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袁宁忙活了半天,陈飞的温度终于降下去一点了,自己也累坏了,干脆就躺在陈飞边上,准备小睡一会儿。

    陈飞能感受到有人躺在自己身边,他伸过手紧紧的抓着袁宁的胳膊,袁宁就让他这么抓着,只要陈飞能睡踏实了,就是抱着她,别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她也不会说什么。

    陈飞睡得朦胧,却把袁宁靠的越来越紧,然后难受的翻了好几次身,袁宁看他实在不踏实,就侧过身伸出胳膊让陈飞枕着,另一只手里揽着陈飞轻轻拍着他得后背,袁宁母性爆棚的同时,觉得这招还是很有用的,陈飞很快就老实了。

    因为难受,陈飞还是蜷缩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往下,直到脸对上了袁宁胸前的温软,陈飞很熟悉这种感觉,却也很陌生,自己也很迷茫,他伸出胳膊同样抱住袁宁,脸在袁宁的温软里买着,感受着带有磁性荷尔蒙的味道。

    袁宁被他这么一弄顿时觉得一阵痒,也许这就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她没忍住轻轻娇喘了一声,而恰巧这一声,勾起了陈飞朦胧间的兽欲,陈飞把手伸进袁宁的衣服探索起来。

    袁宁被一只炙热的大手烫在皮肤上,鼻间又一次发出一声嘤咛,随之,这只手就探索到最原始的母性的源泉,轻微的挑逗着,袁宁本就是敏感体质的女人,被陈飞这么撩拨着已经有些难耐,可是她知道,陈飞烧成这样,这么对自己也许根本就不是他对她的喜欢,只是出于一种本能。

    正在袁宁欲推开陈飞之时,陈飞已经悄然爬上了自己的身子,随之而来的是陈飞炙热的亲吻,此时孤男寡女共处一床,**也在所难免。袁宁一闭眼,便开始回应陈飞热烈的激吻。

    也许是袁宁太过投入,她深深的感受着陈飞的舌有力霸占着自己的唇舌,陈飞的汗味带着一股雄性的味道钻进自己的鼻子,袁宁也开始在陈飞身上点火。

    一番抚摸下来,两人已经是**相见,陈飞在袁宁身上长驱直入,如同野马驰骋在辽疆阔土,发泄着自己的**。

    袁宁在陈飞身下,扭动着娇躯配合着陈飞的动作,喘息间带着柔媚声音。

    **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水乳交融之后,陈飞也出了不少汗,两人相拥睡去了。

    第二天胖子敲门的时候,陈飞还在睡梦中,等陈飞睁开眼睛陈飞坐起来,瞬间觉得自己的烧已经退的差不多了,陈飞有些迷茫的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裤还是整齐的,但是昨晚,难道是个春梦?

    陈飞昨晚朦胧中觉得自己和一个姑娘啪啪啪来着,可是现在这个情景,陈飞只能觉得自己是做了场梦,不然还能怎么解释,就算昨晚是和袁宁,那自己愿意恐怕人家大姑娘也不愿意吧。

    陈飞穿好衣服往客厅走,就看见茶几上放着已经买好的早餐。胖子已经吃了几根油条了,陈飞坐下,袁宁一脸潮红的端上一碗粥,陈飞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昨天我发烧,累着你了吧宁宁。”

    袁宁笑笑,低下头接着吃早餐,早上袁宁睡醒的时候,也是十分后悔昨晚和陈飞的**,但毕竟人晚上都是感性动物,谁在晚上都会抱着自己心里最压抑的感情,可是到了白天,就会后悔当晚所做的事情,袁宁也不例外,她起身趁着陈飞熟睡的时候帮他穿好衣服,然后自己下楼去买好早餐。

    袁宁想,这件事情如果陈飞记不起来那就是最好了,现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现在看样子,陈飞好像真的不记得昨晚都跟自己干了陈飞,袁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莫名的有一种失落感。

    吃完早餐,陈飞和胖子就开始合计着办正事儿,陈飞拿出电话准备打的时候,袁宁说了一句:“你才刚好一点,还是接着休息吧,别晚上又开始发烧了。”

    胖子挑挑眉毛,调笑说:“哎,宁宁,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会关心人了。”袁宁被人一说,心里一梗,瞪了胖子一眼,起身收拾东西去了,只有陈飞觉得此时的气氛怪怪的,但是他的心思根本没在这个上面,所以完全没有在意。

    胖子聊骚妹妹不成,也不在多说,陈飞按照号码打过去,电话那边响了两声,一个硬狠而沧桑的声音响起:“喂?”

    陈飞有些紧张,生硬的问了句:“我的人在哪?”那边听陈飞这么一问,也大概猜出来了,嘿嘿一笑,说;“你是陈飞吧,果然跟我打电话了。”

    陈飞恨恨的说:“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要干什么?”那人砸吧砸吧嘴说:“我是谁?我是徐老三,你是没惹过我,但是有人找我办了你,你说我应不应该帮这个忙?”

    陈飞被徐老三的废话搞得把电话砸了,陈飞想说不能,但是有什么用呢。就说:“你别废话,是谁找的你,赶紧找个解决办法,放了我小兄弟。”

    徐老三干笑两声,说:“明天下午三点,咱们在伯爵会所见。”

    还没等陈飞说话,这边的人就已经把电话挂了,胖子看着陈飞,意欲问他是什么情况,陈飞拧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问胖子:“这个徐老三,你了解多少?”

    胖子挠挠头说:“徐老三是个人物,人挺狠,而且特贪财,好像之前在江边的一家地下赌场起来的。反正一般人碰上徐老三都得绕道,但是你要是给他钱,什么事儿都好商量。”

    陈飞点点头,可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必须得要钱,自己现在的情况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胖子一听这事儿跟徐老三牵扯上了,不由的有些紧张。问陈飞:“飞哥,你说这事儿,咱咋办?”

    陈飞掏出一根烟点上,吧嗒吧嗒的抽了一会儿,表情淡漠的说:“咋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胖子一听陈飞这话,觉得陈飞特别有当大哥的范儿,这事儿要是放到自己身上肯定就懵逼了,没想到陈飞这么淡定。

    其实陈飞根本不是淡定,只是因为有点绝望,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但是现在这个样子,自己能做的,就是拿把刀去跟他们拼了。

    事已定局,胖子带着袁宁回去了,陈飞坐在沙发上琢磨,自己从来没惹过徐老三是真的,但是刚才胖子说徐老三爱财,那就能说通了,也许是马所,也许是董绍杰,也许是那个熊孩子,也许是别的人,这都有可能,但是人是他前两天带走的,马所的事情昨天才发生过,所以可以排除。

    那最大的可能就是董绍杰,自己只能这么想,但是董绍杰为什么能知道这个店是自己的呢?他才来泉城多久,还没羽翼丰满到这个程度吧。

    陈飞突然觉得自己又开始难受,一阵头疼,在泉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还不如自己回家种地来的划算,沐浴在温暖的阳光田园,挖挖野菜,喂喂猪啥的,也不用活的这么累了。

    陈飞想着,心中一阵烦闷,就想去江边走走,更想去看看那一对老人的水果摊,他喜欢小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也喜欢老人慈爱的微笑,这都是能在泉城感受到的温暖。

    说实话,陈飞觉得自己在泉城的这两年,终于能正儿八经在自己挺身而出的时候,被人这么感谢,不管这人是谁,至少陈飞心里很欣慰。

    陈飞想着,就披上外套,准备出门。刚下了两层,就听见上面有下楼的脚步声,陈飞回头一看,正是自己的新邻居,刘二桥。

    陈飞笑笑打了个招呼,刘二桥拎着一个黑袋子,也冲陈飞打了个招呼,他下楼的速度远比陈飞要快,陈飞看到,刘二桥左手带着一次性手套,右手拿着斧子,而手里提的袋子,赫然往下滴着鲜血……

    陈飞看到此情此景,心又被悬在高处,其实他对这个刘二桥一点都不了解,说他人好,确实很不错,还帮自己修水管,可是这个人就是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怪怪的。

    陈飞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等刘二桥把滴血的袋子扔进垃圾桶又转身上楼,陈飞陈飞左右看了一圈,此时他很怀疑,一个拎着斧子扔一包带血的垃圾,那到底是什么。陈飞趁人不备,走到垃圾桶旁边。

    陈飞看着袋子鼓鼓囊囊的一大包,心里既紧张,又刺激,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杀人抛尸的情节,再配上刚才刘二桥有些佝偻的背影,简直有拍电影一样的恐怖感,陈飞咽了口口水,喉咙发出很大的一声动静,就在陈飞集中所有精力准备解开袋子一探究竟的时候,突然一只手就搭上了陈飞的后背。

    陈飞心里一惊,大叫了一声就往后退了两步,嘴里还念叨着:“别别别,我就是来倒垃圾的,我啥都没看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