欢陈飞身上的那种质朴,也许是之前被伤害的太过透彻了。

    陈飞朦胧间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站在一片废墟之中,那片虚无冒着蒸腾的热气,然后不停的蒸发着大地仅有的水分,陈飞两腿发软,走在废墟中,炙热的争气快要蒸干自己身体的水分了,陈飞边走边擦汗,可是又不知道自己能到哪里,就只能在这片废墟大地里走着,然后像无主孤魂一样游荡,陈飞口干舌燥毫无目的的一直走啊走。

    陈飞缓缓睁开眼睛,感叹刚才的好歹是个梦,要是真的自己肯定死在那了,想着,陈飞想坐起来喝口水,结果发现自己真的全身无力,不比在梦里舒服多少,额头上还残留着细密的汗珠,陈飞想伸手摸着放在茶几上的水杯,没想到却不小心把水杯打翻了,圆形的水杯顺着茶几滚落下来,掉在地上摔碎了。

    陈飞想挣扎着坐起来收拾,顿时觉得自己浑身一阵酸痛无力,连呼吸的空气都带出的风都是热的。陈飞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发烧了。

    袁宁睡觉比较轻,听见可定摔碎东西的声音一下就坐起来了,穿好衣服下床去看,打开灯,看见陈飞面色苍白的蜷缩在沙发上,额头上还冒着汗珠,袁宁走过去,拿手试探陈飞的额头,刚一碰到就本能的缩回手,连她自己都被烫到了,陈飞发烧了,而且,度数还不低。

    袁宁看陈飞紧紧闭着眼睛一脸难受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就跟陈飞说让他到床上去睡,陈飞迷迷糊糊的被袁宁搀扶着烫到床上,身体的酸痛感并没有减轻多少。

    袁宁给陈飞倒了杯开水,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药,感觉自己跟女主人是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感冒药,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又翻了一会儿,翻出温度计给陈飞夹上。

    陈飞的眼睛微睁着,看着袁宁因为自己紧张的跑来跑去,有点过意不去,就说:“你别忙活了,我睡一觉就好了。”袁宁听着陈飞略带疲惫的声音多少有些心疼,毕竟每个女人天生都有母性。

    过了一会儿,袁宁把体温计从陈飞腋下拿出来,就着灯光一看,顿时有点懵,我的乖乖,四十一度,这样下去人该烧傻了吧……

    袁宁着急的看着陈飞,赶紧把刚才找出来的药给给他顺着水喂下去,陈飞纵然是个男人也受不了女人的温柔乡,更何况是自己重病之时,也是心理最脆弱的时候。

    陈飞伸出手,拉过袁宁的手,抓在手里,他小时候每次生病,都是拉着妈妈的手睡的,他感觉到袁宁的手小小的,冰冰凉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发烧身体太烫的缘故。

    袁宁被陈飞拉住,也没有挣扎,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此时太需要依靠了,她也听哥哥袁超说过,陈飞一个人来泉城的艰辛,谁都不容易,而袁宁现在根本分不清自己是心疼陈飞还是属于单纯的同情心。

    陈飞吃过药,可能是因为药效的作用,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但因为难受,他睡得并不踏实,所以他能在朦胧中感觉袁宁一直在用冰毛巾擦拭他的身体给他降温,陈飞想说声谢谢,奈何自己真的太疲惫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陈飞感觉额上一片冰凉温软,微微张开眼睛,看见袁宁用自己的薄唇试探着温度,陈飞顿时觉得心中一暖,唇角露出一个笑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