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卖水果的大爷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警察也懵了,这是啥情况,把警察当傻子闹着玩儿呢?

    陈飞站起来跟警察说:“我说了,警察叔叔,这真的是个误会。”

    刘二桥还在外面做笔录,陈飞就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才明白,感情两边儿都是误会了,那自己这个警可不白出了。

    几个警察分别给陈飞和刘二桥做完笔录,收警回去了,陈飞转了转被手铐弄得酸麻的手腕子,扫了刘二桥一眼,发现这个刘二桥正用一种极为诡异的表情盯着自己,还带着意思阴森森的笑容。

    陈飞实在是无法形容他的这种笑容,就是那种每次看到都感觉心里一寒的感觉。

    虽然这次是个误会,但是陈飞并没有完全放心下来,因为他始终忘不了刚才看着刘二桥的时候,他那种莫名的紧张和那转瞬即逝的表情。

    直觉和第六感告诉陈飞,这个男人绝对有问题,虽然说不能以貌取人,可是陈飞就是觉得这个人不对劲,包括上次他去自己家修水管,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但是这种东西,自己怀疑归怀疑,并没有一个充分的证据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陈飞转过脸,整理了下衣服,大爷还追着陈飞问刚才自己装死的时候都发生了啥,陈飞心里一阵烦躁,但是也不好冲着老人发脾气,就跟大爷说:“大爷,我出去买点水果啊,您先哪凉快哪下会儿象棋。”

    大爷一听,这小子又要给自己买水果,也挺乐呵,哼着沙家浜就回传达室了。

    刘二桥也拖拉着步子上楼,陈飞心有余悸,纠结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去江边走走。

    呼吸着江边的空气,陈飞觉得心情瞬间变得好了许多,慢慢接近水果摊儿的时候,陈飞还远远的给那对儿老夫妻照了张像。

    老爷子的眼神相当好,大老远的就看见陈飞,招手让陈飞过去,陈飞本来心情就不好,又被刚才的事儿这么一闹,心情就更不美丽了,再看看路边那些牵着小手在江边谈恋爱的青年小男女,恨不得一脚都踹江里。

    老爷子的热情让陈飞的心稍微被温暖了一点,陈飞晃荡过去,帮老爷子摆摆水果,就坐在马扎子上想事儿,这个徐老三,自己没招他惹他的,为什么要找自己的麻烦?

    老爷子给陈飞递了个橙子,坐在陈飞旁边,陈飞笑了笑,心不在焉的剥橙子,眼看一半儿肉都被陈飞抠没了,老爷子笑了笑说:“小伙子,有心事儿啊?”

    陈飞点点头,又摇摇头,心说自己这些个破事儿说出来谁信啊,再说了,就算这老爷子信了,那又能怎么样啊,别吓坏人家。

    老爷子哈哈笑了两声,陈飞一愣,觉得这老爷子的笑声简直是声如洪钟,底气真足。

    老爷子拍了拍陈飞的肩膀说:“有心事儿就说说吧,说出来总比你一个人压在心里强。”陈飞想了想,他确实需要发泄一下,最近心里的事儿真的多到让他喘不过气了。点点头就跟老爷子说了。

    可能是因为陈飞爸爸莫名失踪的原因,陈飞觉得这个老爷子十分亲切而且亲近,所以他毫无保留的把这事儿就说了,老爷子听了,点点头说:“我这一把年纪了,年轻的时候也见过不少世面,躲风躲雨的,你一个小伙子,正是拼搏的时候,别垂头丧气的,好人的身后,永远有神站着。”

    陈飞听了心里也挺震惊,虽然这老爷子没说啥,但是陈飞就是觉得有一种莫名的震慑感,有种说不出来的不怒自威?

    陈飞点点头,感觉七窍都被老爷子给说通了,瞬间对老爷子来了兴趣。

    陈飞觉得反正现在自己也是焦头烂额的,不如听听故事解解闷儿让自己心里舒服点,就问:“大爷,您年轻的时候,到底是干什么的?”

    大爷呵呵一笑,什么都没说,转过身拍拍陈飞的肩膀,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接待客人去了。陈飞的好奇心被这个耐人寻味的微笑给镇住了,这老爷子,怎么看怎么有文化,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陈飞坐在江边儿发了会儿呆,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就站起身跟老爷子说:“老爷子,您先忙着,我回去了。”

    老爷子走过来,拍拍陈飞的背特别认真的跟陈飞说了一句:“别担心了,没事儿的。”

    陈飞笑了笑,表示谢谢老爷子的安慰就回家了。陈飞坐在沙发上,心想着还是有点准备的好,翻箱倒柜的找能防身的东西,输人不输阵,再怎么地也不能跪下不是。

    翻了半天,陈飞才从好久没做过饭的厨房里翻出一把生了锈的菜刀,放手里掂了几下,才下了决心,找了个塑料袋包好,放在一个挎包里,做好了明天去了不行就拼命的准备,想着,陈飞决定早点休息,毕竟精神也是在战争中非常关键的因素,称之为战争有点夸张,但这也算是陈飞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跟地下势力交手。

    日落日出,陈飞很早就醒来,陈飞出门坐上出租准备去约定的伯爵会所,一般人约见肯定会在自己的势力范围,无疑这个伯爵会所肯定是徐老三的场子,所以陈飞深知自己肯定是进得去出不来。陈飞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紧张的心态,突然电话响了,是胖子打来的,陈飞心里一惊,心说千万别是胖子再出什么事儿。

    接上电话,小心翼翼的问:“胖子,怎么了?”胖子有些激动的跟陈飞说:“兄弟们,兄弟们都回来了。”

    陈飞一脸懵逼,看看电话,又接上电话:“你什么意思?”胖子说:“你快来电玩城。”

    陈飞挂了电话,跟司机说:“师父,咱不去伯爵了。”到了电玩城门口,陈飞才突然意识到,也许是胖子被人威胁的?可是自己明明已经答应徐老三了,他也没必要再这么干吧。

    陈飞转而一想,反正在哪都一样,都跑不了。想着,他把手伸进包里,摸着菜刀的把,看局势不对直接拼就对了。

    陈飞在门口,深深吸了口气,推开门就进去了,一看那些小兄弟都蹲在地上抽烟,但是脸色明显都不太好,看见陈飞,都站起来叫了声大哥,陈飞一脸懵逼,什么危险都没有,就这么回来了?

    这也太简单了,徐老三这到底是玩的哪一套呢?陈飞就近问:“你们怎么回来的,徐老三呢?”

    小伙子抽口烟,说:“我们也不知道,开始的时候把我们关起来还找人看着,说你什么时候来我们什么时候走,今天突然就让我们回来了。”

    “他什么都没说?”小伙子摇摇头,又开始抽烟,陈飞一看这些小子都受委屈了,挨个拍了拍,表示安慰。但现在他也是最懵的,徐老三这是意欲何为呢,到底是给自己一个无端的警告,还是这件事受到谁的阻挠了?

    正想着,徐老三的电话就来了,陈飞接了电话,徐老三率先开口说:“小子,算你走运,但是,我对你很有兴趣,我时间多得是,我们慢慢玩。”

    陈飞被他这句话说了个莫名其妙,什么意思,什么叫算自己走运,怎么就走运了,其实陈飞也知道,这时候徐老三肯定不会告诉自己,毕竟人都安全回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徐老三坐在豪华包厢里,脸阴沉的可怕,旁边的马仔小弟都站在他旁边不敢吱声,都低着头用眼睛观察自己的老大。

    现在泉城的地下势力分成两股,王储算一,黑虎算一,而他们顶头的老大也就是罗佳曼认识的眼镜男的老爹,已经退休,王储,黑虎个把一方,分管南北,这个徐老三,虽说是王储手下的人,但是论实力和势力,可以说已经能和王储平起平坐,徐老三贪财为人狠辣,只要上面大哥一句话,把王储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

    徐老三浑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场,从酒桌上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又把空杯子拿在手里把玩,不知为何,突然徐老三就发疯似的把手里的杯子直砸向电视机,哗啦一下把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推到地上,所有人都被吓得身形一颤,电视机已经被徐老三砸的整个屏幕都碎裂了,可见力道之大。

    徐老三站起来,在沙发和茶几间的空挡里来回踱步,旁边的马仔虽然害怕,但也好奇,自己跟了老大三年,至少这三年他从来没见徐老三这么不淡定过,第一次把自己的情绪发泄的这么彻底。

    一般遇到问题,他都会用自己的方法反击,并且不把人家搞到家破人亡不罢休,可是这次,他好像在跟自己过不去似的。

    这时候,门响了三声,徐老三不耐烦的喊了声:“进。”一个小服务员瑟瑟发抖的推开门,说:“三,三哥,有人找。”

    还没等徐老三同意,两个身影直接推开小服务员就进来了,但是看到地上电视的碎片和杯子的渣子都震了震,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轻声问徐老三:“三哥,怎么发这么大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